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一章 众纨绔再聚!
    “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好美,好美!毅...毅公子,你这是在写我吗?”长乐眼波流转,娇艳欲滴,眼中露出无限欢喜,也有一丝期盼,希望李毅可以给她一个确切的希望!李毅温和而又坚定地点了点头。“为什么?”“还记得我那做的那首词吗?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长乐听了,无限欢喜。嘴上却嗔道:“谁跟你两情什么的,哼!我才不稀罕!”“真的?”“不理你了,我去找雪雁妹妹了!”完就要跑。只不过被李毅一把拉住。“别走啊!”“你...你还有事?”长乐看了看被李毅抓住的手,见他没有放手的意思,瞪了他一眼,便任由李毅抓着了。“那个,我是想问一下,你父皇或你母后有没有给你介绍...那什么的。你别多想,我只是先知道我现在有几个情敌,好有个准备!”长乐白了李毅一眼。“什么情敌?还几个?父皇还没跟我这事,只是母后到有意把我许配给长孙公子!”“谁?长孙冲,这不乱弹琴嘛?你们可是近亲啊!”“近亲怎么了,那不就是亲上加亲了吗?”“近亲可是...算了,暂时不这个。不对啊!我记得长孙冲不是喜欢豫章公主吗?”“你怎么知道,你和长孙公子只见过一面吧!”“咳咳!道听途,纯属道听途!”长乐疑惑的看了李毅一眼,随后继续道:“豫章自幼丧母,从是被母后养大的,还记得几年前,豫章一个人偷跑出去纪念生母,却迷了路。后来被进宫拜访母后的长孙公子遇见了,将她带回了后宫,过程中发生了什么我不清楚,只知道后来二人就有些互生情愫了!”“这不是英雄救美女爱英雄难过美人关吗?好样的!也不对啊!那你母后为什么还把长孙冲介绍给你!”长乐目光一暗。“因为长孙公子是长孙叔叔的长子,而我是母后最喜欢的公主。有些事情不是我们能做主的!”李毅心中一阵腹诽。“又是联姻,这大唐联姻都成习俗了,一言不合就嫁女儿,都什么人啊!尤其是李老二,还千古一帝呢?连自己女儿的幸福都不顾,也害得爷又要玩命了!”心中苦笑一声,但面却给长乐一个洒脱的微笑。“没事啊!有我呢?这些事你不用管,你就负责貌美如花,这挣钱养家的事交给我就行了。”长乐开心的一笑,不过随即冷不丁的来了一句:“那雪雁妹妹呢?”李毅顿时一愣。“哈!今的真蓝啊!哎呀!太阳真刺眼,这草怎么还不长出来,你看那砖块多漂亮......”“行了,逗你呢?快走吧!雪雁妹妹都等急了!”长乐完就转身走了。李毅在后面苦笑一声。“女人啊!永远都能在你想要和她来一个热情的拥抱时突然给你来一背摔!”二月初,大地回春,万物复苏,经过一个冬沉睡的长安,渐渐有了苏醒的迹象,枯树生绿,点点是春。也许是上都给李老二的面子,今气好晴朗,处处有风光。温和的阳光缓缓升起,给这晚冬的气候带来点点暖意。在长安不远处的渭河边上,一群不速之客打扰了这里安详宁静的气氛。这群不素质了分为了四个区域,一群是以李二为首的大唐高级公务人员,一群是以长孙皇后为首的女眷家属,一群是以李承乾为首的大唐纨绔集团,最后一群则是杂役。在纨绔集团的圈子中,李毅正在和一干纨绔开会。“我承乾,不是春猎吗?这是做么子呢?”李毅望着远处的高级公务员老流氓们正在推杯换盏,高谈大论,丝毫没有要去打猎的意思。“毅哥儿,你太真了,打猎其实只是一个幌子,要是这么多人都去打猎,别有没有那么多的猎物,就这里面这么多的女眷,万一伤着人怎么办。所以一会去打猎的,就是那几位将军的游戏而已!”“靠,那费这劲干嘛,在长安里举办不就得了,这不是脱裤子放...咳咳!”李恪冲李毅翻了个白眼。“不知道这世上有个叫理由的东西吗?做什么事情都需要个名头的,要是平白无故的就聚在一起,恐怕我父皇明就要被魏叔叔进谏了!”立刻完才想起来,貌似魏书玉也在啊!“那个,书玉,你别介意,我没别的意思!”魏书玉温和一笑。“没关系的!”李毅摆了摆手。“哎!长辈的事咱们咱们就不要多了,而且咱们各论各的,咱们和长辈们之间有什么事不要影响到咱们之间的感情,就像程叔叔打劫了我,我不也没怪处默他们吗?”程处默胖脸一皱。“毅哥儿,貌似刚才你还踢了我一脚!”“咳咳,咱们先不这个,话咱们也不能干坐着吧!以前你们都干什么!”李震摆了摆手。“以前你们来的时候,我们都是三五成群的做一些无聊的游戏来打发时间!”程处默眼珠一转。“要不咱们打牌吧,我带纸牌了!”尉迟哥俩立刻附议。“好主意!”“什么纸牌?”李承乾以前一直都待在东宫,很少出来,甚至这里面的很多人都和他不熟,只是因为都到李毅家吃过饭,所以凑到了一起,但李承乾毕竟是太子,所以这气氛还是有些干的,李毅其实一直怀疑,这李承乾日后心理变态可能有直接关系,一个十几岁的孩子竟然连一个玩伴都没有,还被逼着学这学那,不心理变态才怪。“呵呵,纸牌就是我发明的游戏,待会再玩也不迟,现在先处理点正事,你们还记得上次我让你们把你们的姐妹约出来聚聚一事吗?”程处默眼睛一亮:“毅哥儿的是相亲?”李毅嘴一抽搐。“你看我怎么样,要不你把我娶了吧!”程处默满脸嫌弃。“俺爹了,找媳妇不能要丑的!”李毅一把拍在了旁边李震的大腿上,强忍着抽程处默的冲动。李震疼的嗷的一声。“毅哥儿,你打我干嘛?”李毅指了指程处默:“我够不着他!”“我...靠...”看着李震憋屈的样子,众人一阵哄笑,能让这腹黑的“伪君子”出丑可不容易啊!“好了,别闹了,先正事!我找你们是要干一件大事,一件很大的事,所以你们帮我想想,看看还有没有和咱们关系不错的人给落下了!”李毅着,示意不远处另外的几个圈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