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章 一群流氓啊!
    只是一瞬间,李毅就同时失去了皮手套和作为一个男人的尊严两样东西,李毅有些欲哭无泪啊!总不能再抢回来吧,那也太不成体统了,会挨老爷子收拾的!“老不休的,不知道爷的是客气话啊!你以为爷真亏心啊,咔擦的,亏心的应该是你的三个儿子,这两也不知道到我那吃拿卡要了多少东西,咔擦的,一群老流氓!”李毅在心里不断的腹诽,脸抽的跟茄子似的,前面写着俩字“俺不爽”。后面写着俩字“俺很郁闷”,再也没有了刚才的潇洒气质。“程胖子,都这么大的人了,还抢孩子的东西,真是老不知羞!”正在李毅绝望之时,一个籁之音传到了李毅的耳中,李毅抬头一看,只见一个黑脸大汉骑着一匹黑色骏马走了过来,离老远一看,还以为是空间黑洞呢!李毅一看这人,刚燃起的希望之火就瞬间熄灭了,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再不要脸的程度上不下于程咬金的哼哈二将之一尉迟恭。这可是一个敢在李二举办的宴会中因为一个座位公然扇人嘴巴的猛人啊,如果程咬金是奸诈的不要脸,那他就是霸道的不要脸。总之都不是什么好鸟。果不其然,尉迟恭完话后立刻抢过了一只手套,然后,自己戴上了,丝毫没有要还给李毅的意思。“尉迟黑子,赶紧把手套给我,这可是一套的!”“哼!程胖子,你不用我,你咋不把手套给我让我凑成一套呢!”“我你们两个抢一个孩子的东西,还有没有一点大将的样子!”二人犟的正欢,就见李二领着一大票文成武将走了过来,李二走到哼哈二将面前,一把抢过皮手套。“哼!少在这给我丢人,上一边去。”二人没有丝毫的不好意思,可惜的看了一眼手套,又互相瞪了一眼,大摇大摆的走到李二的后面去了。“微臣,(侄)见过陛下!”见李二走来,李毅和老爷子立刻见礼。“哈哈,药师不必多礼!”李二笑呵呵扶起了李靖,就是不看李毅。李毅一见此,知道只能自己先开口了。“那个,李叔叔,我的那个....”李毅着,指了指李二手中的手套。“哦!贤侄也在啊!你就不用陪我们这群老家伙了,承乾和恪儿他们在那边呢,你自己过去吧!”李二完就拉着李靖离开了,留下了目瞪口呆的李毅一个人杵在原地!“苍啊!这哪是盛世大唐啊!这简直就是土匪窝啊!从皇上到大臣没一个好鸟!佛祖啊!求求你带我走吧!这大唐太危险了!”感受了一下手中的冰冷,李毅李毅此刻好像是离群的大雁,悲伤而孤独。“毅哥哥,原来你在这啊!”就在李毅彷徨的时刻,听见李雪雁的声音从远处传来,犹如寒冬里的暖气片,酷夏中的电风扇,是那样的暖心而甜蜜。李毅牵着绝尘快步走向了李雪雁。“丫头,快过来,你毅哥哥我心寒了,快用你温暖的胸膛给我捂一下!”李毅着就扑向了李雪雁,李雪雁笑着躲开了。“哎呀,毅哥哥,你又作怪,那边那么多人呢!”李毅往旁边一瞅,可不是嘛!好大一群帅哥美女在那边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聊打屁,都是大唐的纨绔集团啊。李毅一眼就看到了李承乾,见他正在和李恪着什么,立刻找到了出气筒,拉着李雪雁快步走到了二人面前,劈头盖脸就是一顿责问。“承乾,为德,你们的父皇抢我这穷苦百姓的东西,你们,这事怎么办!”“你穷?你穷的只剩钱了吧!”二人一听,脸上一阵错愕,随后就是苦笑,这李毅的不要脸程度简直堪比那些老不休啊,真不知道交上这朋友是福是祸啊!李承乾拉着李毅,在他耳边轻声道:“毅哥儿,你就别跟我们这些了!你觉得我们谁没被那群老...老流氓抢过?”李毅眼神一怔。“格老子的,这些年你们是怎么过的?”李承乾耸了耸肩,意思不言而喻啊!李毅咧嘴一笑,要是这样的话,心里就平衡多了。离开李承乾,四处看了看,见周围的都是去李家蹭过饭的,都是“战友啊”!“臭李毅,来了都不和我打声招呼,哼!什么人啊!本公主还不在意呢?死李毅,臭李毅!”李毅刚走到长乐身边就听长乐背对着他,嘴里骂着他,脚下跺着地,一下又一下,看的李毅肝直颤悠!“咳咳!”见长乐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李毅只能出声提醒她!“呀!你什么时候来的!”长乐跺的正郁闷,就听见背后传来李毅的声音,吓了一跳。李毅指了指长乐的脚。“在你开始跺脚的时候我就到了!”长乐脸色一红,扭过头。“到了就到了,我还不在乎呢?”李毅笑着转到长乐面前,忽的在手里变出一把巧折扇,粉红色的扇面,白玉般的扇骨,显得可爱又不失气度,这是李毅这两抽空亲手制作的,一共做了三把,一把给了冰玉,把这丫头感动的够呛,李雪雁的刚才已经给她了,这不正跑到闺蜜那显摆去了,所以李毅才来长乐这,对于长乐,李毅要不喜欢,那纯属是骗人的,长乐是李二女儿中最像长孙皇后的,别看在李毅面前有些娇气,那是没把李毅当外人,平时的长乐,绝对是上得厅堂,下得厨房,贤良淑德、秀外慧中的典范。所以李毅心中对长乐绝对是动心的。只是因为李毅不知道如何处理这件事情,这可是典型的脚踩两只船,他可是一点经验都没有,身为一个长在红旗下的五好青年,对这件事怎么着也得适应一段时间。长乐扑闪着亮晶晶的大眼睛,一把抢过折扇,仔细看了看外观,喜爱的不得了,然后将折扇打开,露出里面飘逸的字体。正面:倾国倾城;反面写着:“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