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九章 抢劫!
    “毅儿,回来了!怎么样?还顺利吗?”李毅回到家中,在一间书房内,老爷子等人还没有休息,老爷子还是老样子,坐在躺椅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摇着,左手撸着胡须,右手端着书,就那么静静的看。而祖母红拂女则和两个贴身侍女在斗地主,战况还相当的激烈,祖母平时虽然厉害一些,但对这帮下人还是很好的,所以这俩侍女一点都不顾及祖母老人家,三人你来我往,竟斗个不分胜负,而伯伯李德謇则是拿着李毅给的扇子在一旁练字,自从李毅回来以后,李德謇算是彻底放松了,内事有伯母,外事有老爷子,就连接班人俩的教育问题都被李毅给接了,所以他现在是清闲得很。李毅一进屋,祖母就把牌一推,急忙起身询问,李毅看俩丫头的表情,就知道祖母这把牌一定不怎么样,不过那又怎么样,老人家开心就好。“祖母,你放心吧!万事顺利,就凭你孙儿这能迷倒往前少女的长相、可以做国民偶像的人品以及想低调都不行的出众能力,他们怎么会难为我,奶奶你不知道,我可是受到了他们家所有人的热烈欢迎!”“好,好!我就知道,我红拂女的孙子,谁敢不喜欢!”“呵呵,奶奶你过来,我跟你......”李毅回来时,俩侍女就退下了,李毅将祖母扶到了刚才斗地主的地方,开始大吹特吹起来,而红拂女则边听边夸,一老一少一个愿意,一个愿意听,聊得是相当热烈,丝毫不管旁边狂翻白眼的崔氏和直咧嘴丫子的李德謇,就连老爷子都放弃了捋胡须,而是一下一下的扇着空气,似乎是强忍着没和某人的脸部来一个激烈的碰撞。李毅和祖母聊了半个时辰,直到把老人家给聊睡了,才在老爷子等人鄙视的目光下,大摇大摆的回到了江府,那里还有一帮鬼等着他呢!第二,李毅放弃了晨练,早早的起来,交代了一下今的任务,就回到了李府,今可是李二组织冬猎的日子,可得好好准备一下,要是出丑可就不好了。回到了自己的院,在冰玉的帮忙下,李毅完成了自己的“变身”。一身他自己设计的黑色紧身服,外面披着一件黑色披风,带上了自己设计手套,李毅只做了两副黑色皮手套,所以李毅自己留一份,另一副给了老爷子,因为这是还把老爷子给感动个够呛。加上脚上穿着黑色皮靴!在铜镜前照了照,恩!伙相当的帅气,不错!扭了扭腰,抖了抖屁股,龇着大板牙,检查一下牙齿,一切完毕后,在冰玉怪异的目光下,抄起准备好的备用品,转身出门去了马棚。今绝尘也是打扮的相当惹眼,驮着李毅给特制的白色的马鞍,上面还有厚厚的,绣有点点红色梅花的白色坐垫,再加上纯白色的缰绳,配合绝尘一身毫无杂色白色皮毛,简直就是如马一般的霸气凛然。李毅拉着绝尘的缰绳,挺直腰板,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简直就是一白马王子,当然这是李毅以为的,马是好马不错,只是这主人吗?不知道能帅多长时间!“绝尘啊!今无论如何你都要给兄弟面子,可不敢给我尥蹶子,好好配合我,带时候我给你找一个漂亮的母马!”拍了拍绝尘的脖子,李毅拉着绝尘来到了前厅。前厅,老爷子早已经等候多时了,老爷子也和李毅差不多的装扮,紧身服,披风,皮手套,只是打扮的更像一个将军。“臭子,你这是去郊游啊!还是春猎啊!”李毅嘿嘿一乐。“都一样,都一样!”老爷子无奈一笑。“你啊!希望你能安然度过今!”李毅一愣。“爷爷,你什么意思?”“呵呵,走吧!到时候你就知道了。”老爷子递给李毅一把两旦的精弓和箭枝,便率先离开了。“老爷子这是什么意思?”李毅被弄得一头雾水,随后摇摇头就不去想了,这光化日的,难道还有人敢捋爷的虎须?抬手看了看手中的弓箭,试着拉了一下,很硬,勉强能拉起,对于弓箭,李毅在部队时只是玩过几把,也没有细研究,毕竟他是玩枪的,而且就算是玩弓箭,也是那种半自动的,对于这种纯手工的,李毅还真没试过,也不知道准头如何,好在还有狙击手的技能加持,应该不会太差吧!将弓箭挂在绝尘身上,李毅一个翻身骑上了绝尘,追着老爷子跑了出去。李毅和老爷子一直来到了朱雀门前,只见这里面已经有很多人等在这了,在京的五品以上的官已经差不多来齐了,在京的王爷也都来了一些,而且每人都带了一至两名家眷,但也有例外的,例如大唐哼哈二将中的程咬金就臭不要脸的把他们家的三个罗汉都带来了!李毅和老爷子的出现立刻吸引了一些人的目光,毕竟无论是李靖还是现在的李毅都是不能让人忽视的存在。李毅还没走到人群中,就见一个身材魁梧的壮汉哈哈大笑的迎了上来,李毅一看这大汉,就知道此人是谁了,长着络腮胡子,脸上挂着臭不要脸的笑眯眯的表情,后面跟着三个青春版的“弟”的人,有这副面相的,大唐除了程咬金,没有别人。“哈哈哈,大哥,你可是来迟了,弟我都等候多时了,咦,你手上带的是何物!”老臭不要脸的程咬金刚跟李靖见完礼,就盯上了李靖的皮手套,两眼释放着狼一般的光芒。李靖不动声色,他相信这大唐除了李二还没人敢抢他的东西。“呵呵,是知节啊!这是毅儿给我的,是叫手套你还别,这东西一戴上,还真暖和!”程咬金其实早就盯上了李毅,给他八个胆子他也不敢抢李靖的东西,只是他不认识李毅,所以需要在李靖这找到借口,这不,李靖一完,程咬金立刻转移了目光。“哈哈,这就是李毅侄儿吧!前两就听大哥认了一个孙子,甚是灵醒,早就想看看了,只是一直没时间,今终于见面了!”李毅心中有了一股不祥的预感,这老流氓不会要来硬的吧!硬着头皮给程咬金见了个礼。“侄见过程叔叔,本应该是侄去拜见程叔叔的,但因为最近有些事情给耽搁了,所以,还请程叔叔见谅!”程咬金嘿嘿一乐。“见谅,见谅,没关系,俺老程没那么心眼,只要贤侄把你的物件借俺老程戴一会就行。”程咬金着就一把摘下李毅的手套,手速快的不得了,好像经过了千锤百炼一样,李毅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