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七章 新姑爷上门
    李毅闷头走进了王府,但一进入王府后,李毅的心反倒平静了,咱这是去见未来老丈人,又不是去刑场,怕什么,就爷这么出色的姑爷,可是打着姑娘都难找的灯笼,没什么可担心的!李毅边走边看,上次他来去匆匆,根本就没顾得上看!这回可要好好欣赏一下!“咔擦的,这王府是比我的院强哈!以后爷也一定要弄个拉风的府宅,要不就直接盖个故宫吧!瞅着倍有面,当然,如果李世民同意的话!”看着王府内到处奇花异草,雕梁画栋的,李毅是满脸的羡慕嫉妒恨不能啊!李毅随着伯母崔氏在前面走,后面跟着三子和几个抬礼物的下人,不多时已经能看到正厅的门面了,只见厅前已经有一个妇人在等待,李毅看了看妇人,一身蓝色的翠烟衫,散花水雾绿碟百褶裙,雍容华贵,落落大方,简直就是成熟版的李雪雁,而且比李雪雁更有女人味。“想必这就是未来丈母娘了吧!瞅这气质就知道绝对是一个女诸葛类的人物啊!”这妇人正是李雪雁的母亲郑氏冰蝉,此刻她也正在打量着李毅,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女儿竟然在路上给自己找了个姑爷,还是个她从没听过的人,虽然现在已经成了卫国公的长孙,但毕竟在外生活了十四年,谁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性格,万一一身山野气息,不知礼数,他是什么也不会同意的,不管是谁的孙子,不过现在看来,这李毅面容刚毅,仪表堂堂,气质稳重,身强体壮,一看就知道有不俗的武艺,而且眉宇中带有一丝正气,时刻带着微笑,既不做作,又不轻佻,显得很自然,这第一印象分还是不错的!李毅一行人一直走到正厅前,正是率先开口:“呵呵!水柔妹妹,你可好久没来看姐姐了!”崔氏走上前挽住郑氏的手,亲切的道:“郑姐姐,我这不是来了吗?我家那俩子你又不是不知道,野得很,平时我若不在家,他们能翻,最近俩人好不容易被毅儿带走训练去了,我才有些空闲,这不就来了吗?”“哦?居然有人能管住你家那俩?毅儿?就是你刚认的侄子?”“没错!来毅儿,快来见过你郑伯母!”崔氏着,将一旁的李毅给拉了过来。李毅一看该自己出场了,平心静气,这时绝对不能出错,抬头挺胸,目视着郑氏,朗声道:“侄李毅李文庸见过郑伯母!”郑氏暗自点了点头,一把将李毅扶起。“呵呵,快起来吧!你上次来我府上时我恰巧不在家,回来就听这长安出了一个玉麒麟,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啊!”李毅急忙推脱。“伯母过奖了,那都是别人误传,侄还,当不得如此称号!”“空穴不来风,你就不要谦虚了,走吧!你李叔叔还等着你呢!”郑氏完就像拉着崔氏向厅内走去。“李叔叔?应该是李道宗吧!咔擦的,这李叔叔多了也不是好事啊!”李毅嘟囔了一声,急忙跟了进去。进入正厅后,就见李道宗端坐于上首,三十多岁,身着王服,四方脸,留个性感的八字胡,算是一个帅气的老男人,浑身散发着不怒自威的气势。而李道宗下首位置则坐着李玄和李家二公子李素,一个七八岁左右的少年。李玄正襟危坐,看到李毅进来,还像李毅眨了眨眼!“李毅见过王爷!”走至正厅中央,李毅率先向李道宗行礼。李道宗喝了口茶,眼皮都没抬一下。“坐吧!”李毅豪不在意。“谢王爷!”答了一句后,在李玄对面坐了下来。“老爷,你们先聊,我和水柔妹妹先去后宅了!”李道宗点头回应,随后卢氏和崔氏二人便相伴离开了,只留下正厅四个男人大眼对眼,谁也不话。李毅眼观鼻,鼻观心,好似睡着了一般。良久后,李道宗终于开口。“臭子,今个给我带什么礼物了!”李毅当时就是一愣,好歹你也是个王爷啊!能矜持点不!“你不会没带吧!”李毅急忙起身答道:“怎么可能?我可是给王爷带了不少好东西啊!”李道宗一吹胡子。“别王爷、王爷的叫,现在想撇清关系了,当初你跟我女儿眉来眼去时想啥了,我告诉你,今你带的礼物我要是不满意,你就休想再见到我女儿,别以为给把破扇子就能当彩礼了!”李毅嘴角一抽抽。“李叔叔,您想哪去了,侄怎么可能不认账,我跟您,今给您带的礼物保证您喜欢!”“哼!你想认账,本王还不答应呢?先你到底带什么了!”“是!侄给您带了新式炒茶、新式家具、以及新式酒。”“恩!这新式家具我倒有耳闻,某人将本王女儿拐出去一,回来时连门都没进,不就是以这新式家具做借口吗?”李道宗斜眼看了李毅一眼,弄的李毅尴尬不已,李道宗冷哼一声,继续道:“这新式炒茶吗?我倒有所耳闻,只是未尝一见,今我倒要看看,有什么神奇之处!至于这新式酒嘛!也是你子弄出来的吧?”“李叔叔慧眼识珠,这酒确实是我弄出来的!”“哼!还慧眼识珠,你是夸我有慧眼啊还是夸你自己是珠啊!我就知道这酒和你师傅没关系,你子,一肚子鬼话,也就玄儿实在,信了你的鬼话!”李道宗的话弄得李毅和李选二人都尴尬不已,这是什么人啊!太可怕了,关键是不按常理出牌啊!不愧是大唐名将啊!李道宗撸着胡须。眯着眼,露出不可捉摸的笑容。“你子还带什么了?”李毅支吾了半,才不确定的回道:“厨娘算吗?”李道宗猛地一揪胡须,痛的直挤眉弄眼,可怜的八字胡都不完美了!“你个臭子,哪有上人家拜访送厨师的,还是个厨娘,你个混子,给我个解释!”看李道宗的狼狈样,李毅心里一阵舒爽,叫你一直吓我,哼!不过面上却不动声色。“侄这不寻思,李叔叔家也不是外人,就不讲究那么多了,李叔叔可能不知道,至最近研究出许多新菜,这不想给您尝尝鲜,就将厨娘给您带来了,也好教教你府上的厨子,一劳永逸!”李道宗闻听此言,哭笑不得。“你...你啊!还真是....呵呵,行了,算你过关了,叫你家下人把新式家具给我换上,茶给我泡上,饭给我做上!”“得令!”李毅答应一声,就跑出去吩咐三子去了。不多时,李毅回来。“玄儿,带这子去后院吧,你子想必也着急了吧!我先去书房了,饭好了叫我!”李道宗完就走了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