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四章 开饭了!喝酒了!
    炖猪肉、溜肥肠、锅包肉等一系列猪身上能吃的东西已经全变成菜了,长长的饭桌旁,二十张古朴的椅子在等待着一群吃货的到来!“哈哈哈,俺老程就是喜欢这椅子,坐着忒舒坦!”程处默一屁股坐在一张椅子上,像个老流氓一样,拽拽的翘起了二郎腿,嘴里哼着谁也不懂得调子。李毅走到程处默旁边,低声在他耳边了一句:“处默兄啊!我家下人可跟我我这椅子可少了几把啊!”程处默脸不红,心不跳,用无辜的眼神看着李毅。“有嘛!毅哥儿是让俺帮你捉贼吧!行!没问题!”“没事,不用,反正那几个椅子是没经过处理的,短时间坐一下没事,可要是时间长了,会得痔疮的,谁用谁知道啊!”程处默当时蹦了起来。“什么?你不早,我我这两屁股为什么不舒服!”“程妖精,你屁股咋了?”这时候,一票纨绔和几个美女也进来了,尉迟宝琳一听程处默屁股有恙,顿时兴奋了!程处默脸色一红,尴尬的看了李毅一眼。“臭黑子,我屁股咋也没咋地,这没你的事!”李毅出完了气,嘿嘿一乐。“众位都坐吧!友情提示一下,今可是有女士在场的,所以请各位注意一下自己的吃相!”以前来过的一票纨绔都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长乐却有些不可思议:“李大哥,你不会是让我们坐一起吧!”“没错,放心,你们女生的菜我都是单独准备的,只是坐在一起而已,这样显得热闹些!”五女这才松了口气,只要不和这群臭男人吃一盘菜就行。“别愣着了,都坐吧!”众人相继落座,可能是有美女在场的事,本来都是五大三粗的汉子,做起来跟个媳妇似的,一板一眼,一动不动!“呵呵,大家都是熟人了,就不用这么拘束了吧!哎!对了,今的女生怎么来的这么少?”长乐瞪了李毅一眼。“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脸皮厚啊!我来是为了感谢你的,豫章是被我拉来的,至于雪雁和子萱,你自己想吧!其他人,人家和你非亲非故,又不认识你,凭什么来!”李毅了然的点了点头。“的也是,不过这样也不是事,这样,过几呢咱们再聚一次,男人嘛,就咱们这些人,女人么,就看你们的了,让和你们关系好的姐妹都出来,咱们一起聚一聚!”长乐眼睛又是一瞪。“臭李毅,你个花心大萝卜!你要那么多美女干嘛?”众纨绔也脸色怪异的看着李毅,当着准老婆的面就敢公然约美女,太彪悍了吧!回头看了看李雪雁,却见她竟跟个没事人似的,众纨绔心里现在是只剩下佩服了!李毅一看众人的脸色就知道他们又误会了,恩?为什么是‘又’。“你们想哪去了?我是那种人么?”众人想了想李毅刚才向李雪雁表白时的不要脸样,异口同声的答道:“是!”“真是输给你们了,放心,那是有正事,而且是关系到你们一辈子的终身大事,我只能这么多,到时候没来的,以后别我不厚道,机会可就只有一次!”程处默皱着他那张胖脸想了半,恍然大悟。“哦!我知道了,你是想让我们在一起相亲,果然是事关我们的终身大事,哈哈哈,还是毅哥儿厚道啊!”众人也跟着恍然大悟,长乐和豫章也不知道在想什么,竟羞红的低下了头。“靠!好吧,随你们怎么想,到时候我会通知你们,爱来不来,什么人啊!冰玉,上酒!”李毅一声大喝,冰玉带着一群下人捧着几坛子的酒走了进来,将酒放在众人身边,而李雪雁三人身边的酒却有些不同,将酒放下后,冰玉就带着人出去了!“众位兄弟,别兄弟我不照顾你们,这可是我出山前我师父给我的,是叫什么冰雪烈焰,能让人体会到冰火两重的滋味,俗话,独乐乐不如众乐乐,今,我就拿给众位兄弟分享了!”“哈哈!还是毅哥儿够意思,那俺就不客气了,俺都闻到酒香了!”程处默一把打开酒坛,给自己倒满了酒,众人也迫不及待的倒满了酒,只是李雪雁三人的酒却是橙黄色的。李雪雁看了看别人清澈如水般的酒,再看看自己的。“毅哥哥,我们这酒怎么是这个样子的!”“呵呵,他们的酒有些烈,不适合你们喝,你们喝的是我精心配制的果酒,很不错的!”“来,众位兄弟,咱们满饮此杯!”李毅着,一口将酒喝了下去,他已经习惯这酒味了,所以,就算一口喝下去,也无大碍。只不过其他人可就惨了,他们可不知道这酒有问题,看李毅一口干了,他们也一口干了,只是四五十度的酒一口干了,谁喝谁知道啊!李恪的一张俊脸鼓的跟起了俩泡似的,就是咽不下去。程家三妖精本来就胖的脸,这会彻底成球了。尉迟家俩金刚本来黑黑的脸竟有了一丝红润,其他人也好不到哪去,各有各的丑态,为了在美女面前不失礼,他们也是拼了,尤其是长孙冲,他现在是欲哭无泪啊!想咽咽不下去,想吐,看了看豫章公主关心的样子,又忍了回去。殊不知,他们这样更加出丑,女人喜欢坚挺的男人,但却不喜欢死要面子、不自量力的男人。李毅在一边看的是心情舒畅啊!咔擦的,多的辛苦就是为这一啊!一群臭不要脸的老流氓,知道爷的厉害了吧!哈哈哈,开心啊,舒坦啊!终于,那几个身体硬朗的武将将就咽了下去。只是脸色有些不好,而那几个身体较弱的文弱书生终究还是没忍住,吐了出来,但出奇的是,长孙冲竟然将酒咽了下去,看来是爱情出奇迹啊!李毅见热闹完事了,该轮到他了。“哎呦,你看看,这么着急干什么,我都了,这就有些烈,你们还喝这么猛,真是的,吐了这么多,糟蹋好东西了!”被李毅扶助的李恪无奈的一笑。“毅哥儿,你还真是......”“哈哈!好了,开个玩笑,没事,吐吐就习惯了,这酒啊,就得被刺激一下才能体悟他的美妙,不信你们现在在喝一口就知道了!”众人将信将疑的喝了一口,果然,接着刚才的辣劲,已经感受不到辣味了,反而留在嘴中的是酒浓浓的醇香!“哈哈,好酒,好酒!哈哈哈!”经过这个玩笑,饭桌的气氛也热烈了起来了,笑笑,玩玩闹闹,好不热闹!“哎!臭黑子,别抢我的红烧肉!”“程妖精,你血口喷人,谁抢你红烧肉了!”“怎么没抢,那一盘都是我的,你吃了就是抢!”...“长孙兄,吃饭了,别看了!”“哦!我在看这排骨是怎么做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