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三章 说出一个你的心上人
    长孙冲没管他人,继续作诗。“春发数枝芽,夏生一绿蓬。”长孙冲作出前两句,众人眉头一皱,这水平,不咋地啊!谁知长孙冲诗风一转。“秋刀刮骨痛,不惧凛寒冬!”“好!”这水平虽然也不咋地,但最后两句也算是点睛之笔了,即兴而作,也算是过关了!“哈哈!好!长孙兄弟过关了,三子你继续吧!”三子又开始了动人心魄的击鼓,而这时众人也开始耍起心眼了!“尉迟黑子,赶紧球给我,别攥着不撒手!”“李震,你干什么,怎么忽然就传给我了!”“唉!你们别乱撇!”......鼓停,球止。长乐中奖了!长乐拿着球,脸色羞红,眼珠一转,用乞求的眼神看着李毅。“呦!长乐,你这运气很不错啊!你别用那眼神看我,看我也没用,我是很大公无私的!”长乐一阵气苦,这木头疙瘩,也不帮帮我,哼!“李大哥,你那两个兄弟呢?”“你业嗣和业诩啊!他们出去玩了,得一个月后才能回来!”“哦!咱们是不是该吃饭了,我都饿了!”“饿了?可是饭还没做好,这样,冰玉,你去把咱们昨炒的茶给众位泡上!”“茶有什么好喝的,要不咱们玩扑克吧!”“呵呵,长乐,你觉得像我这么铁面无私,英俊潇洒的裁判会让你转移话题吗?”“那凭什么你做裁判?”“呵呵,你放心,等到游戏最后,我会作一首诗,唱一首歌,抽一张纸条,就当给众位兄弟助兴了!”众人一听,顿时大叫仗义,这朋友交的,没的!长乐气的脸鼓的跟包子似的。“哼!我选纸条,我就不信你还会有什么变态题目!”长乐气呼呼的走到李毅面前,随便抽了一张纸片扔给了李毅,临走还瞪了李毅一眼,脚上也踩了一脚,疼的李毅呲牙咧嘴的!“这臭丫头,开个玩笑,至于吗?抽张纸条看也不看就扔给我,就不怕我作弊,我what?”李毅目瞪口呆的看着长乐抽的纸条,这是要闹哪样!“毅哥儿,公主抽的是什么,赶紧给我们看看啊!”“就是,毅哥儿,别磨蹭了!”长乐也似乎知道自己的手闯祸了,直起身,紧张的看着李毅!李毅干笑一声,读出纸片上的内容。“出一个你的心上人!”长乐眼睛瞬间睁大,不可思议的看着李毅,很想知道,他是怎么想出这种变态题目的,还偏偏被她抽到了,这种事情怎能当中出,长乐幽怨的看着李毅,急的泪水都在眼眶里打转了!李雪雁也埋怨的看着李毅,看的李毅浑身不自在!众人同样目瞪口呆,这题目太劲爆了!李毅四处看了看,知道自己要是不站出来,场面就会尴尬了!“那个,我本来以为今只有男人,所以就写了这个题目,但现在却被长乐公主抽到了,众位兄弟也知道,女孩子这种事怎么能随便,所以这样,这一局有我写一首诗词如何?”但一旁的长乐却不敢了。“不行,还要再加一首歌!哼!”李毅苦笑一声。“好!就这么办!众位兄弟没意见吧!”“没有,毅哥儿,早就听你是文武全才,今咱们就见识见识!”正在这时,冰玉和几个下人端着茶进来,分给了每人一杯!众人一看这茶顿觉惊奇,茶汤清凉,细闻之下还有一股淡淡的香味儿!轻抿上一口,甘甜润喉,满嘴茶香,回味悠长,提神醒脑!李恪喝了口茶,闭目感受了一下。“好茶,真是好茶。每次到毅哥儿这都会有些的收获,毅哥儿,我服了!”李震也轻抿一口。“好茶,好茶啊!”感叹一声后就闭嘴不言了,这品茶的感觉正适合他的范儿!魏书玉品了一口茶,点了点头。“玉麒麟果然名不虚传!”而轮到程处默和尉迟宝琳时话就变味了!“尉迟黑子,你尝出啥味来没?”“没啊!程妖精,你呢?”“我也没有,这和开水也没什么两样嘛!”“就是!”......李毅站起身,同样走到窗边,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在窗边吟诗特有范。“恩!有了,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征人未还,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听完此诗,李恪立刻跳了起来。“好!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毅哥儿好豪气!”“没错,听得俺老程热血沸腾!比那些娘娘腔的诗好听多了!”李雪雁和长乐虽然早就知道李毅的才华,但还是免不了对李毅的崇拜,而冰玉则是惊讶的捂起了嘴,他还是第一次听到李毅作诗,没想到少爷的文采这么好。“呵呵!这诗已经咏完了,该曲了。这样,我曾经送给我爷爷一首长短句,今我就将他编成曲唱出来!”李毅走到三子旁边,接过鼓槌,开始了有节奏的敲打!“狼烟起,江山北望。龙旗卷,马长嘶,剑气如霜!......”一曲唱罢,众人都被唱的热血沸腾,尤其是程家仨妖精和尉迟家俩金刚更是激动的手舞足蹈。房遗爱:“好霸气的曲子!”程家仨妖精和尉迟家俩金刚手舞足蹈,脸色通红:“没错!”魏书玉:“好雄浑的长短句!”程家仨妖精和尉迟家俩金刚手舞足蹈,脸色通红:“没错!”长乐:“李大哥的才华真非常人也!”程家仨妖精和尉迟家俩金刚手舞足蹈,脸色通红:“没错!”李恪:“漂亮!”程家仨妖精和尉迟家俩金刚手舞足蹈,脸色通红:“没错!”......李毅腼腆的一笑。“呵呵,事,事,低调,低调啊!这样,快要开饭了,我呢先抽张纸条,剩下的一诗一曲吃饭时再奉上如何?”“就这么办!”李毅将纸片打乱,闭上眼胡乱的抓了一张,翻过一看,竟然还是长乐刚才的那个纸片:“出一个你的心上人!”李毅嘿嘿一乐。“这就不能怪我了,我可是随便抽的,我想这问题就不用我回答了吧!”“切!”众人乘兴而待,却扫兴而归。李毅的心上人不用都知道是谁,他都已经不要脸的提前表白了。李雪雁幸福得意了,走到李毅身边,牵起他的手,在众人的起哄声中,依偎在他的怀里。李毅眼光扫了一下,却看到了长乐给了他一个幽怨的目光。“不是吧!她不会看上我了吧?这太扯淡了,虽然长乐确实很好。但先不大唐的驸马活得不如狗,就李二那关就过不了啊!亲娘嘞!看来太出风头也不是什么好事啊!佛祖保佑,但愿后院和平,但愿岁月静好,如果一切平安,我便发誓永不成仙!”哄闹了一阵,才在一片诡异恶气氛中(长乐怨,雪雁欢,李恪无奈,李玄开颜。长孙期盼,豫章回眸,痴的痴,愁的愁,种种情感似一锅乱炖千古空悠悠啊!),离开了前厅,奔向了饭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