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二章 击鼓传球
    李雪雁受不了这气氛了,恰巧看到冰玉走了过来,便拉着长乐、李子萱、豫章和依依由冰玉带着直奔李毅院而去!李恪见女人都走了,才放松下来。“毅哥儿,弟是心服口服啊!这大庭广众之下,竟能如此作为,真是淫才啊!”“哈哈,为德笑了,这都是事,啊!事!”“这就是李毅李文庸吧!文庸兄弟,你我是叫你毅哥好呢,还是叫你妹夫好呢!”看着眼前这个十六七岁的少年,才想起来,刚才三子任城王府的大公子也就是李雪雁的哥哥李玄也来了,想必就是这位了,这可是未来的大舅哥啊!“那个,弟文庸见过哥哥,哥哥还是叫毅哥儿吧!”“好!哈哈哈,反正是早晚的事,咱不急!”“我你们真墨迹,赶紧去文庸兄弟的院吧,我都忍不住要大杀四方了,那个,文庸兄弟,猪肉炖上没呢?”李毅一听这声音就知道是程处默,除了他,别人都没这么不要脸,就连他那俩弟弟都比他强那么一点点。“处默兄放心,兄弟都准备好了!各位兄弟跟我来!”众人一路走到了李毅院的大厅内,只见李雪雁和长乐等人已经等在那了,厅内摆放了十几张椅子,却没有桌子!“恩?毅哥,怎么没桌子,这怎么玩纸牌啊!”程处默一进来就大喊大叫,毫不顾忌他人,要论脸皮厚度,他还在李毅之上!“呵呵!今有女眷在,咱们就不玩纸牌了,今换个玩法!”李恪一听,顿时来了精神。“哦?毅哥又有新玩法了!”他上次因为纸牌可输了不少,虽然这几他又赢了不少,但那可是他的第一次,也成了他永远的痛。“恩!三子,拿进来吧!”只见三子从外面抬了一面鼓和一个球进来。李毅拿起鼓槌,“咚”地敲了一声。“今咱们玩击鼓传球之真心话大冒险!游戏规则就是三字背对着我们敲鼓,而我们则要依次传递这个空心轻质球,三子鼓声一停,手中有球者就要受罚,受罚者有两种选择,一是从我这些卡片中抽出一个问题回答,必须是真心话。而另一个选择就是才艺表演,或是唱歌,或是作诗!”这鼓、球和纸片都是李毅昨准备的,他本来是想用这些东西好好耍耍这帮纨绔的,但没想到来了女眷,不过这一点都不妨碍李毅的计划,反而会更好玩!众人头一次听这种玩法,都很是好奇,虽然一看李毅那张不怀好意的脸就知道卡片上面绝对没有什么好问题,但出于猎奇心理,也处于男人的自尊心,没有一个退缩的。至于女生,更是没一个怕事的!“好,既然大家都同意了,那咱们就开始!”三子开始敲鼓,众人依次落座,球开始从李毅这传,不多时,鼓声落,球停,程处默傻眼!“哈哈!恭喜处默兄拔得头筹,还请处默兄做选择吧!”程处默脸憋得通红,让他唱歌,他敢唱还没人敢听呢,作诗,更是他的弱项!想了半,看着李毅手中的卡片,咬了咬牙,伸手抽了一张!迅速按在腿上,磨蹭半,周开一角,那猥琐样真不像一个豪爽大汉,好半才看全里面的字,然后便昏过去了!李毅不怀好意的捡起来一看。“哈哈哈,处默兄,装死是没用的,快一件你最丢人的事!”众人一听顿时哈哈大笑。“处默兄,都是兄弟,你就别不好意思了!”“就是,你放心,我们是不会外传的!”“处默兄,男子汉大丈夫,话的算数啊!”程处默脸憋的跟茄子似的,真想找给缝钻进去,终于他受不了众人的起哄了!“好!不就是糗事吗?你们听好!那是我第一次偷我老爹的酒喝,结果一不心酒喝多了,然后跑到我老爹房里,当着我老娘的面,跟我爹称兄道弟,吹嘘他那些私密事!结果,我老娘把我爹一顿吊打,然后我又被我老爹一顿吊打!”众人先是一愣,随后就是一声震的笑声,收都收不住,尤其是尉迟家哥俩,笑得直打滚。程处默冷哼一声:“哼!你们不用高兴的太早,终有轮到你们的一,毅哥儿,可以继续了吧!”众人的笑声戛然而止!......不知不觉间,众人已经玩了一个时辰,有出丑的,有出风头的,有不在乎的,总之是玩的不亦乐乎!在众人紧张又刺激的心情中,三子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击鼓,而木球也再次动了起来,兀的,鼓停,球止。这次中奖的却是长孙狐狸——长孙冲,十三岁,一个气质儒雅的青年。在座的人中除了长孙冲,还有几个新面孔,房遗爱,十二岁,大唐有名的绿帽王,长得魁梧彪悍,生在文人世家,却偏好武学,为此没少挨他老子的揍!魏书玉,十四岁,典型的谦谦君子,呆板固执之人,和他老子魏征是一个脾气,只不过他比他老子多了些灵气罢了!段珪,十二岁,是段瓒的弟弟,也是军人子弟,性格活泼,不呆板,看起来也是练过的人。李崇义,十四岁,江夏王李孝恭的儿子,颇有贵族气质,举止优雅,面容和煦,一看就受到过良好的教育。这些资料都是这两李毅收集的,只是为了多了解这些人罢了!“哈哈哈,你就是长孙叔叔家的长孙冲吧!早就听你的大名,不过现在不是叙旧的时候,还请贤弟做个选择吧!”李毅笑眯眯的看着长孙冲,这货跟他爹爹一样,一肚子心眼,不过据它名声不错,为人也比较厚道,不像他老子那么狠。“靠!这货怎么老看着豫章公主啊!虽然这豫章公主长得也不错,而且也极受李世民的宠爱!但大唐的驸马待遇可不怎么样啊!”李毅笑眯眯的观察,他才发现,这游戏简直是太好了,能探得不少秘密啊!长孙冲看了看李毅手中罪恶的纸条,又看了看程处默,果断选择了作诗,他是长孙老狐狸的儿子,属于文官一系,怎么着也有点歪才!长孙冲走到窗边,看着远处的树上长出几点细的嫩芽,顿时才气上涌!“啊!”长孙冲一声大喝,吓得李毅一激灵。“咔擦的,这都什么毛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