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一章 情诗
    下午,李毅回到了自己的院,开始了他另一项发明,商盟就要成立了,他需要多弄几个杀手锏,争取一炮打响,何况这项发明他后还要用来整蛊那帮纨绔呢?李毅来到了一个专门为此打造的房间——蒸馏房。不错,李毅要弄得正是蒸馏酒。相关的设备他已经让老铁和林叔打造好了,导管是用竹子做的,其余的部分有用木头的,有用铁的,总之,拼拼凑凑,一个简易的蒸馏房就搭建好了!“冰玉,百科全书准备好了吗?”冰玉抬手示意了一下。“少爷你就放心吧!这次少爷打算弄什么!”“哈哈!这次弄的可是一个好东西,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啊!”“呀!少爷,你真的会做诗呀!”“臭丫头,我都跟你很多次了,你少爷我是风流倜傥,文武双全,上得了朝堂,下得了厨房的好男人,你就不信!”“少爷你又自恋了!”“臭丫头,快去把酒拿来,否则少爷我就要发飙了!”“切!少爷就会吓唬人!”白了一眼李毅,冰玉转身拿酒去了。不多时,一群下人在冰玉的指导下抬来了进一百斤的酒!“咔擦,我玉啊!你弄这么多酒,你是打算让少爷我累死在这酒坊呗!”“咯咯咯!少爷你真笨,你不会将蒸酒的方法教给别人啊!难道您以后打算一直酿酒啊!”李毅一拍脑门,对啊!怎么犯这种低级错误,都是让这丫头给气的,话这丫头的嘴是越来越厉害了,也不知道跟谁学的!李毅拿起两坛酒就倒进了蒸锅,点火蒸馏。然后就详细给钱忠讲解酿酒的原理和过程。钱忠是管家钱叔的儿子,从在李家长大,十九岁,人机灵懂事,从不多话,办事也靠谱,而且忠心问题不需要担忧,所以将蒸馏秘方教给钱忠,李毅很放心。一段时间后,两坛酒终于被蒸成了半坛,清澈如水,酒香四溢,闻得众人如痴如醉。只是现在酒度数太高不能喝,需要兑水调和。又一番试验后,李毅才弄清楚调和比例,饮一口,能有五十度左右,喝进去的酒如一条火线直达胃部,温暖醇香!“少爷!好喝吗?”钱忠看着李毅陶醉的样子,口水都要流出来了,生长在军人世家,尽管只是一个下人,却也是一个嗜酒如命的人!“呵呵!这坛酒就赐你了,你慢慢喝,但你要帮我把这些低度酒都给我酿好,最好一直酿下去!”钱忠一把捧过酒,乐的嘴都咧到了耳后。“少爷你放心,从今以后,钱忠就住在这就房里了!保证完成任务。”“呵呵!不用这样,尽力就行!”“嘿嘿,流氓们,后爷会让你们知道什么叫李文庸的复仇!”“少爷,你笑得好奸诈!”“丫头,你知道什么叫做李文勇的复仇吗?”“少爷,该吃饭了!”“是吗?怎么不早,快走,我都饿了!”训练,训练,还是训练!李毅自从那蒸馏完酒以后,就一直待在了江府,地狱周快结束了,鬼们的基础已经有些样子了,现在他们往那一站,给把枪就是解放军,军姿之标准,队列之整齐,动作之迅捷都已达到新兵入伍训练后的样子。之所以能这么快,一是因为他们底子好,本来就是各个军营的好手,只是有些不熟悉新式的训练罢了,经过李毅的改正足以练出来了。二就是李毅训练逼得很严,他们的训练量很大,几乎没什么休息时间,训练,已经成为他们的习惯,当他们把训练练成像呼吸一样的自然时,那就可以出师了!明就是炼狱周,李毅打算在炼狱周开始教他们特种作战,包括单兵格斗、团队协作、术语应用、特殊口语表达等一系列特种作战基础素质的打熬!而今,李毅还有一个重大的任务!地狱周第七,巳时(十点左右),李府!“冰玉,都准好了吧!”李毅着盛装,穿了一件最帅的衣服,今是他复仇的日子,他要养好状态!“少爷,你就放心吧!保证不会丢了你的面子的!”“恩!咱们复仇归复仇,但待客之道不能丢了!”“少爷,你打算怎么复仇啊?”冰玉等着亮晶晶的大眼睛,满是好奇之色。李毅头一样,鼻孔朝。“嘿嘿!冰玉,你知道你少爷我这十几年是怎么过的吗?那是用酒泡出来的。”“酒?少爷,你原来不是个道士吗?”“臭丫头,就知道揭我短,我是道士,又不是和尚,道士又不戒酒!”“哦!可是少爷他们那么多人呢?你确定你能行?”“丫头,有一个词叫做智取!”“好吧!希望少爷你一会不要忘记带智商!”李毅嘴一咧。“咔擦的,玉啊!你不会是穿越来的吧!”“穿越?什么意思?”“真不是?咔擦的,难道她这口才是生的?少爷我到底找了个什么丫鬟!”......“少爷!他们来了,都已经拜过老爷了,现在正往这走呢!”李毅和冰玉正有一嘴没一嘴的斗着嘴,就见一个中等身材,偏瘦,眼睛,浑身透着一股机灵劲的下人跑了过来。这下人名叫三子,是李毅让冰玉挑的,因为李毅看冰玉给他传话传的太辛苦了,就找了一个机灵的下人跑跑腿!“三子!别火急火燎的,,都谁来了!”李毅端着铜镜,不紧不慢的梳着头发,咔擦的,来了也得先给爷我等着!三子长舒了口气,然后开始了报人名,要三子没别的优点,就是记性好、话快!“回少爷,来的人有蜀王李恪殿下;任城王家大少爷李玄,江夏王李孝恭家的大公子李崇义。李程家少爷程处默、程处亮、程处弼;尉迟家的公子尉迟宝琳、尉迟宝庆;长孙家的大公子长孙冲,房家的二公子房遗爱、魏家大公子魏书玉、秦家大公子秦怀玉、李家大公子李震、段家二公子段珪。还有就是长乐公主、豫章公主、任城王府李雪雁县主......”“等等,你谁?雪雁来了?你不早,亲娘咧!三子,少爷我被你害死了!”李毅话没完,人就已经跑没影了,只留下目瞪口呆的三子和满脸无奈的冰玉以及一个被主人抛弃在地上的破碎的铜镜!李毅一路跑到前院,一眼就看到人群中有些不耐的李雪艳,二话没,直接走到了李雪雁的身边,也不管他人惊诧的目光拉着李雪雁得手,深情的诵道:“你,遗世而独立,缥缈如仙。你,倾国又倾城,空谷幽兰。你,淡眉如秋水,顾盼生辉。你,玉肌伴轻风,妩媚纤弱。皎皎兮似轻云之蔽月,飘飘兮若回风之流雪。我,相伴你一生,不离不弃。我,守护你一世,至死方休。在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