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二章 太子伴读
    地狱周第三天,江府,新修好的训练场!

    “小鬼们!累不累?”

    “不累!”

    “真的?”

    “累!”

    “加跑五圈!”

    “报告!”

    “讲!”

    “为什么!”

    “因为你们骗了我,我很不爽,再加跑五圈!”

    “报告!”

    “讲!”

    “又为什么!”

    “因为你们的啰嗦令我心烦,现在由于你们的愚蠢,再加跑五圈,我不希望再有报告声!否则你们就别吃午饭了!友情提示一下,今天午饭可是有红烧肉的哦!”

    跑,无休无止的跑;累,虚到骨髓的累;疼,刻苦钻心的疼。永远不知道下一刻是否还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声,永远不知道还有多少苦难等着他们!没有希望,没有鼓励,没有安慰,有的只是被李毅无情的嘲讽和谩骂。他们不是不想退出,而是已经累的不能思考了!现在他们心里唯一的慰藉就是在中午的红烧肉,如今也被李毅这个魔鬼当做威胁他们筹码了!

    “少爷!”

    李毅正训的起劲,就听见一个好听且有异常熟悉的声音!

    “冰玉!你怎么来了?”

    冰玉似乎是一路跑过来的,小脸又跑的通红了!

    “少爷,家里来人了?说要见你,老爷正陪着呢。”

    “你是不是跑着来的,你这丫头,让个下人来不就行了吗?还自己跑过来,傻不傻!”

    “没关系的,我在家呆的也无聊就来了。”

    “既然这样,下次来时骑着绝尘来,放心,他要是不驼你,我就抽他!”

    “少爷,你确定?”

    “咳咳!”李毅尴尬了,对于绝尘,他还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唉!为了我的冰玉,看来又得和这个小祖宗签一系列丧权辱国的条约了。也不知道我俩谁是主子。回头看了看小鬼们。“看什么看,谁让你们停下来的,继续跑,跑不完不许吃饭,下午我若没来,就继续按照昨天的训练!我会让人看着你们,我告诉你们,要是你们有人胆敢作弊,别怪我手下无情,你们知道,作为一个军人,我最讨厌的就是没有骨气!”

    ......

    李毅和冰玉出了江府,直奔李府而去。

    “冰玉,谁来了?”路上,李毅边走边和冰玉聊天。

    “我不认识,不过老爷好像叫他房大人。”

    “房相?他来干什么,不会李老二又有什么事了吧?”

    “少爷,你在嘀咕什么?”

    “啊!没有,冰玉,我这两天不在家,家里一切还好吧!”

    “家里都好,新式家具已经都做好,而且都已经换好了,不过我让他们接着做了!”

    “呵呵,不错,这新式家具值得一做,看来我的冰玉还真是聪明啊!还有呢?”

    “哦,还有这两天蜀王和程家公子来找过你,因为你不在就又走了,不过他们说过两天他们会带很多人来家里做客,说要给你介绍新朋友!”

    李毅嘴一抽搐。“这帮流氓,占便宜还上瘾了,看来不给他们点厉害,就不知道我的厉害,老子可是刚从地狱回来的人!恩!还有吗?”

    “在就没什么了,就是...就是...”冰玉脸色一红,说话有些吞吞吐吐。

    “就是什么?你这丫头,跟少爷我还有什么可吞吐的,有话就说。”

    “恩,也没什么,就是少爷不在家,我一人在家有些心慌。”

    “恩?你怕黑?也是,是我疏忽了,这么大一个院子,人都被我带走了,留你一人在却是不好,这样,冰玉,以后你跟我一起住到江府吧!”

    冰玉脸色一喜。“真的?”

    “当然是真的,少爷我还能骗你不成!”

    “少爷你太好了!”

    “那是,少爷我可是爱国敬业,遵老爱幼,勤俭节约,助人为乐,文武双全的五好青年。谁不夸少爷我好!”

    “少爷,你病又犯了!”

    “......”

    ......

    “爷爷,我回来了。小侄参见房叔叔!”李毅一道李府前厅,就老爷子看到;正在和房玄龄笑着聊天,赶紧上前见礼。

    老爷子一见李毅回来了,就起身说道:“毅儿,你房叔叔找你有要事,不可怠慢!玄龄,你且坐着,我就不陪你了,就先回房了,正好歇歇,老喽!不中用咯!”

    房玄龄赶紧起身。“药师兄慢走!”李毅也赶紧搀着李靖:“爷爷你慢点!”

    “呵呵!老夫还没到用人扶的地步!我自己走,你们聊吧!”老爷子一挥手,摆脱了李毅的搀扶,走了出去。

    老爷子走后,李毅才和房玄龄分位而坐,冰玉给李毅上了杯茶后,便退了出去!

    “房叔叔,您这次是来?”

    房玄龄微微一笑。“呵呵,我这次来有两件事,这一嘛!就是宣布皇上的口谕,封你为太子伴读,明日赴任!”

    李毅的瞳孔瞬间放大!“太子伴读?不会是陪太子读书吧?”

    “额!也可以这么说!”

    “那个!房叔叔,我能拒绝吗?”

    房玄龄一愣,随后眉头一怔。“为什么?”

    “还能为什么,您知不知道,我在茅山这十四年是怎么过的,我可是天天被我师兄逼着看书写字啊!整整十年啊!您现在还让我读书,那还不如杀了我!不去,说什么都不去!”李毅把腿一盘,耍起了无赖。

    房玄龄莞尔一笑。“你这小子,这可是陛下的旨意,容不得你不去,不过陛下给了你一个权力,就是你不必天天去,只要一个月去过十次以上就行!”

    “真的?”看李二这么贴心,李毅登时精神了,他也知道,这是既然李二定了,那就不能没有回转余地。但他现在真是没时间,不得不挣扎一下!

    “恩!陛下早就知道你最近比较忙,所以给了你这个特权,这回你没的说了吧!”

    “没了,没了!就这么定了!”

    “你这小子!既然这事没问题了,那我们就说说钱庄的问题吧!不得不说,你小子还真是个奇才,这钱庄、慈善和商盟的提议提的真是太好了,连老夫都不得不叹一声,生子当如李文庸啊!”

    “嘿嘿!房叔叔过奖了!小侄还是差那么一点点的!”

    “呵呵,你这钱庄提议虽好,但有一个问题却是关键,那就是你如何保证你的银票不被伪造?”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