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章 地狱训练开始前的准备!
    李毅来到了工房,就见到铁焱正正厅处等着他!

    “怎么样?老铁!造好了?”李依一进屋就出声问道。

    “是的!少爷!”铁焱说着就把东西给了李毅。

    李毅结果一看,正是此物。李毅要造的就是马蹄铁,前两天绝尘的蹄子因为过度疲劳而出现了裂痕,才使李毅想起了此物,这东西说出去一文不值,但要是首次出现,却是一大杀器,在战场上,没有马蹄铁的战场上马匹的损失能达近六成,而七成的原因就是因为马蹄被地上的尖锐之物或散乱在地上的刀枪弄伤而损失的,所以李毅不得不谨慎!

    “好!不错,正是此物,老铁你跟我来,我教你如何用!”

    铁焱点了点头,跟着李毅走了出去!

    李毅带着铁焱来到了马厩,就见绝尘正百无聊赖的躺在那,看到李毅这个主人来了,理都不理,显然是因为今天李毅没来看他而做出的报复!

    李毅无奈一笑。

    “绝尘,起来吧!我今天可是带礼物来的!”

    绝尘眼皮一抬,满脸不信的样子!

    李毅举了举手中的马蹄铁。“看到没,你的脚不是伤着了吗?我这不是给你治伤来了!好了,你站起来,把脚抬起来。”

    绝尘狐疑的看了李毅一眼,站了起来,抬起了一只蹄子!

    “老铁,你看好了!”李毅说着又看了一眼绝尘。“绝尘,可能有点疼,忍着点,别尥蹶子!”

    绝尘轻蔑的看了李毅一眼,似乎在说,你以为我是你?

    李毅翻了个白眼开始给绝尘钉马蹄铁。关于钉马蹄铁,他还是学过的,最起码还是看过的,照葫芦画瓢嘛!

    半个时辰后,李毅终于折腾完了,绝尘也疼得虚脱了,李毅的手艺真不怎么样,虽然成功了,但过程是惨不忍睹,还好绝尘忍住了,否则定要踢李毅个半身不遂!

    李毅站起身深吸了口气。“老铁,学会了吗?”

    老铁快速的点了点头。“少爷,其实您可以让我来的,您指挥就成!”

    李毅满脸黑线,小爷居然被嫌弃了,回头看了看绝尘,见他同样是这种表情,李毅终于hold不住了!

    “那个,老铁,你跟我来一下!”

    离开了马棚,李毅带着铁焱来到了书房,却见书房已经有人等在那了,正是李子萱,江离尘和冰玉!

    李毅冲三人点了点头。“你们先坐,等我一会!”

    三人点了点头!李毅带着铁焱来到了书桌前,给了他一些图纸,这是李毅为训练特种兵而画的,都是一些单杠,双杠,独木桥,梅花桩之类的东西!

    “老铁,这些东西你拿回去,这两天你就和林叔全力做这个,至于家具就交给其他人吧!相信经过一天时间他们也已经学会了!这东西很关键,一定要做好,我只有一点要求,那就是结实!相关问题我已经在纸上写清楚了!你先看看有没有什么问题!”

    铁焱认真的看了一遍,又回忆了一遍,随后对李毅点了点头!

    “既然没问题,那你就去吧!尽快做,做完一个就拿来给冰玉,他知道送去哪里!”

    铁焱答应一声,躬身行了一礼,退了下去!

    “怎么?想清楚了?”铁焱走后,李毅才顾得上江离尘!

    江离尘异常坚定的说道:“我要下地狱!”

    “你确定?这可是一条不归路,去了,就回不了头了!”

    江离尘回头温柔的看了一眼李子萱,随后坚定地说道:“绝不后悔!”

    “那好吧!真不知道你怎么劝服子萱的!”看了一眼还是担心的李子萱,李毅嘿嘿一乐。“子萱,没事!就是受点皮肉之苦而已,至于危险,有是有,但是很小很小,我是因为要做最坏的打算才那样说的!”

    “真的?”李子萱满脸不信!

    “我打算让我家那俩小也参加!你说呢?”

    李子萱这才松了口气!

    “大哥!你吓死我了!”

    “呵呵!行!既然你同意了,我也就不愁了!子萱,今晚你就去雪雁那住吧!而且以后都不要回去了,你的宅院我征用了!过两天等我打开局面了,我再给你们从新弄个宅院!”

    “行!正好我也想雪雁妹妹了!”

    “那就这么办!你们也走吧!我就不留了!离尘记着,明早卯时一刻在你家门口等着!”

    “那个!大哥。我听说冰玉你这有好吃的?”

    “什么好吃的!那还有什么好吃的了!都被那帮流氓土匪给造光了!你就别惦记了!放心,从明天起你会天天吃到的!”

    李毅说着,就把二人撵走了,咔擦的,竟然连他们都开始打劫小爷了!

    都走了以后,李毅终于清静了!一屁股瘫在椅子上!

    “累死少爷我了!冰玉!快给我按按!”冰玉柔柔的走到李毅身后,开始按摩!

    “噢!哎呦!啊!还别说,冰玉你的手艺还不错啊!”

    冰玉柔柔一笑,没有答应!

    “哎对了!常东回来没?”

    “少爷!你找我!”

    说曹操常东就到,李毅话音刚落,常东就不知从何处冒了出来!

    “靠!幽灵啊!都安排好了?”

    “少爷放心!七个人已全部带回,没有任何问题!”

    “哦!那就好!对了!我上次让你去找江离尘,他住的地方你还记得吧!”

    “当然记得!”

    “那行,说一遍!冰玉你也记一下!”

    ......

    一炷香后,李毅和冰玉都确定了地方,主要是李毅这个路痴!

    “恩!常东,你也下去休息吧!明天卯时一刻(五点十五分),我要在练武场看到他们,不用吃早饭!”

    常东目光一凝。答应一声,退了下去!

    “呼!终于没事了!”

    “少爷,你累了吧!”

    “可不是!少爷我对一天没歇着了!”

    “少爷,你何必这么着急呢?”

    李毅无奈的抚了抚眉头。“你以为我想,这大唐看似风平浪静,其实到处是敌人,说不准什么时候就给你来那么一下,所以有些事拖不得!”

    “冰玉听不懂这些,冰玉只是不想少爷太累了!”

    “呵呵!累点好,至少这样活得充实,人啊!不能太舒服了!那样会出问题的!”李毅说着说着竟呼呼的睡着了,毕竟这具身体才十五岁!

    冰玉听见李毅沉重的呼吸声,眼中闪过一丝疼惜,起身取了个毯子轻轻给李毅盖上!

    .......

    夜,如期而至,还是那样的深邃,那样的黑,让人看不透,让人想去探索,可是连白天这个对手都看不懂夜的黑,我们又如何去解开这个谜呢!

    这一觉李毅睡的很舒服,很踏实。因为疲劳过后的休息总是令人舒服到想呻吟!

    抬头看了看天,已经差不多晚上九点左右了!

    “冰玉,冰玉!”

    “少爷我在呢!”李毅回头一看,冰玉就在他身后,依然是那副端着书的安详样子!

    “呵呵!你竟还在看书,晚上就少看点吧!这大唐连个电灯都没有,就靠这点烛光,会伤眼睛的!”

    “恩!我知道了!”冰玉虽然不知道什么是电灯,但是他知道,李毅是为她好,这就够了!

    “对了,冰玉,你说现在我祖父祖母和伯伯、伯母们能睡觉吗!”

    冰玉想了想。“恩!老爷和老夫人应该是休息了,但是大爷和大夫人应该还没休息!”

    “恩!行!你陪我走一趟!”

    一刻钟后,李毅带着冰玉来到了前院李德謇住的宅院!

    李毅一看,屋里的灯还亮着,便站在外面喊道:“伯伯,伯母,我是文庸!你们睡了吗?”

    李毅说完,就见崔氏打开了门,走了出来!

    “是毅儿啊!站在外面做啥子,快进来!”

    李毅挠了挠头。“这不是怕打扰你们休息吗?”

    崔氏面色一红,啪的一声拍了一下李毅。“臭小子,竟然调侃起伯母来了!”

    “哪有!”

    “好了,快进屋吧!”

    三人进屋后,李毅就见到李德謇正在看书,显然是还没休息!

    李德謇一见到李毅,呵呵一笑!“毅儿来了,快做!”

    “恩!伯伯,我来时有几件事要麻烦你!”

    崔氏白了一眼李毅。“这孩子,有事你就说,什么麻烦不麻烦的!”

    “是这样的!我需要一些人,恩!要三个厨娘,二十几个下人,还要几十个劳工,木匠铁匠什么的最好也要些!暂时就这么多!”

    李德謇皱着眉头想了想!“恩!你要这些人咱府上虽然是没有,但也不是大事,没问题,你什么时候要?”

    “越快要好,最好是明天一早!”

    “这么急?也行,明天一早,伯伯就把人给你准备好!”

    “那太好了,伯伯叔叔!”

    “这孩子,都说了,别这么客气!”崔氏接口道。

    “没有!嘿嘿,习惯,纯属习惯!”

    “呵呵,毅儿,你缺钱吗?缺钱就跟伯母要,千万别客气!”

    李毅急忙摇了摇头。“伯母放心,钱我这还有很多,在洛阳时,小侄赚了笔外快,足够花上一阵子了!”的确,李毅从茅山带的银子还没花光,更别提那五百两金子了!除了给江离尘买宅院用了几十两,剩下的基本没动!

    “呵呵!也是,你这小子鬼精鬼精的!到哪都不愁吃的!”

    李毅嘿嘿一乐。“对了,伯伯、伯母,我最近要训练一批人,我想把业嗣和业诩带上,只是有些苦,有些累,还要离家好长一段时间,所以想征求一下你们的意见!”

    李德謇一听,毫不犹豫的说道:“毅儿!你就放心的练,不用顾及我们,这俩小以后就交给你了,管教孩子这方面我确实不行,长兄如父!你就多费心吧!什么都不用管,不听话就抽,我和你伯母绝无二话!”

    李毅又看了看崔氏。“毅儿,你伯伯说的没错,虽然我舍不得,但是慈母多败儿,你不用顾忌我!”

    李毅起身,郑重说道:“大伯,伯母放心,三个月后,我会给你们两个脱胎换骨的的儿子,大伯,你明天让他们卯时一刻在我的练武场集合吧!”

    “毅儿放心,明日卯时一刻,他们会准时出现在你的练武场!”

    李毅点了点头,和二人道了个别,转身出去了!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