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八章 制盐、腌猪、众纨绔!
    说话的功夫,李毅和冰玉就来到了厨房。厨房里只有一个人,就是韩大娘,因为韩大娘只需要做李毅、冰玉的饭就行,其他人的饭不在这个厨房!

    “韩大娘,忙着呢?”

    韩大娘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妇人,人老实本分脾气好!“哎呦!大少爷,这哪是您能来的地方啊!这脏,您快出去吧!”

    李毅无奈的看了冰玉一眼,冰玉呵呵一笑,上前替李毅解释。

    “大娘,少爷来这是有要事的,以后少爷要来这您就不必拦着了!”

    “哎!中!您们说什么是什么!大娘我也不懂!”

    李毅温和的点了点头!

    “大娘,这厨房现在都有什么啊!”

    “哦!现在是冬天,只有一些米面,兔肉獐肉羊肉之类的!”

    “哦!疏菜类呢?”

    “少爷竟说笑,这大冬天的,上哪去弄蔬菜!”

    “什么?连蔬菜都没有?对了,这大唐还没有大棚技术,我就说这些年怎么一到冬天就没蔬菜吃,搞得我都营养不良了!”李一嘟囔一句后,又四处走走!

    “大娘,这厨房没有猪肉吗?”

    “呵呵,那是贫苦人家吃的,像少爷这样的贵族怎能吃那东西?”

    “为什么?”

    冰玉在一旁笑着解释。“少爷!猪肉中带有一股腥臭味!所以很少有人愿意吃!”

    “怎么会?难道大唐连腌猪之法都没有?”

    “腌猪?那是什么?”

    韩大娘却好似想起了什么。“那个,少爷,我好像知道,在西市的张氏肉脯中就有一种猪肉,他们家的猪肉没有腥臭之味!”

    “好嘛!这腌猪之法竟然还成了秘方了!唉!管不了那么多了!江湖救急!韩大娘,劳你跑一趟,你去前院找一些下人,就说我说的!让他们跟你去那什么张氏肉脯中买回两头猪分量的猪肉,记住,要没腥臭味的!越快越好!冰玉!给韩大娘拿钱!”

    冰玉赶紧给韩大娘拿钱,韩大娘拿着钱走了出去!

    “冰玉,跟我回书房吧!等等!这是什么?”李毅指着一些块状的白色物体问道。

    冰玉神色怪异的看着李毅。“少爷,这是盐!”

    “我知道是盐,我是想问为什么没有精盐!”

    “精盐?那是什么?”

    “好吧!我知道了,跟我回书房!”

    “少爷,你真的会做饭!”

    李毅翻了个白眼。“臭丫头,你会见识到本少爷的厉害的!”

    李毅和冰玉来到书房后,李毅给冰玉找到了一本空白的书。

    “少爷,你给我这个干什么?”

    “恩!这个本以后就归你了,以后专门用来记录我说过的有用的话!没准以后都能出书的,恩,封皮就写——百科全书,作者李毅!”

    “少爷,你认真的!”

    “我要是你,我现在就赶紧拿起笔,因为少爷我要发威了!”

    冰玉狐疑的看了李毅一眼,拿起桌上的笔,准备记录!

    李毅走到窗边,深吸一口气,缓缓说道:“记:贞观五年,正月二十,大唐军神李靖之孙李毅李文庸,因其悲天悯人,慈祥善良,尊老爱幼,富有仁心,爱国敬业,风流倜傥...”

    “少爷!”

    “咳咳!好吧!一点都不懂我,继续!因其有些许妙方,恐其失传,故写此书,以留给后人参考!”

    “一.腌猪之法,现今猪肉,多有腥臭味,故需阉割,方能去除此味,方法...”

    “二.制取精盐之法,因粗盐中多含异味,且含有有毒之物,故需精加工,加工之法:将饱和卤水先漂洗过滤泥沙等杂质后,加入烧碱,再送入煎熬锅内蒸煮成盐,之后再经过脱水、干燥、粉碎、筛分等程序即成精制盐。恩!就先记这些吧!”

    “少爷,这都是真的?”

    “废话!小丫头,再敢怀疑本少,小心本少对你执行家法!”

    “什么家法?”

    李毅嘿嘿一乐。“你说呢?”

    “哼!少爷无耻!”

    “臭丫头,我有说什么吗?什么人啊!”

    李毅臭屁的吹了吹刘海,回到桌前,本想继续写特种兵训练之法,但突然想起李二貌似要他写标点符号的相关知识了!故而,只能另起一篇,先写标点符号之法。

    半个时辰后,李毅才将标点符号之法写完,吹了吹墨迹,满意的点了点头。抬头一看,却见冰玉正拿着一本史记看得津津有味。

    “这丫头,连史记都能看得懂,看来我是捡到宝了!”李毅微微一笑。“丫头,去给我找一把剪刀和一些硬纸来!”

    冰玉抬起头,答应一声,放下书,跑了出去!

    不多时,冰玉就拿了一叠硬纸回来,虽然还是有些软,毕竟大唐的造纸技术还很不过关,而且造一张宣纸听说要很长的时间。

    李毅拿起剪刀,将硬纸板剪成扑克牌状大小的纸片。

    “冰玉,看到没有,就这样剪,你来剪,我来写!”

    冰玉也不多话,拿起剪子就开始剪,李毅最欣赏冰玉的就是这点,不该问的的时候,冰玉从不多嘴!

    李毅要做的就是扑克,要不等一会大唐唐纨绔们来了之后总不能让他们大眼瞪小眼吧,该给他们找找乐子!

    冰玉剪纸,李毅分别用墨汁和朱砂在上面写字,写的还是繁体字,因为大唐人不认识阿拉伯数字。靠!不会还要让小爷弄一本小学数学书吧!恩!还真有必要,毕竟以后钱庄和商盟都要和数字打交道,唉!这大唐怎么什么都没有!简直就是原始部落吗?这里除了美女外我没看到任何亮点。抱怨归抱怨,扑克还得做。半个时辰后,李毅和冰玉共做出了五副扑克!

    “应该够用了,走吧!韩大娘也快回来了!”

    李毅说完将扑克揣入怀中率先走了出去,冰玉紧随其后!

    到厨房后,果然,韩大娘已经回来了,同时回来的还有一帮下人和两头被肢解的猪。

    李毅先是到猪肉那看了看、闻了闻,果然没有腥臭味,而且肉质也很好,显然是刚杀的。点了点头后走进了厨房!

    “韩大娘,我现在教你制精盐的办法,你学好后,就在这提炼精盐!”

    “什么精盐?哎呀!这是少爷的配方,我怎么能学,这万万使不得!”

    “什么使得使不得,又不是什么好东西,好了,我现在开始说了,你听清楚了!”

    李毅说完就把提炼精盐的办法告诉了韩大娘,因为李毅要的盐量也不多,只要够做饭就行,所以用小锅蒸煮就行,快得很。

    李毅说了几遍,韩大娘才记住,之后就严格按照李毅说的办法开始制盐!

    韩大娘开始制盐,李毅就走了出去,吩咐下人支了几口大锅,架好柴火,然后把除了里脊肉、猪头肉,部分五花肉和排骨之外的所有猪肉,收拾收拾全部一起扔进锅里煮了!

    李毅将这边忙乎的也差不多了,那边的客人到了,听到了下人的通报,赶紧赶到了前厅,而冰玉则被李毅派到前厅去准备新制的桌椅了。

    李毅到前厅后,就见前厅内已经来了一大票纨绔!

    厅内众人见李毅到来都站起身来,盯着李毅!

    李毅赶紧上前抱拳说道:“哎呀!抱歉抱歉,让各位久等了!”

    众人也急忙抱拳回礼,只是脸色有些不好!

    李毅一看就知道误会了!“呵呵!诸位兄弟,这本来我应该亲自去请诸位的,但一呢?我这实在有事走不开,二呢,我也想给诸位准备一顿丰盛的午餐,所以就让我的二位弟弟代劳了。若有怠慢之处多有见谅啊!”

    李毅一说完,就见一中等身材,白白净净的,稍显胖胖的,脸略带狰狞的汉子哈哈大笑,上前一步说道:“哈哈哈!我就说嘛!这玉麒麟怎会是那等傲慢的人物,这不!被我老程说对了,一看李贤弟就是一豪爽的汉子!”

    众人的脸色也缓和过来,只是对说话的汉子给了一个鄙夷的眼神,也不知道刚才谁的抱怨声最大!

    “呵呵!李家兄弟,不用客气,都是自家人,我们和业嗣、业诩都是兄弟,事说开了就行了!”一个长得帅且无比,风流倜傥,还有一双桃花眼的大帅哥面带微笑的对李毅说道,只是这长相看的李毅一阵嫉妒!

    “呵呵!业嗣,还不给大哥我介绍介绍!”

    李业嗣赶紧上前帮李毅介绍。

    李业嗣先是指着方才说话的那个帅哥开始介绍:“大哥,这是三皇子蜀王李恪殿下,字为德,十四岁!”

    李毅登时一惊,李恪他是知道的,据史料说。这李恪可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他的母亲杨妃乃是隋炀帝之女,所以他可谓是身具两代地王的血脉,尊贵无比,但也因此,注定他与太子之位无缘。而且这李恪可是个文武全才,曾被李世民评价为“英果类我!”可见其出众之姿,只是最后还是被长孙无忌那老狐狸给弄死了!

    不过这些都与李毅无关,人家是来交朋友的,李毅当然要欢迎。“哈哈!我就说嘛!这世上居然有在长相上和我不相上下的人物,原来是皇子,那就说得通了!呵呵,既然你来这,就说明是来交朋友的,所以我就不管你的皇子身份了!既然你没我大,我就叫你为德了,哈哈哈!”

    “哈哈哈!好,我就欣赏李兄弟这样的性格,没错,我就是来交朋友的!叫什么你可以随意!”

    二人相视一眼,又哈哈大笑,彼此心照不宣!

    随后,李业嗣又带着李毅来到刚才说话的汉子面前。“大哥,这这是...”

    这汉子一看就是豪爽之人,没等李业嗣说完,就将其打断。走上前,拍着李毅的肩膀,自我介绍。“哎!我自己来,李兄弟,我叫程处默,家父是卢国公程咬金,哈哈哈!老程我最喜欢交豪爽的汉子,老程今年十七岁,大你两岁,所以,就叫你一声文庸了!”

    感受到肩膀上的力道,李毅脸一抽抽,咔擦的,不愧是大唐哼哈二将中程妖精的儿子,这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看着外表粗狂,实则一肚子坏水!

    李毅大嘴一咧:“原来是程叔叔的儿子,哈哈,程叔叔可是我的偶像,待会咱俩一定要好好喝上几杯!”

    “好!太好了,没问题!老程就喜欢能喝酒的汉子!”

    听着程处默一口一个喜欢,李毅感觉菊花一紧,咔擦的,这不是个变态吧!

    随后李业嗣又相继给李毅介绍了来人。

    其中有两个和程处默长得差不多,只是个头矮点的人正是程妖精的二子程处亮,十五岁,只是比李毅小,其实李毅也不知道自己的生日,在茅山时也没有注意这事,所以他就把他出山那天,也就是正月初二定为了自己的生日,这样既有意义又能占便宜,以后凡是和他同年生的就都比他小了!

    另一个是程妖精的三子程处弼,十二岁。

    还有大唐哼哈二将中的鄂国公尉迟敬德的儿子,尉迟宝琳,十五岁,一个黑黑的,壮壮的,凶凶的汉子!

    还有一个也是黑黑的,壮壮的,丑丑的。名叫尉迟宝庆,十三岁。

    以及大唐传奇名将胡国公秦琼的儿子秦怀玉,一个面容刚毅的十四岁小帅哥。

    最后一个就是大唐另一个老阴人英国公李绩的儿子李震,一个高高的,瘦瘦的,一看就一肚子心眼的十五岁少年。

    “小二,你的朋友都来了吗?”

    “哦!没有,这些都是和我走得比较近的,还有一些关系不错的但不常联系的朋友我没有叫,他们都是那群文官的儿子!”

    李毅点了点头,随后看到冰玉在外面示意他。

    “各位兄弟,我在前厅为诸位准备了点小东西,不如各位随我一去?”

    李恪温和一笑,充分展示了他帅哥的风采。“早就听说玉麒麟李文庸文武双全,聪明异常,今天我们倒要见识见识了,恩!我们今天就全听文庸的吩咐了!”

    众人皆点头称是,随后李毅就带着十人杀向了前厅!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