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七章 终将悔悟,浴火重生!
    李毅回到客厅后,就见到俩小少爷打着哈欠,有精无彩的摊在坐垫上,而冰玉则静静的站在一边,屋内充斥着诡异的安静!

    “呦!俩少爷起来了?”

    李业诩打了哈气,开口就是一句抱怨。“大哥,你这么早叫我们起来干嘛啊!”

    李业嗣也在一旁帮腔。“就是,这才什么时辰,我平时都巳时才起来的!”

    李毅眉毛一阵抖动!“冰玉,去给我打盆水,我看这俩少爷还要在清醒清醒!”

    俩小顿时一蹦挺老高!“别!大哥,我们清醒了!有事您吩咐!”

    “哼!你们两个懒货,一天之计在于晨,你们居然将这大好时光活活浪费了,睡觉这么积极干嘛!等你们死了,有的是时间睡!从明天起,卯时四刻之前你们必须起来!鉴于你们还不太习惯,我给你们三天适应时间,三天之后,我开始为你们制定锻炼与学习计划!”

    李业诩一听,顿时不满了!“大哥!不是吧!凭什么?”

    李业嗣赶紧将李业诩的嘴堵上!“大哥,业诩还没睡醒!您别跟他一般见识!业诩,还不给大哥道歉!”

    李业诩赌气的一歪脑袋,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

    李毅也怔住了,随后就是一乐,青春期的孩子,叛逆心强,正常,更何况他还是“新来的”!

    李毅呵呵一笑,转过身去,慢悠悠的说道:“呵呵,我知道你们对我有些怨恨,想必这两天你们没少受伯伯、伯母的告诫吧!这是磨合期的正常现象,过一段时间就好了。也是怪我太心急了,让你们心中有了怨气,不过,不管怎么样,我成为你们大哥这件事已经成为事实,你们烦也好,你们怨也好。都改变不了这个事实!你们要做的只能是尽快适应!”

    李毅说着,慢慢转过了身。面带严肃,语气加重。“但是,这不是你们耍脾气的理由,身为李家的二郎,敢说敢做,敢作敢当!怎么连对我说不爽的勇气都没有!”

    李业诩头一转,赌气的看着李毅,将心中的愤懑都发泄了出来。“我就是看你不爽,凭什么你一来我就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凭什么你要管着我们,你让我们做什么,我们就得做什么。你以为你是谁?”

    “三弟,你过分了!”李业嗣毕竟年长一些,虽然他也有些许不满,但是他懂得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该做。

    “呵呵!终于把心里话说出来了,这就对了!不过,你说得再多也没用,你以为我很愿意管你们吗?你以为我不想清闲吗?但是,你们是李家的儿郎,我不能让你们这样堕落下去,你看看你们现在,喝酒,打架,嗜睡,一身痞气!不能文,不能武,简直就是一无是处!这样的人不配做我李家儿郎!我宁愿让你们现在骂我,也不先让你们十年后怨我!”

    李毅说完,深深的看了一眼俩小,转身离开了。冰玉狠狠地瞪了一眼俩小。“二位少爷,我只是一个丫鬟,也不懂什么,但我知道大少爷每天都工作到很晚很晚,虽然他口上不说,但我知道,其实他也很累!”冰玉说完,也快步离开了!

    俩小久久沉默,尤其是李业诩,茫然无措的瘫在地上!

    就在这时,崔氏不知从什么地方走了出来。“娘!”

    崔氏面无表情,目光中充满失望。“我一听下人说你们被毅儿叫醒,就知道你们要耍性子。但我没想到也许你竟然混到这等地步。你们大哥说的对,你们现在简直就是一无是处,前两天还口口声声喊着要做李家儿郎,要独立,你们就是这样独立的?你们太令我失望了!也怪我平时管得太松了!现在说这些都晚了,你们也都大了,该怎么做,你们心里也应该有个数!如果你们心里还有我这个娘,就做点男人应该做的事!”

    “唉!这事怪我啊!咱们李家树大招风,我本想让这俩小平庸的过完这一生,没想到到最后还是走错了!”不知何时,老爷子(李靖)、祖母(红拂女)、和李德謇都走了过来!

    祖母慢悠悠的走到胡凳前,坐了下去!“哼!你现在才知道,老身早就劝过你,可你这老顽固就是不听!不过现在也不晚,如果他俩能及时悔悟,我相信毅儿会有办法的,只是苦了毅儿了!老身听雪雁和冰玉说,毅儿自从出山后就没有一刻轻松过,他身上的担子太重了。我可怜的孙儿才十五岁啊!”

    老爷子苦涩一笑。“谁让他是我李家的儿郎呢!”

    李德謇在一旁羞愧难当,他身为李家长子,可是除了为李家延续了后代外,没有做过一丝贡献,就连自己的儿子都没有教好,到最后,李家的重任竟然还要交到自己的侄儿身上!

    李德謇红着眼睛,以前所未有的严肃态度,不容置疑的态度说道:“业嗣,业诩!起来!去向你们的大哥道歉!你们的父亲是个废人,我希望你们能替我争口气!”李德謇说完,向李靖和红拂女行了个礼,转身走了,没有再管俩小,他自己生的儿子,这点自信还是有的!

    俩小双眼通红,面露悔恨,二人互相对望了一眼,从彼此的眼神中看到了一丝坚定!

    俩小走到老爷子面前,双膝跪地,重重的磕了三个响头,什么也没说,起身离去了!可是此刻的他们却浑身散发着朝气!他们浴火重生了!

    祖母温和的一笑。“老头子,咱们家终于雨过天晴了!”

    老爷子感慨一叹!“是啊!天晴了!”

    崔氏看着昂首挺胸走出去的俩小,喜极而泣!这些年,她也是有苦说不出啊!

    李毅出了门就径直往前走,他嘴上虽然没说,但心里却有些不好受!

    冰玉一路小跑追了上来。“少爷,你这是要去哪?”

    李毅闷声回了一声:“厨房!”

    “可是厨房在那边!”冰玉指了指与李毅走的相反的方向。

    李毅一个急刹,停了下来!看着脸又跑的通红的冰玉,噗嗤一笑。

    冰玉看李毅笑了,也跟着笑了起来!

    “唉!最近工作压力有些大啊!竟然还耍起脾气来了!呵呵呵!”李毅自言自语的说道,捏了捏冰玉的脸蛋,长舒了一口气,感觉轻松了不少!

    “少爷,你又作怪!”

    “哪有?是你小题大做!”

    “明明....”

    “好了!前面带路!”

    冰玉一看李毅耍无赖,羞怒地一跺脚,转身带路。“少爷,你去厨房干嘛!”

    “当然是去准备中午的饭食啊!不得不说,咱府上厨娘的厨艺可真不咋地!都不敢我做的好吃!”李毅这倒说得没错,当初他出于好奇,还在部队的炊事班学过一段时间的手艺,厨艺好算过得去,比起大唐的厨师更是好多了!

    “少爷你还会做饭?”

    “那是!你少爷我什么不会!不是少爷我吹,你要是尝过少爷我做的饭,保证让你吃的欲罢不能!”

    “可是不说君子远庖厨吗?”

    “丫头!这你都知道?你以前到底是做什么的?”

    冰玉顿时沉默了,低着头走路,也不说话!

    李毅一拍脑门!“瞧我这张嘴!呵呵,别介意,你愿意说就说,不愿意说就不说,没事!”

    “少爷你真不在意?”

    “呵呵!你呀!少爷我是什么人你还不知道?不说这个了!今天少爷我就给你科普一下知识!省着你出去后被人一问三不知,多丢少爷我的人!君子远庖厨!出自《孟子》的《梁惠王章句上》,是孟子劝诫齐宣王实行仁术,原句是无伤也,是乃仁术也,见牛未见羊也。君子之于禽兽也,见其生,不忍见其死;闻其声,不忍食其肉。是以君子远庖厨也。孟子这话的意思明显是说君子要有不忍之心,而不是什么远离厨房,这简直就是断章取意,你想,如果君子一边满嘴嚼着鸡鸭鱼肉,一边子曰君子远庖厨,这不就成了伪君子了吗?”

    “噗嗤!还真是,少爷懂得真多!”

    “小同志!崇拜主义是要不得滴!”

    冰玉正要回话,却见俩小急匆匆的跑了过来,便闭又闭口不言!

    俩小一路跑了过来,到李毅面前就要下跪,被眼疾手快的李毅拦了下来!

    “干嘛!就算是求饶也用不着用这么极端的方式啊?”

    “大哥!我们错了!我们不该那样对你!”

    “呵呵!错不错的不重要,咱们是亲兄弟,也用不着整这些虚的,反正不论你们是真心的,还是敷衍的,我都不会放过你们的,想逃过我的训练,门都没有!”

    俩小对视一眼,嘿嘿一乐。

    李业诩小脑袋一上扬,傲气的说道:“我们也不会给大哥放过我们的机会!”

    “呦!小词整的挺硬啊!”

    三兄弟互相看了一眼,朗声笑了起来,一切尽在不言中!

    兀地,李毅突然收回了笑脸。“你们笑什么?”

    李业嗣和李业诩一愣。“大哥,不是你先笑得吗?”

    “哦!是吗?你确定?”

    “没有,大哥,你别听业诩瞎说!”

    “那你们还站在这干什么!”

    “大哥!有事您吩咐!”

    李毅嘴一咧,露出了门牙。“你们不会把我昨天说的话我忘了吧!”

    李业诩有些发懵。“大哥,我昨天见过你?”

    李毅脸刷的一黑!一旁的李业嗣赶紧拖着李业诩往外走!

    “大哥,你放心,我记得!我们现在就去!”

    “哼!这俩兔崽子!”

    “那少爷你是什么?”

    “冰玉!你听说过‘弹一闪’吗?”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