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四章 商讨新式家具的发明!
    李毅牵着绝尘,一步三晃的往回走,此刻已是下午,但街上的人还是不少,李毅走走停停,还特意从西市绕了一圈,因为大唐的长安是有严格的分部的以中央的朱雀街为线,形成了东贵西富的格局,而李毅之所以逛西市,也是为了收集一些信息!

    半个时辰后,李毅回到了家,先是给祖父祖母请了个安,唠了些家常!然后才回到了自己的小院!

    “啊~!毅哥哥,你回来了!”李毅刚进小院你,就见李雪雁风一般的跑了过来,脸上洋溢的笑容。

    李毅看到李雪雁也有些惊喜,虽然才一天没见,但身边没了个叽叽喳喳的人,李毅还真有些不习惯!

    “丫头,你怎么跑过来了!你父王没回来?”

    李雪雁小脸一红,小声答道:“他们已经回来了!你不是让常东去找离尘吗?我没忍住,就偷跑出来了!”

    “什么?偷跑,天啊!你父亲不会劈了我吧!”

    “额!应该不会吧!”

    “对了!你父亲知道你来这吗?”

    李雪雁挠挠头。“当初只顾逃跑了,没想这么多!”

    “那你后来一直没想起来?”

    “没啊!在快到离尘家时,我就想起来了,本来打算到你这后再派人通知!为了怕忘,我还特意想告诉常东此事,让他到时好提醒我!”

    “然后呢?”

    “然后我就忘记告诉常东了!”

    李毅被咽的目瞪口呆,一拍后脑,大喝一声:“常东!常东!”

    “毅少,我在这!”常东一听见李毅喊话立刻从门后跑出来,刚才一直偷听来着!

    李毅一见此,就知道门后一定还有人,嘴角一阵抽搐!

    “常东,你现在马上派人去任城王府,就说李雪雁县主在李靖府上做客,在商讨新式家具的发明一事!让王爷放心,过一会会送县主回去的!”

    常东应了一声,转身离去。

    常东走后,李毅朝门后喊了一句。“还不出来!”

    然后就见江离尘、李子萱、依依和冰玉慢腾腾的走了出来!

    江离尘:“哎呀!大哥回来了!”

    李子萱:“大哥,你又帅了!”

    依依:“姑爷,我不是故意的!”

    而冰玉则什么都没说,就那么目露单纯,无辜的看着李毅!

    李毅无奈一笑。“行了,别演戏了,多大的人了,还玩这把戏,本少是怕别人瞅的人吗?至于偷窥吗?这大冷天的,先进屋再说吧!”

    李毅说完,拉着李雪雁就率先进了屋!

    李毅一进屋就闻到一股熟悉的煤炭味,此时唐朝取暖用的还是炭盆,就耗费能源,还不怎么暖和,而且还容易中毒,大唐每年都会因为碳毒而死人!李毅本想把锅炉弄出来,不过这冬天眼看就要过去了!现在弄有些晚了,还是将就一下,等今年冬天弄个一次到位的!

    “冰玉,去把炭盆撤了吧,天也不冷。再把窗户开个小缝,通通风,你们以后也要注意,用炭盆时一定要注意通风,否则很容易会中毒的!冰玉,一会你把这事告诉府中下人,尤其是爷爷和奶奶的贴身侍女,让他们多注意,爷爷和奶奶年纪都大了,可经不起折腾!

    “知道了,毅少!”冰玉答应一声,便走到窗边开始打开窗户。

    等屋中煤烟味淡了之后李毅才开口:“丫头,你去看过我家人了吗?”

    李雪雁骄傲的点了点头!“当然了,谁向你一样!我告诉你,爷爷奶奶,伯伯、伯母都可喜欢还我了!”

    “小丫头,就知道臭美,我那俩弟弟呢?”

    “不知道,听说是和朋友吃饭去了!”

    “朋友?应该是大唐的纨绔集团吧!恩!也应该见见他们了!大唐的纨绔,应该会很有趣吧!”

    “对了,毅哥哥,你刚才说的新式家具是什么?”

    “哦!那是我的新发明,这事等一会再说!”

    “那我父亲问我怎么办!”

    “你就说创意未有,图纸未定,资金暂无,敬请期待!”李毅随口答了一句,然后看向江离尘。“离尘,今天找你来,是想问问你你以后想做什么?”

    江离尘最近也一直在考虑这个问题,毕竟他是一个男人,而且是有家的男人,不能不考虑此事!“大哥,能说的具体点吗?”

    “恩!经过这几天的考虑,我为你和我将来的事都做了一个初步的考虑,我的先不说,你呢?我想出三条路,一.便是经商,不过这经商可不是普通的经商,多的我不能跟你说,我只能告诉你,这里面可是有皇室的参与,要是选这条路,钱什么的你根本不用考虑,保证你花都花不完,而且你做好了,有可能会名传天下,甚至会载入史册!但这条路异常艰难,因为你文化底子差,所有的东西都要从头开始学,而且你付出的不只是辛苦那么简单,总之,这条路要想走好很不容易!”

    江离尘皱了皱眉,名传天下,青史留名,他想都不敢想,要是以前,他会毫不犹豫的答应,尽管他讨厌学习!但现在不一样,他有了一个大哥!

    “大哥,还有别的吗?”

    李毅点了点头。“当然有,文的不行,那当然就是武的,而武的则有两条路,一条轻轻松松,我能保你衣食无忧,但不能保你出人头地,因为这世界说到底还是一个拼爹的年代,你的底蕴太差了!而另一条路则就艰难多了,你会经历地狱般的磨练,地狱般的痛苦,甚至会有生命危险,而且可能很长时间你都会生活在黑暗中,不会有人知道你的名字,但我可以保证,一旦你坚持住了,青史留名,一世富贵,封公封侯,这都不是问题!三条路我给你了!怎么选看你自己!先别急下决定,小两口回去好好商量商量,想好了,在告诉我答案!”

    江离尘和李子萱俩人对视一眼,犹豫不决。最后还是和李毅告了别回家商量去了!

    “毅哥哥,我以后会干什么?”江离尘夫妇走了后,冰玉也去忙了,这屋里就剩下李雪雁和李毅两人了,李雪雁靠在李毅的肩上幽幽地问道。

    “呵呵,怎么?待不住了?恩!也是,你一天天在家里是够无聊的,是该给你找点事做,不过这事还要你父母同意才行,这样,我就给你一个考验,只要你能得到你父母的许可,我就给你找个既能轻松愉快又能名传天下的工作,怎么样?”

    “毅哥哥你说话算数?”

    “呵呵!我在你这什么时候说话不算数了?”

    “啊~!毅哥哥,你真好!”

    “先别高兴太早,你父母那关可不好过啊!”

    李雪雁昂着小脑袋,傲娇的一挺琼鼻。“哼,本女侠自有妙计!”

    “瞅把你能耐的!”

    .......

    李毅和李雪雁腻了一个时辰后,李毅才把李雪雁送回家去,只不过只送到了门口,至于为什么不进去,恩!他还没有准备好,毕竟现在一没财产,二没事业,现在去,李毅傲娇的小心灵有些受不了!

    李毅回到家后,找到冰玉,让冰玉直接带他去了李靖给他新建的工坊,他要先把新式家具先弄出来,因为他的大长腿早就抗拒低矮的胡凳了!

    李毅到了工坊之后,直接找到木匠与铁匠的两个负责人!

    李毅带着二人来到了一处台阶前,李毅没有犹豫坐了下去。二人和冰玉一看赶紧阻拦。

    李毅摆了摆手,呵呵一笑。“呵呵,你们拦着我做什么,坐,坐,这儿比里面舒服多了!”

    二人一见此也不拦了,席地而坐。

    冰玉却站在原地尴尬不已。

    “恩!冰玉,你就不要坐了,这地脏,要不你可以坐我腿上?”

    “呸!少爷又不正经!”

    “想什么呢?你这么小,我能做什么?这丫头!”

    冰玉却又呸了一声,转身进屋,拿了把胡凳坐下,看也不看李毅!

    李毅笑着摇了摇头。“二位大叔怎么称呼!”

    一个稍显瘦一点点的、矮矮的、面相憨厚的先说道:“哎呦,不敢当大少爷如此称呼!小人名叫林江,是铁匠!您叫我小林就可以了!”

    二人中另外一个壮壮的、黑黑的、高高的,面相稍有些凶恶的接着说道:“启禀大少爷,小人名叫铁焱,是木匠!您可以叫我老铁!”

    李逸顿时一愣。“what?你们是不是说反了?”

    林江尴尬的挠了挠头。“额...这个...我们的名字是我们师傅取得,我们师出同门,我师父本来想把我培养成木匠,把铁焱培养成铁匠,没想到事与愿违!”

    “你师父还真是慧眼识珠啊!哈哈哈!你们不用紧张,熟悉我的人都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没那么多讲究,我就叫你林叔吧!至于老铁,恩!这称呼也不错!呵呵!听你说话,貌似你读过书?”

    铁焱看起来是个闷闷的人,所以,李毅的问话他只是认真的听,却从不多话!“是的,我和铁焱师弟跟师傅读过几天书,不过只是会写写字,谈不上有文化!”

    “呵呵,有文化就是有文化,这年头能写字的都是文化人,所以你们就不要谦虚了!恩!这样,你先给我说说,目前工坊的情况!”

    “好的,现如今工房已经建得差不多了,只是需要在等几天才能用。房内现共有铁匠五人,木匠十人,杂工二十人,家眷十五人!”

    “怎么会有这么多人?”

    “是这样的,我们这些人本来都是老爷当年从战乱中救回来的,由于我们都有些手艺,所以就被老爷留了下来,本来我们都没什么事干,所以老爷一听您要铁匠和木匠就把我们都派过来了!”

    李毅想了想后说道:“恩!既然这样,你们就不要走了,正好我这缺人,以后你们就在我这安心住下,暂时先挤一挤,等以后有条件了在给你们建屋盖房!”

    “真的?我们真的可以有自己的家?”

    “当然是真的,你们可是文化人,我理当好好对待!”

    “多谢大少爷大恩!”

    “恩!都说了,不必客气!咱们事业暂时没开张,所以先不给你们开太高的工资,这样,你们二位以后一月一贯钱,其余匠人每月三百到五百文不等,这有你们定,杂工一月一百文,恩!这只是暂时的,以后会长的!”

    林江一听赶紧跪了下来,连一旁的铁焱都跟着跪了下来!“哎呦!大少爷,小的们的命都是老爷救得,这条命就是李府的,怎么还能要大少爷您的钱,这万万不可啊!”

    李毅一见此,就知道,到该用强的时候了,否则就会没完没了的,古人就是犟得很!

    李毅脸一黑,大声一喝:“干什么?都起来!我告诉你们,给你们钱是因为你们有本事,我李毅手下从不养闲人,如果你们没本事,我是不会留你们的,所以,想要这钱,就要好好办事,别说其他有的没的,还什么这条命就是李府的?难道你们师傅将你们培养出来就是让你们给人做家奴的?你们不为自己想想,难道还不为你们的后代想想?行了!就这样,明天来我这拿图纸,先做一些简单的练练手!”

    李毅说完,就起身走了,冰玉赶紧起身,紧随其后!

    林江和铁焱在后面不住地大呼:“小的替工房的匠人们给大公子叩首了,多谢大公子大恩!”二人说完,顿时喜极而泣,连稍显铁骨铮铮的铁焱都不例外!

    李毅快步走出了工房之后,才停下来喘了口粗气。“唉!几天不锻炼了,这身体都松懈了!”

    冰玉却在一旁目光灼灼的看着李毅:“少爷是个好人!”

    李毅一愣,这丫头竟然主动说话了!“何出此言?”

    “少爷骂他们,是为他们好,冰玉能感觉出来!”

    “还有呢?”

    “少爷为人随和,不拘小节,对下人好,是个善人!”

    李毅嘴咧的跟猴嘴是的,高兴啊!“还有呢?”

    冰玉脸一红。“少爷懂得多,是个有本事的人!”

    李毅已经忍不住抖腿嘚瑟了!“还有呢?”

    冰玉噗嗤一乐。“少爷还不正经,脸皮厚,能嘚瑟,自恋,还是个色狼!”并与说完就跑开了。

    李毅在后面脸皮狂抽抽。“臭丫头,竟然说小爷是色狼,小爷我色着你哪了?什么人啊!”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