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一章 独立自主与光杆司令!
    李毅迈着八字步,一步三晃的跟着李业嗣来到了一座独院门口,这独院位于李府的东北角,是以前李靖用来练武的地方,后来李府扩建,这就被搁置了,虽然外表有些旧了点,但是昨天已经被崔氏带着下人里外收拾了一遍,已经可以住人了。

    李毅和李业嗣一进门就进里面迎出来一个侍女,一个壮壮的、憨憨的侍卫和一群下人,一见李毅二人低头便拜。“奴婢(小的)给大少爷、二少爷请安了!”

    李毅被这阵势吓了一跳。“起来起来吧!小二,这什么情况!”

    李业嗣脸色一呆,目光茫然。“小二叫我?”

    “废话,这还有旁人吗?现在你排行老二,不叫你小二叫什么!”

    李业嗣眼角一阵抽搐,看了看在一旁偷笑的下人们,无奈的对李毅挤出一丝笑容。“大哥,我能反对吗?”

    李毅四处看了一下他的小院,大,真大,这也叫小院?这都够建个学校了。咂了咂嘴,又将目光看向这帮下人,最后目光停在了那个小侍女身上。“恩!长得还可以,就是太小了,跟依依似的,都说古代少爷都有侍女,这不会给我准备的吧!那小爷以后岂不就可以...”

    “大哥?大哥?”

    “干嘛?”李毅不爽的从yy中回到了现实,看到李业诩那张挤成个包子似的纠结的脸,李毅一阵好笑。

    “我是说,能给我换个称呼吗?”李业嗣又挤出个微笑。

    李毅脸色一正,又开启了忽悠模式。“小二啊,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知不知道,小二这个称呼有多少人抢着要,我告诉你,你这称呼和业诩的小三那可都是能留传千古的名称,以后将有成千上万的人叫这个称呼的,你们应该感到荣幸!”

    李业嗣茫然的看着李毅,似乎觉得自己的智商又不够了,难道我上次在酒楼见到的那个叫小二的人来头很大?李业嗣挠着头,揪着脸,一阵迷茫。

    李毅一见此,赶紧转移话题。“咳咳,小二啊!先给我说说眼前的事吧,我还要忙呢?”

    李业嗣茫然不知自己又被大哥摆了一道,憨厚的他一听李毅有要事,急忙解释道:“哦!这些是我娘给你准备的丫鬟仆人,以后你有什么事吩咐他们就行!”李业嗣又指了指侍女和壮汉说道:“这是冰玉,是娘给你准备的侍女,这是常东,是当年跟随爷爷征战沙场的老兵,因为是孤儿,退伍后就留在了李家,现在被爷爷派来当你的贴身侍卫!”

    “我能拒绝不?”李毅毕竟是新世纪的人,这些事情想想还行,但真要是被人形影不离的伺候,他还真有些不习惯。

    “为什么要拒绝?大哥你平时不需要人照顾吗?”小二毕竟是土身土长的大唐人,对这些事情已经习以为常。

    “呵呵,要是被人如此伺候,那不是成了四肢不勤,五谷不分的废物了吗?自己的事情自己做,这虽然只是小事,但却能培养一个人的良好习惯,而一个人的习惯将决定这个人的性格甚至是将来的成就!”李毅现在也不知道现在为什么便的如此爱说教,也许是两个时代人的代沟问题吧!李易适应不了现在人的生活和观念,那就试着将其改变吧,谁让我有一个好爷爷呢!恩!我不活也成了一个官三代了吧!

    “呵呵!都说毅儿是个神童,我开始还不信,现在我却觉得说你是神童都有些贬低你了!”正在这时,崔氏端着一些饭菜走了过来。

    李毅一见,赶紧上前接过,却被一旁的冰玉抢先了一步,冰玉接过饭菜,转身冲李毅甜甜一笑,李毅一见这丫头如此有眼力见,还是个不多话的人,李毅顿时就相中了,虽然他来大唐十五年了,但是他以前都在茅山待着,所以有些事情还是需要个人来帮助的。

    李毅收回眼神,看向崔氏。“哈哈,还是伯母贴心,我还真是饿了!”

    “瞧你这嘴甜的,比我这俩小子可强多了,不过这饭可是你祖母吩咐的。”崔氏微笑的看着李毅,越看越是喜欢。

    “呵呵,那也有伯母的功劳,不过以后这种事情让别人来就行了,伯母怎么还亲自来送了!”

    “呵呵,我若不来怎能听见如此好的见解!”

    “伯母过奖了,这都是小侄瞎说的。”

    “你都叫我伯母了,怎么还跟我这么见外,毅儿,伯母跟你说,现在你是老大,所以你这俩弟弟以后你要帮忙多管教一下,我这俩儿子从小都被我惯坏了,你爷爷和你叔叔平时也不怎么管教,所以以后你一定多教教你这两个弟弟,伯母不求他们能有你这样的本事,但是至少也要平安度过一生,你是明事理的人,所以应该知道,像我们这样的豪门虽然看似显贵,但是一步走错就会万劫不复的。”崔氏认真的看着李毅,表情异常认真。

    李毅看着他这个伯母,心里说不出的惊讶,这番见解在古代可不是随便一个女子就能说出来的,而且她说的一点没错,前世李家自从李靖亡故以后就逐渐衰落,甚至变得家破人亡,而他这两个弟弟也是音信全无,生死不知,没在历史上留下任何痕迹。“看来这五姓七望家族里出来的人素质果然不一样啊!不过这些世家可不是什么好玩意,恐怕我将来会和世家走向对立啊!可到时该如何向伯母解释啊?唉!头疼!”

    李毅胡思乱想一番后,才认真地对崔时说道:“伯母放心,他们都是我的亲弟弟,有我在没有任何人能伤害他们,也没有任何人能伤害李家,伯母且放宽心,我既然迈进了李家大的大门,就会将守护李家的使命进行到底。”

    崔氏微微一笑,放下心来!“恩!伯母相信你,你就放心忙你的,家里的事伯母还能忙过来,这些下人就让他们离开吧!你说得对,自己的事自己做,靠他人保护永远成长不了,以后业嗣和业诩的丫鬟我也会撤走,也让他知道什么才叫独立!”

    “娘,不是吧?你不是认真的吧!”小二好似有些转不来弯,怎么几句话的功夫就变成光杆司令了?

    “业嗣,你也这么大了,该独立了,这样,娘也不逼你,就像你大哥说的,娘给你选择,要么你就继续当你的豪门少爷,混吃等死。要么你就摆脱一切,像你大哥一样,学会独立!”崔氏严肃的看着小二,很有严母风范。

    小二一听就知道他又要做选择题了,不过这次他没有任何犹豫。“娘,不用选择了,孩儿虽然有些混,但孩儿还是李家的儿郎!”

    “娘,我也是,我也要独立,我也要做李家的二郎!”小儿刚说完,就见小三不知道从哪冒出来喊了一句,后面还跟着李家的各位大佬。

    “哈哈!毅儿,你还真是处处都能给人惊喜啊!不过你说得对,我李家的儿郎就要如此!”李靖撸着胡须,笑容满面。

    “呵呵,说的不错,你们两个小崽子以后好好听你们大哥的,要是你哥收拾你们,我们可是不会拦着的,到时候你们求谁都没用,也别妄想着逃,你们也知道你们大哥的武艺!”红拂女对着小二和小三沉声一喝,吓得俩小头都不敢抬,看俩小的态度不错才转身看着李毅。“既然事情办完了,咱们就走吧!别打扰毅儿了,他还有的忙,毅儿,这些下人我带走一半,冰玉和常东也给你留下,恩!再给你留个厨娘吧,也能做做饭洗洗衣服,再怎么独立也用不着做这些事情!”

    李毅一听,顿时苦笑,这些事情不做那还叫独立,不过李毅也只能点头同意,这种事不能急,得慢慢来,更何况将冰玉和常东留下正合他意,这可是完美的秘书和保镖啊!瞅着身板,比中南海保镖都不差啊!恩?等等,中南海保镖?

    李毅突然灵光一闪,想到了什么,遂问李靖:“爷爷,你这还有没有年纪不大,身体健康,最好有些文化的士兵?”

    李靖一听,眉头一皱:“你要这些干嘛?”

    “呵呵,爷爷,我突然想起一些练兵之法,或许有用,所以想找人试试!”李毅硬着头皮说道,毕竟他也不知道能不能行。

    “你还懂练兵?你才多大?简直胡闹!不过给你几个也行,毕竟现在是非常时期,你有两个护卫还是好的,待会你让常东来我这挑人吧!”李靖说完,就转身走了,李靖虽然不带兵了,但办像这等小事简直就是杀猪用牛刀。

    李家众人一见李靖走了,也都跟着走了,包括俩小和下人,只剩下李毅、冰玉、常东和一个姓韩的厨娘,李毅吩咐厨娘先下去休息,就带着冰玉和常东四处走走。

    李毅围绕小院看了看,满意的点了点头,虽然从外面看起来有些就,但里面却都是新的,而且非常的大,刚才路上听冰玉介绍,他这个小院前面是会客的正厅,左面是书房,右面是厨房和下人住的地方,而后面则是他的主卧和几间客房,还有一个方圆几百米的练武场,麻雀虽小却五脏俱全,简直就是一个缩小版的府邸啊!

    李毅转了一圈后,带着二人来到了书房,书房也很大,只不过却没有后世的大写字台和扶手椅,只有一个小的书桌和几个胡凳,也就是马扎。

    李毅走到书桌后做在马扎上,还是不舒服,看来有些事情该抓紧了!

    “你们看着我干什么,都坐啊!虽然有些不舒服,但还是能将就的!”

    “奴婢(卑职)不敢!”

    李毅无奈一笑。“看来我有必要做一个自我介绍了,恩,我叫李毅字文庸,你们以后可以叫我毅少或毅哥儿。以前是个假道士,生活在茅山,现在的职业是李家大少爷,我这人呢没那么多规矩,平时你们也不用拘束,该说说,该闹闹,不用管我,只有一点,那就是我吩咐的事,你们必须办好,只要事办好了,其余的都好说,恩,还有,以后不用自称奴婢和卑职,我听不习惯,就说我就行。现在你们可以做了吧!”

    “是!卑职,哦,我听毅少的!”常东看起来凶悍,但人却很老实,也很稳重。

    “我也听毅少的!”冰玉话虽不多,但一看就知道她是一个精明能干的人。

    二人落座后,李毅又开口道:“常东!”

    常东猛然起身,直身而立,一看就是军伍出身。“卑职在!”说完之后才恍然大悟,自己说错了,尴尬的看着李毅,惹得一旁的冰玉呵呵一笑。

    “呵呵,坐,都说了,我没那么多规矩,放松,以后和我说话不必起身,称呼能改就改,改不了也没事,你们习惯就好!”

    常东傻傻一笑,又坐了回去。

    “常东,我这有三件事要你去办,一.就是刚才我跟爷爷说的士兵一事,到时你去选时一定要注意,甭跟我爷爷客气,挑好的要,你是当兵的,你应该知道什么人好兵,我只有三点要求,年轻,有文化,身体好,恩,有特殊技能的可以优先,例如打猎登山等。但前三条标准,一定要三条都满足才要,宁缺毋滥,记住了吗?”

    常东闭目回忆了一遍,确定的点了点头。

    “第二条就是一会你顺便跟我爷爷说,我要打造一些东西,但是需要技术保密,所以最好让他给我几个木匠和铁匠以及相关设备。第三就是你回来时把我的绝尘牵回来,顺便喂喂,都明白了吗?明白就去办吧!”

    常东又点了点头,之后转身离开。

    见常东离开,李毅又把目光转向了冰玉。

    冰玉一看李毅看她,就起身走到李毅身边说道:“毅少有何吩咐!”

    “你说呢?你个笨丫头,本少饿了,你看看,本少的腹肌都饿没了,这饭都凉了,你快去让韩婶给我热热!”

    冰玉脸色一红,端起饭菜,落荒而逃。

    “呵呵,真是个容易害羞的丫头,看来以后生活不寂寞了!”李毅感慨了一句,随即面色沉重,研磨,拿笔,铺纸,他将要写来大唐后的第一本计划书。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