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章 刺刀认主,李二敲诈!
    “那个,说到哪了?哦对了,业诩,业嗣,你们想好了没有,到底要哪样!”李毅走到小哥俩面前似笑非笑的问道,像是一个黄鼠狼在引诱它食物。

    “我们要扇...”李业诩刚才就看上了那把扇子,有了这扇子,以后就可以有的吹嘘了,哼!到时候拿着扇子在长孙冲面前一扇,看他还嚣张不!不过话还没说完就被李业嗣堵住了嘴。

    “那个,大哥给我俩点时间,我们要商量一下!”李业嗣说完就拉着李业诩走向了一边。

    “哥哥,你拽我干嘛!难道你不想要扇子?”李业诩一脸迷茫,耿直的他显然没看出事情关键!

    “你笨啊!我告诉你,咱们这大哥看似一脸忠厚,实则一肚子坏水,你想,他刚才说他一共做了七把扇子,可现在只剩下两把了,显然其他的都送人了,你认为这么好的扇子他会不给自己留一把,他既然把给自己的扇子都拿了出来,就说明他给咱的礼物比扇子更加重要,所以他才会说‘有舍有得’。”李业嗣平时看起来略显稳重,说白了就是个老实人,可是老实人的心眼却不见的就很少,老实人要是玩起心眼来,一般人都不是对手。

    “对啊!大哥,不对,是二哥。二哥说的有道理啊,大哥太奸诈了,险些上了他的当。”李业诩恍然大悟,懊恼的拍了拍头。

    李毅在一旁听得眼白直翻,真想给这俩小弟几个爆栗。“那个,你俩要是没商量好的话,麻烦你们俩在走远点,这有点近,我能听见!”李毅白了俩小一眼,转过身去,来个眼不见为净。

    “哈哈哈!药师啊!你这俩个小孙子可都是人精啊,小小年纪就有如此缜密的分析能力,不简单啊!”李二三分嫉妒,七分羡慕,人家是怎么生的后代,一个变态,一个人精,还有一个也不是好相与的,再瞧瞧我家那几个,唉!不提也罢!

    “陛下谬赞了,他们还太小,还需要多加教育!”李靖谦虚一笑,在李二面前,李靖一向都是以不问不争的处事原则,所以他才能活那么久。

    “大哥,我们想好了!”俩小脸色羞红的走了过来,毕竟刚才被人揭了短,还是太小,脸皮的厚度照李毅还是差了点。

    “说吧!要什么?”李毅转过身,这回他面无表情,省着被人说成是奸诈。

    “大哥既然精心给我们准备了礼物,我们怎么能辜负大哥的心意,我们就要大哥给的礼物!”李业嗣一脸忠厚的说到。

    “想好了?不改了?”

    “想好了!不改了!”

    李毅翻了个白眼,将放在一边的紫盒拿了过来,递给了俩小。“心眼都让你俩长去了,拿去吧!希望你们不要辱没了他们!”

    俩小迫不及待的将盒子打开,只见里面安静地躺着两把怪异的“短剑”,不时散发着乌黑的光芒,像是能噬尽天下万物。俩小一人一把将刺刀拿了出来,展露在众人面前。

    李二和李靖一见这武器就瞬间被迷住,都是杀过人饮过血的人物,一眼就看出此物的不凡。

    “臭小子,这是何物?”李二惊疑不定的问道。

    “哦,这是我三年前发明的武器,我管他叫刺刀。当时只觉得好玩,就让师傅帮我打造了一把,没想到师傅用陨铁一次打造了三把,一开始我还觉得浪费了,没想到后来他救了我一命!”李毅说到这,后背直冒冷汗,当时的情况真是太险了,现在想想还后怕不已。

    “恩?还有这事?说说!”李二饶有兴趣的一笑,李家众人也都集中了注意力,显然不知道李毅还有这经历。

    “其实没什么,事情你们都知道,就是在洛阳破李子豪一案时,李子豪丧心病狂,竟用他的父亲做诱饵,将一把匕首甩向李刺史,我没多想就将手中剑甩了出去救了李刺史一名,没想到李子豪真正的目标是戴春林,他将戴春林瞬间斩杀后就直奔我而来,由于我手中没剑,差点被他得手,幸亏我在关键时刻想起了刺刀,就拔出藏在腿上的刺刀,背着他插进了他的肚子,将其弄死!”

    “畜生,简直就是畜生!恩?不对,你只是插进了他的肚子,怎么就将他那么快就弄死了。”李二不愧是李二,转眼间就发现了问题。

    “这就是刺刀的功劳了,发生这事之后我才重视刺刀,仔细的研究了一下,才发现刺刀的不凡,刺刀刺入人体以后,三棱枪刺扎出的伤口,大体上是方形的窟窿,伤口各侧无法相互挤压达到一定止血和愈合作用。成人的手指长度就可使敌手即刻毙命,而且在消除负压的体腔内将刺拔出,毫不费力。所以,对于单兵作战而言,刺刀绝对是兵中王者,尤其这三把用天外陨铁打造的刺刀,更是绝世强兵。”李毅说完,不着痕迹的擦了擦汗,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难度可不是一般的高。

    俩小一听这次到如此强大,顿时如获至宝,紧紧地抱在怀里。

    李二双眼放光,作为军事家的他太了解这种新型武器的不凡之处了。“贤侄啊!你看?”

    李毅一听就知道要坏!“陛下,你不会是想要我的刺刀吧!”

    “说什么呢?这是你们三兄弟的象征,朕怎会要,而且天外陨铁朕又不是没有,只是朕需要个样本来打造他,所以想借贤侄的刺刀几日,你看如何?”李二搓着手,老脸难得一红,像一个孩子要东西,即使是李二这等脸皮也扛不住,看来为了这刺刀,李二也是拼了。

    “陛下,真不是小侄不给,你又不是不知道那帮人的德行,能将李子豪变得那样丧心病狂,显然他们都是一群疯子,所以臣需要把武器防身啊!”李毅苦笑一声,恨不得给自己一个嘴巴儿,你说你没事瞎出什么风头,现在被人盯上了,没准什么时候就会被人围攻的。

    “恩!你说的有理,哼!这帮畜生,竟然敢如此嚣张,贤侄,你的计划书写得如何了!”李二双眼喷火,显然这帮人渣已经摸到李二的屁股了。

    “陛下,小侄从昨晚到想在一直在忙,哪有时间写啊!”

    “恩!这么短的时间,确实有些难为你了,不过时间不等人,朕明天就要看,你能办到不!”李二端正姿势,一脸严肃,这已经相当于政事奏对了,只是李毅不是官而已。

    李毅咬了咬牙,也知道这事拖不得,就是一晚不睡的事,没什么大不了的。“陛下,明日午时,计划书准时送到!”

    “好!朕就喜欢你这果断的性格,虽然人有些不着四六,但办事还是很靠谱的!”

    “这回是在夸我?”

    “哈哈!你自己想去吧!这是一块令牌,可以自由出入皇宫。”李二高傲的一笑,给了李毅一个背影,总算是在这小子面前扳回一局了。随即走到李业诩面前:“业诩贤侄!”

    “陛下,小侄在!”李业诩显然没想到会被李二问话,小脸激动得通红。

    “咳咳!能否把你的刺刀借朕几日,朕让你大哥给你做把折扇,如何?”李二如同一个老狐狸,狡诈的看着李业诩,李毅刚要说话,被李二一个眼神给堵了回去。

    李业诩显然还在激动之中,再加上听说有折扇,头脑一热,想也没想的就把刺刀给了李二,李二接过刺刀,得意的看了李毅一眼,仰着头,迈着霸王步,大笑着离开了。

    李毅被弄得目瞪口呆,转过身,指着李业诩就破口大骂:“你个败家玩意,被人家就这么给忽悠了?多好的敲诈机会,就这么被你错过了,还没了刺刀,真是气死我了!”

    李业诩满脸委屈的说道:“他是陛下,我能不给吗?”

    “你不会向他要点好处啊,反正你是小孩子,不知道什么叫童言无忌吗?”

    “他不是许诺了我一把折扇吗?”李业诩兀自狡辩。

    李毅一拍脑门,彻底被李业诩打败了。“爷爷,祖母,大伯,婶婶,我先去写计划书了!”

    李靖面色一紧。“快去吧!认真点写,这可不能出差错。”

    “爷爷放心,业嗣,带我去我的小院。”李业嗣答应一声和李毅走开了。

    李毅走后,李德謇终于忍不住了,拽着李业诩就是暴打一顿...屁股。“你怎么就这么笨,那扇子不也是你大哥的吗?啊,这么好的机会就被你错过了!”

    李业诩一听,也意识到自己被骗了,弱弱的一问。“我的刺刀还能要回来吗?”

    “咳咳,业诩,别听你父亲和你大哥的,你大哥能和陛下那样,但你不能,你做得对,放心,陛下不会贪墨你的刺刀的。”李靖在一旁实在看不下去了,这都是什么人,老的没老的样,小的没小的样。

    “那为什么大哥可以我就不行?”

    “呵呵,这就是你大哥的聪明之处啊!这小子和程知节是一个性子,都是属狐狸的。”李靖双眼精光一冒,赞叹了一句,转眼看到李业诩眼中的迷茫,微微一笑“别想了,你以后会明白的。”

    一旁的红拂女自从皇上来了之后就一直闭口不言,因为她毕竟是女眷,所以一直沉默到现在。“水柔,你去给毅儿准备点吃的吧!我看刚才他就饿了!”

    “是!媳妇这就去。”崔氏答应了一声,离去了。

    “爷爷,那我的折扇呢?”李业诩还有些不甘心,见气氛没那么凝重了,又开口问道。

    “小兔崽子,我叫你折扇,你别跑,过来看我不打烂你的屁股,小兔崽子!”

    “我不!哼!你追不上我!”

    李靖和红拂女坐在原地静静品茶,顺便看看这场父子追逐战!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