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八章 李毅归家,长乐赠扇!
    出了任城王府,李毅身着一身白衫,骑着绝尘,直奔李府而去。这次他怕迷路,特意问了好一阵子路才出发的。

    李毅骑着绝尘一路小跑到了李府,李毅刚拐过街角就听到前方传来一个小厮的大喊声:“大少爷归府!”

    李毅向前一看,就见李靖和红拂女带着李德謇一家四口已经迎了出来,李毅连忙下马,小跑到了李靖和红拂女面前见礼。

    “孙儿李毅给祖父祖母请安了!”

    “唉!好!好孩子,快起来!快起来!”红拂女赶紧上前将李毅扶起,仔细观看。

    “像!太像了!简直和奖儿一模一样。”看着面前面容俊朗,精神十足的李毅,红拂女越看越满意。

    “毅儿!来我给你介绍介绍!”李靖将李毅拽了过来,带到李德謇一家人面前。

    “这是你的大伯李德謇和你的伯母崔水柔!”

    “侄儿见过大伯,伯母!”李毅恭敬地叫道。

    “唉!好孩子快起来!”李德謇和崔水柔本来以为李毅会很高傲,毕竟少年得志,而且还说出那等豪气的话,高傲点也正常!所以二人昨天已经做了一揽子的忍让计划,没想到李毅给了他们一个意外,李毅的谦逊和守礼让他们很舒服。

    李靖默不作声的看着李毅的变现,见李毅如此,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

    “毅儿,来!这是你的两个弟弟,李业嗣和李业诩!”

    “小弟见过大哥!”李业嗣兄弟先开口见礼。

    “哈哈!好,都是亲兄弟,不用这么客气,俗话说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以后有什么事尽管跟大哥说,不用客气!”李毅看着面前两个虎头虎脑的弟弟,欣喜非常,他李毅以后也是有亲人的人了。

    三兄弟小聊了一会后,就被李靖叫了过去,然后带着李毅入祠堂,拜祖先,只有这样李毅才算是完全进了李家。

    话分两头,李毅在家里进行祭祖仪式,而长乐这边则在隐藏的侍卫护送下直奔大兴宫而去,长乐到了大兴宫后就直奔立政殿,到了立政殿后等待侍卫通报后才进去,以前都是不用通报的,但现在闯祸了,得有个认错的态度!

    长乐进殿后才发现里面不只有长孙皇后,还有他亲爱的父亲——大唐李二!

    长乐见此只能硬着头皮见了个礼!李二从鼻孔哼了一声,也不说话!

    而一旁的长孙皇后却起身把长乐扶起。“质儿,以后不能在这样了知道吗?你知道母后昨天有多担心你吗?你毕竟是个公主!”

    长乐脸色一红,赶紧低头认错:“母后放心,女儿再也不敢了!”

    长孙皇后答应了一声,随后向长乐使了个眼色,低声说道:“还不向你父皇认个错?”

    长乐了然的点了点头,变莲步轻移,走到李二身后,帮李二捶了捶背:“父皇,女儿错了,你就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女儿吧!”

    李二舒服的哼了一声,本想接着冷脸,但终究是没忍住,噗嗤一笑,无奈的说道:“质儿,你母后说得对,你以后不能这样了,你知不知道,你这次虽然开心了,但是父皇可就惨了,这事要是让魏老匹夫知道了,还不知道如何磨叨朕呢?”

    “恩!父皇放心,质儿以后不会了。对了父皇,女儿还给您带了礼物呢?”

    李二一听,登时开怀大笑。“哦!还有礼物?哈哈,朕可是头一次在平时收到你们的礼物啊!快拿出来给朕看看!”

    长乐甜甜一笑,将扇子拿了出来,递给李二。

    李二接过折扇一看,顿时一头雾水。“这什么东西?”

    “这是折扇!”

    “什么?这是扇子?质儿,父皇没得罪你吧!大冬天的送我扇子?”李二一听说是扇子,又开始吹胡子瞪眼。

    长孙皇后也是一愣,显然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不是的,父皇,这是李毅发明的,李毅说这扇子不是用来扇风的,至于如何用,父皇你打开一看便知!”长乐站起身,一脸焦急地解释。

    李二吹了吹胡子,冷哼一声,将扇子打开,只看了一眼,便再也移不开目光。

    “这是...这是什么字体?好一个“君临天下”。世间竟有如此霸气刚正的字体,长乐,这是何人所书?”李二一见柳体正楷知道这正是他所想要的字体,当下流行的飞白体虽然俊美,但显然不适合他这位马上皇帝,这些年来,天下渐渐安定下来,国泰民安,百姓安居乐业,正所谓饱暖思银**无穷,李二正想好好改造一下书法。所以李毅这楷书出现的正是时候。

    “启禀父皇,这是李毅写的!”长乐一见李二露出震惊之色,就知道李毅的扇子奏效了。

    “李毅?还真是他?今天朕接到消息说李毅曾在洛阳参加了诗会,还做出了足以流传千古的诗词,不过朕听说他是找人代写的,难道他真有这等才能?”

    “父皇,李毅是否有这才能您一看扇子的反面就知道了!”长乐说着竟不觉间流漏出一丝骄傲之色。

    李二没注意长乐的变化,此刻他的注意力全在扇子上,一听长乐说反面还有乾坤,就将扇子翻了过来。“这...这竟又是一种字体,好字好字,飘逸潇洒,流畅自然,看起来舒服至极,不过朕还是喜欢刚才的字。他娘的,这李毅个瓜娃子怎么什么都会,他是什么做的,难道王道长的道法又增进了!?真是不可思议!”李二先是感慨了一番,然后才注意扇上的诗句,看着看着竟不自觉地读了出来。

    “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满城尽带黄金甲!好,好一首霸气无双,杀气凛然的诗,哈哈,朕这长安可不就是皇者威压,杀气四散,金甲满城,震慑天下!哈哈!恩?不对,这他娘的可是一首帝王诗,这臭小子怎么敢写这种诗?”李二嘚瑟了一会,突然想起了不对,嘀咕了一句。

    长乐一听此言,心当时咯噔一下,他当时只顾震惊了,没有多想,没想到竟出了这等事情,顿时心急不已。

    而一旁的长孙后则是一直没有说话,她和李世民的感情虽然好,但她却知道分寸,不能过多的议论政事,昨天说那么多还是因为担心长乐的原因才没有注意,说了那么多。长孙皇后刚才也一直看着那把扇子,从她看见上面的字第一眼就被惊到了。他也是豪门出身,自然之道能写出如此字需要付出多大的努力,更知道能创出一种写的字体意味着什么,不由得,他对李毅的好奇心越来越强了!

    李二皱眉思考了一阵,突然开怀一笑。“哈哈!观音婢,昨天还真让你说着了,这小子一切都是故意的,他就是想试探朕的心胸,今天这首帝王诗恐怕就是他最后的试探了吧,毕竟以前他是孤身一人,现在可不是了,再试探朕万一出事了,就会牵连无辜了!这小子还真是步步为营啊!”

    长孙皇后看了看一旁由自紧张的长乐,露出无奈一笑。“那陛下是不怪罪他了?”

    “哼!朕倒是想,可是能吗?朕今天下一道怪罪的圣旨,估计他明天就敢归隐山林,这小子可没他不敢干的事!哼!不过也不能就这么放了他,估计李府那边也差不多了吧?”李二阴阴一笑,似乎在谋划着什么。

    长孙看着都三十多岁的李二竟还和一个孩子斗气,微微摇了摇头,又看了看长乐,顿时被气笑了,小声说道:“行了,你父皇又没怪罪他的意思,瞧你紧张的,你不会光给你父皇准备礼物了吧?我的呢?”

    长乐一听李毅没事了,才松了一口气,随后便是脸色一红,羞答答的从怀中掏出香水递给长孙皇后。

    长孙皇后接过香水,将其打开。

    “恩?什么味道?好香啊!”李二一直在看扇子,他可是一位书法迷,据说兰亭集序真迹就在他那。正看得认真,却被下过水的味道弄醒。

    “这叫香水,也是李毅发明的,据说还有提神醒脑的功效!”

    长孙皇后欢喜的在身上撒了一些,随后宝贝似的藏了起来。“咳咳,这李毅有心了,下次再见到他替哀家谢谢他!”

    “对了,李毅一共做了几把扇子?”李二对香水没兴趣,刚才只是有些惊奇刚才的香味,恩还有一些荷尔蒙轻微涌动,才撇了一眼。他更在意的,是扇子。

    “启禀父皇,他昨晚一共做了七把扇子!”

    “七把?每一把都题了诗?”

    “李毅道确实是这样说的!”

    “这七把扇子一出恐怕京城又要不安宁了!”李二又是坏坏的一笑。“来,长乐,给我说说昨晚的事情!”

    长乐答应一声,便将昨天只是原原本本告诉了李二。

    李二听完,顿觉有趣,就连长孙皇后都忍不住一乐。

    “这臭小子,还真是到什么时候都不正经,药师这么一个正直的人,怎么会有这么跳脱的孙子,不过他小小年纪能说出这多的大道理,看来他还真是个不简单的人啊!”

    “是啊!陛下,现在连臣妾都想见见他了呢!”

    “对了,质儿,刚才你不是说那臭小子给你讲故事唱歌了吗?你给父皇学一遍!”

    长乐答应一声,先是给二人讲了一遍故事。李二和长孙皇后也是听得如痴如醉,在这娱乐贫乏的大唐,能听到这等故事可不容易。

    长乐故事讲完后又接着唱了一遍烟花易冷。把李二和长孙皇后的心弄得一抽一抽的。

    “好吧!朕承认,这臭小子确实厉害!”

    “陛下,臣妾的心好疼!”

    “哼!这臭小子好好地讲什么悲情故事,准是没安好心,看朕下次不抽他屁股!恩!现在就去!”

    “.......”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