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七章 待到秋来九月八!
    翌日清晨,李毅被刺眼的阳光弄醒。

    “哈~~!睡觉睡到自然醒,数钱数到手抽筋。这小日子,美滴很,美滴很!”李毅发了一声感慨,抻了个懒腰,下床准备洗漱。

    “毅哥哥,你醒了吗?”李毅刚穿好衣服就听见外面传来了李雪雁的声音。

    李毅的脸一阵抽搐,就这声音,没醒也被吵醒了。李毅摸了摸鼻子,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走到门口,将门打开,看见李雪雁脸冻得通红,端着盆水站在外面。

    “你这丫头,怎么冻成这样?快进屋!”李毅接过水盆放在桌上,捧过李雪雁的手哈着气,希望能帮她取暖。

    “哦!我本来想给你烧盆洗脸水,但端过来时见你没醒,所以进没敢吵醒你,我又怕你醒来后,没有水洗脸,所以就...”李雪雁脸通红的说道,也不知道是害羞还是冻的。

    “所以你就在外面挨冻,你真是要心疼死我。”李毅被气笑了,这笨女人,唉!不过有人疼的感觉还真不错。

    “毅哥哥!我没事的,只是昨天晚上长乐姐姐说让我要学会照顾你,因为你现在也是豪门中人了,我若不贤惠点会被人笑话的,所以我就...”

    “所以你就大清早起来站在外面挨冻?啊?这是哪门子道理?什么豪门贵族的,小爷我就是个混不吝的德行,凭什么让你学做这些,什么被人笑话,小爷我会怕几张臭嘴?我喜欢的是你的人,你要是为了我而改变,那说明我不是真的爱你,懂吗?别听那谁瞎说,她连自己都没搞明白呢?还学会教人了,她会吗?”李毅气愤异常,麻蛋,李毅来古代最受不了的就是所谓的三从四德,这样的女人和行尸走肉有什么两样,李毅觉得能遇到像李雪雁这种有些小野蛮的女人在古代简直就是凤毛麟角,要是将雪雁改变了,那李毅就要打光棍了。

    “毅哥哥,你真的不在乎这些?”李雪雁眼中带着惊喜,她觉得这一次似乎真的选对了,这辈子就对了这么一次,不过一次就够了。

    李毅郑重的看着李雪雁,今天必须把话说明白了,省着这丫头以后胡思乱想。“首先,我喜欢你,就是喜欢你的一切,喜欢你的美丽,也喜欢你的任性,喜欢你开朗的笑声,喜欢你豪迈的哭闹,喜欢你的天真洒脱,不拘小节。喜欢你的胡搅蛮缠,笨手笨脚。所以,无论怎样的你都是我所喜欢的。其次,你将是我的妻子,你将来的任务就是在家貌美如花,出外使劲败家,人前不必拘礼,人后不必惆怅。至于其他人怎么看,怎么说,那是我的事。你呢,只需要做好李雪雁就够了,其他的不需要考虑任何事情!”

    “恩!毅哥哥你真好。”李雪雁说着直接扑到了李毅身上。

    “哎呦喂,我的小姑奶奶,你倒是轻点啊!我的老腰啊!”

    “哼!我才不呢!我要是慢点就被你跑了!”

    “你这丫头,我能往哪跑!行了,可以了,快下来吧!我还要回家呢!”

    李雪雁一听如此,瞬间醒悟了!“哎呀!我给忘了,毅哥哥,你快洗脸吧!趁热!”

    “趁热?”李毅嘴又是一抽搐。“我现在知道为什么依依为什么呆萌了!”李毅看着眼前的“热水”,闭着眼睛,把手伸了进去。

    “嘶!”真他娘的凉,这是李毅唯一的想法。

    “咦!毅哥哥,怎么了?很热吗?不会啊!这事我调好了的。”李雪雁说着把手伸了进去。“呀!怎么会这么凉,毅哥哥你先别洗了!”

    李毅快速的洗了两把脸,用毛巾擦了擦,才对李雪雁说道:“呵呵,这是你第一次为我端洗脸水,我怎么会不洗,凉点不算什么。”

    “我说你们还有完没完了,再说一会天都黑了!”正在这时,外面传来了长乐的声音。

    “呦!这不是公主殿下吗?您来的真不是时候!”李毅一见是长乐,就气不打一处来。

    “李大哥,你就别说我了,我知错了还不行吗!”长乐刚才来的时候,恰巧听了个大概,所以也知道事情的缘由。

    “哼!我还真懒得说你,你们女人啊,我要是小心眼点,都能被你们气死了。对了,雪雁,我的包袱呢?”

    “哦!在我房里呢!”

    “行!那咱们去你房里再说!”

    不多时,李毅和二女来到了李雪雁的房间,见到江离尘和李子萱早已经到了,众人一起进了屋,李毅拿回了包袱,取出了里面的香水。

    “长乐,宫门已经开了,你就赶紧回去吧!我这呢,还多四瓶香水,给你两瓶,一瓶你自己留着,一瓶给你母后,估计这足以熄了她的怒火,剩下两瓶,雪雁和子萱一人一瓶,放心,这种东西以后还很多,别舍不得用。”

    李毅一共做了六种味道的香水,每样两瓶,这次他要每样带走一瓶,上次在宜宾楼已经给了李子萱和李雪雁每人一瓶,所以还剩四瓶了。

    三女如同而虎扑食一般,眨眼间,四瓶香水就不见了。

    “这就是你们说的香水?果然好香啊!太好了!”长乐闻着香水的味道,彻底陶醉在其中。

    “恩!上次的那瓶我都没舍得用,李大哥,这香水以后真的还有吗?”李子萱很是矛盾,既想用,又舍不得。

    “你们啊!这就是我做的,你说以后有没有。先不说这个了。”李毅拿出昨天做的七把扇子。拿出其中的龙鳞纹木的扇子,递给长乐。

    “这是给你父皇的,上面我已经题好诗了,你只要写个落款就好了!”

    长乐接过扇子,将其打开,一看,顿时目瞪口呆。

    “李大哥。这是你写的字?太漂亮了吧!”只见扇面的正面有三个大字——君临天下,是李毅用柳体楷书写的,正气浩瀚。反面写着——“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是李毅用行楷写的,杀气凛然。

    “李大哥,你真不是人!”众人震惊的盯着那把帝王扇,无论是题扇诗还是字体都令他们震撼,一种无以形容的震撼。

    “咳咳!你要不要,不要我可就把它毁了!”说实话,李毅本不想这样写,毕竟这可是帝王诗,容易引起误会,但李毅还是想试试李二的胸襟你,如果他能容得下这首诗,那他以后就可以放手施为了,如果容不下,也没关系,总不至于要掉脑袋吧!

    “要!为什么不要!”长乐赶紧将扇子收起来,速度快的令人咂舌。

    “咳咳!那个,大哥,我的呢!”江离尘伸长着脖子看着李毅,如同一匹贪婪的恶狼。

    “你的啊!等着!”李毅分辨了一会才找出江离尘的扇子,是一把金星纹的。

    江离尘一把抢过扇子,先是认真抚摸了一会,才在众人的催促下缓缓打开。

    江离尘先看的是正面,只见上面用正楷写着三个大字——侠客行,飘逸潇洒,如梦似幻。接着又看了看反面,只见上面用行楷书写着“赵客缦胡缨,吴钩霜雪明。

    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闲过信陵饮,脱剑膝前横。

    将炙啖朱亥,持觞劝侯嬴。

    三杯吐然诺,五岳倒为轻。

    眼花耳热后,意气素霓生。

    救赵挥金锤,邯郸先震惊。

    千秋二壮士,烜赫大梁城。

    纵死侠骨香,不惭世上英。

    谁能书阁下,白首太玄经。”

    “侠骨柔情,轻生守义,替天行道,为国为民。好一个侠客行,这真是我们游侠的宗旨,也是我们游侠存在的意义!大哥!谢谢!你给了我们新的生命!”江离尘自幼随师父行走江湖,可以说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江湖人,所以看到这首诗的反应才会这么大,正如他所说的,他找到了“侠”的意义。

    “花擦!这是你说出的话,你不是没念过书吗?难道你刚才打通了任督二脉,太不可思议了吧!”李毅被江离尘惊得目瞪口呆,侠之大者,为国为民。这可是千年后才有的至理名言,竟然被他说出来了,哦米豆腐!这一定是个意外!

    “李大哥,你不会把每一把扇子都题了一首诗吧!”长乐感觉自己也快要对李毅的神奇麻木了。

    “额!差不多!所以我才说这七把扇子意义重大,因为从今以后除了必要的情况,我不会再些题扇诗了!”

    “为什么!”这是众人异口同声说的,声音齐的如同一个人。

    “笨!难道你们不知道什么叫物以稀为贵!”

    众人一听,顿时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剩余的五把扇子,他们都意识到了,剩余的五把扇子绝对是价值连城的,不说扇子的材料,就说上面的字和诗,就会让人争得头破血流。

    李毅一见此赶紧将扇子藏了起来。“别闹啊!剩下的扇子可是都有归属了!干嘛!光天化日,朗朗乾坤的,难道你们还要对我用强?”李毅拿起双手抱胸,躲在墙角,生怕别人强抢。

    “毅哥哥,我的呢!”李雪雁见每人都有,就她没有,小脸鼓的跟个包子似的。

    “别急!我能忘了你的吗?一会会给你的!”

    李雪雁一听有她的,顿时又开心了起来!

    “好了!时间不早了,听我吩咐!长乐,你在扇子上题个名,就写‘女儿长乐赠与父亲’八个字。相信有了这两样东西你就可以平安了。离尘,你和子萱待会去李府附近买一座府邸吧!以后你就和子萱住在那里吧!要买就买大点的,别怕花钱,挣钱的日子在后头呢!”

    长乐、李子萱和江离尘点了点头你同意!

    “最后,雪雁,这把扇子是给你父亲的,你父亲估计也快回来了!我会找机会来看你的!”

    “什么?毅哥哥,你骗我,这扇子居然是给我父亲的,那我的呢?”李雪雁的小包子脸有鼓了出来。

    “呵呵,什么你的我的,我的不就是你的吗?而且这几把扇子都是男士式的,以后我会给你做一把女式的。”

    “啊?你不是说以后如果没必要的话就不些题扇诗了吗?”

    “我是说过,但你的事在我这里都是必要的事!”李毅深情,李雪雁感动,江离尘和李子萱一身鸡皮旮瘩,至于长乐,那表情就相当复杂了。

    “好了,各位,各回各家,各找各妈!祝我们今天一切顺利,出发!”李毅大喊了一句,随后背起包袱和紫盒,拿着古墨剑,率先走了出去。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