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六章 君终究是君,臣终究是臣!
    下人们刚喊完,就见李靖步伐轻快地走了进来,脸上有抑制不住的喜悦之情。

    “哈哈!夫人!大喜啊!”李靖一改往常的沉着,还没进屋就喊了起来!

    “这老家伙,今个怎么这么反常!”红拂女见李靖平安归来,松了口气,虽然她本就知道出不了事!

    李靖笑容满面的进了屋,脱了外衣,

    坐于主位上,众人也跟着坐下!

    “夫人!大喜啊!你猜我今天遇见谁了!”

    “老东西,有话就说,还拐弯抹角的!”红拂女给李靖到了杯茶,听到李靖所言,白了他一眼。

    “咳咳!夫人先不急!我先给你们说个人,四日前,洛阳城突然出现了一个名叫李毅年轻人,这年轻人才到洛阳三天就做出了惊天之事,那是正月十五夜......”李靖自豪的一口气讲出了除了神秘势力的李毅的所有的事,喝了口茶,等待众人的反应。

    “父亲,世上竟有此等神童,看来国家又添一人才啊!”李德謇目光微变,看出此时貌似不是那么简单。这李德謇也算是一位君子,和洛阳的李子涵有的一比,从这也看出了李家的家教,可惜后来因李建成造反一事受到牵连而被流放了。

    “哇!十五岁就如此厉害,祖父他在那里,孙儿要去拜访他,问问他是如何做到的,太厉害了!”李业嗣和李业诩正是幻想当英雄的年纪,也是最崇拜英雄的年纪,所以一听李毅的光辉事迹,就心生向往。

    “呵呵!不用你们去,他明日自己回来,而且来了就不会走了!”李靖摸着胡须,眯着眼睛,嘴角含笑,目光深邃,好一派老学究的风范,一点都不像一个将军。

    红拂女见李靖还拿捏起来了,顿时不乐意了!沉着脸,盘腿而坐,拿起茶杯,轻咳一声,开始品茶。

    李靖用旁光一看就知自己玩大了,事情要糟。马上交代。“唉!夫人有所不知,今天我见到李毅这孩子的一瞬间就觉得面熟,仔细一问,果然,他就是得奖的儿子,我们的孙儿啊!”

    “什么?”在座之人立刻惊叫而起,李业嗣和李业诩两小目光茫然,显然他们还不知道自己竟还有个叔叔,李德謇则是激动的站起,看来他对他这个弟弟的感情还是很深的。而崔氏的目光则是有些意味深长,要说这崔氏也算上是一个贤妻良母。但毕竟李家突然来了一个长孙,还是这么优秀的长孙,他不能不为自己的儿子担心,这是一个母亲的本性。

    而反应最大的要属红拂女了。她当年因为李德奖的死可是大病了一场,到现在还有病根,现在突然听说自己的二儿子有后了,激动之心可想而知,茶杯一扔,噌的一下站了起来,一点都不像是将近六十岁的人,当年的病根似乎都好了很多。

    “老家伙,你说的是真的,你可别骗我!”红拂女抓着李靖的手臂紧声问道。

    “夫人!莫心急,我怎会拿这种事情骗你,你那孙儿明天就来了,到时候你不就知道了吗!”李靖将红拂女扶回座位上,慢声解释。

    “那你为什么不将他带回来,还让他去别人府上住,难道他不愿意回来?”

    “哪有的事!你的这位孙子主意可是很多的,也是很犟的,估计将来也就你能管住他了!”

    “哦?这话怎么说,刚才听你所言,我这孙儿可是一个人杰,不像是无理取闹之人。”

    “为夫不是这个意思,夫人你不知道,方才在宫里,我和他相认时,他还向我提了三个条件呢!这第一.由于他是从小被茅山的王远知道长养大,所以他对他师父的感情非常深,所以不想改名和字,第二.由于他现在是长孙,也是有继承我这爵位的资格的,所以他为了不让兄弟相争,所以主动放弃了李家爵位和财产的继承权。说什么。好男儿当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大丈夫当志在四方!取富贵、夺功名,凭他李文庸之能足矣!唉!总之,犟得很。”

    “管?为什么管?这才是我的孙儿,有勇有谋,重情重义,功名但在马上取,富贵何须曲中求。这话说得多好,这才是我的孙儿说出的话,这样的孙儿起用我们管?好好!”红拂女一听李毅之言,更是激动,满脸自豪。“恩?不对!你这老东西不会没同意吧!”

    “夫人说的哪里话,我怎能不同意!回来的时候我问他去哪,他由于赶了一天的路,略显狼狈,所以他说先回任城王府了,他的朋友在那,他想明天以最好的状态回归李府。”

    “这孩子,我还能嫌弃他,不过这也算是他有心了,你没拦他是对的,可我这一晚上可怎么过啊!”

    “大哥生了个好儿子啊!”李德謇真心羡慕他的弟弟了,能有这么一个后代,就算是死也能瞑目了,可我这两个活宝儿子,哎不提也罢!

    “对了,毅儿,不对是文庸的第三个条件是什么?”

    “哦,他说着第三个算是请求,因为他自小一个人惯了,怕不习惯突然和这么多人一起生活,所以想搬出去住,我让他征求你的意见!”

    “唉!我那孙儿受苦了,居然在那深山里憋了十四年,也不知道这十四年他是怎么过的,不过搬出去住不行,好不容易回来了,我怎能让他再走,可以给他单独造个小院,反正李府这么大!”红拂女霸气一挥手,事情就这么定了,随后想了想又继续说:“水柔,待会你去安排这件事,一定要将我孙儿的生活安排好,还有刚才你们也听到了,他可是放弃了一切,就是为了得到一份真正的亲情,所以你们一定要好好跟他相处,他从小在山里长大,或许不懂礼数,你们也不用管他,他若愿学你们就教他,不愿学你们也不可逼他,迁就他一些,我相信能做出这等决定的人不会太难相处,总之不可和他闹矛盾,否则,我会不高兴的!”

    水柔就是崔氏的名字,她本来还以为家里要不安静了,甚至会闹些矛盾,没想到他这侄儿如此明事理,而且还如此出色,所以他对李毅的到来可是非常欢迎的。“请娘放心,媳妇一定会处理好的!”

    红拂女对他这儿媳还是很放心的,所以大手再一挥,众人开始抓紧吃饭,然后好为明天的事情做准备。

    大兴宫,刚刚入夜,李二处理完白天积压的政事,草草吃了个饭,变向皇后宫中走去,一路上他都在想白天的事,想那个神秘的势力和李毅的问题。

    不知不觉间已经走到了立政殿,也就是长孙皇后居住的地方。李二刚到门口就见一宫装妇人迎了出来,只见此妇人雍容华贵,举止大度、温文尔雅、母仪天下,长得也是国色天香之姿。长孙皇后见李世民走来,急忙见礼,只是此时的长孙皇后脸上有焦急之色。

    李二一听就知事有不对,急忙搀起长孙皇后。“观音婢,可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陛下,都怪臣妾,今天长乐说想去看看道宗之女李雪雁,臣妾就准了,没想到他到现在还没回来!”

    “恩?去了道宗府上!”李二眉头紧皱,堂堂一个公主夜不归宿,传出去成何体统。转念又一想:“李雪雁?她不是和李毅一起回来的吗?难道?”

    李二想了想对长孙皇后说道:“观音婢,先不急,咱们先进屋吧!”

    说完便和长孙皇后一起进了屋。“没派侍卫通传吗?”

    “唉!长乐说她想一个人出宫走走,臣妾以为她在宫里呆得闷了,就同意了,只是派人在暗中保护着,可是方才长乐宫中的侍女柳诗来告诉臣妾,说长乐还没回来,臣妾正想派人去找,您便来了!”

    “恩!先不急!朕跟你说......”李二想了想便把下午的事情告诉了长孙皇后。

    “陛下,这李毅看来是个人才啊!”

    “唉!可不是嘛!可是朕担心...李家的功劳太大了!”

    “陛下是担心控制不了李毅?”

    “是啊!朕活着的时候到不担心,可一旦朕故去之后,朕怕承乾压不住他啊!你不知道,李毅此子太聪明了,最关键的是他的思维太奇怪了,不是常人能想象的。”

    长孙皇后目光微动,想了想,随后说道:“陛下,您多虑了,一.您都说了,李毅是个聪明人,既然他是聪明人,怎会不懂藏锋的道理,臣妾想他之所以锋芒毕露,就是想让您了解他。”

    李二想了想今天李毅的表现,好像还真是率性而为。“恩!观音婢,你接着说!”

    “这第二,刚才听您说他放弃了李家的爵位和钱财,臣妾想他或有想获得一份真情的意思,但他若真有你说的那么出色,未尝没有故意如此意思,他不想继承国公之位,恐怕还有不想让您将来对他赏无可赏,封无可封吧!”

    李二一听猛然惊醒。“没错,如果他这次能解决这隐秘势力之事,那朕必然要封赏与他,而且他才十五岁,只要给他机会,他以后立大功的机会有的事,到时候如果他继承国公之位,那朕还如何如何赏他,到时候说不定就会...唉!他真的只有十五岁吗?”

    “呵呵!陛下,再退一步,就算他真的有野心,那难道在你执政期间的这些年里难道还看不透他,他要真有二心,到时再收拾他不迟。君终究是君,臣终究是臣!”长孙皇后说到这里尽显皇后之风范。

    “哈哈!好!没错,君终究是君,臣终究是臣!观音婢,你真是真的贤内助,朕还真不能没有你,长乐那里你也不必担心,以我对李毅那小子的理解,他绝对不会就这么回去的,所以他今晚定会去道宗府上,所以有他在道宗府上出不了事,正好明天问问长乐对他的印象如何!”

    “恩!臣妾听陛下的!”

    “哈哈!观音婢,朕!今夜不走了!”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