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五章 烟花易冷,人事易分!
    “话说南北朝宋文帝时期,一守城将军奉命驻守洛阳城,其间邂逅当地一名女子,一见如故,很快便私订终身。此时北魏来犯,将军奉命出征,临别时拉住女子的手:‘等我打胜了后,一定回来迎娶你’

    俩人依依昔别,女子守在城门口,看着将军坐在马鞍之上,头也不回地离去

    将军此征一去便是数月,其间刘宋节节败退,宋文帝一气之下连斩二将,北魏全线出击,强渡黄河,宋文帝不听朝臣进言,发动强攻,不敌之下,洛阳失守。宋文帝只得撤兵,而重伤的将军则流落于他乡。

    待将军伤复之后,本想回朝,无奈此时刘宋大势已去,回去只有死路一条。死,将军从未怕过,但想着曾经的誓言,加上对宋文帝乱杀良将之举已至心寒,无奈之下,委身于他乡,希望有朝一日平昔战火,再回到她的身旁。

    他们惜别的城门,有一位女子经常坐在一块石板上等着心爱的人回来。每每遇到前方归来的人,女子便问有没有见过将军,但始终没有将军得胜归来的消息。

    女子从未放弃过,仍然日复一日地等着。又过数十年,最后女子苦守将领不遇后,落发为尼。这个故事,一传十,十传百,终于传到了在将军耳里。

    但将军不能回去,此时北魏已迁都洛阳,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南北朝战争还在继续,他必须活下去,等到战争结束那一天”

    李毅讲到这里,看了看四女,确见四女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他,生怕错过一个细小的情节。

    “不知道多少年,战争终于结束了。将军第一次回到了那个日思夜想的地方,一身平民打扮的他,来到残破的早已斑驳不堪的城门前,他走到他们分别的地方,在那棵早已枯掉的大树旁边,摸着那块她天天等待他归来时坐的石板

    城郊传来优雅的牧笛声,路过的人告诉将军,这里曾有一个女人一直等着她心爱的人归来

    重新踏足熟悉的土地,他心里的感受,却是那么复杂,仿佛一切又回到了羡煞旁人的当年

    他在这座残破的孤城里寻着她的踪影,但始终找不到,天上的雨纷纷落下

    他相信她一直在等他

    孤城的老者告诉他,她一直是一个人到死那天都是”

    李毅讲完后,心生无限感慨,他前世因为周董的《烟花易冷》才知道这个故事,而当时的他就被这个故事给感动了,自那以后他就时不时地读一遍,每一次都有一种新的感受。李毅叹了口气,看了看四女,确见四人早已泣不成声。

    “呜呜~!毅哥哥!你真是太坏了,为什么不让他们重逢,我恨死你了!”李雪雁虽然是最活泼的,但他也是最感性的。这里就她哭得最伤心。

    “这只是个故事!我...”李毅话还没说完,就被依依打断!

    “呜呜~~!姑爷是大坏蛋!呜呜~!”真是什么样的主人有什么样的侍女,这依依看着呆萌,但哭起来的豪放劲可不比李雪雁差啊!

    “依依,别瞎叫!这故事又不是我写的,与我无关啊!”李毅继续耐心的解释。

    “李大哥!我发现你就是个恶魔!”李子萱不愧是个沉默的人,连哭都没有声音。

    “你们要相信我,这是史实,不是凭空编的。所以与我无关啊!”李毅再一次解释。

    “你不要狡辩了!坏人!我也恨你!”长乐虽然也哭了,但不想李雪雁哭的那么豪放。

    “好吧!这是你们逼我的,那就不要怪我了!我就再加把火,感动的泪水掉点无妨,还有益身心健康呢?”李毅已经懒得解释了,他决定放个大招,李毅站起身,走到窗边,忧伤的歌声缓缓从李毅口中传出:“

    繁华声遁入空门折煞了世人,

    梦偏冷辗转一生情债又几本,

    如你默认生死枯等,

    枯等一圈又一圈的年轮。

    浮图塔断了几层断了谁的魂,

    痛直奔一盏残灯倾塌的山门,

    容我再等历史转身,

    等酒香醇等你弹一曲古筝,

    雨纷纷旧故里草木深,

    我听闻你始终一个人,

    斑驳的城门盘踞着老树根,

    石板上回荡的是再等,

    我听闻你仍守着孤城,

    城郊牧笛声,

    落在那座野村,

    缘份落地生根。

    是我们听青春迎来笑声羡煞许多人,

    那史册温柔不肯下笔都太狠,

    烟花易冷,人事易分。

    而你在问我是否还认真,

    千年后累世情深还有谁在等,

    而青史岂能不真魏书洛阳城,

    如你在跟,前世过门。

    跟着红尘跟随我浪迹一生,

    雨纷纷雨纷纷旧故里草木深,

    我听闻我听闻你仍守着孤城,

    伽蓝寺听雨声盼永恒。”

    李毅一首歌唱完,长舒了一口气,感觉轻松不少,这两天所有的事情都堆在了一起,他确实有些疲惫了。看了一下三女,发现它们已经不哭了,已经沉浸在烟花易冷的歌声中无法自拔!

    “好好听的歌,好特别的歌,好忧伤的歌,毅哥哥,为什么我的心会这么痛!”李雪雁笑脸哭成个泪人似的,眼神凄苦,目光忧伤。

    “恩!我也是,姑爷你好厉害!”依依呆萌的看着李毅。

    “烟花易冷,人事易分。世间凄苦莫不过如此吧!不过,烟花是什么?”长乐看着李毅,觉得李毅好神秘、好陌生,开始时觉得他油嘴滑舌,不知礼数。慢慢的又觉得他是那么与众不同,虽然看起来不靠谱,但却能给人安全感,接着又感受到了他的幽默,他的睿智,他的洒脱,就当你以为你真的了解他时,他就又展露出如此感性与忧伤,难以想象,能写出这种悲伤的人,到底会有怎样不为人知的凄苦,或许就连雪雁都不了解他吧!

    “李大哥,我本来以为你能做诗词就已经极为了得了,没想到你还是给了我意外,这首完全与现在曲风不一样的新歌,就像是上天赐予的一般,绝对会影响深广的,李大哥你能教我吗?”李毅还是第一次见李子萱流露出如此目光,似乎她有了人生目标。

    “我也要学!”李雪雁和长乐同时说道,声音坚定无比。

    “呵呵!故事终将是故事,不管他们是烟花易冷还是人事易分,这终究是个故事。生活还要继续,他们有他们的传奇,我们有我们的精彩,所以不要让他们影响到我们,擦擦你们的脸,收拾收拾心情,现在开始学歌,都集中注意力啊!”

    随后李毅就看是让他们背歌词,四女中除了依依,其他三人都是蕙质兰心的人物,所以背起来很快,而依依则是因为基础差,毕竟他只是一个丫鬟,但李毅也一视同仁,五人就这样,一边教,一边唱,半个时辰后,几人才学会,李毅从新听他们唱,顿时被惊艳了,有一种原汁原味的感觉,太迷人了,也因此,一个想法在李毅心中生根发芽!

    又一刻钟后,李毅抬头看了看天,对四女说道:“好了,今天就到这里吧!女人熬夜对皮肤不好,所以你们赶紧回去睡觉吧,这里有我呢?什么也不用担心,安心睡觉,相信我,明天又会是一个好天气!”

    三女抬眼一看,原来不知不觉中已经二更天了!所以点了点头,相伴回到闺房睡觉了。

    “咦!不对!她们走了谁给我安排房间啊!我不会是要和离尘住一屋吧!no!我是不会让他玷污我的纯洁的!”李毅胡思乱想一番,开始闭目休息起来。

    一个时辰后,江离尘带着七把扇子进了屋中。

    李毅被推门声惊醒,抬眼一看是江离尘,顿时精神了。

    “做好了?”

    “恩!”江离尘把七把扇子递给李毅,不过眼中却漏出一丝不舍,看来这扇子对男人,尤其是古代的男人吸引力还是很大的!

    李毅接过扇子仔细观察,扇子的扇面用的是上好的宣纸,略微泛黄,更添古典美,扇骨为小叶紫檀木做的,而且全是特殊紫檀木,一把龙鳞纹的,一把鱼鳞纹的,两把鸡血红的,三把金星纹的。紫金色的扇骨看起来高贵大气又不失风度。

    “匠人和侍女的钱都给了吗?”

    “给了!”

    “恩!”李毅答应一声,便和江离尘向客房走去,路上李毅向江离尘交代了一下他找到家人的事。走到地方后,李毅看江离尘的房间旁边还有空房,顿时松了口气,直接走进了房间,进入房间后,李毅才开始进行做折扇的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步——题诗!没有这步折扇也只是寻常之物,而且折扇已经做好,所以李毅写的时候不能出一点差错,至此他才发现自己犯了个大错,这题诗应该在做折扇之前就写在扇面上的,这样也就不怕写废了!不过事已至此,已经没退路了,李毅只能硬起头皮,全神贯注的书写。还好有如来佛祖保佑,李毅顺利的题完所有诗,写完后李毅满头汗水,虚脱的摊在了床上,胡乱的收拾了一下,李毅便进入了梦乡!

    时间回到刚入夜时分,长安平康坊,这平康坊与东市相邻,离皇宫也不远,所以这里住的全是贵族,尤其是其中的卫国公李府和卢国公程府。此刻李府正厅内正做着一位气质和蔼却又有一丝彪悍气息的老妇人坐于正首,下面还整齐地坐着一对中年夫妇,和两个十几岁的少年。

    “业嗣,你出去看看你爷爷回来没有,这老家伙,也不知道自己多大岁数了,还这么拼命,也不知道请个假早点回来,死心眼!”这几人正是李家众人,上首的妇人正是李毅的祖母红拂女,当年的传奇人物,也是一位巾帼侠女,厉害非常,否则怎么能降的住李靖这等神人。此刻红拂女担心之情溢于言表,虽然嘴上不饶人,但那何尝不是夫妻情深的表现呢?

    李业嗣一听祖母发话,立刻屁颠屁颠跑了出去,在这个家里祖母的话就是天,不遵者立打不赦啊!所以李业嗣和李业诩最怕的就是这个祖母,不过平时最疼他们的也是祖母。

    李业嗣刚跑出去,就听见下人们一声大喝:“老爷回府喽!”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