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四章 给长乐上课!
    “长乐!咳咳,那个你随意吧!”李毅突然想起这可是公主啊!虽然可以说两句,大不了以后不承认,但再让人家干活就太不厚道了。

    “李大哥!你就别客气了!你是为我想办法,我干点活也是应该的!”长乐微微一笑,优雅而又高贵。

    “呵呵!这事不光是为你,也是为我,不过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就不客气了!长乐!笔墨伺候!”

    “遵命!”长乐轻笑一声,竟向李毅做了个揖,随后才转身走向书桌前开始研磨。

    “这妖精!”看到长乐突然露出的妩媚样,李毅差点没喷鼻血。

    走到书桌前,李毅找了一个直板作为格尺,拿起毛笔开始画扇骨的尺寸及大小。画完之后又又用两根毛笔做了个简易的圆规,画出了扇面。

    长乐一直等到李毅忙完后才开口问道:“李大哥,你这是要做什么?”

    李毅吹了一下宣纸,感觉一下,还不错,才起身回到:“这叫折扇,是男人最喜爱的物品之一,你明天就拿着折扇送给你的父皇,我再给你一样东西来摆平你的母后,一切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李毅边说边坐到一把胡凳上,嘀咕了一句:“这也太矮了,看来发明桌椅的事情也得提上日程了!”

    “折扇?这能管用吗?难道它是用金银做的不成,可是我父皇什么也不缺啊?”

    “唉!你太缺乏生活经验了,你要是不介意,我就说给你听听!”李毅摇了摇头,这古代落后的可不只是科技啊!教育、文化、娱乐等等等等,看来还是任重而道远在天边啊!

    “李大哥!你说吧!我洗耳恭听!”经过一个时辰的接触,虽然时间还是有点短,但对于某些人来说,足够看清楚他的人品性格了!比如李毅,玩世不恭却从不差事!长乐也正是看出了李毅的本质,所以才比较信任他。

    “不必这么正式!我就受不了这种气氛,就当是聊天打屁!我说对了,你乐呵的夸我几句,说的不对,你就当我在说笑话逗你了!两不耽误,多好!”李毅叉开两条腿,把身体靠在墙上,把懒散的动作做到了极致。

    “噗!李大哥,你还真是...”长乐看着如此德行的李毅,不知如何表达,说他这是失礼吧,但为什么看起来如此的舒服。

    “真是不正经对吧!你们这些人啊,活得真累!高兴时,你怕别人说你失礼,忍着不笑。不高兴时,你怕别人说你耍小性子,要装作无所谓。想笑了得忍着,想哭了的憋着,就算自己摔了一跤,摔得鼻青脸肿,你还得忍着痛先告诉别人你没事,因为在皇家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你已经习惯了带一张面具,而且最可怕的是你已经不知道如何将它摘下来!”

    李毅的话如同一把利剑直刺长乐的心房,李毅说的没错,这就是他的生活,这就是生活在皇家的悲哀,或许他已经不记得小时候那个可以随时在父皇母后怀里撒娇的自己了,如果是小时候,她何需为晚回宫这么点事而担心,想着想着,长乐不觉得流下了一滴泪!

    “哎呦喂!打住!别掉你的金豆子,我受不了这个!你也没必要如此,人生在世,身不由己。不过,你不是还有雪雁、还有子萱吗?最不济不是还有个我吗?以后你要是想找人发泄了,你就来找我,就算你对我破口大骂,我也绝不还口,放心我这人别的本事没有,就脸皮厚!而且我很便宜的,看在是熟人的份上,我给你打个三折!”

    “噗!哈哈哈哈!”看到李毅如此搞怪,长乐破涕为笑,而且笑得很大声。

    “这就对了!俗话说得好,笑一笑十年少啊!好了,咱们回到刚才的话题,送礼啊!这是一门艺术,你别小瞧他,这里面可是有很大的学问的!我问你,假如有两个男人同时追你,一个送你一箱金银,一个送你一件便宜却很漂亮的衣服,你会选哪一个?”

    “衣服!”长乐想也没想的回道。

    “哦?可是衣服是很便宜的东西,甚至不值一两纹银,你为什么它?”

    “因为我喜欢!”

    “没错!这就是原因,因为你喜欢!记住!礼物是不分贵贱的。当一个人为你精心准备一件你喜欢或是你需要的礼物时,这件礼物就被富有了附加价值,因为这里面包含了送你礼物之人的浓浓的关心之意,他知道你需要或者喜欢这样东西,所以这个人一定是关心你的人,而那个送你金银的人或许只是看上了你的美貌,只是想单纯的占有你,而不是真正的喜欢你,因为她从没真正的关心你!”

    李毅说着脱下外套,把在外面偷听的李雪雁拽了进来,将外套给她披上,然后继续说道:“其实有时候关心往往是在不经意之间的,渴了给她递杯水,冷了给她添件衣。这些都是礼物,所以,一把折扇对你父皇来说虽然还不及他的一双筷子贵,但这是他女儿精心为他做的,这就有了附加价值,对你父皇来说,这就是最好的礼物!”

    “李大哥!我懂了!”长乐眼睛异常明亮,有时候道理就是如此简单,就像你平常吃的饭,你不懂道理是因为你从来都没有关心过它,但一旦你懂了这米饭的意义,那吃起来就会格外香甜。

    “毅哥哥!我渴了!”李雪雁双手紧紧抓着衣服,脸上洋溢着幸福。

    李毅是不会放弃这么好的机会的,马上屁颠屁颠的给李雪雁倒了一杯水。李雪雁甜甜的喝了一口,还没等咽下去,就喷了李毅一脸,因为门外传来一个声音:“离尘,我冷了!”

    “那咱们就进屋呗!谁让你傻傻的待在外面了!啊!你干什么?疼疼!亲娘嘞!”

    李毅擦了擦脸,为江离尘默哀了三分钟。“看看女人吃醋是天性啊!和性格完全没有关系。”看着追着江离尘打的李子萱,李毅心中一阵感慨。

    “呵呵!李大哥!你还真是害人不浅啊!不过他活该!”长乐在一边窃窃的偷笑。“李大哥!你为什知道这么多!”

    “你看看!你这单纯劲又上来了不是,我再多跟你说一句,这世上有两样东西是绝对不能信的。那就是女人的眼泪和男人的嘴。女人的是你比我懂,我就不和你说了,咱们就说男人的嘴,或许你今天从雪雁那里得知了我是如何的英俊潇洒,正气凛然。然后又被我的话感动不已,所以你就认为我是多麽的厉害,这就大错特错了!判断一个人、尤其是一个男人的人品,不是看他的长篇大论能否触及你的灵魂,而是看他的言谈举止能否让你感悟颇深。所以,公主,我郑重的告诉你,其实我不是什么好人。”

    看着一副吊儿郎当样子的李毅,长乐及其认真的回了一句:“你误会了!我从来都没认为你是一个好人!”

    李毅表情瞬间呆滞,李雪雁在一旁笑的直不起来腰,就连长乐自己说完后也忍不住的乐了起来。

    李毅老脸瞬间挂不住了,一拍地面蹦了起来,拿起图纸,走到外面大声喊道:“你们两个别闹了,开始干活了,带我去找依依!快快快!”

    长乐和李雪雁对视了一眼,无奈一笑,随后相互挽着手,出了李雪艳的闺房,向工匠所在之地走去。

    李毅等人径直走到了工房,看到依依小脸冻得通红正领着十多个匠人和十几个丫鬟站在外面等着,李毅赶紧快走两步,走到依依面前,将重新穿上的外套又脱下给了依依。“这傻丫头,这么冷的天站在外面干什么,快进屋!”

    依依甜甜一笑,披着衣服跑进了屋,李毅将一干人等带进了屋,告诉他们折扇的步骤和要求,男的用紫檀木做扇骨,女的用宣纸做扇面。“大家都打起精神,由于这东西明天要急用,所以才大半夜把大家折腾起来,大家用点心,要是做好了,我做主每人赏钱五百,还放半天假!”

    众人先是看了看李雪雁,见李雪雁点头,才大声欢呼一声,开始工作。毕竟这家还是李雪雁的,至于李毅,他们不认识!

    “毅哥哥,你要做扇子,可是这是冬天啊!”李毅等人来到了另一间屋子,刚坐下李雪雁就迫不及待发问!

    “呵呵!不错!扇子虽然是夏天用的,但我做的扇子是用纸做的,你认为用纸做的扇子扇起来能有多大的风,所以我这扇子不是用来纳凉的,尤其对男人来说!”李毅神秘一笑说道。

    “扇子不用来纳凉,那用来做什么!”

    “哈哈!现在说就没意思了!”

    “李大哥!既然你说送给我父皇的东西最好是自己做的,那我是不是应该亲自动手!”长乐看着忙乎的众人,心思一动道。

    “别,你就别添倒忙了,这东西看着简单,做起来可不容易,心思到就好,不必刻意,那样就过了!恩?离尘,你怎么还坐在这?快去帮忙啊!我告诉你,如果你今晚学不会如何做折扇,你就别想要了,我可告诉你,这批折扇可是第一批,也将是最有意义的一批,到时候没捞得到你可别怪我!”

    江离尘一听,幽怨的看了李毅一眼,转身离开了。

    “李大哥你又欺负离尘!”见江离尘受欺负,李子萱马上不乐意了!

    “瞧瞧!瞧瞧!真是的!还真是一家人啊!都学会打抱不平了!放心吧!让他学点东西又不是什么坏事!以后交给他的事情多了,不多学点怎么能行!”

    李子萱被李毅说的脸色一红,低下头,默不作声了!

    “那咱们在这等着也太无聊了!”李雪雁最受不了的就是无聊,以前没有李毅时她也没怎么觉得无聊,可自从和李毅待在一起后,他就再也受不了无聊的生活了!

    “哈哈!好!既然如此!我就给你们讲个故事吧!”

    四女互相看了一眼,同时点头!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