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三章 又做噩梦了!
    三个美女一声不知的坐在那里,也许是怕打扰李毅休息,竟都不约而同的闭嘴不言,李雪雁在一边心疼的就那么瞅着李毅,李子萱则是在缝制什么,看情况是送给江离尘的。而长乐则是安静的望着窗外,恐怕只有她自己才知道她现在的内心不像表面那么平静!

    “小姐!小姐!面来了!”不多时,小丫头依依端着一海碗热气腾腾的热汤面大呼小叫地跑进屋。

    “小姐?哪有小姐?哪呢?哪呢?”被依依大叫声给吵醒,李毅还有些神志不清,眯着眼大声喊叫。

    “大爷!您看小女子如何?”李雪雁满脸杀气,无影爪已经向着李毅的耳朵伸去。

    被李雪雁的杀气一惊,李毅瞬间就清醒了,不过李毅却没敢睁眼,这时候睁眼绝对比看到贞子还刺激。脑经急转,瞬间确定战略,头一低,嘟囔了一句:“唉!居然能梦到雪雁,看来是又做噩梦了!”继续装睡。

    李雪雁的手瞬间停了下来,脸色涨红,掐也不是,不掐也不是,表情分外可爱。

    看到如此戏剧的一幕,依依和李子萱先是一愣,接着就是大笑出声,长乐到没笑,只是憋得很辛苦,弄得李雪雁只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过了一会,李雪雁终于受不了了:“还笑!不许笑了!臭毅哥哥,你要再不起来!我就哭给你看!”

    “哈~~,咦!我怎么咱这里?哇!好香的味道!在这里!咔擦!依依快把面给我!”李毅起来打了个哈欠,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直接奔面而去。

    “哼!不给你吃!”李雪雁一把抢过面,皱着琼鼻,撅着小嘴,眼睛一瞥,不理李毅!

    “咔擦!李大小姐!不能这样啊!我现在正面临着家庭、事业、爱情三重困境,我都已经心有余而力不足以平这老些事了!你不能再这样对我了!”李毅努力做出一副委屈的样子,试图得到同情!

    果然李毅的招数奏效了,四女同时将目光投到他的身上,关心之情溢于言表。

    李雪雁首先开口:“毅哥哥!你遇到什么难事了!”李雪雁把面放在李毅面前,关心的看着她。

    李毅先是拿起筷子大口的吞了几筷子面,感觉腹中不是那么空虚了,才放慢吃的速度。“我现在有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想先听哪一个?”

    李雪雁没有丝毫犹豫的答道:“好消息!”

    “恩!坏消息就是明天我就要搬出去住了!以后你若想见我就要走很远的路了!”李毅嚼了一口面,皱着眉头咽了下去,这味道太难吃了,这盐的味道也不太对啊!早知道就自己动手做碗阳春面了!

    李雪雁一听李毅要走,顿时急了,抓住李毅的胳膊,满脸焦急,手上不不自觉得用力。“毅哥哥,你到底遇上什么事了!你要去哪里?”

    李毅被李雪雁一掐,疼的一口面喷了出来。“疼!疼!疼!哎呦我的姑奶奶,你别急啊!这不还有好消息呢吗?好消息就是你家那位**oss我已经有信心搞定了!”

    “真的?哎呀!毅哥哥!到底怎么回事!你快说啊!”

    “呵呵!雪雁!别急!先让李公子把面吃完再说吧!”长乐公主看李毅的狼狈样着实好笑,但为了保持公主的优雅,还得强忍着。

    “瞧瞧人家公主,再瞧瞧你,一点也不知道心疼我!那个公主,你也别叫我李公子了,我听不习惯!您还是换一个吧!叫我毅哥哥,文庸哥哥,都行,我不挑的!”李毅狼吞虎咽的吃完了面,擦了擦嘴,终于感觉有点精神了!

    “噗!你这人还真是没个正经!我还是叫你李大哥吧!你也别公主公主的叫了!就叫我长乐吧!”长乐终究还是没忍住,笑了出来。

    “呵呵!早就该这样了!该说说该笑笑,忍者算是怎么回事,平时保持点端庄还情有可原,但在朋友面前还带着个面具,那你什么时候能做你自己!”李毅丝毫没给长乐面子,该说就得说,就连李二,该说的时候,咳咳!这也是为她好!

    “真的能做自己吗?”长乐苦笑一声,摇摇头,驱散心中的烦闷。

    “唉!你这是病!得治啊!不过也不急,慢慢来吧!还是先说我的事吧!”李毅摇了摇头,让长乐现在就把性格给改变了显然不太现实,当初李毅可是用了三年,那还是在那儿灭绝师兄的调教下,换成其他人,哼哼!

    李毅走到窗边,看着彻底黑下来的世界,李毅的心底却突然淌过一股暖流。“我宣布!我李毅找到亲人了!以后我就是有家的人了!”

    “什么?毅哥哥!你真的找到亲人了,太好了!”李雪雁一听李毅找到亲人高兴地蹦了起来,完全不在乎形象,好像是他重获亲人一样。

    “李大哥,恭喜你啊!”李子萱也高兴异常,别看她平时沉默寡言,但这种女孩是非常敏感的,所以这里除了李毅就只有她最能感受到李毅过去的孤独。

    “李大哥,恭喜恭喜了!不对!从你饿成这样来看,你应该是一下午都在皇宫里了,难道?李大哥,你的亲人不会是?”长乐性格随他母后,端庄典雅,宽容大方,而且还比较心细,所以马上发觉了异常。

    “别胡说!你就不怕你父皇打你屁股,这话要是传到你母后耳朵里,多影响团结!事情是这样的......

    所以,我就成了李家的次房长孙。”

    “你居然是卫公的孙子,也是!只有卫公这等神人才能生出文庸这等人才!”长乐松了口气,但不知道他紧张的原因是什么,也许是担心李毅成了皇子,那她就没机会了吧!

    “啊!对了!毅哥哥,我突然想起来了,长乐姐姐因为和我聊得太过出神,所以忘记了时间,他已经回不了宫了,你快帮着想想办法!”李雪雁一拍脑门,急声问道。

    “不是吧?这也行?该死的,伟大的大唐皇帝陛下不会带着他的千军万马杀过来吧!雪雁啊!你哥哥我是人,不是哆啦a梦啊!你在这样我就要用脑过度了!”李毅抬起头,望着天,问着上帝,你他娘的是不是翘班了,所以才把所有的难题都推给了我。

    见上帝没有给他回应,李毅树了个中指后,只能继续想办法。李毅习惯的想要打开折扇,这是他前世留下的毛病,一想问题就喜欢轻摇折扇,似乎这样看起来很酷。

    “唉!又忘了,这是大唐,哪来的折扇!”李毅苦笑的摇了摇头。“对啊!折扇?花擦!看来我真是饿疯了,连这么简单的问题还要想这么久,都白瞎了小爷我这长相!”李毅一旦想出办法就会思如泉涌,所有问题都迎刃而解了。

    “有了!”李毅转过身,自信一笑。

    一直等待李毅的长乐见李毅皱眉,本以为这顿训是挨定了,毕竟皇家的事可不是随便谁都能管的。但突然听到李毅有了主意,瞬间不淡定了,也顾不上礼仪的事了,急声问道:“李大哥,你有什么了?”

    “还能什么?当然是主意了!你先告诉我,我家的人员情况,爷爷走得太急,我都没来得及问!”李毅难得老脸一红,问这种问题实在是太丢人了!

    “哦!卫公家里人倒不是很多,老一辈有卫公和他的妻子红拂女祖母,卫公膝下有两个儿子,大儿子李德謇有一个妻子崔氏和两个儿子,一个是十四岁的李业嗣,一个是十二岁的李业诩,卫公的二儿子李德奖于十六年前失踪,不知下落。恩?你大哥你不会是?”长乐不愧为皇家公主,对这些这些重臣家室都比较清楚,要是问李雪雁,恐怕他都不会听说李德奖这个人。

    “恩!不错,家父正是李德奖。”李毅感慨了一番:“师傅就是师傅,早在我没出山时就算初我有两个兄弟,所以才说当我找到亲人之日就是刺刀找到主人之时!恩!这回不用担心弟弟的见面礼了,唉!幸亏是投身在李家之子身上,这要是投身在程咬金家里,哦买嘎!听说他们家可是有三小罗汉的!恩!祖母和大娘的礼物早就准备好了!就差爷爷和大伯的了!决定了。就两把折扇,再加上李二一把,用来让长乐赔罪,我自己留一把,靠!差点把任城王给忘了,要是不给他一把,雪雁非得剐了我不可!”

    想通一切后,李毅开始发号施令。“好!现在全体听我号令!”

    四女一听,李毅站直,齐齐盯着李毅,虽然不知李毅要闹哪样,她们也不用知道,她们只需要怎么做就行了!

    “首先!不对!雪雁!你爹你娘呢?”李毅突然想起还没给未来老丈人见礼,这也太失礼了!

    李雪雁白了李毅一眼。“你现在才想起来啊!放心吧!我爹和我娘去荥阳看我外祖父去了,要明天才能回来!”

    李毅长舒了一口气。“那就行了!雪雁,你和依依现在去给我找木匠,越多也好,侍女也找一些来!”

    李雪雁没多问,转身和依依离开了!

    “子萱!去告诉你家的离尘,如果想要好东西就马上给我起来,否则,就不带他的了!”

    “谁是我家的?哼!”李子萱跺了跺脚转身离去。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