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一章 大唐皇家钱庄!
    听到李毅所言,李二眼神又是一凝。“说下去!”

    “这个发现还要从那封不知所以的信开始说起,那封信里面没有其他的内容,只有一堆三个一行数字,一开始小侄也不懂,但看到放令牌的书后,小侄心中突然冒出一个想法,那就是这对数字有可能是一组密码,一行密码就是一个字,而密码本就是某一本书,简单地说就是,这一行的三个数字就分别代表某本书的第几页第几行的第几个字!”

    “竟有此等奇事!而你居然还能猜出来,真是不可思议!”李二眼睛睁的老大,他也是头一次听说这么传信的!

    谦虚的一笑后,李毅继续说道:“抱着这个想法,我就重点关注了李子豪房间的书,果然让我找到了!”李毅说着从怀里掏出了一本千字文递给了李二。

    “你怎么确定就是这本书?”李二拿过书问道,这次他到没有惊奇,因为他发现他有些对李毅免疫了!

    “一.是因为这本书最合适,因为它字最全!二.是因为李子豪缺心眼!”

    众人被李毅这么一说逗得一乐,连凝重的气氛都消散了一些!

    “别瞎说!好好回答!”李二笑骂了一句!

    “小侄没有瞎说,李子豪竟然将一本被他翻得又旧又黑的书放在一堆新书里面,而且还把一本属于启蒙类的书放在一堆儒家经典中,小侄想不发现都难,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也许是因为他觉得这样他找着方便,那还不如放在明面上呢?这不是欲盖弥彰吗?所以说他智商低!说真的,幸亏他死的早,否则我的智商都可能被他污染了!”

    “噗!”李二和群臣终于还是没忍住,大笑出来!

    “哈哈!你这张嘴啊!那个叫李子豪的输给你一点都不冤啊!既然你找到了书,说说信的内容是什么!”李二又是笑骂了一句后问道。

    “信里的内容倒是简单,只有两行字:贞观四年长安柜坊收金五百两,银一百两。”

    “什么?柜坊?我的天!”李二一听柜坊。身子一震,眼中闪过一丝异样的光芒,柜坊现在可是开遍全国了,不知多少富商官吏将钱存到了柜坊,一旦柜坊出事,那天下就将大乱了,要是不动柜坊,那将会出更大的事!

    “听文庸这么一说,这个势力的底牌已经基本浮出水面了,用柜坊敛财,用青楼控制朝中官吏或者其子。一旦起兵,将一发不可收拾。而且即使咱们看透了他们的底牌,咱们也拿他们毫无办法,这既是阴谋也是阳谋啊!”房玄龄听完李毅分析,立刻就整理出了全部结果。

    李二面色阴沉的能够滴出水来,毕竟这是他李家的江山,现在居然被人不知不觉间下了毒药,而且毒已遍布全身,很难解决啊!

    在场众人愁眉苦脸,李毅确一阵嘀咕:“问题很难吗?多简单的事!至于这样吗?”

    “恩?李毅,你在嘀咕什么?”

    “哦!陛下,小侄是说小侄或许有办法解决!”

    “李毅,这可是国政大事,不能戏言!”

    “嘿嘿!小侄姑且一说,陛下您姑且一听,有没有用,用不用还的由陛下决定!”

    “哈哈哈,你这小滑头,那你就说说,朕就听听你有何妙计!”

    “小侄遵命,其实事情的关键就在于柜坊的信誉问题,将来陛下一旦对隐秘势力动手,柜坊定然首当其冲,一旦柜坊出事,那百姓的银钱将由朝廷来还,而隐秘势力只要将一切资料焚毁,那朝廷将损失惨重,因为咱们根本不知道都有谁在柜坊存了钱,到时只要有人拿着原柜坊给的收据,咱们就得替柜坊买单,而以现在的技术来看,伪造一张柜坊的收据貌似也不会太难,到时必然会有大量的骗银现象出现,致使朝廷损失惨重!”

    李二了然的点了点头,他刚才虽然也估计到事情不简单,但没往深处想,现在听李毅这么一说,顿时一身冷汗!

    “文勇分析得不错,而且就算没有骗银的现象出现,一旦百姓大量兑换现银,朝廷一时间也拿不出这么多的银钱,所以要是隐秘实力所收集的银钱我们不能在柜坊出事之前得到,一样会出大乱子!”房玄龄眉头一皱,问题就是这样,越辩越清,但越清也就越难!

    李二皱眉思索了一阵,没有任何头绪,抬头看里一眼悠闲无事的李毅,顿时恍然。“臭小子,你不是有办法吗?还不快快道来!”

    众人一听,顿时把目光集中在李毅身上!

    李毅清了清嗓子,继续分析。“其实我们还有很多问题没有弄清楚,一.就是这柜坊为何能在短短几年的时间发展到这种程度,要知道柜坊要想能够成立,首先一个就是信誉问题,他必须要给百姓一个保证,那么问题来了,柜坊的保证人或势力是谁?二,就是柜坊弄了这么多的银钱,他用在了何处,这么一大笔银钱的花销,朝廷却没有发现,这里面必然有问题;三.这隐秘势力既然想做乱,就必然会养军队,而这军队又在何地。等等等等还有很多问题需要我们解决的问题,但现在我们已经知道对方明面上有两个势力,一个是青楼,另一个就是柜坊,而青楼说白了只是个情报收集和扩展势力的地方,故而上述一切问题的核心就是柜坊,所以要想解决这隐秘势力就必须对柜坊动手,也就是打草惊蛇!”

    李毅说道这停了一下,喘了口气,也要给李二和众人一个思考的时间。

    过了好一会,利尔才醒悟过来,给了李毅一个眼神,示意他继续。

    “而要打草惊蛇,其实很简单,这柜坊说到底也只是一个黑户,陛下,您说如果朝廷出面成立一个皇家钱庄,你说百姓会更信任谁?”

    众人一听,顿时一惊。

    “皇家钱庄?好主意,有皇室和朝廷出面,百姓定然会更信任朝廷,到时百姓定然会从柜房中将钱取出,然后存入到皇家钱庄,这样朝廷就避免了一切危险,而且到时这隐秘势力一旦拿不出钱,定然会狗急跳墙,也就达到了打草惊蛇的目的,我们也就可以张网以待了!最重要的是这皇家钱庄可以集天下之银钱为朝廷所用,到那时朝廷定然在也不用为财政担心了,妙计,妙计啊!”房玄龄双目精光直冒,越说越兴奋!

    “不错!哈哈!好一个李文庸,好一个皇家钱庄!好好!”李二同样兴奋,只是为了保证皇家的威严,还是要矜持一些!

    “陛下,不是臣泼您冷水,这皇家钱庄说到底还是经商,是与民争利,孔颖达那帮儒家言官恐怕又会大闹了!”这时候能说这话的也就只有长孙无忌了,因为这里他和李二的关系最好!李二一听孔颖达的名字,顿时感觉想吃了苍蝇一样难受!

    “呵呵!这不是问题,谁说钱庄存钱就一定要收取费用?陛下,我可以定制一套新的钱庄经营理念,保证百姓往钱庄存钱不但不用交钱,咱们还可以给他钱,而且咱们也不会因此亏本,反而会盈利!”

    李二登时一惊,随后便是一喜,目光灼灼的望着李毅:“贤侄!你确定?”

    “呵呵,现在时间太短,请您给我一天时间,我会写一份计划书交给您!还是那句话,办法我能想出来,但能不能用还要看陛下和各位达人的斟酌了!”

    李二指了指李毅,无奈一笑。“你啊!还真是滑头!不过这计划书是什么?”

    “哦!计划书就是对即将开展的工作的设想和安排,如提出任务、制定指标、完成时间、解决方案和步骤方法等。为了达到其发展目标之目的,在经过前期对项目科学地调研、分析、搜集与整理有关资料的基础上,根据一定的格式和内容的具体要求而编辑整理的书面材料。

    要想避免工作的盲目性,必须前有计划、后有总结。计划能够建立起正常的工作秩序,明确工作的目标,是领导指导、检查群众监督、审察工作成绩的依据。”

    李二眼中精光一闪:“好一个计划书!这计划书对处理政务相当有用,玄龄,以后凡是大工程,必须要有计划书。”

    “是!陛下!”房玄龄也是一惊,身为宰相,他在清楚这个计划书的重要意义了!

    “小子,朕就给你一天时间,这计划书你要好好写,写不好朕可是要打屁股的!”

    “不是吧!陛下您不讲理啊!小侄...”

    李毅还想要说什么,却被李二无情的打断。“咳咳!时间不早了,众位爱卿都退下吧!”

    李二一说完,李靖就把还要辩解的李毅拎了出去。

    李靖和众位大臣一路走到了太极宫门口处才把李毅放下。

    李靖刚把李毅放下,就黑着脸训道:“臭小子,陛下让你写计划书是看得起你,你不谢恩,反而还要和陛下讲条件,你这混账,看我不抽你!”

    李靖装模做样的要抽李毅,李毅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一旁的房玄龄等人拦了下来。

    “药师!得了吧!我就不信你能舍得下手,在我们面前还演戏,多不多余!”房玄龄白了一眼被说的尴尬的李靖,随后看向李毅:“贤侄,玩笑归玩笑,但这计划书你要好好写,对我如今的大唐来说,些许叛乱只是些许顽疾而已,不足多虑,但这钱柜和钱庄则涉及到了民生,大唐刚刚太平不久,经不起这样的折腾,所以贤侄一定要慎之又慎啊!”

    “没错,你这娃子虽然举动太过随意,但不得不承认你小子还真有点歪才,你好好努力,我们没这一代人都老了,将来还是要看你们,唉!希望你能守住本心!”魏征这老顽固竟也开口勉励了李毅几句,也许,他是真的觉得到培养下一代的时候了!

    “臭小子,你很不错,今天初次见面,我送你一句话,国事大过一切!”长孙无忌也笑眯眯的走了过来,虽然他心机比较重,但正如他所说的,一切以国事为重,所以,他这句话也算是给李毅提个醒,无论如何,以国事为重!

    李毅面色一紧,郑重的给三位老大人行了一礼。“三位叔伯的话,小侄谨记在心,请四位叔伯放心,李毅永远会是那个李毅,永不会变!”

    三人深深的看了李毅一眼,点了点头,转身离去。

    “文庸!”三人走后,李靖才再次开口!

    “爷爷,您说!”

    “呵呵!不要怪爷爷,爷爷功劳太过,不得不如此啊!”

    “爷爷您说哪里话,当爷爷的教训孙子不需要理由,更何况孙儿理解您,您放心,孙儿不会莽撞的!”

    “哈哈!你明白就好,那爷爷就不多说了,爷爷相信你,恩!今天跟爷爷回家吧!”

    李毅略一思索后说道:“爷爷,今晚我去任城王府吧!我的朋友都在那,而且这么晚了,如果现在回李府,恐怕会不太方便,而且我也不想就这样回去!明天吧!明天早上我要以最好的形象,最好的状态回家!”

    李靖想了想,说道:“好!爷爷尊重你的选择!明天早上我会和你祖母,你的叔叔和你的弟弟一起回家!”李靖说完就要转身。

    “爷爷!等一下!”李靖疑惑的回头说道:“怎么了?还有事?”

    李毅难得的不好意思,扭捏一笑后说道:“那个!天太黑我不认路!”

    “天太黑?”李靖看了看被满月照的明亮的街道,嘴角一抽搐道。

    “恩!天太黑!我高度近视!爷爷你要相信我!”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