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 你个瓜娃子还真是一个奇才啊!
    “哈哈!难得你有如此孝心!好,这一点我也应了!说说第三点吧!”李靖终于露出了笑容,看来他是对李毅很满意了!

    “恩其实第三点不算是要求了!算是请求!答不答应看您心意!这第三点就是允许我独自居住一府,没有别的原因,只是因为我已经习惯了一个人,突然住在一个热闹的地方,我怕失眠!”李毅不好意思挠挠头道。

    “咳咳!这么点小事就不要问我了!问你祖母吧!她要是同意了!我没意见!”李靖脸色一红,竟有些尴尬!

    李毅被李靖的回答弄得一愣,感情这也是一个怕老婆的,难道怕老婆是大唐人的传统,哼!小爷就不怕!恩!我那是爱!

    “咳咳!”看到李毅怪异的目光,李靖脸色一黑。旁边众人脸色通红,看来是憋的很辛苦,尤其是房玄龄,目光中居然还有一丝同病相怜的意思。

    李毅连忙收敛笑容,态度端正,随后双膝下跪,对李靖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响头后,抬头说道:“孙儿李毅李文庸,见过祖父大人,愿祖父大人福如东海长流水,寿比南山不老松!”

    “好好!孙儿!你受苦了!起来吧!”李靖老泪纵横,这次是幸福的泪水!

    “药师兄,你这孙儿的文采可不简单啊!文庸,快说说,你师父是谁?老夫倒是想知道是何等高人才能调教出这么出色的徒弟!”房玄龄羡慕的对李靖说道,看看人家的孙儿,再看看自己家的儿子,唉!不提也罢!

    “哦!对了!陛下!这是家师的信!”李毅经房玄龄的提醒才想起来还没介绍自己的师傅,所以立马屁颠屁颠的把信递给李二!

    李二迫不及待的打开信,其实他早就等不及了。李二拿出信快速的看了一眼,惊声说道:“你竟是王远知道长关门弟子?恩!朕早就应该料到的,除了王道长这等神人还有谁能调教出这等弟子!”

    “王道长?”在座之人都是李二的心腹,所以自然知道王远知是谁,那可是一代神人啊!占星问卜,道法高深!于是众人看着李毅的眼神又是一变!

    李毅略一细想就知是怎么回事了,随后尴尬一笑道:“那个!因为师傅说我六根不清净,贪恋凡尘!所以没教我道法,只教了我一些武艺和诗词经义!”

    听李毅这么一说,在座之人的目光才变得正常,一个聪明的对手已经很可怕了,如果这个对手早有预知未来的能力,那还是趁早洗洗睡吧!和这种人作对,还不如直接还不如直接自杀呢!

    “哦!对了!陛下!这是李刺史给您的奏折!”李毅将奏折拿出,转移了话题,再说下去就要出事了!最关键的是他饿了!一天了!他就吃了那么一点干粮,肚子早就抗议了!

    “快!呈上来!”听到李毅的话,众人面色一紧,知道正题来了!

    李毅将奏折递给了李二,李二接过奏折仔细研读,这一看竟足足看了两刻钟。

    “文庸!真不得不说一句!你个瓜娃子还真是一个奇才啊!”李二满脸感慨得道,随后把奏折递给了各位大臣!

    众大臣接过奏折后竟聚在一起,一同观看。看李二的表情,他们已经忍耐不住了,虽然非常失礼,但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李毅在一旁只能忍着饥饿、无所事事的站着,心里叫苦不迭。

    李二先是闭目回味了一会,随后睁开眼睛,看到李毅的状态,顿时了然,向李毅招了招手,指了指身前的点心。

    李毅一愣,指了指自己,意思说:“是我吗?真的是我吗?”

    李二忍俊不禁的点了点头,李毅顿时热泪盈眶,一个饿虎扑食,抓起点心就大吃起来,后来李二又给了李毅一杯水,感动的李毅吃得更起劲!

    一刻钟后,众人同时看完奏折,不可思议抬起头看李毅,便看到李毅正在那不顾形象的大吃,弄的众人一脸怪异,因为他们很难把断案高手李文庸和眼前这个吃货联想到一起。

    “咳咳!文庸啊!差不多得了!”李二看李毅吃起来没完,轻咳一声提醒道。

    “等一会!还没吃完呢!”李毅显然还沉浸在吃饭中,没想其他!

    旁边的李靖一见此,顿时满脸黑线,上前对着李毅就是一脚,踢得李毅顿时清醒过来,知道自己又闯祸了。

    李毅眼珠一转,马上把嘴角擦干净,身体挺得笔直,眼神呆萌,好像刚才什么也没发生一样。“皇上!有事您吩咐!”

    看到李毅如此混不吝,李二也忍不住想踢李毅一脚,但想到自己是皇上,要注意形象,只能忍住,故而没好气的道:“这奏章虽然写的详细,但有些事情还没交代清楚楚,你说说你的看法吧!”

    “哦!陛下是说奏折里提到的令牌、手帕、和书信吧!”李毅说着把三件证物递给李二。

    “恩!说的不错!说说你有什么发现!”李二接到证物后,一边看,一边听李毅说。

    “陛下!其实李刺史的奏章里只能说明大唐现在有一个黑暗势力欲图谋不轨!其余的就没什么了!真正有用的就是这三件证物,这一就是那方的手帕,那方手帕上除了有一莲花图案,剩下的就没什么了,不过草民却能从汗液味儿中闻到一股淡淡的胭脂味!”

    李二一听,便仔细闻了闻手帕,果然有一股极淡的胭脂香味。“恩!你的心还真细!不仔细闻还真问不出来!”

    “嘿嘿!草民只是对这些比较敏感罢了!恩!这手帕上不光有香味,还有许多淡淡的、杂乱的手指印,因此就可以证明这手帕在李子豪的手中时间恐怕不短了,而且他经常把玩,而经李子豪这么折腾,这手帕上还能有香味,就说明这手帕必是一女子用了许久的贴生之物,而且这女子必然还是天天满身胭脂气,才能使这手帕上的胭脂香味才能存在这么长时间!而天天满身浓浓的胭脂气的女子只有一个地方最有可能!”

    “恩?青楼!文庸说的可是青楼!”房玄龄立即出声说道。毕竟是老江湖,鼻子可能不如李毅,但李毅已经说的这明显了,他在猜不来,那他就不是房玄龄了!

    “不错,正是青楼,所以小民猜测,这隐秘势力的一个据点必然是青楼!”

    “这!就这么一方手帕就能知道这么多,真是前所未见,老臣今天真是开眼了!”长孙无忌惊叹道。他一向精于算计,但还是惊讶于李毅的思维能力,而且还有一些不易察觉的忌惮!

    “是啊!别说是辅机了,就连朕都没见过!”李二也惊叹一句,不过他确实高兴地,毕竟李毅以后可是要给他打工的!

    李靖什么也没说,只是从他眼中的骄傲劲就暴露他此刻的心情!

    “恩!确实不错!如果能在守礼一些就更好了。”能在这时说出这话的人,全大唐也只有一个魏征了!

    李二和李毅眼皮同时一抖,这二位可都是受害者!

    李二轻咳一声后说道:“文庸,说说还有什么发现,恩!不用自称小民,既然你是药师的孙子,就叫我一声李叔叔也不为过。”

    李靖顿时一惊,这不是差辈了吗?随后立刻跪下说道:“陛下这不可啊!”

    “唉!药师!你这是干什么!快起来,咱们各论各的,不妨事。”李二挥了挥手说道。

    李靖一见李二坚决,也就顺坡下驴,人家都这么说了,怎么也得给李老二个面子不是!

    “咳咳!李叔叔!”李毅先是就了一声,随后眼神逐渐变得凝重。

    “其实小侄在发现手帕时也没觉得这个隐秘势力如何厉害!直到小侄找到那块令牌时,才觉得事情的严重性!”

    “恩!令牌在哪?这不是本书吗?”李二一见李毅的表情,也意识到了事情恐怕真的很不简单。

    “陛下将书打开就知道了!”

    李二将书打开一看,就见书的中间部分竟然被掏空,而里面竟有一块令牌。

    “哈哈!贤侄,你还真是...这么隐秘的东西你竟然都能找到!”李二一边赞叹一边将令牌拿出观察。“恩?这是...?放肆!”李二一拍桌子,大怒道。

    众人一看,见李二手中的令牌正面竟然刻着一条青龙,而背面刻着一个豪字,这也是李子豪当初一听李毅说出令牌就认输的有原因。而李二暴怒的原因是能拿青龙当印记的势力,目的将只有一个,那就是造反!

    “可是这么重要的令牌为何会在李子豪身上,难道他是首脑之一!”魏征首先发现了问题。

    “不!他应该不是!否则他就不会这么容易被文庸杀死,而他有令牌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投名状!”房玄龄想了想出声说道。

    “文庸!你继续!”李二渐渐收了怒火,但此刻的他却更显可怕。

    “是!其实事情要是如此简单就好办了,毕竟对方就算控制了青楼,情况也不算太糟糕,顺藤摸瓜将之铲除就是了,但是李子豪临死前却透漏出了一个信息,那就是他背后的组织非常强大,强大的足以给大唐造成不可磨灭的损失,但这绝对不是一个青楼能做成的,因此,李子豪死的当晚,我去了他的房间搜查了一番,果然,让我查出一个惊天的秘密!”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