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 认亲!
    李靖道了声谢,站起身,走到李毅身边,先是仔细看了看李毅,越看越激动,随后和声对李毅说道:“孩子!你这玉佩从何而来,可否给我一观!”

    李毅一听李靖竟然叫他孩子,还要看玉佩,顿时想到了一个可能。“哦卖糕的!小爷没这么幸运吧!难道小爷要翻身做贵族了?”李毅晃了晃脑袋,随后把玉佩摘下来交给李靖,然后说道:“这是我父母给我留下的唯一遗物!”

    李靖接过玉佩一看先是一喜,不过随后又是一惊。“你说什么?遗物?什么意思?”

    李毅立刻答道:“听我师傅说,我是他在我半岁时在茅山脚下捡到的,当时只有这么一个玉佩,哦!当时周围还有一些血迹!我师父猜测可能是我父母为了躲避仇家,情急之下把我丢在路旁的,所以他猜测我父母很可能已经遇难了,否则是不会丢下我的!”

    “我儿德奖啊!”李靖一听,顿时急火攻心,竟晕了过去,被李毅接住!

    “快传太医!”李二见李靖晕倒,顿时大惊,连忙传御医。

    众位大臣也立刻起身帮忙。

    李毅连忙给李靖把脉,见他只是急火攻心,所以松了口气,随后连忙给李靖掐人中。

    不多时,李靖清醒过来,李毅又给李靖把了把脉,见李毅已无大碍,遂将其搀起,对李二说道:“陛下,李老大人只是一时急火攻心,并无大碍!”

    李二顿时松了一口气,如果李靖这时倒下,那对大唐来说将是一个沉重的打击!“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没想到文庸还会医术,这次多亏文庸了!”李二心有余悸地说道,毕竟李靖要是晕厥,而且还这么大岁数了,如果不是李毅及时抢救,等太医来,那李靖的生死就难说了!

    “孩子!你应该管我叫爷爷啊!”李靖醒过来后,竟开口对李毅如此说道。

    李静这一句话,不仅惊到了李毅,还给在场的所有人一个措手不及,李二觉得今天一定是一个不同寻常的日子,在场之人平时都是仪态端庄之人,但今天却连连失态。不过这一切都不重要,现在最重要的是李毅和李靖的关系。

    李靖缓和了一下心情,就要跪下回话,却被李二拦住,让李靖坐下回话,李靖道了声谢后,却没坐下,而是拉着李毅的手对重新坐下的李二和众大臣说道:“启禀陛下,经老臣认证,李毅正是我那失踪了近二十年的儿子李德奖的独子,也就是我的次房长孙!”

    李二虽然已经猜到了实情,但还是惊讶无比,毕竟这事情太巧了!“药师可有证据?”

    “有!其实也不需要证据,因为文庸和德奖年轻时简直一模一样,所以老臣方才初见文庸才会失神,而文庸的这块随身玉佩正是德奖之物,是我当初在他出生是给他的,这玉佩德誉也有一块,和这一模一样,当初我让他二人把这玉佩当作传家之用的,这上面的李字还是我亲自刻上去的!”

    李靖说着把玉佩递给了李二。

    李二接过玉佩一观,然后说道:“恩!的确是药师的字迹,药师这么一说,我才注意,文庸和德奖真的很像!”

    “是啊!当年战乱,我和德奖不幸失散,这么多年,老臣以为德奖已经死了!当初还给德奖葬了衣冠冢,没想到今天却又听到了他的消息,却又没想到还是死讯,所以老臣才一时没撑住,不过今天老臣又得一孙子,老臣就算真死了也无憾了!”

    “哈哈!今天真是可喜可贺啊!朕得了一个如此的人杰,药师得一佳孙,哈哈哈,可喜可贺!药师!朕要恭喜你啊!你这孙子可不简单啊!调教好了可是栋梁之才啊!你可要给朕好好调教啊!朕可指望用他呢!”

    李二这话,信息颇多,既有收揽人心之意,又有安抚之意,还有一大堆其他之意,不过李毅没心思考虑这些,他现在只有一个念头,他发达了!

    李靖向李二道了一声谢,随后房玄龄等人过来道喜,有真心的,也有违心的,因为李毅的能力很是出众,又得李二赏识,如果之前李毅孤身一人还则罢了,但现在李毅摇身一变,成为贵族,就容不得他们不多想了!毕竟贵圈可是很乱的!而且这些人眼神也给李毅提了个醒,贵族虽然好,但也是一个巨大旋涡啊!一不小心就会粉身碎骨啊!

    “哼!希望你们别太过分,小爷我是很和气的,但小爷一旦发起飙来可是连我自己都害怕的!”李毅正在胡思乱想,却听见一个阴恻恻的声音传来:“文庸为何还不叫人,难道是害羞?”说话的正是长孙无忌。

    “麻蛋!该死的长孙老狐狸,居然现在就发飙了!小爷我记住了!你等着!小爷我以后跟你杠上了!”长孙无忌这话看似是玩笑,但李毅如果回答不当,明天就会有李毅不孝顺的名声传出,而且绝对查不到长孙老狐狸身上。

    李毅先是转身对李靖行了一礼,然后凝声说道:“李老大人!”

    李毅话一出口就惊住了众人,但看李毅好似话里有话,所以都没急着表态,继续等李毅下文,而李靖自始至终就是对李毅面露微笑,完全不在乎李毅的称呼。

    李毅顿了一下后继续说道:“我自小被师父收养,所以从小到大我师傅就是我最亲的人,我出山之前,我师父郑重嘱咐我让我一定要找到我的父母,而这也是我一直以来的愿望,父母的关怀,父母的叮嘱,父母的照顾,甚至是父母的打骂,一切的一切对我来说都是那么的遥不可及!我从小是师傅用羊奶一滴一滴喂大的,说起来可笑,在我五岁之前,我甚至不知父母为何,直到那天我看到有家长带着孩子来拜我师傅为师,我方知世间竟有如此伟大的感情!”李毅说着,眼睛越来越红,一滴泪水不知何时低落,他先到了他前世的父母,十五年了,这份思念一直压在心底,今天终于说出来了!

    众人从来没有听过如此深情的告白,所以听得格外入迷!

    “随着我越长越大,我也越来越渴望亲情,所以我就越来越期待出山之日!但真当我出山是,我却发现我怕了,怕出山后找不到家人,怕找到家人人家不认我,怕找到的家庭充满着勾心斗角...总之!我不想让我的亲情有一丝遗憾,因为我孤独了十五年,我不想再孤独一辈子,所以,李老大人,在我认亲之前,能否答应我三个条件,就当是我孤儿时期的最后一次任性吧!”

    这本来是一句大逆不道的话,但听到李二和众臣耳中却是如此合理,挑不出任何毛病!

    李靖还是面带微笑,只是眼中满意之色更甚!“你说!我听着!”

    李毅深吸了一口气,整理一下心情,随后缓缓说道:“一.我名李毅,字文庸,这是我师傅赐予的,我知道豪门中取名字是有规矩的,但我绝不会更改此名。”

    李靖一听,顿时点头。“恩!不错!尊师重道,好!我应了!”

    “第二!我方才听您说我是次房长孙,我不太懂豪门规矩,不知道我是否是继承人,所以我这第二条就是,我不参与李家的爵位,财产之争,也就是说,李家的爵位财产一切都和我无关!”

    一听李毅此言,在场所有人都愣住了,一开始他们还以为李毅是想要李靖的爵位,没想到竟是如此。

    “为什么?你不在考虑考虑!”

    “不要考虑了,其实这是最重要的一条,原因有三,一.就是我方才说的,君子不趋炎附势,虽然继承不属于如此,但我也不想不劳而获,这会让我失了上进心,也会违了师命。二.豪门多纷争,绝大部分就是因此产生的,洛州的戴春林之所以走上那条不归路,我想和这有很大的关系吧!打虎亲兄弟,我不想因为我的回归而给我的兄弟心中留下一根刺,我已经孤独了十五年,我不想我的亲情有任何杂质。第三,功名但在马上取,富贵何须曲中求。小时候师傅就问过我的志向,我当时就说过好男儿当为大唐之崛起而读书,大丈夫当志在四方!取富贵、夺功名,我相信凭我李文庸之能足矣!”李毅这一番约法三章不是他故作矫情,而是他想得到一份纯洁的亲情,而且他也觉得凭他穿越者的身份如果出人头地还要不劳而获,还不如死了算了!

    “功名但在马上取,富贵何须曲中求。哈哈,好!好一个仁义无双,至善至孝的李文庸,好一个好男儿当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你放心!朕今日就告诉你,只要你有足够的才能,我就给你富贵功名!”李二今天是真高兴,李毅说出的约法三章足以看出李毅的人品,毕竟此刻有这么多人在场,李毅说出的话一定是慎之又慎的,一个能够如此轻飘飘的放弃权财而取亲情,一个能够说出功名但在马上取,富贵何须曲中求,好男儿当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的人,难道还会因为些许权财而叛国吗?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