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八章 亲娘咧!影响仕途啊!
    大汉走后,李二本想继续和群臣讨论此事,不过由于所知信息太少,所以只能作罢!于是一干国家领导人开始对大唐发生的一些鸡毛蒜皮的大事展开激烈的讨论。

    一个时辰后,大汉归来,带回来一个令众人惊讶不已的消息!

    “什么?没有!居然一点资料都没有?”李二的双眼睁得老大,大唐已经建国十四年了,居然还有在他这没存档的公民,从李君谦如此信任李毅中就可以看出,李毅的来历绝对是可查的,但是他这个大唐皇帝陛下却一点信息都查不出,实在有些莫名其妙!

    “是的,陛下,我查了大唐所有叫李毅的人,低于二十岁的有四人,两个在军中,一个在灵州,不过他字子义,而且今年已经二十岁了!还有一个才三岁!所以这个李毅应该没有入户籍,而且这个李毅应该是一个月内才出现的,所以才没有他的任何消息!”

    “陛下,我觉得这反而是好事!”李二正在沉思,却听房玄龄突然说道。

    “哦?玄龄!此话怎讲?”李二一听顿时来了精神。

    “陛下!现在以天下太平,所以没有登记在册的只能是三种人,一.便是外族的间隙,但如果李毅是外族人,体貌特征、说话习惯等必然和我大唐人不同,而且李毅如果真是外族人,李刺史必然会在信中提及的,所以这种情况基本可以排除。二.就是乱党故意将此人藏起来,以达到他不可告人的目的,但如果是此等情况,李毅就不可能在洛州破此大案了,而且就算李毅真是乱党,洛州之案只是乱党的苦肉计,那对我大唐也是有利的,最起码蛇已经出动了,比起他藏在暗处强得多。第三.也是最有可能的,就是李毅是在乱世时被某个隐士收养的,而现在出山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为我大唐出力,如果是这样,那我大唐将再添一人杰,毕竟那些个隐士可没有一个简单的,这从李毅的断案能力就可以看出,而且最重要的是李毅才十五岁!”

    “哈哈,玄龄就是玄龄,这推理能力天下无出右者,哈哈!好!朕期待我大唐再添一人杰!”

    “陛下过奖了!这推理能力臣可不敢当第一,现在不是有一个李文庸了吗?”

    “哈哈!你啊!李文庸还年轻,虽是璞玉,但还需打磨,不着急,这大唐还要靠你们啊!”

    “臣等必尽心辅佐陛下!”众位大臣一看皇上高兴,顿时知道现在该是表忠心的时候了。

    不管立政殿内的一帮大佬如何!李毅一行人一路快马疾行,终于于傍晚时分到达长安城,李毅连停下观看一下古长安的时间都没有,直接进城,沿着朱雀街一直走到了朱雀门前。

    到了朱雀门后,李毅把古墨剑、冷锋刺刀和行李都扔给了江离尘,只留下了藏有令牌的礼记书、手帕、信、李君谦的奏折和一本书。然后将绝尘给了李雪雁,让他们先回任城王府,自己则和段瓒直入皇宫。

    大唐皇帝李二居住的皇宫名为太极宫,太极宫宫内布局非常讲究,严格按照古代宫室建筑原则执行。宫内主体建筑采用“前朝后寝”的原则,以朱明门、肃章门、虔化门等宫院墙门为界,把宫内划分为“前朝”和“内廷”前后两个部分。朱明门、虔化门以外属于“前朝”部分,以内则为“内廷”。

    李毅和段瓒一路上通过盘查,一路通过太极门、两仪门直接进入李二办公之地万春殿。

    李毅随着段瓒来到了万春殿门前,由于一路疾行,李毅现在是风尘仆仆,格外疲惫。不过马上就要见到国家的最高领导人了!第一印象可是很重要的,所以李毅没有心情看风景,确有心情整理仪表,是自己尽量看起来精神一些。

    段瓒先进去通报,随后就听门口的小黄门一声尖叫:“传李毅李文庸觐见!”

    李毅连忙最后整理一番,挺胸、收腹、头抬高、恩!貌似要低头!面带微笑,大步向前走去,不过也不知是李毅太紧张的原因还是因为立政殿的门槛太高,李毅进门时被绊了一下,险些摔倒,多亏他多年习武,及时站住,才没有出大丑。

    “亲娘咧!影响仕途啊!”李毅叫了一声苦后,低头直往前走,走到殿中央时,立刻拜道:“草民李毅李文庸,叩见陛下,愿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李毅一直低头,没敢乱瞄,毕竟他没有经验啊!都说古代皇帝可是动不动就打人屁屁的!他可不想被莫名其妙的被打板子。

    不过李毅紧张,不代表在座的大佬也紧张,刚才李毅“闪亮”出场时就戳中了众人的笑点,但毕竟是初次见面,而且李二还在呢?所以一直都忍着,但一听李毅如此奇特的开场白,终于是忍不住了,大笑出声,搞得李毅莫名其妙,也是李毅点高,今天程咬金和尉迟恭等老流氓不在这,否则李毅今天就要出大丑了!

    李毅正不知怎么办,就听李二终于笑够了,开始正式问话了!“万岁万岁万万岁?什么乱七八糟的!不过倒是挺吉利的,你就是李毅?起身抬起头回话!”

    李毅松了口气,站起身,先是微微抬头,想了想,又把头抬高,愣愣的说道:“我...小的...草民正是李毅!”

    李二被李毅的回话弄得一愣,不过想起李毅可能是从大山里刚刚入世,不仅没怪罪,反而觉得有趣。“哈哈哈!你不用紧张,放轻松!”

    “哦!多谢陛下谅解!那个!小民是山野之人,所以不懂规矩,话说,接下来该问什么了?”

    “放肆!”看到李毅如此不懂规矩,一旁魏征终于看不下去了!

    “哎!玄成!无妨,此乃人之本性,难能可贵,恩,你在洛州也算立了大功,今天就先给你点奖励,以后你在朕面前只要不是朝会等重要场合,你可以随意!”李二看李毅浑身的山野气息更加高兴,这就说明李毅很有可能是隐士弟子!所以李二直接先抛出个甜枣,意思就是说,只要你好好给我办事,我是不会亏待你的!

    李毅一听李二的许诺也是高兴无比,其实他不是不懂礼仪,这些潘师正不可能不教他,但李毅身为后世之人,实在受不了这些繁文缛节,所以他今天故意漏出本性,如果李二不高兴,他再改不迟,反正他是孩子,还是个立了功的孩子,但李二一旦同意了,那可是一辈子的舒坦,这笔买卖很划算,而且他还能给李二留下个有本事的愣头青的印象,这种人可是帝王最喜欢的,例如程咬金,李毅一直把程咬金当偶像的。

    “真的?嘿嘿!多谢陛下!”李毅露出一个很纯洁的笑容!

    “恩!恩?药师你怎么了?”李二正要问话确见一旁的李靖竟然一直盯着李毅,面容呆滞,不知在想些什么!

    “啊!启禀陛下,请恕老臣失礼,老臣只是见这个年轻人很是眼熟,所以一时失神,望陛下恕罪!”李靖先是一惊,之后才发现自己失礼了,急忙向李二认错。

    “哎!药师,你我之间不必如此!”李二大度的一笑。

    “谢陛下!”

    “文庸,既然药师说你眼熟,那你就先说说你的来历吧!我可是也很好奇啊!你可知我这可连你的一点消息都查不出来啊!”李二今天心情大好,竟然难得的开了个玩笑。

    李毅一听,心说,小爷我可是在茅山猫了十五年,你能有我的消息就怪了!“哦!陛下,我这有我师父的亲笔书信,他说让我把这个给你,就能证明我的身份!”

    李二一听,顿时知道,李毅的师傅可能他的是熟人,这更合他的心意。“快呈上来!”

    “哦!”李毅答应了一声,随后从怀里掏出书信,由于这封信他一直贴身放在身上,所以他放在了内衣里面,没想到李毅一掏信,却把他随身玉佩也掏了出来,这块玉佩是李毅父母留给他的唯一证物,所以他一直将它挂在脖子上!

    “且慢!”李毅刚要把信给李二,却听见李靖在旁边一声大喝!

    “恩!药师!何故如此!”这次连李二都蒙了,毕竟李靖一直以来给人的印象就是沉默寡言,刚毅稳重,但今天却连着两次失礼,实属异常!

    而一旁的李靖却激动异常。“陛下,老臣失礼了!不过老臣恳请陛下让老臣问这年轻人几句话!然后再降微臣之罪!”李靖说着竟对李二认真的行了个大礼。

    李二一阵狐疑,今日李靖太奇怪了,不过李二想了想还是说道:“药师,不必如此,这又不是早朝,没那么多规矩,不就是问几句话嘛!你尽管问!李毅!你要认真回答,信一会在看!”

    李毅虽然在一旁看的莫名其妙,但还是立即应了一声,但却有一种莫名的感觉,似乎他要走运了!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