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 我行!我能!我可以!
    正月十七日辰时,李毅等人刚走不久,李君谦便把昨日之事简略的写了一纸书信,然后让洛州专属信鹰送往京城,李毅等人是菜鸟,但李君谦可是一个老鸟,昨天由于因为一连串的打击而急火攻心,没时间想这些,但现在事情已经结束了,他便有时间总结一切了,他越想越觉得李毅等人将会有危险,但李毅等人已走,现在追已来不及,所以他便传信给京城,希望皇上能派人迎接李毅等人。

    京城长安,大兴宫!

    李世民正在上早朝,却突然被打断。

    “启禀皇上,洛阳传来紧急信鹰!”只见一侍卫手持书信,跪在太极大殿内。

    李世民和群臣一听是洛阳急信,便顿时一惊,因为洛阳乃是大唐的陪都,守卫之森严仅次于长安,如果洛阳出事了,那长安也就危险了!

    李世民眼神一凝,沉身说道:“传上来!”

    就见李毅的贴身宦官沈公公走下台阶,从侍卫手中接过信件,然后又递给李世民,李世民一看信件,顿时杀机毕现,眼冒凶光。群臣一见如此,就知出大事了!

    李世民看完信件,略一思考后大喝一声:“传段瓒!”

    不多时就见一二十岁出头、面容刚毅的汉子来到殿前跪下行礼:“微臣段瓒参见皇上!”

    “恩!今天辰时有四个年轻人从洛阳出发赶来长安,哦!有一个还是道宗的女儿李雪雁,你应该认识!你马上点齐二百千牛卫骑兵,然后沿着长安至洛阳的官道找到他们,将他们安全送回长安,再将其中一个叫李毅的年轻人来见我,记住!一定要保住四人的性命!去吧!”段瓒听了一惊,随后领命而去!

    “继续!”李世民交代了段瓒之后,又开始上朝,群臣虽然不知发生了什么,但看李世民不打算当场说出的意思就知道又是机密之事,不过他们也不是一无所获,最起码他们记住了一个让皇上派出亲卫军千牛卫百里驰援叫李毅的年轻人!

    正月十七上午巳时时分,距离长安城几百里百里外的官道上,正有两拨人在对峙,一方一百多个骑马的蒙面之人,而另一方却是只有四个人两匹马的李毅等人。

    “这是第三波了吧!话说!咱们是捅了多大的蚂蜂窝啊!值得他们这么玩命的追杀我们。最重的是这次的人稍微多了些吧!”李毅看着前方杀气凛然的一百多人苦涩的道。

    “大哥,亏你还是文化人,用词如此不准确,这他娘的是稍微?咱们上次才遇到二十人好吧!现在呢!五倍啊!”江离尘和李毅呆久了,别的没学会,但这吐槽和爆粗口的本领却学的炉火纯青。

    “毅哥哥!这次你能行吗?要不然咱们往回返吧!咱们都是千里马,他们追不上的!”李雪雁看了看前面杀手,眼带憔悴的说道,在刺史府时看李毅验尸对他来说已经是一个挑战了,而这今天却一起看了一大波的死人,无论是精神和**,她都受到了极大的摧残。恩!**上是骑马累的!不过从她身上的气质来看,她也算是经过了一场洗礼,毕竟也是看过杀人的人了!

    “雪雁!坚持住,没事的!就这些精兵强将,杀他们就如同徒手杀一头牛一样容易,放心!我行!我能!我可以!嗷~~!”

    “大哥!你确定你行!要不咱们另想他招吧!”江离尘看李毅前言不搭后语,担心的说道!

    “你这是一句废话!如果有他招,我还用和这一百多头肉球眉来眼去的?他们能在咱们前方堵咱们,你认为咱们后方会没埋伏,他们之所以没动手,就想将咱们吓退,然后他们好从后面剁肉馅,包饺子,最后四面出击,两面三刀,毕其功于一役!”

    “大哥,你都无与伦比了!”

    “靠!你这文盲!那叫语无伦次!别废话了!男人不能说不行,现在执行a计划!”

    “a计划是什么?”

    “a计划不行就来b计划!”

    “b计划你也没说啊!”

    “终极计划是c计划!”

    “怎么又出来个c计划!”

    “靠!d的计划就是冲!然后杀!最后跑!马不停蹄地跑!记住没!”

    “记住了!杀啊!”江离尘答了一声,就率先杀了出去!

    “花擦!我还没说开始呢?”李毅说着也冲了出去,他刚才之所以和江离尘说了一大堆废话,一是中场休息一下,他们已经连逃带杀一上午了,到现在连口水都没喝一口!第二就是让两个女士稍微缓解一下,毕竟今天他们的世界观恐怕是彻底毁了!

    李毅和江离尘分别骑着绝尘和无影冲向了人群中,李毅左手持冷锋刺刀,右手持古墨剑。看起来杀气腾腾!而江离尘只有一把他师父给他的绣天刀,看起来也是气势不凡,他们本想一鼓作气直接杀过去,但是显然事实他们另失望,对面显然是有聪明人的!

    只见这一百多人没有一起冲上来,而是先四散开,然后将李江等四人包围在内。

    李毅一见情况不妙,立刻招回江离尘,二人双马并在一起,一前一后,相当于背靠背,这样可以更省力一些。

    李毅时而施展太极刀法,时而施展降魔剑法,而江离尘的绣天刀法显然也不同寻常,但双拳终究难敌四手,李毅和江离尘再杀了三十多人后已经渐渐体力不支了!

    李毅面色凝重,现在是他出山以来最危险的时刻,大脑飞转,想想前世小说中的猪脚在面临绝境时总能有所突破,想想自己是否也有什么能突破的,然后好力挽狂澜,赢得鲜花掌声一片!

    不过上天显然不会给李毅这个出风头的机会,就在李毅大脑凌乱之时,只见前方杀来了一大队官兵,李毅一见顿时振奋起来,瞬间满血复活,随手就结束而两人的生命!

    之后结果就显而易见了!这是一队大唐精兵,足有两百人,故而只是一刻钟就结束了战斗!

    “段大哥,怎么是你!”李雪雁一见来人,便瞬间活泼了起来。

    “恩?雪雁!还真的是你!我奉皇上的命令前来接应尔等,救下一个叫李文庸的年轻人!二位谁是李文庸!”来人正是褒国公段志玄的长子段瓒,只见段瓒从两百官兵中走出对李雪雁等人说道。

    “某是李文庸,敢问将军姓名!”李毅收起冷锋刺刀和古墨宝剑后上前见礼。

    “某家段瓒!你就是李文庸?果然勇武不凡!”段瓒刚才率军冲杀过来时看见李毅的勇武,甚是佩服,所以说话时严肃的脸旁竟挤出一丝笑意。

    “哈哈!段兄说笑了!和你相比,我可差远了!我这点功夫只能屠杀点猫狗而已!”

    “哈哈,是一个爽快的汉子,你这兄弟我交定了,不过陛下还等着我们呢?咱们还是边走边说吧!”段瓒听见李毅的话竟破天荒的笑了,惹得李雪雁一阵目瞪口呆,连观看杀人的后遗症都忘了!

    “恩?这么快就惊动皇上了!太神奇了吧!不过既然皇上老人家已经知道了!咱们还是快点走吧!”李毅一听皇上已经提前知道了,顿觉不可思议,毕竟他们可是骑着千里马马不停蹄的赶路,没想到还是快不过和皇家的情报系统啊!

    随后李毅等人喝了口水,快速吃了点干粮,然后启程上路。

    正月十七午时,李世民退朝后,将房玄龄、长孙无忌、李靖、魏征叫到了万春殿!

    万春殿内,君臣见礼后,李世民首先开口道:“来人啊!给众位爱卿看座!”众人答谢一声落座后,李世民把李君谦的信件教给众人传看。

    片刻后,李世民开口道:“众位爱卿!都说说看法吧!”

    房玄龄略一思索后说道:“陛下,此信中所言太过简单,只能等那个叫李毅的年轻人来了之后再详细讨论,不过却有一件事能够确定,那就是民间有一个庞大不知名组织正在谋划着什么!而且这个组织还控制了许多大臣之子,至于有没有大臣被控制还不得而知!”

    李世民点了点头,然后说道:“唉!其实,这个组织早在两年前我就已经知晓了,不过那是他们太弱小,而且还极为隐秘,虽然我已命加大力度排查,但却一无所获,没想到今日却现身了!恩?辅机!你有何意见?”李世民见段志玄还在低头看信件,而且眉头紧锁,遂出声问道。

    长孙无忌被李二一叫,顿时清醒,起身回道:“启禀陛下!我对这什么组织倒没什么意见,不过我对李毅这年轻人到很感兴趣!”

    李二一听也来了兴趣说道:“哦!说说看!”

    “回陛下!陛下请看,李刺史的信件中写着说他的儿子与正月十五夜上吊而死,第二天,别驾戴顺德验尸,结果判为自杀,而却被当时在场的李毅驳回,并亲自验尸查案,不过半日,案子便破了。陛下!戴顺德此人臣了解,此人刚毅果断有急智,而且极擅长验尸,曾破过很多案件,但他却连此案中的死者是他杀都没发现,可以说作案者的作案手段非常严谨高明,但就是这样的一个案子却让一个十五岁的少年半日就把案子破了!臣认为,这里面如果没有其他隐情,那这少年恐怕就不只是奇才那么简单了!”

    李二一听顿时也发现了蹊跷,随后又拿起信件仔细观看起来,不多时,嘴角露出了笑意!说道:“去!叫人查查这个在洛阳出现的李毅,我要要他的全部资料!”

    只见李世民身边一长有络腮胡子大汉领命而去!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