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六章 雨过天晴!出发长安!
    “呵呵,你的口才和你的诗词一样精彩,不过我要的是证据,否则你说得再多都没用。”李子豪淡淡的道,仿佛一切都和他没关系。

    “真不知道是你的心理素质真的很好,还是你真的已经彻底疯了,我其实对你背后的人很感兴趣,真想知道什么样的人能把戴春林这样的怂人逼的前来自首,又能把你逼成他的狂热信徒,变得六亲不认,人不人鬼不鬼的。不过这都是以后的事,我想你也是不会招的,既然如此,我也就没有必要给你自首的机会了,你不是要证据吗?我就给你证据!”

    李子豪好似没有听到李毅的话,继续脸色淡然,面无表情。

    李毅看了一眼李子豪后继续说道:“其实戴春林的出现就是一个破绽,因为戴春林出现在刺史府男宅和府门的必经之路上。”

    “那不很正常嘛!我大哥的书房也在男宅,他去取衣服自然要经过那里!”李子豪淡淡的说道。

    “可是我刚才说了,戴春林不可能通过刺史府大门层层的包围而进入刺史府,他只能是从内部出来的,所以在男宅里他必有内应,而这个内应还要能够指挥得动戴春林,你说男宅里除了你还有他人吗?”

    “呵呵,首先这还是你的推理,其次就算你的推理是正确的,难道就不可能是杀人的就是戴春林,毕竟你说了,戴春林在我大哥死的那夜也在刺史府,而他杀了大哥后一直隐藏在暗处也很合理啊!”

    “虽然你这种假设漏洞百出,不过这也符合你的智商,但我没有兴趣和你继续辩论,第二个证据,就在你的身上。”

    “哦?我身上?说说看!”

    “你敢不敢把你的胳膊漏出来给我们看看!”

    李子豪一听此言,眼神微不可查的一缩,不过随后又恢复正常。“没想到你还好这口,既然你要看,我就让你看看!”李子豪说着把两只袖子撸起来,露出胳膊,只见李子豪的两条胳膊上各有三道长长的伤口,像是被什么挠的。

    “靠!临死前你还不忘恶心一下小爷我,说说吧!这伤口是怎么来的!”

    “被猫挠的!”

    “不是吧!这种丧心病狂的借口你都说的出口,你这种人会让猫靠近你?请问你是怎样把臭不要脸的精神练习的炉火纯青的?”李毅吐槽了一句后继续说道:“那日在我验尸时,我特意留了一个小心眼,其实死者身上有一个重要的证据,那就是死者的指甲缝内有些许血肉,当时我就猜测这一定是死者挣扎时将凶手给挠伤了,而以当时的情况来看,凶手最有可能伤的地方就是胳膊,我当时特意没说,我就怕凶手知道后丧心病狂的把两手都给烫伤或直接剁掉,这样就死无对证了!没想到我还是被你的无耻给打败了!”

    “我这就是猫挠的,难道随便一个胳膊被挠伤的人就是凶手?这个证据也不成立了!”

    “花擦,你还真是无敌了!说实话!在不要脸这方面我从来没佩服过其他人,你是第一个!”

    “谢谢夸奖!你还有没有其他证据了,没有的话我就要回去睡觉了!”

    “你难道真要我把那块令牌拿出来吗?”李毅边走向站在左边的李子豪。

    李子豪一听令牌当时脸色就变了,不过片刻后又恢复了古井不波,似乎看淡了一切。“唉!还是被你找到了,可惜啊!三年的筹划一朝付诸东流,李毅,你确实很聪明,你是我见过除了他以外最聪明的人,不过你别得意的太早,他不会放过你的,鹿死谁手,尚未可知!”李子豪说完不知道从哪掏出一把匕首就要往脖子上划,李毅见他要自杀,也没有拦着,因为对于这么一个丧心病狂人来说,是不会从他身上得到任何信息的。

    不过另李毅没想到的是李子豪竟然突然将手中的匕首甩向了李君谦,李毅来不急多想,本能的将手中剑随手扔出,正好将匕首拦下,不过一切还没有结束,李子豪竟然又不知从哪里抽出把剑,以闪电般的速度杀了还愣在当场的戴春林,随后反身杀向手中没有武器的李毅而来。

    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李毅脑中只来得及闪过一个念头:“花擦!中计了!他居然会武功!”然后就本能的一个闪躲,然后转身,下一秒画面定格,只见李毅背对着李子豪,而李子豪的剑却穿过了李毅的腋下,看起来好像李毅被刺中了。

    “毅哥哥!”李雪雁先是大脑一片空白,然后大叫一声,疯狂的冲了过来。

    “大哥!”“文庸!”“李大哥!”江离尘、李子涵和李子萱也随后跟着跑了过来!

    只是还没等四人跑过来,李毅却突然长呼一口气说道:“喊什么!我还没死呢?麻蛋的!还是左手活!太险了!幸亏小爷我早有准备!”

    听见李毅说话,四人的动作戛然而止,从极动到极静瞬间完成,随即表情异常呆萌的看向李毅。

    只见李毅的右臂打开,露出李子豪的长剑,然后转过身体,松开手,就见李子豪眼露不甘的倒下了,原来李毅就怕今天会会出事,所以提前将右腿的裤管割开,然后当李子豪冲过来时,李毅本能的转身、抽出冷锋刺刀,然后背对着李子豪刺出,正中李子豪的小腹,以冷锋刺刀强大的放血功能,直接结束了李子豪操蛋的一生。

    见李毅真的没事,李雪雁破涕为笑,直接扑到李毅的怀里:“嘻嘻!臭毅哥哥,刚才吓死我了,呜呜!”

    “你这是哭是笑呢?咔嚓!鼻涕、鼻涕啊!别蹭啊!我也是有洁癖的!哎呀!别掐我啊!花擦!江离尘,把小爷的刺刀放下,那是我的,我的!嘿!别跑啊!子萱快帮我追回来!不对!我这什么智商,居然让子萱去追。哎呦喂!那个子涵快看看我的剑坏了没有,心疼死我了!我说臭丫头,你再不放开我,我的这点家底就快败光了!”

    “不!就不!我要抱一辈子!哼!你休想逃!”

    “我说你家里那位可是个**oss啊!你确定我能搞定他!”

    “你要搞不定我就和你私奔!”

    “你还真是奔放啊!麻蛋!小爷我拼了!连戴春林我都搞定了,还怕一个王爷!”

    “就是!恩?你什么意思?你敢骂王爷!”

    “有吗?你听差了!我在夸他!哎呀!别掐啊!疼疼疼疼!”

    ......

    一番鸡飞狗跳、哭哭闹闹、打打闹闹后,刺史府终于安静了!不过事情显然没有结束。

    李君谦为李子墨和李子豪共同办了一个风风光光的葬礼,对外就宣称是李子墨被仇家所杀,而且凶手已被伏诛,李子豪就是在捉拿凶手是被凶手杀死的。当然了戴春林也一样,理由同样是捉拿凶手时误伤的。对于豪门来说事实是怎样的不重要的,重要的是怎么对外有一个合理的解释,无论是从豪门的脸面方面来看还是从这件事情的重要程度、牵扯之广方面来看,都不能对外宣布实情。

    李君谦一日连丧二子,已经大病数日,尤其是李子豪最后的那一把扔向他的匕首彻底的刺穿了李君谦的心,听说正打算辞去洛州刺史之位,然后把爵位传给李子涵,自己回老家颐养天年。

    戴顺德也因为中年丧失一子而心力交瘁,但悲中有喜的是戴春林不是最终的凶手,他也就可以对李君谦有个交代,而且戴顺德虽然是他的儿子,但确是她和一小妾所生,所以他从来没怎么管过戴春林,这也是戴春林走向这条路的直接原因,一饮一啄,因果循环。不过不管怎么说,戴顺德却是挺过来了,而且现在正在替李君谦处理洛州公务。

    李子涵也算是捡了个馅饼,本来这郡公之位根本轮不到他,不过现在他成独子了,所以爵位只能给他了,但对于李子涵这种君子来说,爵位有无对他来说根本不重要,反而他现在比以前更忙了,简直就是脚不沾地,再也没有了以前的逍遥时光。

    而这里面还有两个人得到了实惠,一个就是江离尘,李子萱经过了大喜大悲终于看清了自己的心,和江离尘修成了正果,而且俩人竟然也征得了李君谦的同意,不知道李君谦是看好江离尘,恩!主要是李毅的前途还是真的把一切都看淡了,不过这都不重要了,俩人已经决定了这次将和李毅一起去长安,现在江离尘可谓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到不得了啊!连走路都是轻飘飘的。

    而另一个人得益的就是李毅,当初对外宣布消息时,为了转移刺史府一天死三人的丑闻,他们竟然丧心病狂的将李毅彻彻底底的出卖了,他们对外宣称刺史府之所以能在半天时间就找出凶手并将之绳之以法,靠的就是李毅高深的验尸本领,缜密的逻辑思维,超强的思维逻辑以及满腹经纶的学识。恩!貌似还有无敌的武功,据说那天如果没有李毅,就将会死更多的人。总之,就是把李毅夸成一个天上没有,地上无双,风流倜傥,文武双全的奇男子,再加上元宵诗会上的事被传出,李毅的声明正在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而响叮当人不让的速度迅速向外蔓延。据说还得了一个玉麒麟的外号。搞得李毅这两天天被一群小姑娘堵门口,然后又天天被李雪雁掐。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一言以蔽之,洛州的事情就这样结束了,至于李子豪背后的组织,还有李毅在立即一书中发现的令牌、那方不明来历的手帕、不明所以的书信以及所有所有的一切都被李君谦写成了奏章,让李毅帮忙带往长安教给大唐皇帝李二,毕竟这件事已经不是他一个刺史能解决得了的了,哦!还有一个小问题,那就是当初李毅进城时的收费事件,现已查清是李子豪搞的鬼,由于收费的时间不长,也就两天,没造成什么恶劣影响,此事也就不了了之了,不过那个守门的刁守才可就没那么辛运了,现在他...总之很惨。

    正月十七,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李雪雁抛弃了管家明叔和护卫队,和李毅、江离尘、李子萱一同前往长安。李毅骑着绝尘,抱着李雪雁。江离尘骑着李子涵给的一匹黑色的、据说是名马乌骓后代的、由李毅起名为“无影”的千里名马,抱着李子萱。四人迎着朝阳,披着朝霞,踏上了去往长安的路。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