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章 李毅断案 下
    李毅与二女没过多久就走到了州府县衙,直奔正堂衙门而去,见里面已经被层层包围,连蚊子都飞不进去,李毅满意的点了点头。

    堂内众人都在等待李毅,李君谦见李毅来了,向李毅点了下头,李毅也回了个礼,然后让二女和江离尘、李子涵一起站在大堂右方,然而李毅却走向了独自站在左方的李子豪,随后随着李君谦一拍惊堂木,断案开始。

    “堂下所跪者何人!”

    “草民戴春林!”

    “你是否承认杀害李子墨之事!”

    “草民承认!”

    “好,你既然承认就把你的杀人动机和杀人经过说出来吧!”

    “且慢!”戴春林正要说话,却被李毅打断。李毅走到堂下,先是对李君谦行了一礼后说道:“刺史大人,我觉得没必要在他身上浪费时间,就让小侄先问嫌疑人几句话吧!”

    “恩!你尽管问吧!”

    李毅回了一礼后转身对戴春林说道:“戴春林!咱们又见面了!我都说了,让你长点智商,你不听!昨天被人当枪使,今天就来冒充凶手,你以为凶手是谁都能当的吗?你长那脑子了吗?你说你是凶手,那我问你,你有什么证据证明你是凶手?”

    “噗!”李毅刚一说完,大堂之上就传来一阵笑声,连悲伤紧张的气氛都冲淡了一些。

    戴春林被李毅问的哑口无言,他准备了一大堆的说辞,但是李毅不是按常理出牌的人。

    “好了,我就不跟你浪费时间了!这样,你要是能完美我的几个问题我就承认你是凶手!”

    “哼!你问吧!”

    “好!你听好了!一.昨夜子时,刺史府大公子李子墨上吊于家中,经发现,死者的屋子当时是从里面反锁的,那么我请问,你是如何逃出去的!第二.死者生前所穿的衣服明明是最大的证物,你为什么不将它毁掉,还将它藏于刺史府内。三.就算你相信我能从一件旧衣服里找出凶手,但你为什么不晚上来,却在白天光明正大的来。第四.你在死者房中所找之物为何物?最后一个.搜查衣物之时,刺史府外明明被大量兵甲包围,你一个文弱书生,你是如何不声不响的进来,还能在如此多的士兵面前拿到衣物的。”

    “我...我...”

    李毅等了半天,戴春林却除了我外一个字也说不出。

    “不是吧?你竟然一个也编不出来!我真替真正的凶手感到悲哀,他怎么会找你来给他当替死鬼,我现在才发现原来替死鬼也不是谁都能当的,恩!也替你悲哀!希望你来世做个聪明人!”

    “贤侄!这...?他真不是凶手?”李君谦被李毅一番问话问得目瞪口呆,没想到他们认定的铁案竟然会有如此大的漏洞。难道人与人的差距真有这么明显?

    一旁的戴顺德也瞬间从大悲走向大喜,毕竟很显然他的儿子已经确定不是凶手了。

    “恩!他只是凶手替出来的替死鬼罢了!这五点我可以替他回答,第一,关于凶手是怎么离开的问题,其实当晚凶手根本就没有离开那里,一直就在案发现场!”

    “什么?怎么可能?”

    “没什么不可能的,方才从现场的杂乱我们分析出凶手是因为一件或几件东西而出手杀人的,凶手杀完人后布置好现场,便在屋内翻找东西,可惜他不知道死者是个藏东西的高手,他一无所获,正在这时,外面传来脚步声,死者知道事情要暴露,就将死者的衣服穿在身上躲在门后,而当你们冲进来后,他便从门后出来,假装刚刚来到,而由于你们所与人的注意力都放在死者身上,而且凶手是你们所熟之人所以并没有注意凶手,这样,所有的解释便完美无缺了!”

    “竟然是这样!”众人都感觉一阵遍体生寒。

    李毅没管他人继续说道:“至于这第二点就简单了,死者生前所穿衣物虽然是最大的证物,但由于凶手是你们所熟之人,你们绝对不会怀疑到他身上,所以他的房间反而成了他藏衣物最好的地点!”

    “那他直接将衣物销毁了不就好了吗?为何还要藏起来?”李君谦不解的问道。

    “哼!如果他把衣物销毁了,他还怎么让别人替他定罪啊!这就是凶手的聪明之处,如果没人发现死者是他杀,那一切就可以万事大吉了!如果发现死者是他杀,那么那件衣物就会成为最大的证物,一旦有人拿着衣物出现,就会自然而然的被认为是凶手,不会仔细的追查,这样凶手就又可以逃之夭夭了!”

    “这还是人嘛!我是不是智商太低了!”李子涵脱口说道,这种玩心计的事情显然不适合他这种君子,众人听到李子涵的感叹竟然齐齐点头赞同,也不知道他们是赞扬李毅还是佩服凶手。

    李毅轻咳一声后继续说道:“至于这第三点和第五点可以一起解释,戴春林之所以能悄无声息的出现在刺史府内,那是因为他一直就躲在刺史府内!”

    “什么?”

    “不可能!”

    “这太凑巧了吧!”

    李毅微微一笑说道:“一点都不巧,只能说是因果罢了!其实这件事恰好要从昨夜说起,昨夜元宵佳节,宜宾楼诗会,我...”这回李毅当众将那日所发生之事又说了一遍,其实这是说给李君谦听得,因为在场之人只有他不知道。

    “什么,逆子!你竟然做出这等事!你...你为什要这么做?”李君谦先是一阵气愤,但随后又是一阵疑虑,毕竟这事太反常了!

    李毅看了一眼不动声色的李子豪,从容说道:“一开始我也想不通,因为我和李子豪除了和子涵、子萱的关系可是一点交集都没有,但李公子却是初次见面就要治我于死地,一开始我以为他是因为雪雁才如此,但他也没必要如此激进啊!而且我看得出他对雪雁没有任何感情。由于当时情势复杂,我要想办法度过李子豪的刁难,所以我多想。不过,正当我度过危难,正在重新思索李子豪的事情时,戴春林跳出来了,第一次给人当了枪使。”

    李毅顿了一下,继续说道:“之后为了弄清楚这件事,我就打算打草惊蛇,我临走时对戴春林说我和他的恩怨一笔勾销,但他需要拿钱来赎罪,然后我就让离尘给他去取,只是没想到真就有意外收获,而且是惊天的收获!”

    “什么收获?”众人开始听李毅不讲案情反而讲他昨夜大显神威之事,以为他要炫耀,不过听到这他们才发现,这里面竟有惊天的秘密!

    “呵呵,其实我之所以能一眼就断定戴春林不是凶手就是因为那晚的收获,因为我没想到戴春林竟然那么的胆小,昨晚离尘只是轻轻的一下他,他竟然就拿出五百两金子作为赔罪之物,试问一个如此胆小之人如何会有胆气杀人!”

    “什么?五百两黄金?这...我洛阳几个月的税收也就这么多,守直贤弟,这...”李君谦听到这,才知道事情彻底大条了,五百两黄金,

    这简直是惊天的案子,而且这五百两黄金用来做什么的才是最重要的,要是...那可就真不得了了!

    戴顺林也被这消息震得失神,他现在已经说不出话了!

    李毅却在一边继续说道:“一开始我以为这五百两金子是戴春林从家里偷的,因此今天我还试探过别驾大人,但从今天别驾大人的表现来看他是并不知情的,所当时我就断定戴春林背后定然有一个组织,而那五百两金子应该是那个组织搜集来的,被他挪用了!”

    “而我查到最后,将所有的一切串联起来,才知道谁是这个组织在洛阳的负责人。我说的应该都对吧!李子豪三公子!”

    “三哥?”

    “表哥?”江离尘一听李毅之言,立刻将李雪雁等人保护起来,防止李子豪狗急跳墙。

    “什么?是子豪?不可能!子墨可是自豪的的大哥啊!贤侄,你可有证据!”李君谦已经彻底慌了,先是大儿子死在家中,接着又被曝出洛阳有一神秘组织,最后竟然又说杀死自己大儿子凶手竟然是自己的三儿子,一连串的打击放在谁身上也受不了。

    “哈哈!真是精彩!我还真小看你了,不过你用这种的方法来报昨日之仇,是不是太低劣了,你说我是凶手你可有证据!”

    “别急啊!听我慢慢给你道来!当晚你从宜宾楼回到家中,因为我的事情你非常气愤,所以就想找东西安慰自己,找什么呢?就是找自己心中的那个她给自己留下的东西,可是当你打开自己的藏物之处后,却发现里面空空如也,你当时就慌了,因为里面不光有手帕,还有能证明你的身份的东西,所以你便向下人打探谁进了你的屋子,很快你就得知你大哥曾经进入你的屋子找书,因为你大哥有洁癖,所以便忍不住帮你打扫了屋子,没想到竟有意外收获!”

    李毅顿了一下继续说道:“当你得知你的东西被你大哥得到之后,你就知道你已经暴露了,你当时很惊慌,恰巧此时,被我讹了五百两黄金的戴春林来到你府上,找你商量那五百黄金之事,你先是很气愤,但随后就让你想到一条毒计,你这畜生竟为了那个不知名组织竟然对你大哥动了杀心,因为你大哥一死,你的身份就不会暴露,而且替罪羊也有了,如果戴春林在一死,那五百两金子也可以推到他的身上,一举三得,一箭三雕。随后你与戴春林商议一番后,你便开始行动,你找到你大哥书房,先是对你大哥苦苦哀求以麻痹他,然后用你给他准备的带有少量迷药的**汤将之迷晕,最后就是杀人伪装,寻物,躲在门后,完美出逃。而我想明此事之后也才知道你为什么一见我就要置我于死地,因为你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一个没有人类感情的畜生,这也是为什么当初子涵和子萱一提到你就眼露厌恶之意的原因!”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