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四章 出奇不意料之外
    江离尘走后,李毅开始让众人搜查屋子。然后李毅出去找昨晚在场的一些下人询问案情,半个时辰后李毅回到书房,却发现众人一无所获,李毅便也一起跟着找,李毅先是围着四周转了一圈,敲敲打打,发现不像是有密室,那就说明,如果证物还存在的话,一定就在这屋子内。

    “子涵!”李毅想了想,叫住李子涵。

    “文庸,怎么了?”

    “子涵,你大哥平时最喜欢的是什么东西!”

    “大哥生前最爱的就是他书架上的书和这盆君子兰了!”

    “哦!”李毅走上前,看了看君子兰,随后双手将君子兰捧起,将花拔出,然后将花盆用力摔碎。

    “文庸!”“李大哥!”李子涵和李子萱一看李毅摔了君子兰,当时大惊失色,毕竟这是他大哥生前的最爱。

    “呵呵!稍安勿躁!”李毅安抚了一下李子涵和李子墨,随后蹲下身,将花盆中的土分开,里面竟露出一个小盒来。

    李毅拾起小盒,起身将盒身上的泥土擦拭干净。

    “这...贤侄,你是怎么找到的?难道你真会道法?”戴顺德见李毅如此快速的找到证物,又不淡定了,毕竟从现场的情形来看,当初凶手可是找了不短的时间啊!

    “呵呵,什么道法,藏东西这种事情无外乎三种,第一种就是密室,如果密室建的足够好,那将是最安全的法子,但此屋我刚才探查了一遍,没发现密室之类,因为这间书房是独立的,周围没有其他房间,所以如果有密室只能是在地下,但凡是地下有密室,用手从地面敲击,将会发出清脆之音,结果很明显,这屋里不存在密室。这第二种,就是藏在不起眼或别人死也不会碰的地方,但藏在不起眼之地也容易被人误毁,而别人死也不会碰的地方,这屋里除了那个夜壶就没有什么是不能碰的了!不过从里面散发的味道来看,这显然是一个用过的夜壶,所以这种方法也排除了!那么就只有一个了!”

    “难道是主人生前最爱之物?”李子涵恍然大悟的说道。

    “宾狗!答对了!因主人生前最爱之物,也是主人保护的最好的地方,而且还不易被人注意,如这盆君子兰!”

    “真是精彩,缜密的思维,严谨的逻辑,层析分明的推断,机智的头脑,再加上深不可测的学识,贤侄你真的只有十五岁?”戴顺德发现自己已经快要麻木!

    “咳咳!那个办案要紧!办案要紧!咱们还是先看看这盒子里面之物吧!”李毅说着打开盒子,只见里面有一封信和一方手帕。李毅先看信,但封面却没有任何字迹,随后打开信,上面却写的是一堆数字,数字三个为一行,有十几行那么多。李毅有看了看那个手帕,显然是女子之物,上面还有胭脂香味。

    “这都是什么啊!一封不明所以的信和一方不知来历的手帕,就为这杀了一个人?”戴顺德显然觉得自己的智商又不够用了。

    李毅低头思索了一阵,随后又抬头问李子涵:“子涵,你大哥最喜欢的书是哪本?”

    “恩?文庸你是说这两样不是证物?可是书中能藏东西吗?”

    “这你先别管,你先把你大哥生前最喜欢的书都给我找出来!”

    “这倒不用麻烦!”李子涵边说便从书架上拿出来一本厚厚的书。“大哥生前最喜欢的就是儒家经典,且由以这本礼记最为喜欢!”

    李毅接过书,垫了垫,便露出喜色,以为这书的重量有异常。随后打开书,不过李毅只看了一眼就将书合上,面露惊讶之色,嘴里叨咕道:“怎么会是这种东西!难道真是?不可能啊?唉!事情真是出奇不意料之外啊!”

    “文庸哥哥,你在说什么不可能?里面有什么?”由于李毅刚才打开的比较快,又有些隐秘,所以众人都没看见里面之物。

    李毅刚要解释什么,就听外面传来一阵吵闹之声。李毅一听就知道是怎么回事,随后拿好书、信和手帕,对众人说道:“好了!这屋子里已经没什么要注意的了,外面的蛇已经出动了!咱们该去收网了!”李毅说着率先向外面走去。

    众人虽有疑问,但也知道现在不是问的时候,所以连忙跟着出去。

    李毅等人径直来到了声音吵闹之地,李毅四处一瞅见此地竟是李子墨的书房和出府门的必经之路。只见李君谦、江离尘。李子豪等人皆在,还有一队士兵,正围着正中央的低头下跪之人。

    看到李毅过来,李君谦立刻迎了上来:“贤侄的法子真灵,方才离尘来告诉老夫说你是为了引蛇出洞,我还不信能成功,没想到真就将凶手捉住了,贤侄真乃神人也!”李君谦现在浑身一阵轻松,虽然儿子的死依然悲痛,但是能这么快将仇人抓住,足以告慰李子墨的在天之灵,所以他现在内心的悲伤已被冲淡不少。

    “伯父过奖了!”李毅先是对李君谦谦逊一番,随后对跪着的人大喝一声:“抬起头来!”

    随后李毅就见到一双充满仇恨的眼睛和一张令人惊讶的面孔。

    “孽子!怎么是你!你竟然干出此等伤天害理之事,我...我...”戴顺德见到跪地之人的面孔竟是戴春林,顿时怒火中烧,竟然一口气没上来,昏过去了!

    李毅连忙上前掐人中施救。不多时,戴顺德清醒过来,不过是老泪纵横。“李大哥,我对不起你啊!孽子竟做出此等事情,我...我这就了却此生以慰贤侄的在天之灵!”戴顺德说着竟然要挥刀自杀,幸亏李毅离得近给拦住了。

    李君谦一开始也是对戴顺德父子也愤怒异常,但戴顺德挥刀自杀的一瞬间令他清醒了,他和戴顺德是二十多年的兄弟,戴顺德的为人他最清楚不过,虽为人和善,但确是一正直刚烈之人,所以这事戴顺德绝对是不知情的。“守直,你这是做什么,就算是赔命也轮不到你啊!咱俩二十多年的交情,我还能不了解你吗?”

    “可是,我的儿子杀人,我也难辞其咎啊!”戴顺德依旧老泪纵横。

    “二位伯父稍安勿躁,我没说戴春林就是凶手,事情是怎么样还要审过之后才知道!”

    李毅此时却放佛胜券在握,眼冒智慧之光,自信的气质散发而出,从李雪雁的眼神之中就可以看出此时李毅的气质有多么吸引人。

    “你什么意思?”戴顺德、李君谦和地上的戴春林同时说道。

    “呵呵,伯父,案情已经快要明了,不过还需要再审一下,所以麻烦伯父升堂吧!”

    “不用这么正式吧!”

    “伯父,此案可比你想象的复杂得多,而且牵连甚广,所以还是升堂吧!不过衙役卫兵等人就不用了,此时我觉得还是保密的好!”

    李君谦一见李毅面容严肃,不像是开玩笑,也觉得事情好像大条了,所以迅速做出安排。“离尘贤侄,麻烦你将戴春林带入州府衙门大堂,其他人等守住大堂四周,不要让任何人等进入,守直贤弟帮我记录,咱们即刻升堂!”

    “子涵和子豪也去吧,能帮上忙!”李毅意味深长的一笑,说道。

    李君谦看了李毅一眼,随后点头同意。李毅从李子豪的眼中看到一丝阴鹜,甚至有一丝威胁之意,李毅更加自信,露出微笑。

    众人答应一声,四散而去,而戴顺德一听事情貌似有转机,也强打起精神。

    “伯父你们先走,我和子萱还有雪雁先去办点事,一会就去!”李毅先是叫住李子萱和李雪雁,随后对李君谦说道。

    “嗯!多加小心!”李君谦没有多问,嘱咐一句后转身带人离去。

    “文庸哥哥,我们去哪啊?”众人刚走,李雪雁就迫不及待的道。

    “就你心急!呵呵!去你闺房!”

    “啊!文庸哥哥,去我闺房干嘛!”李雪雁脸色羞红的问道。

    “想什么呢?去你闺房当然是去取古墨剑!要不然你给我拿出来!”

    李雪雁看了看被包扎的手,说道:“还是你自己去吧!说起那把剑我就来气,世上怎么会有这种剑,我这么可爱,居然都忍心下手,真是没情趣,哼,什么样的主人有什么样的剑!”

    李毅尴尬一笑,敲了李雪雁一下说道:“别瞎说,前面带路!”

    三人一路往李府后院而去。路上,李毅问李子萱道:“子萱,这李府的房屋布局挺简单吧!”

    “李大哥怎么知道,父亲一向崇尚节俭,所以就连府邸都设计得简单大方,父亲说这样虽然简单但却显得很大气!”

    “呵呵!伯父还是很有眼光的。跟我说说府中的布局吧!”

    “哦!李府的布局很简单,进入大门就是正厅,正厅的左面是爹爹和哥哥们住的地方,右面是下人们住的地方,后面则是女宅和花园!”

    “恩!还真是简单!我若没猜错的话,如果有人从咱们刚才捉贼的地方向里面走,就一定是你哥哥和爹爹住的地方吧!”

    李子萱想了想后说道:“没错!”

    李毅一听,嘴角笑意更盛。不多时李毅从李雪雁的闺房中取回古墨剑,至于李雪雁的闺房李毅没兴趣,那只是个临时的而已!至于古墨剑却还是老样子,漆黑,古朴,大气,却又毫不起眼。

    李毅取回剑后就直奔府衙大堂而去。“天快晴了!一切都快结束了!”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