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三章 胡诌八扯以引蛇出洞乎!
    李毅说完就径直走到了李子豪的尸体前,然后对李子豪说:“去准备一些干净的白布和剪刀!”

    “我这就去!“李子涵立刻应了一声,转身离去。

    不多时李子涵带着一堆白布回来,李毅用剪刀将白布白布剪成一堆布片,然后让李雪雁帮忙缠在手上。

    “贤侄,这是何意!”戴春林很显然已经进入学生角色,不懂就问。

    “恩!一,是出于对死者的尊重。二,是因为手可能对死者的尸体造成污染,影响办案,三,是出于卫生。恩!伯父帮忙记录一下,我说你记!”既然戴春林不介意,李毅也就不客气了!

    “贤侄放心,你尽管说,我跟得上!”

    恩,李毅准备一番后,开始验尸:“验:死者为男性,二十岁出头,身材中等,偏瘦。

    验:两眼闭合,嘴唇青黑,口闭,牙关咬紧,舌头抵住牙齿不出来,面带紫赤色,口吻两角以及胸前有吐出的涎沫。验:两手虚握...恩?“李毅在死者指甲内竟发现了些许血肉,显然是临死之前留下的,从此就可以初步断定,李子墨为他杀。不过李毅留了个心眼,没有当场说出此点。继续说道:“两脚尖直垂下。验:死者颈上锁痕交于耳后?恩?死者衣服宽大,鞋跟有破损!”

    李毅说了一连串的验尸之状后,眉头紧锁,在屋内四处走走看看,仔细观察。

    李毅虽然查的入神,但那边的李君谦却不淡定了,过了一会,看李毅不说话,忍不住问道:“贤侄,脖颈锁痕交于耳后,难道墨儿真是自杀的?”

    李毅没回答,再观察一会后,略一思索,先问向李君谦:“敢问伯父,这书房可是子墨兄独有的?”

    李君谦虽然搞不懂李毅要干什么,但还是如实回道:“没错,这间书房是墨儿独有的!”

    “那子墨兄是不是将此屋打扫的很干净,而且还很少让人动此屋之物?”

    “岂止是很少,墨儿是不让任何人动,不瞒贤侄说,墨儿生前有洁癖之症,所以不论是他自己还是他所用所住的屋子都弄得一尘不染!”

    “哦?子墨兄竟然有洁癖?那就对了,伯父,此刻侄儿以确定,子墨兄百分之百是被人所杀!”

    “真的?”虽然这一直是李君谦想要的结果,但也是他最不想要的结果,自己的儿子被人杀死在自己府中,简直是奇耻大辱。

    “怎么可能?贤侄不是说,锁痕交于耳后是自杀吗?”另一边的戴春林也不淡定了。

    “我是说锁痕交于颈后定是他杀,但我可没说锁痕交于耳后一定是自杀!”

    “那也不可能啊,他杀窒息而死和自缢而死脸上症状完全不一样啊?”

    “那要是先将人自下而上勒的半死然后再假装自缢呢?”

    “这...可是你虽然说的有理,但也只是猜测,贤侄可还有其他证据?”

    “证据其实有很多,最明显的就是子墨兄生前有洁癖!”

    “这算什么证据?”

    “大家请看,此屋中的东西,如果对于普通人来说这间屋子也算得上整洁了,但对于一个洁癖之人来说这间屋子就是又脏又乱,伯父,我说的可对?”

    李君谦四处一看,顿时点头道:“不错,这屋子是比以前乱,貌似被人动过!”

    “这就可以说明死者死前或死后有人翻过这间屋子,而翻屋子的目的呢自然就是找东西,所以这可能就是本案的关键,其次,你们在看死者身上的衣服,子墨兄身材偏瘦,而这件衣服却是略显宽大一些,对于一个洁癖之人来说怎么会穿这种衣服,显然是凶手为了掩饰什么,而后给死者换上的。而且这很有可能就是凶手身上当时穿的衣服,毕竟如果他早有准备就不会如此麻烦,显然他是临时起杀意的,也就是说,凶手必然是死者所熟悉之人。”

    “什么?你确定?竟然是这样,竟然是墨儿的朋友,可惜这件衣服是件新衣服啊!否则必然能根据衣服而找到凶手!”

    “还不止如此!”

    “还有什么?”戴顺德此刻已经对这个十五岁的少年佩服的五体投地,如果不是年龄实在差距过大,他都有拜师的打算!

    “还有就是这,死者的鞋跟有严重的磨损,这也是凶手最大漏洞,也是本案最大的疑点,也是因为此我才断定死者的死因。”

    “鞋跟?是了,正常人在怎么走路磨损的也是鞋底,怎么可能会磨损鞋跟,还磨损的如此厉害!更何况是有洁癖的子墨贤侄,不过这跟死者的死法有什么关系!”

    “很简单,既然确定是他杀,而且死者脖颈锁痕还交于耳后,那么死者就只有一个死法,那就是先将人打晕或迷倒在地,然后凶手坐在死者头前,将绳索套于死者脖子上,然后用脚蹬死者的肩膀,用力勒死者,由于窒息导致死者苏醒,而死者因呼吸困难,就会双脚乱蹬,由于死者是倒在地上,所以死者的鞋跟才会破损严重,也是凶手将死者的衣服换下的原因。凶手将死者勒至半死,再将死者悬于梁上,假装死者自缢而死,这就是子墨兄死亡的经过!”

    “严丝合缝,天纵奇才啊!”戴顺德现在已经无话可说了。

    屋子里的其他人也被李毅的精彩推理镇的失神,虽然以前也有断狱高手出现,但是能在如此短时间推理出一切,而且根据的是那么一丁点的线索,推理的完美无缺的人却绝无仅有。

    “贤侄可能找出凶手?”失神片刻后,李君谦就迫不及待的问道。

    “恩!当时的情况应该是凶手向死者讨要某物而不得而将死者杀死,而后才翻死者房间找他索要之物,现在有几个问题,一,就是凶手要找的是何物?二,就是凶手是否找到?三,既然门窗是从里面反锁的,那凶手是怎么逃出去的。第四,也是最重要的,死者生前的衣服去哪了?如果能找到死者生前的衣物,我可以凭借茅山之术根据死者的衣服而找出凶手。所一现在要办两件事,一,请伯父立刻派人全力搜查刺史府,寻找死者生前的衣物、二就是我和雪雁、离尘、子涵、子萱继续在这间屋子里寻找线索!”

    “好,全听贤侄吩咐,还愣着干嘛!赶紧去啊!”李君谦答应一声后,就带人出去搜查衣物。

    片刻后,出了李毅五人和戴顺德,所有人都走了,包括李子豪。

    “伯父还有事?”李毅见戴春林没走,遂出声问道。

    “恩!咳咳,那个、找衣服的事我也帮不上忙,我这不是想看看贤侄这有什么要帮助的嘛!”戴春林有些不好意思,年龄差距有些大啊。

    “我这确实需要伯父,伯父能留下再好不过了!”李毅知道戴春林想跟他学习刑侦之法,也不点破,这也没什么好藏私的,如果可以的话,李毅甚至想将此术传于天下。

    戴春林感激的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哇,毅哥哥,你太厉害了,能文能武不说,居然还会断案,对了,还有医术,毅哥哥,这世界上还有你不会的东西吗?”李雪雁此刻对李毅的崇拜之心已经溢于言表,这也让李毅的虚荣心得到了大大的满足。

    “那是,我咖喱共啊!这天上事哦知道一半,地上的事我知道八分,可谓上知天文地理,下知鸡毛蒜皮。所以啊!不要迷恋哥,哥只是个传说!”

    “呸!毅哥哥又吹牛!”

    “贤侄还会作诗?”戴顺德在一旁插嘴道。

    听到李顺德的话,李毅心思一转,觉得有必要对戴顺德交代一番,遂把昨晚之事一丝不差的告诉了戴顺德,当然那五百两黄金的事没说,任何时候都要留张底牌嘛!而且,从今天戴顺德的表现来看,他八成是不知道五百两黄金之事,所以此时他不知道反而更好。

    “什么?这个孽子竟然做出辱人文名的事,唉!家门不幸啊!多谢贤侄手下留情,老夫感激不尽!”戴顺德这话既有对儿子恨铁不成钢的气愤,也有向李毅求情的意思,毕竟戴春林可是要给李毅当牛做马的。

    “伯父放心,我今天既然当着你的面道破此事,就是因为佩服伯父的为人,所以昨天的事一笔勾销,但我希望这是最后一次。”李毅是真有些佩服戴顺德这老头,毕竟堂堂一州刺史、四五十岁的老者,能够虚心向一个十五岁的幼童虚心讨教,不嫉贤妒能,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好!贤侄好心胸,伯父承你的人情了,你放心,那小畜生如果在害你,我亲自将他绑缚到你面前任你处置!”

    “既然伯父如此说,那我就放心了,咱们还是继续查案吧!”

    “哦!对了!贤侄,你这么大张旗鼓的搜查,你就不怕打草惊蛇,让凶手毁了这件衣物!”

    “我要的就是打草惊蛇,蛇不出洞,怎么抓捕啊!”李毅阴阴的一笑后转身对江离尘吩咐几句,江离尘答应之后,转身离开。

    “他去干什么了?”见江离尘离开,李子萱忍不住的说到,可能是李子墨的死给了他很大的打击,也可能是刚才江离尘对他不离不弃的照顾,总之,现在李子萱和江离尘的感情更进一步了!

    “他是去捕蛇了,放心吧!以他的身手,除了我,没人能伤他!”李毅这时候还不忘臭屁一下。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