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二章 李毅断案 上
    “恩?你怎么在这儿?这哪有你说话的份!”李子豪刚才进来时没仔细看四周,李毅一说话才认出,顿时就不高兴了。

    “你给我闭嘴,这哪有你说话的份!”李君谦虽然对李毅的打断也有些不悦,但对这个没有修养一直让他头疼的儿子更加不悦。

    李子豪一见李君谦发怒,顿时不敢言,愤怒的看了一眼李毅后悻悻的退下。

    李毅也知道自己失礼了,便上前道歉:“小侄方才思考事情出身,有些失礼了,还望伯父海涵!”

    李君谦摆了摆手,大度的说道:“不妨事!不过刚才你说‘就这些’是何意?”

    “饿!那都是小侄胡乱猜想的,当不得真,就不当着二位伯父的面前班门弄斧了!”

    李君谦一听,顿时猜到李毅可能有新发现,李毅虽然年龄小,但他是王远知的徒弟,谁知道李毅是否有师门秘技,所以格外重视:“这都什么时候了,还什么班门弄斧的,有话就直说,难道你认为老夫没有资格听你的独门秘技?”

    李毅本不想插手此事,现在却有些骑虎难下了。不过这样也好,如果他能帮李家解决李子墨之事,那他对李家就会有大恩,那么他和李子豪之间的事无论是和是僵都会有进展。至于说验尸查案,李毅还真就懂些,李毅前世就好刺激,破案侦查就更和它的口味了,所以前世李毅看的电视剧中除了探险类的就破案类的看得最多了,甚至因为电视剧《大宋提刑官》他还将《洗冤录》一书看了好几遍,都快能背下来了,所以李毅对这方面还是有些自信的!

    于是李毅毫不犹豫的说:“伯父说的哪里话,只是以前在茅山修炼时看过两本杂书,恰巧有一本就是说推理验尸的,只是小侄没有实践过,所以才推脱,不过既然伯父让小侄说,小侄就叨咕两句。权当给二位伯父做个参考。”

    李君谦本来以为李毅有独门秘籍,没想到只是看了两本书,顿时就大失所望,如果看过两本书就能验尸破案,那人人都可以当刑部尚书了。但他也没有阻止李毅,毕竟这是最起码的礼貌问题,不过接下来李毅所说就让他惊讶异常了!

    “方才别驾大人已经将尸体验的差不多了,只是还有两个小问题想要请教别驾大人。”李毅走上前自信的说道。

    “你这小娃子,好不爽利,叫我伯父就行,有什么问题你就说,不用拐弯抹角,老夫还没那么小心眼!”戴顺德显然也是一个豪爽之人,此话看似是在训斥李毅,实则是给李毅信心,让他但说无妨。李毅在一边一阵尴尬,不过李毅也松了口气,看来戴春林没有把事情告诉戴顺德,那他的五百两黄金是哪来的,还有为何李君谦和戴顺德都是豪爽之人,怎么生出戴春林和李子豪这两个操蛋玩意。

    稍微思乱想了一下,李毅回到正题,现在不是想那些的时候,装作咳嗽一声演示一下后,李毅凝声一问:“敢问伯父可曾检查死者的脖颈锁痕和死者所踏之物的高度?”

    戴顺德想了想回了一句:“这倒不曾,检查这有何用!”

    李毅轻叹一声,看来唐初的邢狱还是太弱啊,唐朝的邢狱貌似是从狄仁杰开始兴起的,到宋朝才有了系统的侦查手段,现在而现在只是凭当值者经验而已,李毅略微整理了一下思路:“众所周知,在所有案件的审理中,最重要的就是死刑的判决。而要对犯人判处死刑,最要紧的就是要查明案情的线索及实情,而要弄清案子的线索和实情,首要的就是要依靠检验勘查的手段。因为人犯是生是死,断案是曲是直,冤屈是伸张还是铸成,全都取决于根据检验勘查而下的结论,所以死者的尸体是最重要的尸体,有时候死者说的话比活人说的还有用。”

    李毅说到这稍微停顿,而一旁的众人却已听得入迷,虽然这只是一个断案总纲,但这却一语道破断案的所有关键,堪比大家之言,戴春林甚至已经拿笔在记录。

    李毅没管他人,他已经进入状态:“而对于上吊窒息而死之人,无外乎自我上吊和他人勒杀之后再伪装成上吊的样子,而要弄清楚死者是自杀和他杀有两点必然不可以越过!”

    “就是脖颈锁痕和所踏之物的高度?”李君谦这时开口了,这时候他已经有些相信李毅确有本事了,所以迫不及待的发问。

    “不错,试想一下,假设死者是他杀,那么最常见的就是从死者背后将死者勒死,若如此死者脖颈的锁痕就会交于颈后,而如果是上吊自缢,那么死者脖颈的锁痕就会交于耳后,这是其一,其二就是死者脚下所踏之物,如果死者是自缢而死,死者两脚悬空,那么他要想将脚下之物踢倒,那么所踏之物就必须倍高于悬空的高度。而若是他杀,那么杀人者很有可能就不会注意此点,所以,这两点对于自缢而死的案件至关重要!”

    “贤侄真乃大才,不过此刻伯父就不和你客套了,你就告诉伯父,你是否愿意帮助我儿找出凶手,若你能帮我而报仇,我李家上下将对你感激不尽。”李君谦说着竟对李毅身鞠一躬,看来他真的是对李子墨得死难以介怀,将李子墨的案件交于李毅调查,固然有佩服李毅所言之意,但更多的是病急乱投医了。

    李毅赶紧上前将李君谦搀起道:“伯父真是折杀晚辈了,如果能用到晚辈,那是晚辈的荣幸,哪敢有推脱之意,你放心,如果你信得过小侄,小侄会竭尽全力相助伯父的。”不管是真情假意,李毅已经涉及到此案中,既然如此还不如来个彻底,没准还能有意外收获。

    李君谦见李毅如此,心里的压抑都被驱散了一些。

    “李大哥多谢了!”

    “文庸,兄弟我承你的情了!”见李毅如此厉害还如此讲义气,李子萱和李子涵心中甚是温暖,李子墨的死对他俩打击也很大。

    “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李毅温和的回道。

    “恩!闲话以后再说,贤侄随我去案发现场。”李君谦着急破案,这次他准备亲自上阵了!

    “恩,没错!办案要紧,你尽管查,无须顾忌,老夫给你打下手!”戴春林在一旁说道。

    “这...”让堂堂一州刺史和别驾给自己打下手,李毅的逼格此时已经没谁了!

    “这什么这,不要浪费时间!赶紧走!”

    “那!好吧!”李毅此时也不管了,是骡子是马,先验了再说。

    此刻在场的众人竟然不知不觉间以李毅为首了,可能都是被李子墨的死给弄的措说不急,失了方寸!这就是病急乱投医。

    “毅哥哥,加油!”无论如何,李雪雁此刻的心里是充满骄傲的,因为她发现她的毅哥哥是无所不能的,骄傲的连称呼变了都不自觉。

    不过李毅却没发现一直躲在远处的李子豪的眼中闪过一丝慌乱。

    几人一路急走,不多时就赶到案发现场,李毅先是在门口仔细检查一番,发现门的确是从内部反锁的。随后抬脚率先走进屋内,只见这是一间书房,李子墨的尸体被放在一张简易木床之上。

    “怎么是书房?”据说案发时间是在后半夜,一个正常人怎么会后半夜来到书房,所以李毅才会疑惑不解。

    “哦!由于是年关刚过,所以州内的事情比较多,墨儿担心我的身体,所以一直帮我处理政务,所以可能是昨晚他处理的太晚了,才被贼人有可趁之机!”李君谦说着说着又流漏出悲伤之色。

    李毅了然的点了点头,随后向上看去。“恩,绳索呢?绳索怎么没了?”李毅一抬头竟看到李子墨上吊之物竟然没了,没了绳索,可就失了一重要凭证。

    “绳索不在这...什么?是谁把绳索撤了,我不是吩咐过不让动这间屋子的吗?”现场时戴春林勘察的,所以失了绳索他有重大责任,故而他异常愤怒。

    “查,给我查,查到是谁,我要...”李君谦更是愤怒,已经快失去理智,他最出色的儿子死在了自己家里,现在竟然连查案都能被人破坏,这已经不是挑衅那么简单了!

    “父...父亲,是我让人撤的,我以为已经确认大兄是自杀,就将那不祥之物扔了!”

    “逆子,混账!我...噗!”李君谦万万没想到是自己的儿子,所以怒火中烧,竟一口血喷了出来!

    李毅狐疑的看了一眼李子豪后,连忙上前给李君谦把了把脉,在茅山时王远知虽然没教他道术,但这歧黄之术还是教了一些,只是一些皮毛,但诊一些常见病还是可以的。

    “没事,伯父只是一时急火攻心,给他煎副药就行。”随后李毅将李君谦扶起就近坐下,然后对他说:“伯父放心,没了绳索虽然复杂些,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这回可能需要验尸了!”

    李君谦听李毅说无妨,才松了口气,随后对李毅道:“贤侄,你尽管施为,如果再有人捣乱,不论是谁,老夫都让他死无葬身之地!”说完竟看了一眼李子豪,看来他已经对李子豪失望透顶了。

    “伯父放心,晚辈自当尽力!”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