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 众里寻他千百度
    “哦!这钱是管大哥借的!”

    李毅在一旁接口道:“恩!没错!方才我看离尘愁眉苦脸的,就问他原因,他说欠了一个小姐的大人情,但他没钱,故而我就给了他十两银子,为此他差点卖身给我呢!”

    “啊!这是你卖身的钱,我不能要,大哥,这钱给你吧!”李子萱本性善良,一听见江离尘为她差点卖身,立刻着急了。

    “行了!你看大哥我是人贩子嘛!这好歹是离尘的一点心意,你就收下吧!”

    李子萱一听如此,也知道李毅是开玩笑的,所以看了一眼江离尘,默默把钱收下,随后看江离尘闷头闷脑的不说话,鬼使神差的问了一句:“你伤好了吗?”

    江离尘好像就等着李子萱问似的,一听见李子萱说话,立刻说道:“好的!”随后反应过来,又解释了一句:“啊!我是说好了!”

    随即李子萱和江离尘二人对视一眼竟不约而同的羞红着脸低下头。

    李毅一见如此顿时觉得有戏,于是插了个嘴:“雪雁啊!你不是要礼物吗?到这边来。我给你!那个离尘,子萱,你们先聊啊!”

    李雪雁虽然不知李毅为何要走到一边,但一听有礼物,而且能和李毅单独相处,立刻点头答应。

    李毅拉着李雪雁走开,路过江离尘身边时,趁别人不注意,把茉莉味的香水葫芦给了他,并小声对他讲:“礼物!往身上洒着用的!”

    江离尘想了想,立刻露出笑容,会意的点了点头。

    李毅拉着李雪雁走到一边,李雪雁立即询问:“哥哥,是什么礼物,快拿出来!”

    “先别说礼物,你说她们两人有戏吗?”

    “什么有戏?啊!你是说?”

    “恩!事情是这样子的,....”随后李毅把傍晚发生的事告诉了李雪雁。

    “啊?文庸哥哥,这样行吗?你们才认识一晚上,就把他推给子萱姐,是不是太草率了!”

    “什么草率不草率的,咋俩还不是只认识一天,再说了,我跟离尘虽然只认识一个晚上,但他们二人可是认识一个月了,所以成不成还的看他们!”

    “文庸哥哥,你刚才说“咱俩还不是只认识一天”是什么意思?”

    李毅一听,顿时给了李雪雁一个爆栗:“我说你这小脑瓜一天都在想些什么!这些事是你一个十三岁的女孩该想的吗?”

    “我哪小了,别的女孩十三岁都出嫁了!”

    “恩?”

    “哼!就知道瞪眼!我的礼物呢?”

    “咳咳,说了送你独一无二的礼物绝不反悔,呶!这是我研制出来的,我管他叫香水,喷在身上可以保持持久清香。”李毅边说边把薰衣草味的香水递给李雪雁。

    李雪雁立刻接过香水,打开一闻,顿时陶醉在其中,俗话说得好:香水有毒,包治百病,衣不解带。这是女人的三大爱好,也是对付女人的三**宝。

    “哇,文庸哥哥这是你研制的,好香啊,好美的味道!你太厉害了!”李雪雁边说边把香水到一些洒在身上。

    “你喜欢就好!”

    李雪雁忙不迭的点头。

    正在这时,三楼正中央传了一个声音:“各位静一静,今天是元宵佳节,能得诸位才子才女大驾光临,小店蓬荜生辉,这样,为了给各位助助兴,小店今天出一彩头,请各位以元宵为声题,即兴发挥,诗词歌赋均可,题材不限。届时评一最佳者题词于三楼墙上,并且可得纹银十两,权当助兴,如何?”

    说话的正是掌柜的,这是一个双赢的买卖,才子佳人可以博一名,毕竟在场要么是真正的才子才女,要么就是贵胄子弟,在此地夺了第一那可不仅是出风头那么简单了!宜宾楼是洛阳最大的酒楼,每年聚集了大量的大江南北的才子佳人,将词题于此地,那就是声名传于天下啊!而宜宾楼虽然付出了十两银子,但以此带来的广告效益可就不是十两银子那么简单了,这里以后很可能会成为文人墨客聚会之地。

    话说掌柜的提议完之后,立刻博得满堂喝彩。随后各位才子们纷纷大显神通,作诗的作诗,作词的作词,只是精品不多。

    李毅正看得有滋有味,就听一个略显阴鹜的声音传来:“表妹,你怎么在这里!我都找你半天了!”

    李雪雁一见到来人,表情立刻淡了下来。“是表哥啊!我在这里陪我的朋友,你有事吗?”

    “哦!什么朋友?我怎么没见过!表妹怎么不帮我介绍介绍!”男子说着看向李毅。而一旁的李毅却感到很奇怪,李毅可以确定他从来没有见过此人,但他能从此人生上感到强烈敌意,所以李毅一开始猜测这可能与李雪雁有关,但是李毅刚才却没有从男子的眼神中看到半点对李雪雁的温柔或贪婪之意,甚至带有淡淡的厌恶,所以,这令李毅非常不解。

    李毅在一旁不解,但李雪雁却没有,她现在只想将这只讨厌的苍蝇赶走,所以快速地说:“这是我的朋友李文庸,文庸,这是洛州刺史的三公子李野李子豪。”从称呼中就可以看出李雪雁对李子豪的冷漠,而且她称呼李毅为文庸,而不是文庸哥哥,就是因为不想给李毅找麻烦,因为他能听出李子豪对李毅有敌意。虽然李雪雁平时大大咧咧,但从此就可以看出他的蕙质兰心。

    李毅对李雪雁会心一笑,表示明白,李雪雁也给李毅一个眼神,一切尽在不言中。一旁的李子豪看的怒火中烧,他早已将李雪雁看做是自己的禁俘,虽然他对李雪雁没有丝毫的兴趣,但是为了计划,他必须的得到李雪雁,即使用不正规的手段,但此刻却有一不知名的小子阻他的路,他以动了杀机。

    李子豪低头想了想,随后将声音提高说了一句:“原来是李大才子,既然李毅贤弟敢自称是天下第一才子,相比一定有些文采,不如给大家展示一番如何!“将众人目光都引向此地。

    李毅一听都顿觉不妙,李子豪这话相当的毒,李毅根本没有自称什么天下第一,但李毅此刻一旦否认,就表示李毅承认技不如人,日后必然会成为他人笑柄,而李毅如果答应作诗词,不论李毅做的诗词怎么样,都会给人以盛气凌人的感觉,毕竟虽然都说才子佳人,但如果当众说自己是天下第一,那就有些挑衅的意味了。对以后也极为不利,可以说,不论李毅如何应答,李自豪既可以达到目的,又可以全身而退。相当狠辣,但李毅却感觉一阵莫名其妙,他和这个李子豪可以说没有任何交集,就算是因为李雪雁,也没必要这么激进啊!但现在一切都发生了,所以只有两情况,要么,李毅阻挡了它至关重要的计划,要么,这个李子豪就是一条彻头彻尾的疯狗,但不论是哪种情况,都不是他现在应该考虑的,他现在应该考虑如何过关。

    李雪雁在一旁气的俏脸通红,他虽然一时悟不透全部关节,但也能感觉到李毅此时十分不妙,她想开口辩解,又不知如何说,急的泪珠都出来了。

    李毅思索片刻后,面露微笑,先走到李雪雁身边握了一下他的手,给她一个安心的眼神,随后又止住想要动手江离尘,示意他稍安勿躁,最后李毅从容不迫的走向三楼中间,李毅走到一张桌前后,抬头挺胸,从容的说道:”小生李毅李文庸,承蒙李子豪公子的夸赞,给小生天下第一才子称号,小生有些愧不敢当,毕竟这里人才济济啊!但今天元宵佳节,大家欢聚一堂,而且李公子这么给小生面子,小生就当众献丑了,还请各位多担待!“李毅这一番话连消带打,先是撇清关系,不承认自己说过自称天下第一才子之话,将责任撇给李子豪,毕竟谁也没有亲耳听李毅说过。随后又说当众作词,也就不存在胆怯之意了,虽然不能完全消除影响,但也缓和了气氛,最终结果如何,还要看李毅的诗词了,毕竟打铁还要自身硬。

    李毅说完提笔书写,他没有用超前的书法,毕竟他现在根基太浅,不易太出风头。李毅写一句,掌柜的便在一边读一句。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

    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李毅提笔写完,一气呵成。掌柜的也同时读完,随即却是一片寂静,接着传来倒吸冷气之声,最后满堂喝彩。

    “好词!好词啊!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这一句足可以名传千古啊!”

    “这李毅李文庸是何来历,名不见经传,却能随口做出如此佳词,真是少年英雄啊!”

    “是啊!这一首词绝对是今天的第一了,这才子之名绝对当得!”

    听着众人的赞美之声,李毅虽然也高兴,但还能hold住,但远处的李雪雁就不淡定了,不顾形象的大声鼓掌叫好,手抖拍红了,他对李毅的才华既惊讶,又骄傲,仿佛是自己写的一样高兴,尤其是那就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她似乎听出了一些弦外之音。

    随后掌柜的争得众人同意,定李毅的青玉案元夕为第一,然后请李毅将次词提于墙壁上,李毅本不想出这风头,但已经这样了不提就显得虚伪了,所以提笔走到墙边书写,刚写两个字就听一个不和谐的声音传来:“谁知道他是不是找人代写的,就等今天当众说出!看他穿的锦衣华服的,说不定也是贵族子弟啊!找人写诗,花点钱而已!”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