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 汰,你是何方妖孽?
    听到李毅一番话,江离尘大受感动,他是孤儿,父母死于战乱,被一江湖侠客救起收养,从小他师父只知道教他练武,很少给他说过这些人生哲理,所以,江离尘肃然起身,对着李毅一拜:“多谢文庸兄指点,离尘将铭记此言!”

    李毅赶紧站起身拦住江离尘,它最受不了的就是这个。“都说了,男子汉大丈夫,阔达点,我说的若没用,你就权当笑话听,说的有用也不用如此大礼,江湖儿女,抱个拳足以矣!”

    “文庸兄真是阔达之人!”

    李毅摆了摆手,阻止江离尘继续客套。“你知道怎么做了?”

    江离尘想了想,满脸颓然:“不知道!”

    李毅一拍额头,无比无奈:“靠!浪费感情!白跟你说这么多了,你想在要做两件事,一是追妹子;二是赚票子。”

    “追妹子?赚票子?”

    “额!通俗点说就是成家和立业,成家嘛!先不急,这事得慢慢来,一会你跟在我身后,咱们把钱还了,把谢说了,让她对你有个好印象,如果她对你印象不错,一定会主动和你说话的,然后你就可以和他多多接触,如果成功了,那最后就是想办法赚钱提亲了,如果她对你爱答不理,那就要你自己把握了!”

    江离尘想了想,突然无比认真的看着李毅:“文庸大哥,我能跟着你吗?”

    李毅一阵愕然,随后淡然说道:“说说理由!”

    “文庸大哥,你我虽是初次见面,但是我能看得出来你是有大本领的人,自从我师父走后,我就一直在江湖中漂泊,没有目标,也没有生计,经常吃了上顿没下顿,今天以前我一直认为,这样的生活也不错,毕竟我不是富家公子,豪门贵胄,穷人就应该有穷人的生活,但是听了文庸兄的一番话后,我才幡然醒悟,权力地位,是可以争取的,我不想一辈子就这样,我想挣很多钱,然后能迎娶她!但是我不知道该怎么做,但我相信跟着文庸大哥我一定会成功!”

    “恩,理解的不错,小词说的挺硬,但是我才十五岁,你相信我?”

    “我都快二十了,不还是一事无成,有没有本事不在于年龄大小,叫你大哥,我心甘情愿!我相信你!”

    “那如果我失败了呢!”

    “无怨无悔!”

    “恩!有决心,有胆气,有前途。不错!”

    江离尘激动的一把抓住李毅的手。“大哥,你答应了!”

    李毅一脸嫌弃的把手收回。“没有啊!”

    江离尘一阵错愕。“那你还一直点头、还问这么多!”

    李毅回了个白眼。“废话,你都那么动情了,我能不接着吗?你是夸我,我为什么不听!”

    江离尘茫然了。“大哥也看不起我?”

    “屁话!我要是看不起你会跟你说这么多!”

    “那大哥为什么不收我!”

    “别瞎说,什么收不收的,容易引起歧义。我不收你是因为...啊呸!不让你跟着我是因为我明天就要启程去长安完成师命,而你需要在洛阳将这个美女搞定,所以我没办法帮你,当然了,你要是能说通她,让她和你一起去长安,那就没问题了!”

    “可是...”

    “别可是了,再可是黄花菜都凉了,俗话说得好,老汉推车到山前必有路,咱们先去混个脸熟,明天的事后天再说,再不去有人就要把我大卸八块了!”李毅突然想起了李雪雁,再不过去恐怕世界末日就要爆发了,随即不由分说的拽着江离尘往楼下跳!

    二人到了宜宾楼门口,李毅拿出十两银子给了江离尘:“这钱你拿着,一会看我眼色行事,到时我帮你搭上茬,你就上前把钱还给她,然后道声谢,多余的话一句别说,如果他主动问你问题,你就和她聊,记住,不远不近,若即若离。其余的交给我!”

    “大哥这钱太多了!再说我怎么能要你的钱!”

    “没准以后你人都是我的了!啊呸!花擦,怎么总说错话,今天不在状态啊,你以后不是要跟着我混吗?所以给你钱你就拿着,什么你的我的!还有什么钱多不多的,舍不着孩子套不着狼,舍不得银子上不了床,听我的没错!”

    “可是!”

    “别可是了!记住,如果你以后跟我,第一条规矩就是只能说是,没有可是!听口令!挺胸,收腹,头抬高!对!就是这样,跟着我啊!亲娘嘞,再不进去真出事了!”李毅擦了一把汗后,带着江离尘昂首走进宜宾楼直上三楼。

    李毅和江离尘一到三楼,就见一人影扑面而来,李毅定睛一开,顿时大喊一声:“汰!你是何方妖孽?”

    “文庸哥哥,什么妖孽,是我啊!真是的!一直等你,你也不来,这不你一来我就迎接你来了,你还说我!哼!”原来来人正是李雪雁,只是唐朝的妆容太过浓厚,好好的一张国色天香的脸,楞化的跟鬼上身似的,所以李毅一时没认出来。

    “雪雁?你怎么成这样了,我一时都没认出来,说!谁给你毁的容,跟哥哥说,哥哥去找他拼命!”李毅一见李雪雁真生气了,所以,急中生智,立马做出一个要找人拼命的样子,逼真的样子搞得江离尘以为李毅真的要找人拼命,刷的一声拔出宝刀,紧随其后。

    李雪雁一见此气立马消了,急忙拽住李毅:“文庸哥哥,我没事,这是妆容,你看!”李雪雁说着连忙用手帕把脸上的妆擦掉。

    李毅见目的达到,松了口气,就借坡下驴,给江离尘使个眼色让他收起宝刀,暗中擦了把汗。“恩,原来是这样,你也知道,你哥哥我没见过什么女人,所以不知道,不过你这妆真的太难看了,我还是喜欢不化妆的你,那多漂亮!”

    李雪雁一听眼睛瞬间一亮:“哥哥你真喜欢不化妆的我?”

    “咳咳,恩?雪雁,你手怎么了!”李毅正想转移话题,恰巧看到李雪雁的手被包扎着,立即问道。

    见李毅转移话题,李雪雁心中很不高兴,不过看李毅还是关心自己的,立马心情好转:“哼!你还好意思说,还不是你那把宝剑,今天早上我想练会剑,就想用古墨剑,谁知我刚拔出那剑,就见一道白光闪过,然后我的手就成这样了!”

    “你是说你一拔出古墨剑,你的手就受伤了,当时你旁边还有他人吗?”

    “没有!”

    “剑呢?”

    “被我放在房里了!”

    “恩,以后你别碰它了,到时我亲自去取,唉!当初我师傅就说过,这把剑除了我别人碰不得,否则必有祸事,看来这是真的,幸好你没出大事!”

    “文庸哥哥,我是不是闯祸了!”李雪雁见李毅表情严肃,以为自己闯祸了,立马小心翼翼的问道。其实她平时有些小蛮横就是想让人多注意她,生活在王府里,虽然有着锦衣玉食的生活,但也有着不为人知的孤单,所以,李雪雁才会非常在意关心他的人,而李雪雁之所以第一天见面就敢和李毅如此亲近,而且对李毅时不时来些小蛮横,就是因为他看得出来李毅人很随和,而且会迁就她,孤独的人对人心的观察往往比常人看得更透彻,但要是因为她而让李毅受到伤害,那就不是她想要的。

    看出李雪雁内心的忐忑,李毅柔和的一笑,摸了摸李雪雁的脑袋:“没有的事!都怪那把剑,以后哥哥给你把更好的!”

    “哎呀别摸我头,我不是小孩子了!”

    “呵呵,我就说嘛!怎么一转身的功夫人就不见了。原来是李大哥来了!”正在这时,又一个“浓妆艳抹”的女性过来了。

    而李毅身边得江离尘一听将这个声音立马紧张起来了!李毅奇怪地回头一看,这不正是江离尘喜欢的”美女“吗?李毅又仔细一瞅,这不是李子萱嘛,难怪他觉得身影很熟悉。“靠!这货居然喜欢的是子萱这妮子,这妮子虽然长得不错,但是这闷闷的性格太不符合我的口味了,恩!她跟离尘还真是天生的一对,看来有戏啊!”

    随即李毅给江离尘一个眼神,让他镇定。江离尘也突然想起李毅说的话,遂慢慢平息下来。

    看江离尘慢慢平息下来,李毅回头对李子萱招呼一声:“子萱,你也来了,你哥哥呢?”

    “大哥和三哥回来了,哥哥和她们在一起。”李子萱提到他三哥同样微不可查的皱了下眉毛。

    李毅虽然注意到了,却也没说什么!“来!雪雁,子萱,光顾着说话了,这是我刚认的兄弟,江离尘,离尘这是李雪雁,这是李子萱。”李毅默不动生的给她们双方介绍着。

    李雪雁一听江离尘是李毅的兄弟,立刻报以微笑,李毅注意到这一细节不动神色地点了点头,以李雪雁的身份能对平民身份的江离尘报以微笑,固然有李雪雁性格和蔼的原因,但也有给李毅面子的成分。

    而一边的李子萱却惊讶不已:“是你?”

    “恩,是我,那日多谢小姐救命之恩,离尘感激不尽,这是十两银子,不多!只是聊表寸心,望小姐收下。”江离尘沉稳镇定,不卑不亢地说道。

    “你不是没钱吗?怎么会有这么多银子!”李子萱见一个月前还穷的没钱疗伤的江离尘拿出这么多银子,眉头一皱。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