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 嘶风?绝尘!
    “噗嗤!”见李毅说得有趣,两个女眷没忍住噗嗤捂嘴一笑,弄的李毅尴尬不已。

    旁边的公子见李毅如此,连忙转移话题,对掌柜的吩咐,让他赶紧上菜,掌柜的见事情解决,连忙屁颠的跑去张罗。

    掌柜的走后,四人进入屋中相继坐下,随后那位公子开始介绍:“文庸兄,在下李章李子涵!”随后指了指那个陌生美女说道:“这是舍妹李子萱!”又指了指下午那位美女:“这是某之表妹李雪雁!”

    李毅与三人一一问好,不过当听到李雪雁这个名字时略微一皱眉,感觉这名字貌似听过,只不过想不起来了!

    李雪雁见李毅听到她的名字后眉头皱起,不明所以:“李公子,我的名字有问题吗?为何你眉头直皱?”李子涵和李子萱同样面带不解之色的望向李毅。

    李毅见此,再次尴尬了,他只是在想在哪听过这名字,没想到误会了。只能含糊道:“没,李小姐名字优美动听,怎么会有问题,我刚才只是练眉毛舞,听说最近这个很流行!”

    “流行?眉毛舞?这都是什么啊!你这人还真有趣,你也别李小姐李小姐的叫我,我听不惯!”李雪雁眉毛一挑,一副调皮可爱的样子,和下午的害羞迥然不同。

    “呵呵,这不是怕唐突佳人吗?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就不客气了!我就叫你雪雁妹妹吧!你可以叫我毅哥哥!”李毅没想到唐朝女子如此开放,遂有心试探。

    “呸!谁是你什么的!叫我雪雁吧!我朋友都这么叫我,我叫你李大哥吧!”李雪雁脸色一红,不过李雪雁看起来对李毅印象很不错,可能是李毅的独特说话方式令她很是好奇,所以没在意李毅的玩笑。

    “哈哈,好!就叫你雪雁!”李毅也没有继续,在说的话玩笑就开过了,没必要!

    随后酒菜上来,四人边吃边聊,通过谈话李毅了解道这几个人都不是简单的人物,李子涵和李子萱乃是洛州刺史李君谦二子和小女,而李雪雁正是任城王李道宗的独女,李雪雁本来是大年初一从任城出发,想到长安和李道宗一起过元宵节的,没想到路上遇大雪封山,延迟了几日,只能在洛阳过节,而洛阳刺史也是李氏宗族之人,按辈分是李雪雁的堂叔,所以他和李子涵李子萱也算是亲戚。

    今天本来应该在刺史府为李雪雁接风洗尘的,但是刺史李君谦和长子李子墨外出办差了,要更晚一些才能回来,而三子李子聪却不知去那耍了,找不到人,所以三人一合计就跑到此处来了,只不过李子涵在提到李子聪时候眉头微皱,似有什么隐情,但李毅也没在意,

    毕竟这是人家的家事。

    四人又聊了一会,已经要到分别之时了,四人虽然初次见面,却是甚是相投,李毅虽然平时言语油滑,但本性却是也是个敢担当,有正义感的青年,这也一直是他介绍自己是的台词。李子涵乃是一真正的谦谦君子,李子萱却比较害羞,但也是一善良之人,至于李雪雁更是活泼开朗,贤淑大方,像邻家妹妹一样,恩,虽然带点小蛮横。只是对陌生男子有些害羞而已,熟了以后就非常好相处,最起码三人中她和李毅的关系进步最快,可能这就是人以类聚,近朱者赤,趣味相同,一见钟“情”。

    “李大哥,说好了,明天你一定要来这参加元宵晚会,不许食言!“李雪雁拽着李毅的袖子强调说道。明天在此地,会有一个元宵晚会,参加之人全是洛阳城的青年才俊,也可以说是年轻人之间交流的party。

    “知道了,你都说好几遍了,我都答应你了,怎会食言,骗你我又没好处!”

    “哼!明天元宵晚会可是诗会,没准你就怕自己文采不够,找借口不来!”

    “呸,谁敢说小爷我文采不行,小爷我可是文武双全的人物!”

    “又吹牛,还有不许说脏话!恩,这把宝剑我替你保管了,明天诗会上我再给你,省着你耍赖皮!”说着,李雪雁一把抢过李毅的古墨剑。

    “臭丫头,你早盯着我这把剑了吧!你说你一个女孩子家家的,怎么喜欢舞刀弄枪的!小心嫁不出去!”

    李雪雁脸色一红,说了一句:“要你管”之后,转身不理李毅。

    李毅尴尬一笑,又闹了一阵后四人说笑着出了雅间,本来李毅想结账,没想到李子涵在这方面脾气倔得很,所以李毅也就不和他争了。

    出了门,李毅让小二将玉狮子牵来,李子涵一见到此等好马,眼睛顿时一亮。李雪雁更是双眼冒光,就像是方才看到古墨剑一样,看的李毅一阵提心吊胆,生怕这小姑奶奶要走这匹马,虽然都说千里马一生只认一主,但对于狮子马兄,李毅可没有半点底气。

    “文庸,你这马是照夜玉狮子?”李子涵围着玉狮子仔细看了一番后,有些不确定。

    “没错,子涵大哥的眼里真厉害,这就是照夜玉狮子。”真不愧是古人,咋啥都认识。

    “哈哈,哪里哪里!我只是恰巧看过相关的古籍而已。文庸,此马叫何名字?”

    李毅一愣,随即一拍额头,恍然大悟:“我就说总感觉忘点事,原来是这事!”

    李子涵无语的看了一眼李毅,别人得到这等好马都宝贝的跟什么似的,李毅倒好,连名字都忘记取了,“文庸,你可真是...”

    “暴殄天物!”李雪雁在一旁羡慕嫉妒眼馋。

    就连玉狮子都回头看了一眼李毅,貌似在鄙视利益这个不负责任的主人。

    “行了,别用那种眼神看我,这不正给你想呢嘛!”

    玉狮子打了一个响鼻,仿佛再说,取得不好我可不高兴。

    “好有灵性的马,不过我现在到觉得你俩还真是一对。”看着李毅和玉狮子一板一眼的“交流”。李子涵又是羡慕又是想笑。

    “子涵大哥别瞎说,什么一对,我还单身呢?”对李子涵翻了个白眼,利益继续绞尽脑汁想名字。

    “呸!流氓!”李雪雁不知为何,脸色又是一阵羞红。

    “恩,有了!”李毅突然抬头,大叫一声。

    李子涵、李子萱和李雪雁连忙将目光投到李毅身上,就连玉狮子都做侧耳倾听状。

    李毅昂首挺胸,围着玉狮子走了一圈后,诵道:“渥洼龙种雪霜同,毛骨天生胆气雄。金埒乍调光照地,茅山一别远嘶风。”

    “好诗,好诗!文庸当真文采了得,渥洼龙种雪霜同,毛骨天生胆气雄。金埒乍调光照地,茅山一别远嘶风。这首诗既写出了照业玉狮子的出身不凡,又写出了玉狮子的性格与能力。和玉狮子正好相配!“听到李毅随口就诵出如此诗句,李子涵对李毅佩服不已。

    “哼!算你还有点文采!”李雪雁虽然嘴上不承认,但眼中略带崇拜的目光已经暴露了他的内心。

    就连不爱说话的李子萱都开口夸赞了李毅两句。

    李毅在一旁,连说哪里哪里!作为一个穿越人士这点小事还真不值得李毅兴奋。

    “哼!臭美!”李雪雁依然倔强,好似特意找茬。

    “我说丫头,我记得我没招你啊!”李毅一脸委屈,也不知道哪里惹到这姑奶奶了。

    “哼!还说你没招我,这么多宝贝都不说借我玩玩!还有,不许叫我丫头!我都十三了!”

    “那我叫你什么?十三?很大吗?再说了!我的古墨剑不是已经在你那了吗?还说我没借你宝贝。”

    “那是我自己抢的,不算!”

    “好好!明天我给你带元宵节礼物行吧!”

    “真的?说好了!你如果不带,我就...哼!你不是要给狮子取名字吗?名字呢?”

    “表妹,文庸不是说了吗?茅山初别远嘶风,嘶风就是玉狮子的名字!”李子涵这时候在一旁很确定的说道。

    不料李毅却来了一句:“嘶风?no!那是形容赤兔的!玉狮子怎么也得比他拉风!”

    李子涵在一旁尴尬一笑,玉狮子却似听懂一般,傲娇的打了个响鼻。

    “那叫什么?你诗里还有别的名字?”李雪雁喜爱的摸了一下玉狮子。

    “恩!赤兔马叫嘶风,咱们要比他更厉害,狮子,以后就叫你绝尘,如何!”

    听到自己终于有霸气的名字了,绝尘扬起前蹄,直身而立,嘶吼一声。惹得旁人纷纷侧目。

    “哈哈!”李毅大笑一声翻身上马,回头对三人道了一声别后,骑着绝尘,扬尘而去。

    李毅回到客栈后,夜以深了,检查一番,自己的宝物还在后,就脱衣入眠了。

    第二天白天,李毅没有出门,而是在房间内看书,在古代,文化水平是能否出人头地唯一凭证,李毅虽然背过一些诗词文赋,但不是自己就不是自己的。那些东西用来显显声明还可以,但真正在政治上想要进步,本身的底子才是硬道理。

    李毅一直在房间里看书,偶尔练会字。直到傍晚,李毅从包裹中拿出两瓶香水,随后将包裹从新藏好,出了客栈,骑着绝尘,向逸宾楼慢慢行去。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