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 初见李雪雁
    李毅本来挺好的心情,却被人生生打断,怒从胆边生,挺直身躯,目似前方,面容严肃,舌绽春雷:“你待怎地!”

    只见高大的洛阳城门处站着几位守城官兵,为首的一人名为刁守才。长得高大威猛,却是络腮胡子,绿豆眼。刁守才看李毅身穿锦服,腰跨宝剑,手牵骏马,本来以为可以敲诈他一笔,没想到还是个硬茬子,不过他是守城军,也是上面有人的,遂抬头挺胸,直视李毅:“你说我待怎地,进城就得交入城费,这是规矩!”

    “花擦,入城费是么子,小爷我一路从茅山走到这,怎么从来都没听说过!”

    “哼!这是洛阳!你当是你们乡下村庄啊!这入城费是城主大人最新的政策,收你们几文钱用来建设洛阳城!哼!没见识的土包子!”

    “咔擦,小爷我这小暴脾气,我...”李毅刚要发火,就听一声大喝声传来。

    “自从高祖建国以来就从没听说过收入城费,你这是胡乱征税,这可是杀头的死罪!”只见从远方走来一辆豪华马车,身边跟着二十几名护卫,说话的真是驾车的老人,看起来是个管家。

    “哼!什么乱征税,杀头的我不懂!我只是奉命行事,其他的与我无关!”刁守才看到来人的架势就知道非富即贵,绝对不是他能惹得起的,所以说话有些色厉内荏。

    “大胆!你...”

    “明叔,先进城吧!”老管家正要训斥,却听车内传来一个脆若银铃的声音!

    “是!小姐!”老管家答应一声后,拿出一块牌子亮给刁守才一看:“没眼力的东西,我们可是任城王府的人,还不让开!”

    刁守才一看令牌,大惊失色,顿时知道自己闯祸了,急忙下令手下放行。

    老管家冷哼一声,随后看向李毅,见李毅仪表堂堂,气质不凡。便想结个善缘,遂对李毅说道:“这位小哥,一起进城,如何?”

    李毅看老管家目光柔和,知道是人家是在帮自己,躬身一礼:“多谢老人家相助,您先请!”

    老管家点了点头后,驾车入城。李毅让在一边,当马车经过李毅时,却见里面突然伸出一个小脑袋,好奇的看向李毅,李毅定睛一看,正是方才说话的那位小姐,十三四岁模样,标准的瓜子脸,柳叶弯眉长睫毛,乌黑明亮大眼睛,小巧的鼻子俏皮的嘴,如出水芙蓉,靓丽青春。

    李毅连忙露出一个自认为温暖帅气的微笑,只是车内的小姐却脸色一红,连忙将头收回车内!

    “这么容易害羞!不过唐朝的女子若都是这样的美貌,那我以后的日子岂不是要天天神龙摆尾了!”李毅嘿嘿一笑,白了一眼满脸嫌弃的夜照玉狮子。牵马入城,路过刁守才时,淡然地看了他一眼,没说什么,一条狗当众污言秽语那是他本性低劣,但要是当众跟一条狗斤斤计较,那就是自身的素质和修养的问题了!

    入城以后,李毅好奇的四处观看,宽阔的街道,热闹的店铺,繁杂的人群,一切都预示着这是一座繁花似锦的都城。虽然缺少了现代气息,但是古香古色的洛阳城还是让在茅山呆了十四年的李毅分外兴奋。一路摸摸看看,走走停停。

    李毅先进了一家卖动物毛皮的店铺,挑了一块黑色蟒蛇皮,让老板帮忙给冷风刺刀缝制一个刀鞘,半个时辰后,李毅拿到了一个通体漆黑的刀鞘,利益将冷风刺刀放入其中,然后将冷锋重新系在左腿小腿裤管内藏好,这是他保命的东西,必须要重视。最后李毅停在了一家名为“好再来”的客栈门前。

    店内小二看见贵客上门,急忙热情地招呼:“哎呦!客官是打尖还是住店啊!您里面请啊!”

    听见如此熟悉的台词,李毅也心情大好:“给我开一间上房,给我这匹宝马喂最好的草料,他脾气可不好,细心着点!”随后随手人给小儿十几文钱。

    “好勒!客官您尽管放心便是!”小二拿到钱,脸上笑容更盛,接过照夜玉狮子,冲店内喊了一声:“掌柜的,贵客一位,上方一间。”掌柜的一听,连忙满面笑容的出来迎接。

    李毅摸了摸玉狮子的勃颈,交代他一句,便随掌柜的楼上走去。

    不多时,来到一间房间,干净,整洁,大方。李毅很满意,四处看了看后就将掌柜的打发走了,随后走到床边坐下,卸下紫盒和包袱,躺在床上休息。

    半个时辰后,李毅起床,随便洗了把脸后将包裹打开,只见里面有一些小葫芦,一些随身衣物,一百两纹银和十几贯铜钱。

    其中银子是潘师兄给的,李毅的师傅和师兄虽然只是道士,但是他们都深受历代皇帝的尊敬,所以,这些身外之物茅山从来不缺。随身衣物在成衣店买的,虽然李毅穿不惯,但是现在还不是穿“奇装异服”的时候,至于那些小葫芦则是李毅目前最宝贵的东西,这是他在茅山时就尝试制作的香水,毕竟他现在无依无靠,必须得有个稳定的经济来源,一百两银子虽然不少,但对李毅来说花光他们只是分分钟的事,他一没房二没车,听说长安居大不易,李毅觉得自己很缺钱。

    所以李毅未雨绸缪,没出山的时候就已经开始研制香水,香水的制作虽然复杂,但简易的香水还难不倒号称万金油的他,李毅脑中还有很多东西可以赚钱,只是他现在的条件,研制出香水已经很不错了,就这还多亏了茅山的野花很多,他不需要任何研发成本,恩!是真的野花!

    目前他已经研制出了茉莉,薰衣草,丁香,兰花,玫瑰和栀子花六种味道的香水,而且都已详细记录了配方,样品每样只有两瓶。李毅宝贝似的把所有重要之物藏在房间的最隐秘之处,随后拿好古墨剑下楼。

    到楼下后,李毅对掌柜的好一番“恐吓”让他照顾好自己房间之物,否则...哼哼哼!

    李毅出了客栈后骑着照夜玉狮子在街上闲逛,半个时辰后,黑夜将要降临。李毅来到了洛阳城最大的客栈——逸宾楼。

    小二麻利的出来迎接,拴马,上楼,雅间,招牌菜!一番动作后,李毅坐在雅间里一边喝茶,一边欣赏洛阳的夜景。

    李毅这边看的正入神,却被门外的吵闹之声惊醒。李毅本不想搭理,但吵闹之声已经严重影响了他就餐的心情,所以李毅起身推门,向外看去。

    李毅刚出房门,就看到门外的过道拐角处掌柜的正在低声下气的向什么人解释,只不过由于那些人在拐角里面,李毅看不到!

    “哎呦,李公子,真不是小的故意为难,您也知道,明天就是元宵节了,所以来小店吃饭的人比平时多了很多,这不最后一个雅间一刻钟前给一个公子!”掌柜的正急得火烧屁股,恰巧看到李毅从房间里出来。连忙走过来,对李毅赔着笑脸:“这位公子!实在不好意思,吵到你吃饭了,不过我也没办法,这些人我惹不起啊!”

    李毅见掌柜的态度良好,倒也没有计较。点了点头,便准备回房间吃饭,至于拐角处是谁他没兴趣,也不想惹麻烦,毕竟他不打算在洛阳久留,长安才是他的归处。

    只不过这世上之事不是躲就能躲掉的。李毅刚转身,就听拐角处传来一个男子声音。

    “这位兄弟,实在抱歉,打扰你吃饭了,只是本家今日来了贵客,所以便来这宜宾楼为他接风洗尘,这不恰巧没房间了,因本家贵客乃是女眷,不宜在大厅就餐,所以。能不能请兄弟行个方便,把这个房间让给某,今天兄弟你所有费用就由某请了,如何?”

    李毅听到这话本能的皱起眉头,毕竟谁摊上这事都够糟心的了。只不过看这位二十岁出头的公子风度翩翩,气质儒雅,而且说话和气,虽然一看就非富即贵,但话语间却没有任何盛气凌人的样子,看起来是一位真君子,所以李毅也就不想计较那么多了,刚想回绝,就听到拐角处又传来一个声音:“表哥,没有的话咱们就回府用餐吧!没关系的!”

    李毅听见声音,感觉一阵熟悉,回头一看,却没见到来人,看来是女眷不好意思露面。李毅从出山到现在一共也没和几个女子说话,略一细想,便恍然大悟!“是她!”

    李毅想起这个声音正是下午时分见到的那个女子,既然人家帮过自己,那李毅就不好拒绝了!想了想对身前的公子说道:“这位兄台,说实话,我虽然对兄台的运气深表同情,但我更不想将房间让给他人,而且我也不这点饭钱,只不过你那位女眷似乎是今天下午帮过我的人,这我就不好拒绝了,所以麻烦你去问问你那位女眷,就说我是下午那个骑白马的王子,问她愿不愿意一起吃饭,相见既是缘,何况是一天两次,权当交个朋友如何!”

    对面的公子听到李毅的话眉头瞬间一皱,毕竟李毅的话放在这个时代有些许轻佻,但他看李毅表情认真,不像是那么轻浮之人,所以略微思考,便点了点头,回去询问。

    不多时,那位公子带着两位女眷和两个丫鬟模样的人走来,两位女眷其中一位正是下午那位美女,另一位也是一妙龄少女,只不过比那位小姐稍大有十六七岁,生的亦是国色天香,美艳不可方物。

    “花擦,怎么大唐的水土如此之好,随便出来一位都是大美女”李毅惊讶的小声嘟囔了一句后,直身,挺胸,头抬高,露出一个和煦的笑容:“小生李毅,李文庸在这有礼了!”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