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章 出山!洛阳!
    “徒儿谨遵师父命令!”李毅见事不可为,只能点头答应!只不过通红的双眼暴露了他内心浓浓的不舍!

    “呵呵!莫做那女儿态!今天是你加冠的日子,不过咱们茅山没那么多规矩,我给你赐个字,你给上天磕三个头,咱们就算礼成了!”见李毅答应,王远知终于露出了笑脸,闭目想了想后,睁开眼睛,挺直身体:“毅儿,从今以后你字文庸。为师希望你文韬武略,庸以藏锋。”

    李毅听到后郑重的点了点头,转身对天磕了三个响头,随后回过身对王远知说道:“李文庸多谢恩师赐字,徒儿定不会让师傅失望!”说完给王远知磕了三个响头!

    “好!好!文庸,起来吧!”王远知笑脸如花,站起身来,将李毅拉起,随后示意潘师正,潘师正点了点头,起身出去。李毅疑惑的看了一眼王远知,王远知笑着示意其稍安勿躁。不多时潘师正带着一个一尺多长、半尺宽的紫色盒子和一个三尺长的白布包裹回来。

    王远知接过盒子:“毅儿,你可还记得一年前我问过你喜欢什么样的兵器,之后你给了我一幅图的事吗?”

    李毅回忆了一下,然后眼睛瞬间一亮,激动不已:“师傅说的是三棱军刺,难道...”

    王远知笑了笑:“不错!今天你加冠,明天又是你出山的日子,两样加在一起,这礼物却不能少了!这第一件礼物就是你所说的三棱军刺!”说着打开盒子,李毅低头一看,眼睛瞬间就被吸了进去。只见里面躺着三把一模一样的三棱军刺刀,一寸多长,通体漆黑,刀身、刀柄浑然一体,刀身呈棱型,三面血槽。散发着逼人的寒意。

    “当初为师云游天下时曾意外捡到一块天外陨铁,本来想为你打造一把长剑,但你当初你非要这什么三菱军刺,就只好找著名的铸剑大师按你的图纸打造这三棱军刺,只不过这军刺太短,更像是匕首,所以耗尽所有陨铁,刚好打造了三把,你就都收着吧!恩!不要将其他两把轻易送人,为师还帮你算了一下,当你找到亲人之日,就是剩余两把军刺找到主人之时!”

    李毅郑重的双手接过盒子,沉声说道:“谨遵师命!”

    王远知点了点头后又从潘师正手中拿过包裹,略微停顿后,将包裹缓缓打开,露出里面所藏之物,乃是一把三尺余长的长剑。

    李毅接过后,将剑从剑鞘中拔出,只见此剑通体黑色、浑然无迹,看起来无坚不摧,然而让人感到的不是它的锋利,而是它的宽厚和慈祥。

    “这是?”李毅虽然他不懂剑,但他也一眼就看出此剑乃是一把绝世好剑!

    “呵呵,这也是为师早年间发现的,说起来也巧,这把剑和用来打造军刺的陨铁出自同一个地方,但为师只能算出此剑不凡,却不知它是何剑,但此剑不是寻常之人能用的,否则必糟祸事,所以,这么多年来为师一直没有将它拿出,前些日子为师心血来潮,又算了一下,竟算出此剑你甚是有缘!所以今天就一并将它给你吧!”

    “有没有这么玄乎啊!”李毅满脸不可思议。

    王远知笑了笑,却没有答话,李毅没有学过道术,所以不懂正常!

    见王远知没什么要交代的了,李毅也没有多问!随后打开刚才的盒子,拿出一把看着颇为顺眼的军刺,又用刚才包长剑的白布做了一个简易的刀鞘,想了想后说道:“从今以后你名为冷锋刺刀,望你助我闪亮登场!”然后又看了看剑:“我虽然不知你的来历,但既然你跟了我,那从今以后你名为古墨剑,助我泡妞把妹!”

    “臭小子!刚严肃一会,又不正经了,什么闪亮登场、把妹泡妞!有辱斯文!”

    “嘿嘿,师傅!我要是斯文了,那别人还怎么活啊!有点缺点才好,不是吗?”

    “哈哈!我就说你小子鬼精鬼精的,我还担心你锋芒太过,看来你比谁都明白,这样我就放心了!”

    “师傅,你说什么!我听不懂!什么鬼精鬼精的!我心思很纯洁的!别把我想的那么复杂!”

    “你就别跟我贫了!时间不早了,吃点饭早点睡吧!明早我给你送行!”王远知说完便带着潘师正转身离开了,没看又情绪低落的李毅!

    第二天,李毅早早起床,将自己住了十五年的小屋打扫的一尘不染,随后换上一身干净的白色长衫,将冷锋军刺藏于左腿小腿裤管内,又将古墨剑挂在左侧腰上,背上装有三棱军刺的紫盒,看了看茅草屋后,转头向茅山主峰走去。

    半个时辰后,太阳初升起。李毅不紧不慢的走到了茅山主峰,在山脚下看到了王远知、潘师正,和数个茅山弟子。

    “师傅!”李毅面色淡然的向王远知行了一礼,这时候不论有多悲伤,都不能在王远知面前流露丝毫。

    “恩!好好!来!看看为师送你的第三个礼物!”说着将李毅领到了一头白马前,只见此马头至尾一丈二,蹄至背八尺多,大蹄腕儿细七寸,竹签耳朵刀螂脖,干棒骨,开前胸,左耳有兰花一样的印记,肚子上有四个旋,通体上下,一色雪白,没有半根杂色,脖子周围的长毛,犹如雄狮一般。

    “这匹马乃是千里名驹——照夜玉狮子,是三年前我云游时偶然在北方救下的,当时他刚出生不久,不知为何受了伤,所以我就出手将他救了下来,而我这茅山道观都是道士,只有你不会辱没此等名马,所以以后他就归你了!”

    “师傅...”李毅终于还是没忍住,声音有些哽咽!

    “哭什么哭!就在这给我丢人,恩!这是你师兄给你准备的盘缠和官凭路引,还有这有两封信,一封给当今唐皇,能证明你的来历身份。另一封到长安找一个叫袁天罡的道士,然后把信给他,他会给你一些帮助!”

    “袁天罡?师傅你认识袁天罡?”袁天罡可是个真正名传千古的大神棍,李毅一听到此人的名字立刻来了精神。

    “恩?你知道天罡?”王远知一脸疑惑的问道。

    李毅这才醒悟自己一不小心说漏嘴了,赶紧摇头:“不认识,听都没听说过!”

    王远知狐疑的看了李毅一眼,也没有多加在意,接着说:“袁天罡是我一师弟的徒弟,按辈分你应该管他叫师兄,你袁师兄在相术等方面颇有建树,深受唐皇器重,所以到长安后多听听你袁师兄意见,不要鲁莽!”

    见王远知没有深究,李毅才大出一口气,却又听到他竟让成了袁天罡的师弟,那岂不是说他以后就是一个小神棍了!李毅大脑一片混乱,表情茫然地点了点头!

    王远知见此以为李毅还放不下,狠声说道:“文庸,你今日下山后,就不要再回来了,除非你封侯,带着荣耀衣锦还乡,否则你回来我也不会见你,你走吧!”

    李毅一听此言顿时惊呆:“师傅!”

    然而王远知冷然的转过身,只给李毅一个背影。

    李毅见王远知态度决然,遂慢慢冷静下来,跪下给王远知磕了三个响头,什么也没说,毅然转身,牵着照夜玉狮子慢步离开。

    李毅走远后,王远知才回过头,苍老的面庞上一滴晶莹的泪珠清晰可见。

    一旁的潘师正有些不忍心:“师傅,这样对小师弟会不会太狠了!”

    王远知一脸淡然:“我太了解这臭小子了!他知道我时日不多了,如果我不这样说,他绝对会在外面转一圈后就回来,这不是我希望的,也不是他的路,要想获得更高的成就,就要独自忍受各种苦难,这就是成长的代价,没人能帮他!”

    潘师正了然的点了点头!

    茅山出口处,李毅看着茅山,久久站立不动,良久后低声说道:“师傅!其实我都懂!你放心!我不会让您失望的!您在茅山等着我,待徒儿这条咸鱼翻身时,徒儿带一车叫花**屁股来孝敬您!让您一次吃个够!”

    李毅说完转身,立刻变得气愤不已,对着照夜玉狮子破口大骂:“你说你怎么这么没眼力见,知不知道哥哥以后一定会飞黄腾达的,看看这把剑,这可是当年靳柯用来刺秦王的,虽然最后没成功,但是他不也出名了吗?后来被刘备那老流氓用来斩蛇了,之后他就当皇帝了!这可是绝世好剑,连这等宝剑都发现小爷的前途似锦,你怎么就看不上小爷,还不让我骑,你以为我稀罕!哼!”李毅说完,转过身,装作不理玉狮子。李毅没骑过马,也不知如何驯马,虽然有些武力,但在耐力方面玉狮子稍胜他一筹!所以李毅只能想其他办法。可是玉狮子依旧淡然的立在原地,理也不理李毅。

    一炷香后,李毅见硬的不行,只好来软的。“我说马兄,要不咱俩做个交易,你归顺于我,以后我给你最好的棚,最肥的草,最靓的马妞,你觉得如何!”

    李毅说完后,期待的看着玉狮子,可是玉狮子好像有些不耐烦了,打了个响鼻后,扔下李毅健步向前跑去。

    “花擦,别走啊!等等小爷我啊!怎么连靓马妞都不能说动你,难道你是母的!那就给你个马汉子如何?花擦,居然还跑起来了!汉子都不要,你不会是要阴阳马吧!太重口味了吧!”

    十多天后,李毅骑着玉狮子日夜兼程来到了洛阳城门下,至于李毅和玉狮子之间是怎么回事,就不得而知了,但从玉狮子满脸嫌弃的表情中可以看出,那绝对是一场不愉快的交涉!

    李毅一个帅气的动作翻身下马,望着眼前高大的洛阳城墙,突然心生感慨,大喊一声:“啊!”刚要吟诗一首,来抒发心中的豪情,却被一声大喝生生打断。

    “汰!那个瓜娃子,你嚎什么嚎!你到底进不进城?进城就赶紧交入城费!”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