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章 山中岁月 下
    武德九年,七月中,经过两年多的修炼,李毅已经气质大变,心如止水,稳若泰山,当然李毅那副玩世不恭的性子却没有改变。那不是毛病,那是对生活的一种乐观向上的态度。当初李毅就是用这话来说服潘师正的,所以没有纠正他这个毛病,也许潘师正没听懂,更也许潘师正已经放弃了,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嘛!最关键的是如果继续改造李毅的话,估计他们俩人都会疯的!

    “师兄,你确定师傅今天出关吗?”此刻二人正在茅山第一峰的某个溶洞洞口处等待。

    “恩,师傅已经两天没有吃饭了,要么他今天出关,要么...”潘师正没有说另一种结果,因为他相信那种结果不会存在!

    “恩?什么?什么师傅两天没吃饭了?不行,我要进去看看!”

    “别急!师傅两天前交代过了,任何事情都不要打扰他!”

    “那也不行,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更何况他都这么大岁数了!”

    “哎!师弟,师父这一生为了道教的发展可说是殚精竭虑,但却没有做什么突出性的贡献,你这太极奥义正好了了他多年的心愿,所以我们不能打扰他!”

    “这...希望师傅没事吧!”

    “放心吧!师傅非常人可比,一定会没事的!”

    “唉!希望如此吧!话说两年没见师傅了,都快想死他了!”

    “哼,你是想让师傅出关好亲自教你,这样你就能摆脱我了吧!”

    “咳!怎么可能?师弟我怎会烦师兄呢?师兄帮我改掉一身的坏毛病,我感恩师兄还来不及呢!”

    “哦?是吗?那就正好了!师父年事已高,不能再操劳了!等师傅出关我会向师傅申请继续教你的。”

    “咳咳,师兄说笑了,我可以自己学的,不劳烦你们了。”

    “你知道的,我从不说笑!”

    “师兄,你不会是认真的吧!恩!师兄,我承认错误,我刚才撒谎了,其实我特别烦你、讨厌你,不待见你!”

    “那正好,虱子多了不怕咬,放心!说谎这个毛病我会一并帮你改了的!”

    “师兄!我恨你!”

    “谢谢!”

    ......

    “哈哈哈哈!”二人正在有一句没一句的拌嘴,就听溶洞内传来一阵大笑之声。随后就见一道骨仙风、满头银发的老人自溶洞中走出。

    “师傅!”潘师正和李毅见到王远知后立刻上前见礼,李毅双目通红的望着王远知,看着已经接近老态龙钟的师傅,李毅心中说不出的难受。王远知对李毅来说是李毅的救命恩人、授业恩师,更是李毅来到这个世界上的第一个亲人。

    “好,好,臭小子也长大了!好!哈哈哈!”王远知历经两载,在李毅的炼体太极拳的基础上创出了实战太极拳和太极剑,所以精神分外好!看李毅已经从一个调皮捣蛋的小土豆子变成一个气度沉稳的少年,心中欣慰异常。

    “恩,师傅,咱们先去吃饭吧!都给你准备好了!你也真是的,太极拳再怎么好也不急您老人家的一根头发,你怎么能为了太极拳而两天不吃饭呢!也不看看您都多大岁数了!”

    看到王远知是真的没事了!李毅松了口气,然后就忍不住唠叨起来。

    “行了!你这小娃子!老夫不是没事吗?师正怎么没把他唠叨的毛病给改了!”

    “还没来得及,师傅!我打算在第二阶段的改造中再帮他戒掉这个毛病!”

    “什么叫唠叨,这叫用语言来表达自己内心的想法,虽然话多了些,但是句句是真理,片片有真情,师傅你不能总冤枉我,枉我给你做了叫花鸡!还给你留了鸡屁股!”

    “毅儿做叫花鸡了?还有鸡屁股?哈哈,太好了!两年没吃到了,还真是馋啊!”

    “哎呀!我突然想起了来!长时间饥饿的人不适合吃大鱼大肉,我一会给你老人家做点粥吧!不对!师傅你别转移话题!”

    “你这臭小子!还管起师傅来了!师傅的胃是铁打的,不怕!”

    “师傅你不知道,师兄这两年是怎么虐待我的,我...”

    “恩?”

    “咳咳!师傅!你的粥在这边!”

    “臭小子!我要吃叫花鸡!”......

    “师正,毅儿,从今天起,我会传你们太极拳和太极剑,这拳法和剑法学起来颇为不易,你们要认真!”

    “是,师傅!”

    “恩!太极拳是从毅儿的连体太极拳中发展而来,要领是虚领顶劲,含胸拔背、沉肩垂肘,手眼相应,以腰为轴,移步似猫行,虚实分清,意体相随,用意不用力意气相合,气沉丹田,动中求静,动静结合,式式均匀,连绵不断......“

    ......

    时间总在不经意间流逝,半年时间转瞬即逝,潘师正和李毅的太极拳和太极剑已经入门,剩下的就要靠个人的领悟和努力了!

    茅山第五峰茅屋前,老中少三人盘膝而坐。

    “毅儿!”

    “师傅,您说!”

    “毅儿!当初你死活不愿学道法,现在我再给你个机会,你是要学道术,还是学经史子集。”

    李毅一看王远知的样子,就知道事情绝不简单。“师傅!我能知道这两样有什么区别吗?”

    “恩!区别吗?倒是不大,只是你也知道,要论道法,师傅是当仁不让,但说到经史子集吗?还是你师兄更厉害一些啊!”

    “师傅,我可以自己学吗?”

    “你说呢?”

    “天啊!师兄,还望你手下留情!”

    “对不起!我听不懂!”

    “师兄!你造吗?我一点都不恨你!真的!”

    “......”

    ......

    武德九年,唐太宗李世民发动玄武门政变,弑兄杀弟,逼父亲李渊退位,登基称帝,当年十月,追封李建成为息隐王,李元吉为海陵剌王。同年,王远知也回到山中,李毅已经开始练习茅山步法——天罡步法和茅山剑法——降魔剑。

    贞观元年正月初一,李世民改元贞观。

    贞观元年二月,并省全国的州县,将全国分为十道,即关内道、河南道、河东道、河北道、山南道、陇右道、淮南道、江南道、剑南道、岭南道,废郡为州,故每道各辖若干州。

    贞观三年三月,太宗以房玄龄为左仆射,杜如晦为右仆射,以尚书右丞魏征守秘书监,均参与朝政。房玄龄善谋略,杜如晦善决断,为唐朝名相,并称“房杜”。

    贞观三年大旱,太宗诏求直言,马周代常何向太宗提了二十多条意见。太宗大喜,招马周入见,令他宿直门下省,不久以马周为监察御史,终至拜相。

    贞观三年八月,命兵部尚书李靖为行军总管、张公谨为副总管,前去征讨突厥。突厥俟斤九人带领三千骑兵降唐,拔野古、仆骨、奚等酋长也帅部众降唐。

    贞观四年正月,李绩在白道败突厥,李靖在阴山大败颉利可汗。

    贞观四年正月,李靖率三千骑自马邑进驻恶阳岭,夜袭定襄,大败突厥。

    贞观四年三月,李世民被各族共尊为天可汗!

    同年,大唐右仆射、一代贤相杜如晦病死于家中,李世民甚为伤心!

    贞观五年正月初一,茅山第五峰,茅屋内!李毅的身高已经一米七左右了,面如冠玉,唇红齿白,眉清目秀、仪表堂堂。虽然看起来有那么一丝稚嫩,但身上却有一种沉熟稳重,气宇轩昂的气质!

    此刻李毅正跪在王远知面前,表情分外凝重!潘师正站在王远志旁边,本来就严肃的脸上更添威严!而王远志却面带微笑坐在主位,但此时王远知却是像个迟暮老人,生机已经在慢慢的流逝!

    “呵呵,不要这么严肃嘛!毅儿!今天是给你加冠的日子,你不是一直想去外面的世界看看吗?过了今天你就可以正式出山了!高兴点!”

    李毅看着老态龙钟的王远知,李毅心中万分的不舍,万千滋味,酸甜苦辣,难以言表:“师傅,我不走了!我的本领还不足,我想在跟着师傅学两年!”

    “混账!你说的这是什么屁话!啊!你想气死我是不!咳咳!”王远知话没说完,就止不住的咳嗽,脸色涨红,看起来被气得不轻!吓得李毅连忙站起来帮王远知拍拍后背。

    “滚开,继续跪好,老头子我还没那么不堪!”王远知止住了咳嗽,脸色却变得分外严肃。

    见王远知是真的生气了!李毅只得老老实实的继续跪着!

    喘息了片刻后,王远知眼神凝重,面容严肃,足以吓哭三岁小孩:“毅儿!你都十五岁了!该长大了!平时怎么耍脾气,那都无伤大雅,但今天你要是在说什么屁话,别说我将你逐出师门!”

    看到王远知一点没有开玩笑的意思,李毅立刻吓得直点头,然后老师跪着,腰杆挺得笔直,不敢作声!

    看到李毅老实了,王远知面色才有些缓和:“毅儿,你从小就聪慧,这些年你的师兄教了你很多,你也学得很认真,你现在也可以称得上是允文允武了!而且,你最厉害的是你那些稀奇古怪的想法,用好了!那都是利国利民的大本事!我知道你舍不得老头子我,但我老头子已经活了一百二十多岁了!老头子我这辈子能收你这么个徒弟,还能借你的光,完善太极拳,已经够了!俗话说老而不死是为贼,人不能太贪!所以,没必要把时间浪费在我这个老头子身上!咳咳!“王远知说着又咳了起来。

    “师傅!”李毅和潘师正立刻给王远知拍背,一会后,王远知挥了挥手,示意可以了,继续说道。

    ”唉!老喽!不中用了!得!不说这个!咱们继续!毅儿!茅山太小了!根本不适合你!你应该去长安,那才是你施展手脚的地方。而且,你也要弄明白你的身世,你那块随身玉佩,珍惜异常,绝对不是寻常人家之物!找到家人以后怎么做是你的事,但你要记住一句话,君子不趋炎附势,但百善孝为先!你要把握好分寸!”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