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 山中岁月 上
    武德六年,六月中,山还是那座山,谷还是那个谷,依旧在那个茅屋,但李毅已经成为一个身高一米三,四左右的孩童,此刻他正在围着山谷跑步,身体灵活,步伐矫健。

    从上次李毅自己作死之后,王远知就开始对李毅进行了魔鬼训练,至于潘师正,在李毅没完没了的软磨硬泡,王远知还是受不了了,让潘师正回嵩山了。但是,他也没让李毅轻松。每天早上固定的打坐练气,用道家的话就是集天地之灵气,吸日月之精华。一开始李毅以为王远知要教他内功,后来才知道他想多了,清晨打坐练气,更多的是为了强健体魄,提升人的精气神,使头脑更灵活,身体更有活力。打坐之后便是练拳、蹲马步等基础训练,后来李毅自己加了跑步、俯卧撑、引体向上等后世的锻体动作,对于打熬身体,李毅倒不怎么排斥,毕竟身体是一切的本钱。

    一开始王远知对这些还不屑一顾,以为李毅又要瞎闹,毕竟李毅在怎么聪明,他也不过四五岁而已,能有什么好点子,不过他到没有阻止,因为李毅还小,只是打熬身体,只要不过分,用什么方法都行,最重要的是不能打击孩童的积极性。不过后来他便发现李毅的身体素质提生的飞快,比他以前教过孩童的提升速度快一倍有余。因此,王远知开始了对李毅的研究,研究李毅的动作,只不过结果却适得其反,毕竟他年纪太大了,不适合这些剧烈运动,还差点闪了腰。

    李毅见到王远知如此,就想起了后世的太极拳,不过为了不惊世骇俗,李毅就在王远知面前假装偶然使出一招,当时便引起王远知的注意,王远知一见到太极拳便被深深吸引,虽然只是一招半式,但他却能从中看出太极阴阳,刚柔之道的痕迹。随后王远知如疯似魔般的和李毅探讨太极拳。李毅见此只能放下一切,和王远知一起“研究”太极拳,有关太极拳他当初也只是随便学学,还是在他爷爷的强迫之下学的,毕竟这种慢吞吞地拳法实在不适合性格跳脱的他,不过就是这基础太极便已经够了,为了像个正常孩子,李毅用了一个月时间才把太极拳一点点教给王远知,虽然这对于一个孩童来说,已经够惊世骇俗的了,但把太极拳那点东西花费一个月才交给王远知,对李毅来说那就是另一种痛苦,一个月已经是极限了。

    王远知得到完整的太极拳后还是把李毅扔给了又从嵩山赶回的潘师正,自己修炼去了,弄的李毅差点跳崖**,老话怎么说的来着,老实人受欺负啊!要说潘师正,也是一个传奇人物。李毅曾经看过一些史料,知道一点,据史料记载,潘师正青年时期随王远知至茅山。后为对抗佛教与刘爱道迁居于嵩山双泉顶,最后隐于逍遥谷,潜心修炼,清静寡欲,邈与世绝。据传,他隐居山中二十余年,唯以薛荔绳床为寝,青松涧水为食而已。后得到唐高宗的赏识,永隆二年,高宗在东都金阙亭第三次会见潘师正,殷勤致礼,诚挚询问三洞、七真的奥义,潘师正一一作荅,高宗特设御宴招待。而且允准封师正为“天师”,在太子府第为师正建宏道神坛,在老君寿宫建元元观。宏道坛和元元观,由潘师正取名,高宗亲笔题额。潘师正所传道教茅山宗,经高宗提倡,由此名躁天下。

    此时的潘师正才不到四十岁,但已经能看出其道法高深,深不可测!对于自己师父让自己放下嵩山那边的担子来教一个七岁孩童,潘师正很是不解,但当他看到太极拳后,便以闪电般的速度交代自己的首徒韦法昭让其独自回嵩山后便直奔第五峰而去。

    来到李毅所在的茅屋后,潘师正本想见识一下七岁创出太极拳的神童到底是何样子,故而便在暗中观察李毅,但没过一会便看的眼皮直抽抽,只见茅屋内的李毅先是拿起一本书认真的观看,但没过一会便不耐烦,起身在屋内走来走去,神神叨叨,不多时便又走烦了,开始坐在地上写写画画,然后又...总之没个定性。这等行为对于古板守规的潘师正来说简直就是像再看苍蝇四处乱飞,惹人心烦。

    “这...这就是神童?哼!性格躁动,学而不专,简直就是顽劣不堪。不过,既然他能创出太极拳,那就说明他还是有过人之处的。恩!想必师傅把他交给我教导就是想让我帮他改掉这个毛病吧!也好,如此良才美玉若不细心雕琢就是暴殄天物了!”想通一切后,便起身向李毅走去。

    李毅此时正在屋内发呆,一想到潘师正,他就浑身发冷,那简直就是一个噩梦,所以干啥都没心情!

    “师弟!”

    被人突然打扰,李毅本来就不爽的心情就更糟了,刚想发飙,抬头一看,见是潘师正,立刻变成了一个乖宝宝,起身恭敬见礼。李毅之所以这么怕潘师正是因为他有一次见到潘师正没有正经见礼,就因为这么一点小事,那时他才两岁半,就被潘师正说教了整整两个时辰,有理有据有节,没有一点重复之语,绝对是唐僧级别的,搞得李毅差点精神错乱。因此,从那以后潘师正就成了李毅的噩梦,啊不!噩梦还有醒的时候,潘师正可比噩梦可怕多了!

    李毅见过礼后,直身而立。

    潘师正点了点头:“师弟,师兄先在此恭贺师弟创出太极拳法,拓展我道教经意,为我茅山道教又添一神功,实乃大功一件!”

    李毅像是发现了新大陆,这师兄居然会夸人,太不可思议了:“师兄过奖了,这太极拳主要是师傅的功劳,我只是起了个头,当不得师兄如此夸赞!”

    看到李毅如此谦虚,而且说话有礼有节,潘师正满意的点了点头,同时心中更加坚定内心的想法。

    “恩!是你的就是你的,师弟不必谦虚!师傅因为要研习太极经意所以闭关修炼了,从今以后,你将由我来代教!能教师弟这等天才是师兄的荣幸,不过师弟身上的缺点也有不少,所以从今以后我将专门针对师弟身上的缺点进行教导。可能有点苦,但我相信师弟能够挺住,身为茅山弟子,当有纵横天地之能,也要有良好的言行举止,行为习惯!”

    虽然早就知道了结果,但是李毅还是一直抱有幻想,但此刻一切希望都没了,心若死灰,生无可恋,也不知道如来走了没,大唐太可怕了,早知如此还不如出家了!

    从那以后,李毅开始了真正的训练,也开始了真正的蜕变,早晨依旧是雷打不动的打坐和晨练,上午则变成了练剑,说是练剑,不如说是拔剑,只有一个动作,就是直立在阳光下,将挂在左侧的剑用力的、迅速的拔出,之后在快速地插入剑鞘,如此反复。下午则是扎马步或打坐来认字背书,同样不许动。总而言之就是一个原则,坚持!挺住!坚持挺住!

    重复的内容无聊而又疲惫,又是对李毅这样性格的人来说简直就是他的末日,刚开始的时候李毅因为对练武颇有兴趣,所以,坚持了三天。三天后,他终于崩溃了,身体上的疲惫对于李毅来说都是小事,最重要是心累!于是他便想办法反抗。他开始赖床、绝食、躺地不动、撒泼打滚。把能想到的招式都用上了,反正他现在身体年纪小,这些都是孩童专利,不用白不用。不过这些最后都没用,潘师正将李毅的屋子收拾的干干净净,除了被褥枕头,就什么都没有了,只要李毅一耍无赖,潘师正就会将他锁在他的屋子里,不跟他说话,也不理他,相当于关他禁闭。

    第一次关了李毅一天,李毅出来后双目无神,如行尸走肉。不过他也老实了一些。没过几天李毅又犯浑,这一次关了他三天,李毅出来后,变得异常兴奋,成为一个话痨,是真的很异常,都有些神经质了!不过无论李毅怎样潘师正都没有一丝心软!

    后来李毅见硬的不行开始使软磨硬泡,跟潘师正讲道理,什么他还是个孩子,什么这会影响他的身体发育等等。然后李毅又败了,残酷的事实才让他想起他这位师兄是属唐僧的,反被说教了,恩,四个时辰!

    最后李毅认命了,他也开始努力的完成潘师正给他的任务,俗话不是说吗?生活就像是被强上,如果反抗不了,那就要学会享受,渐渐的,他身上暴躁不安,多动,没耐心等毛病慢慢消失,整个人在发生着惊人的蜕变。

    潘师正看着李毅终于不闹了,而且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发展,他终于松了一口气,露出了一丝难得的笑容,这些天虽然将李毅折磨得不轻,但他也被李毅层出不穷的手段弄得分外狼狈,差点招架不住。当然如果让他知道他水杯里的黄色液体、床上的不明生物和莫名其妙被剪了胡子等事情是怎么回事的话,他就会更有成就感!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