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章 转瞬越千年
    武德三年,六月,中旬,清晨,太阳还未升起,朝霞布满天边,正是紫气东来时。

    茅山九峰中的第五峰和第六峰中间有一山谷,山谷中有一条河流从中穿过,山花遍野,奇木丛生。谷内有一茅屋,屋前有一老一小正面对朝阳,闭目打坐。这二人正是王远知和李毅。李毅就是王远知三年前捡的那个婴儿,由于王远知当年从李毅的包裹中发现一圆形羊脂白玉佩,而玉佩正面刻有一个龙凤凤舞的“李”字,背面印有一三足大鼎。因此王远知给李毅取李姓。但无人知此李毅却是一天外来客。

    李毅本名李凌峰,本为新世纪天朝的一豪门子弟,从小锦衣玉食,不愁吃穿。却自小喜欢探索古地,寻找各种刺激。而且从小“乐善好学”,对任何感兴趣的事物都想了解,曾经跟多个师傅学习各种知识,属于“万金油”类型!但学习一段时间后就会因为失去兴趣而放弃。故而他所学杂而不精。

    李凌峰最爱国学,尤其是书法。这一项爱好他坚持了二十年都没放弃,殊为不易。对于一个喜欢刺激的年轻人来说能静下心沉迷于书法中无法自拔,可以说这是一个奇迹!因为此事被朋友起个外号叫“贾秀才”。李凌峰为人讲义气,敢担当,有责任心,做事不拘小节,玩世不恭。说白了就是有点小善良却又有点小流氓。

    一周前,李凌峰收到“刁员外”、“胖将军”等损友的邀请。说在茅山附近发现一座古墓,怀疑是唐朝的,李凌峰二话没说,收起行李就和几个损友一同出发,到茅山后,通过走后门,和考古专家一起下了墓,后经历一番周折,到墓穴最深处见到一棺椁,然在专家的一番琢磨、观察、查资料、开会讨论等一系列工作后,才小心翼翼的打开棺椁,却见里面只有一印有“李”字的玉佩,李凌风拿起玉佩仔细观察,手却突然被扎了一下,鲜血直流,然后...就没有然后了!李凌峰醒来就发现自己变成了婴儿躺在草丛之中,再后来就被王远知捡到,带回茅山抚养,并收为关门弟子,更名为李毅。

    朝阳初升,给正在打坐的一老一少蒙上一层神秘的光晕,但此时李毅看似在打坐,其实有些心不在焉,他不知道如何表达自己的愁绪,魂穿唐朝,对于爱好冒险的李毅来说简直就是天大的好事,但从此以后再也见不到前世父母亲人,对李毅来说简直就是晴天霹雳。李毅虽生于豪门,确有一和睦的家庭,因为李家有良好的家训,所以没有发生一些如因争夺家产而兄弟阋墙之类的事情。所以李毅对前世父母兄弟等亲人的感情是非常深的。这三年来,李毅虽然想尽量表现的像个正常孩子,但心里那份孤独与思念却一直挥之不去,所以看上去有些呆傻,因此王远知还差点把李毅当成了问题儿童。

    “唉!三年了!爸!妈!儿子再也会不去了!希望您二老对于儿子的意外不要太过悲伤!老妹,要照顾好父母啊!告诉父亲少喝酒!还有告诉母亲多做做运动,对身体有好处!......呼!以前没机会说这些,现在倒是有机会了,可是你们能听到吗?”李毅突然睁开眼睛,望着已经缓缓升起的太阳,红霞似锦,紫气升腾。温暖、阳光、生机勃勃,李毅感觉自己被阳光,彩霞,紫气所包围。“我已不是李凌峰了!我是李毅,大唐的李毅,既然来了,就要像朝阳一样,用自己的一点心火,给大唐不一样的光芒!长吁短叹非大丈夫所为!父亲母亲,你们在新世纪看着,你们的儿子要翻身了!呵呵!大唐!我来了!啊!”李毅突然站起身,大吼一声,将心中的郁结尽皆吐出,身体如重获心生般,充满朝气。双眼如星辰般清纯却又深不可测,李毅感觉自己被三清道祖附身了,没错我是无敌的!

    “啪!瞎叫什么!打坐不专心,一会将千字文抄写三遍!”王远知缓缓的睁开眼睛,照着李毅的后脑勺就是一下降妖十巴掌!感觉了一下,恩!不错!还是那么老当益壮气吞牛。看了一眼李毅,刚要起身,却发现李毅似乎有些特别,貌似突然病好了,这帮该死的道童,昨晚给他吃了什么!不会有后遗症吧!王远知惊疑不定的围着李毅仔细打量,以前的李毅虽然乖巧,但却少了一丝灵动。但现在的李毅却是眼睛有神,浑身透着一股机灵劲。

    “师傅,您别再转了,再转地球都晕了!”

    “地球?什么乱七八糟的,让我不转也行,老实交代,你昨晚又偷吃什么了!怎么突然变成这德行了!”

    由于李毅想通了郁结,便恢复了以前玩世不恭的性格,看着眼前老不正经的师傅,李毅眼珠一转,回想刚才的观看朝阳感觉,说道:“咳咳!师傅!你想成仙吗?你想做佛祖吗?你想长生不老吗?恭喜你!现在机会来了!您知道吗?刚才我在打坐时,突然做了一个梦,梦见一个胖胖的,露着大肚皮的光头,他跟我说他是什么如来!说由于最近佛教经营的不错,想要扩大规模,最近正在广收门徒。因为我潜力非凡,所以他想收我做徒弟,传我佛法。所以,师傅,以后弟子就发达了!你放心,等徒儿我成佛后一定会帮你的!”

    王远知脸一抽搐,左手掐一道印,想要给李毅一个脑上崩雷,虽然在李毅眼中来说那就是兰花指,右手就要抓向李毅的耳朵,可惜被李毅提前得知王远知的阴谋,一个懒驴打滚躲了过去。

    王远知见百试百灵的脑瓜崩居然失效了,一脸的不可思议。看着在他面前扭腰瞎嘚瑟的李毅,气就不打一处来,突然心思一转,神秘莫测的一笑:“毅儿!既然你这么喜欢出家,那好,明天我就给你剃度!”

    李毅立时目瞪口呆突然想扇自己一个嘴巴,叫自己嘴欠,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让出家还不如杀了他,没准还能穿越回去。做道士?念经?修道?打坐?参禅?还要吃素?恩!还没媳妇?哦卖糕的!

    李毅打了个冷战,像火烧屁股似的蹦了起来,喊道:“师傅!别冲动哈!您是道士,怎能让我做和尚,我开玩笑的,我还没娶媳妇那!还有...还有...”

    王远知满脸黑线,大喝一声:“给我坐下,大呼小叫,成何体统!”

    看到师傅生气,李毅马上乖巧的坐下,睁着可爱的双眼无辜的看着王远知。看到李毅安静下来。王远知才做出一脸高深莫测的样子:“既然你说不行!那就说说为什么不行!”

    李毅在一边慢慢措辞,事关自己前途,李毅也就顾不了许多了!片刻后,起身,立正,目视前方:“师傅!您听我说!您是道士,我若出家,那成何体统!您不是会看面相吗?您给小徒好好看看,您看小徒这熊样,不对,是面相,天庭饱满,地格方圆,眼大有神,鼻梁高耸,一看就是出将入相的人物,您说这么一个出色的人才当了和尚那不是暴殄天物吗?还有您看小徒长得一表人渣...啊呸!一表人才的,您如果让我去当了和尚,那得有多少小姑娘因此而哭的死去活来的,到时他们一定回来找您算账的,您可能不知道,女人发起飙来可是不能以常理解方程的,那将解出一个无理数啊!到那时别说您的惊天雷,就算金钟罩也挡不住她们的疯狂的,所以!为了世界和平,您还是饶了小徒吧!”

    王远志又翘起了兰花指,他承认他还是受不了李毅的无耻,他现在就想把自己的手剁了,当初怎么就手欠把李毅给捡了回来,这他娘的是人类吗?三岁!他才三岁啊!这是人类能有的思维吗?这是人类能练就的厚脸皮吗?看来他昨天是真的吃坏了东西。

    “臭小子,不当和尚那你想当啥?说说吧!”王远知觉得不能跟李毅一般见识,这小娃子还小,还得教育,不能急,我的皮鞭呢?我的戒尺呢?唉!好久不练了,手都生了,也不知道准头如何!

    听放弃让他做和尚,当时松了一口气,心神一松,擦了擦汗:“好男儿当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大丈夫志在四方!”

    “恩?你要争霸天下?”

    “争霸天下?天!师傅您别这样,小徒我心脏不好!争霸天下那是人干的事吗?您让我下下棋还可以,争霸天下?那是精神病人才会有的想法!”

    “哼!这也不行!那也不行!我看你是皮痒了!也好,既然你不想主动学,那我就帮帮你,恩!师正也快来了!应该就是这几天了!”王远知说完站起身离开,也不管李毅如何想:“我一会叫道童给你送饭,别忘抄千字文,晚上我来检查!”

    这一切来得太快,快到李毅根本没有反应,李毅还在那发愣,就被王远知安排了以后的人生,想想潘师正,那个一副举世皆是我仇敌样子的男版灭绝师太,李毅顿时一个头两个大,当时清醒了。冲着王远之的背影大声喊道:“师傅!您别开玩笑啊!潘师兄他太忙了,咱们就别打扰他了,就让他无声的离开吧!师傅!您别走啊!您不要这么绝情啊!要不您回来咱两再商量商量出家的事?师傅?天哪!”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