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55章 国之重器
    在鸭绿江的入海口,数千艘的战船挤在一起,二十余万大军的厮杀大战,让整个入海口的海水都换了颜色。

    “传朕口谕,令李绩且战且退,直到全部退回鸭绿江!”

    一处山巅上,李二和一群将领紧张的观看下方的大战,而李毅和李靖则是分坐在一个沙盘的两端,对局落子。

    “船进鸭绿江,虽然可以暂时阻止联军杀进来,但是如果高句丽大军从后面杀来,你将腹背受敌。”李靖指着沙盘,沉声道。

    “他们不敢过来。”李毅手中拿出三个黑色石子,放于沙盘上。

    “我们还有四分炸药,可以拿出一份炸药突袭乌骨城,不求立功,但求震慑,只要让他们不敢出城就行。另外两份,令一艘战船驻守在鸭绿江边,只要高句丽大军一有异动,就让他们听听响,就算炸不死他们,也能吓得他们不敢乱动。”

    李靖疑惑地抬头问。“四分炸药,你一下子就用了三分,咱们还有乌骨和平壤两座城,够吗?”

    “祖父,在没有炸药之前,我唐军攻城拔地,可是从无所惧,怎么现在有了炸药,您反倒犯了嘀咕?这炸药可不一定必须攻城,只要有需要,他怎么用都可以。”

    李靖怔了怔,苦笑一声。“你说得对,我唐军依靠的无敌的军威。这炸药,有他更好,没有也无妨,倒是我着相了。”

    “岂止是药师?朕不也是如此,自从有了炸药之后,朕一时间都不会打仗了。”

    李二一边按李毅的意思将身边所有的人都派了出去,一边观看祖孙二人的“棋局”。

    “陛下,这炸药事国之重器,不可轻易示人,此次之后,我大唐还是需要把炸药严密防守起来,只要炸药秘方不泄露,我大唐边疆就将永远稳固。”李毅出生劝道。

    “朕又何尝不知道?不过,这天下哪有永远能守得住秘密?这火药配方,早晚还是要泄露的,到那时,我大唐又该如何?”

    “哈哈,陛下,这社会在发展,时代在进步,这以前咱们用的还是青铜器,后来有了铁器,再后来又有了百炼成钢,以至于现在火药与炸药,将来,很可能还有更多咱们无法想象的武器,所以,现在的炸药,肯定也不是终极武器。既然咱们无法保证守住这个秘密,那就保证领先就可以了,只要您能做到在别人用铁剑的时候,咱们能用上钢剑,那我大唐,依旧会万事安康。”

    李二仔细琢磨了一番李毅的话,豁然开朗,他之前一直在为炸药只是患得患失,就好比一个穷人,突然捡到了一个硕大的金元宝,他肯定是藏着怕偷,揣着怕丢。那如果能用这个金元宝赚取更多的财富,就不会再为金元宝而患得患失了。

    想通一切,李二顿时神清气爽,对眼前的一切都有了重新的认识。

    “李毅,国之重臣也!”

    突然,李二郑重的给了李毅一个如此的评价。

    李毅顿时有些受宠若惊。李靖都急忙站起身,替李毅拒绝。

    却被李二摆手阻止。“行了,你们祖孙二人,什么都好,就是太谨慎了。当初要是为了避嫌,硬是辞掉了所有了职务,做了军事学院祭酒。而李毅呢,更是连官都不做。真知道你们的担忧,朕也理解,朕也不阻拦,但你们不能阻止朕奖赏你们,这君臣之道,有功赏,有过罚,你们总不能让朕做昏君吧?”

    祖孙二人闻言,皆是感动的对李二深施一礼,旋即重新坐下。

    “行了,大战在即,还是说说战事吧。”李二看着李绩已经率水军进了鸭绿江,出言问道:“李毅,现在该你出手了吧?炸药只能阻挡一时,这联军水师,还是尽早解决的好。”

    “臣遵旨。”李毅应喝一声,也不再隐瞒。“陛下,臣在江南时,曾下令让他们改造战船,后来,经过一众工匠的努力下,做出了六艘铁甲船,这些船不但坚固耐撞,船速还很高,臣的意思是,如果让这六艘铁甲船做箭头,让我们的水军做箭杆,只要咱们能顶住他们的攻势,那这箭可以很轻松的穿透联军水师的战船,不需要多,只要来回两次,联军水师就能被冲击的四分五裂,到时候,他们也将任由咱们宰割。”

    在没有火炮的年代下,水师作战,往往都是互相撞击或者短兵相接,而唐军的船只质量本来比联军战船好很多,但是联军战船数量多,所以,唐军水军缺少一个箭头,现在有了铁甲船这个箭头,唐军在这辽阔的海面上,完全可以全速任其驰骋,而联军水师的战船,不可能挡得住铁甲船的撞击。

    事实也确实如此。

    李二听了李毅的建议后,直接下令。

    那六艘铁甲船本就被李毅带到了鸭绿江附近,船上还有一千漕帮帮众,为首之人,正是李震,他们练了半年的水师,今日,终于有用武之地了。

    李震的出现,让李绩又惊又喜。

    李震其实一直是李绩心里的疙瘩,一直都记挂在心费,放不下。

    尤其是在他得知李震做了镖师之后,气的直接大病了一场,李震是他的独子,他怎么可能允许李振做那等低贱的镖师?

    但是李震远在江南,李绩就算想管,也鞭长莫及。

    他本以为,李震这一辈就这么废了。

    甚至于,他都想过,把这次出征的功劳给李震换一个封赏,不要什么太大的封赏,可怜天下父母心,他只求李震可以平安一世。

    但他怎么都没想到,李震会给他一个如此大的惊喜,看着那六艘让他都心神震撼的铁甲船和站在铁甲船上的那个站立如枪一般的男儿,李绩一时间五味杂陈。

    “爹,孩儿不孝!”

    李震率领铁甲船,来到李绩所在的船附近后,李震扑通一声给李绩跪了下去,一肚子的千言万语,到最后,都化为了这五个字。

    李绩呆愣半晌,突然仰天长笑。“啊哈哈哈,好好好!镇儿,起来吧,你是好样的,没有给为父丢人!”

    李震闻言,顿时激动的热泪盈眶,他等这句话,等的太久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