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章 水深火热
    狐不惑在林家堡混得风生水起,另一个人则在玄冥教痛不欲生。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教主,该更衣了。”

    魔咒般的声音让秦余恨从香衾锦被中惊醒,他以平生最快速度坐起,朝阿黛展开了一个比骄阳更灿烂的带着眼屎的笑容。

    从前他只觉得这个狐不惑的贴身婢女七分姿色三分贪财,但这也没啥,毕竟贪财是玄冥教徒的必备素质之一,要不然怎么应付教内比官府赋税更猛于虎的“上供”。

    然而,通过这几天的亲密相处,他已经对这个身带异香的女子下了一个定论——丫就是个大变态!

    每天五更天不到将他从被窝里拽起,然后花上一个小时为他精心易容,从五官到喉结到三围到体态到指甲,无一不是最严苛的标准,甚至细到头发的浓密程度与发色,都力求与狐不惑做到百分之九十九的相似程度,虽然每天从镜子里看到自己的心上人是一件快乐的事情,但久而久之,秦余恨都要忘了自己原本是个啥模样了。

    易容完毕之后,他就要再倾听长达一个小时的今日行程安排,注意,是细到见到每一个人应该用什么样的语气什么样的表情打招呼,以及一日三餐的进食数量与进食顺序,更别提当日需要处理的教中事务应该怎样才能演出狐不惑的风采……

    事无巨细,直到此刻,秦余恨才算了解了这四个字的真义。

    然而,这些都还不算什么,为了不露陷,他能忍!

    他最不能忍的是,她连自己一天上几次厕所都要关心,是大是小也要安排妥帖,而且每逢大厕都会在一旁侍候,还会叫来一个不知道何方神圣的人在那吹笛子!

    吹你妹呀吹!老子本来排得好好的,被你这么一吹,都不敢出来了……

    于是,几天下来,秦余恨不但被折腾得气息奄奄,而且一见阿黛就养成了驯化犬见到主人般的条件反射,恨不得将尾巴摇断来讨其欢心,就怕一个不小心自己又会有更奇葩更悲惨的遭遇。

    “阿黛姐姐,你说句实话,平日里不惑是这样过的吗?”

    在被擦上十七八种水粉的空隙,秦余恨怯怯问了一句。

    “别怀疑人生,这就是教主的日常,只是她一切都是顺心而为,我只需要静静站在一旁欣赏就好,每天睡到自然醒,完全不用做这些操劳事。”

    阿黛顶着两只比兔子更红的眼睛,不怀好意地重重捏了捏秦余恨的小脸。

    这下秦余恨算是回过味来了,敢情她多做了这么多事心里不痛快,在自己身上泄愤来着。

    最毒女人心,圣人诚不欺我。

    大姐,我也是受害者好嘛,一想到不惑和林家那小子在那儿你侬我侬,本公子心肝儿都疼得颤。

    “不如对外称病?这样你我都落个轻松快活。”

    秦余恨非常好心地提供了一条良心建议。

    “我绝对不是觉得这差事有什么不好,主要是我觉得阿黛你每天太劳心劳力了,瞧,这小脸儿也憔悴了,这火气也上来了,连带这玉葱般的小手,都粗糙了不少……弟弟我看着特别心疼,真的。”

    秦余恨眨巴着比小鹿更纯良如水的大眼,眼巴巴地望着眼前宛似更年期提前的绯衣美人。

    阿黛笑得风情万种,用手中的剃须小刀拍了拍秦余横的大腿内侧。

    “我一直觉得你胯下的小东西有点碍事,要不要顺便一刀割了好呢?免得你见到火辣的美女把持不住露了马脚。”

    秦余恨闻言,立马做了一个将嘴巴缝上的动作,谄媚一笑,他还是极为识趣的。

    阿黛满意地摸了摸他的头,就像奖励自己饲养的一只小猫咪。

    玄冥教上下都知道一件秦余恨未曾来得及探听出来的事情——惹了教主生气尚有转圜余地,但如果惹了乌拉尔黛和唐小逑这两个魔星,不被整死也要丢掉半条命。

    正收拾均停,门外响起了三声穿透流云的怪异哨声。

    这是玄冥教独家的一级备战信号。

    究竟出了什么事?

    阿黛示意秦余恨好好呆着,自己转到门外,扣了一下门扉。

    三秒钟不到,廖欢出现在对面。

    这反应速度让阿黛很满意,廖欢呆是呆了点,办起事来还是手脚利索得很。

    “谁来了?”

    “楼外楼,秦烂柯。”

    廖欢的简洁语气这时候显得格外讨喜,如果是换了一个啰里啰嗦的小兵说一堆毫无重点的语气词,估计阿黛会忍不住动手的。

    君子动口不动手,她不是君子,自然更爱动手些。

    “让信号组将一级备战降为三级,这点小事连我就能解决,真是没见过世面。”

    既然来的是秦余恨老爹,那十有*是来寻儿子的,即便是来干一场硬仗的,他的宝贝儿子在自己手里,他又能玩出什么幺蛾子来?

    “是。”

    廖欢嘴角抽搐,虽然他不认可阿黛的说法,再怎么说楼外楼也是武林人不敢有丝毫轻视的存在,哪有她说的那么好打发?

    但他只负责传达就好了,至于玄冥教今日的危机能不能解除,楼外楼和玄冥教谁死谁活,自己并不是很关心。

    岂料,他的反应再一次获得阿黛的青睐。

    “小欢儿呀,我近日觉得,你越来越对我胃口了,要不要跟姐姐来一场跨越教派的禁忌之恋呀?”

    廖欢镇定自若地给出了内心的答复。

    “不。”

    毕竟这已经是阿黛第三十二次说类似的话,再怎么天雷滚滚,他也习惯了。

    习惯,真的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呀。

    “你傲娇的样子可真酷,姐姐好喜欢呢。”

    阿黛媚笑着撩起长裙一角,露出一截光洁莹润的大腿,心情很好地看着廖欢落荒而逃。

    廖欢一边疾走一边懊恼,那股缠人的茉莉花香,怎么萦绕鼻尖挥之不去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