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章赠药之喜
    ,最快更新南箕北斗最新章节!

    “姑娘,需要帮忙吗?”

    多么悦耳的一句话,狐不惑的哭声顿时消停,抹了抹并不存在的眼泪,惊喜回望,然后被华丽丽的月白袍子给闪痛了眼,刺碎了心。

    呵,来的居然不是林春归。

    龙吟峰也很委屈,不知为何林春归又改变了主意,撺掇自己前来查看,还用嘴型说了一个“大美女”,也不知道十秒钟之前是谁说这一切都是海市蜃楼、白日见鬼,万万不可被表象所迷惑。

    “公子真是好心,能帮我瞧瞧小妹的病吗?”

    狐不惑继续自己的表演,将故意遮在脸前的袖子放下,退后一步,让龙吟峰能够清楚看到唐小球的脸,同时可怜巴巴地仰着精致的下颔,抬眼望向比她略高半头的男子。

    龙吟峰的目光淡淡扫过,微微讶异。

    第一重讶异是这女娃真的病了,而且还病得极重,嘴唇乌紫,印堂发黑,两眼发白,深度昏迷,浑身滚烫得快要燃烧,对于外界的呼喊拍打已经不能产生任何反应。

    第二重讶异是眼前这女子实在太美,简直像山林孕育出的千年精怪一般,化作人形迷惑众生,即便正值最狼狈凌乱的时刻,脸上还沾着不少树皮、枯叶、泥沙、碎草,但那从骨子里透出的绝世之姿、倾城之艳,让人匆匆一瞥便永生难忘。

    这世界上,真是容许有这般美好的存在吗?

    “公子,公子!”

    狐不惑此时大大方方顶着自己的真容,丝毫不觉有何不妥,见到龙吟峰略微有些失神,也并未指摘他失礼,毕竟他的表现已经比百分之九十九点九的人好太多了,没有晕倒,没有尖叫,没有为了下半生的幸福自戳双眼,没有自惭形秽四处寻悬崖跳,没有精虫上脑不知死活上前搭讪……总体还算镇定。

    龙吟峰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讪讪一笑,双颊飞起两片红霞,像桃花醉在了四月的风中。

    “不好意思,我这就为令妹诊治。”

    初见的震撼散去,龙吟峰又恢复了谁也挑不出毛病的谦谦君子之态,两根修长的手指搭上唐小球的脉,并查看她的眼鼻喉耳有无异状,神态从容,动作熟稔。

    见到龙吟峰有模有样地为唐小球诊脉,狐不惑因刚才所见对他生出的反感弱了几分。

    “龙某不才,诊断不出令妹所中何毒。”

    龙吟峰躬身一拜,十分歉然,他所学颇杂,医术在同行里面也算拔尖的,但这小女孩的脉象如此凶猛,就像一瞬之间喝下数百种毒药,他本领再强,也无法一一辨别。

    “真的,没……救了吗?”

    狐不惑仿佛受到了天大的打击,身形一晃,眼看就要撞上旁边一棵大树,龙吟峰习惯性地一捞,一只手就搭在了她那比杨柳更婀娜的腰肢上。

    感受到身后有一记眼刀杀过来,狐不惑十分满意,干脆整个人如一滩春水软在了龙吟峰的臂弯,并借势靠在他僵直的肩膀上啜泣。

    哼,姓林的某人,生气吧,嫉妒吧,就是要让你坐不住!

    “也不是没救,刚好龙某有一颗菩提丹,可为令妹解毒。”

    龙吟峰不动声色地将狐不惑的身躯扶正,古来最难消受美人恩,他可不认为自己是例外,眼前这个女人美得太过邪乎,难怪林春归那机灵鬼躲着不出来。

    “菩-提-丹!”

    狐不惑见过的世面已不算小,听到这三个字还是倒吸了一口凉气,传说中霸气侧漏能解天下万毒的顶级解毒法宝,那变态的“医鬼”莫破船三年只练一炉,每炉可练成的不超过十颗,而且唯有其一是货真价实的菩提丹,其余都是毒性凶悍的毒蛊,然后他会将硕果仅存的一颗随意绑在蝙蝠的脚上,任其飞入黑黢黢的石窟洞府。

    最可恶的是他居无定所,你也不知道哪个角落的石窟洞府才有那只宝贵的蝙蝠。

    正由于他这变态至极的做法,世人皆知有菩提丹,却几乎从未有人见过。

    上一次菩提丹出现的时候,接连掀起腥风血雨,发生了不亚于皇子夺嫡的凶残闹剧。

    然后现在这个和煦温柔的男子轻飘飘说出自己有菩提丹,而且可以随意拿出来解救一个陌生小女孩的性命,到底是炫富呀还是炫富呀!

    “多谢公子救命之恩。”

    狐不惑惊喜若狂地向眼前男子伸出一双纤巧莹润的财迷之爪。

    意外之财呀意外之财,多多益善,刚才为啥会瞧他不顺眼,实在太善良太可爱了好伐!

    眼看着,眼看着,一颗闪烁着瑰丽蓝紫色泽的晶莹小丸就要滚入自己的手中。

    眼看着,眼看着,一阵清新竹香飘过青影如电一只修长迅捷之手半途截胡了!

    “这小孩没事,别浪费一颗好药。”

    声线清冽如泉水叮咚,毫无拖沓之音,与这嗓子的主人十分相配。

    狐不惑恶狠狠地盯着眼前的青衫少年,状态神似被夺食的凶狠小奶狗,玄魔教的人都知道,教主有敛财之癖,谁挡了她的财路,谁就是她的仇人,她才不要管眼前这人是心心念念许多年的良人呢。

    呸!良人,我看你是不良人才对!

    “还我!”

    狐不惑咬牙说出这两个字后心中郁卒,谁能料到自己与林春归说的第一句话竟是这个!

    林春归饶有兴味地看了狐不惑半晌,一言不发,就静静地上下打量,而且眼神有意无意在一些敏感部位停留,狐不惑瞬间有了一种被他看光了的错觉,竟无端局促起来。

    当气质洁净不染凡尘的男子有板有眼耍起流氓来,竟然有一种违和的美感。

    狐不惑发觉自己的气势落了下风,二话不说瞪了回去,谁还没长眼睛呀,本教主稍微运一下神功,就能将你身上有几颗痣也数得清清楚楚!

    呀,不对,不能显露武功,狐不惑将提起的真气硬生生逼了回去,暗自咽下一口老血。

    狐不惑呀狐不惑,你也太不争气了。

    眼前这个人不就眉目如画了一点,不就气质邪魅了一点,不就俊美禁欲了一点,自己怎么就招教不住了呢?

    别忘了,你才是天下第一美人!

    林春归言笑晏晏地将蓝紫药丸塞回龙吟峰手中,并趁势狠狠掐了他的手腕一把,留下深刻的淤紫痕迹,早知道就不派你这个又阔气又心软的滥好人出场了,差点赔了老子好不容易拿到手的神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