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章 人间绝色
    狐不惑笑眼盈盈,看着被逼出几分桀骜之气的少年退出去,内心十分满意。

    这正道出来的名门弟子,一个个温恭谦礼让,将风度与面子看得比生命还重要,实在让人倒胃口,且对那些千篇一律的面具手痒痒,恨不得全部撕开了才好。

    她是看廖欢容貌端正(比教里许多人强),才艺过人(笛子吹得贼溜),武功也是“马马虎虎”,尚且保留了几分真性情,没有虚与委蛇那一套,是个可塑之才,于是才勉为其难亲手调教一下。

    当她恭奴怎么了?

    廖欢是不屑跟玄魔教之人打交道,若是肯问上几句,一定会目瞪口呆:狐不惑的恭奴居然是个求之不得的美差,愿意给她当恭奴之人能够绕太阴山的半山腰五圈,如果她愿意召开公开评选至少得两千人报名,这绝不是夸张,毕竟上一任恭奴已经是玄魔教的分舵主,而上上一任仅位于三个副教主之下,是玄魔教的刑典长老,乃至于全教上下已将其视为走上人生巅峰一路开挂的捷径。

    此外,众人还有一层不可说的心思,恭奴也是极少能够一睹教主芳容的人之一。

    狐不惑是谁?

    正确答案并不是唯一的,玄魔教教主只是锦上添花的称谓。

    狐不惑之名最早为天下所知,是她以十五岁之龄,位列“天下十大美人榜”,且第一次入榜就将天下男人梦寐以求的“冰雪琼仙”蓝诗洛挤下了榜首之位,自己取而代之。

    为此,金风细雨阁的阁主大人被吴喋雪在半旬之内追杀十城,比试、暗杀、偷袭数十次,最终为他派人潜入玄魔教打探狐不惑相貌之事付出了三根手指的惨痛代价。

    从此阁主大人再也无法吹弹他心爱的白玉箫,抱憾终身。

    在狐不惑担任玄魔教教主之后,入教手续办赚了个盆满钵满,不少前来报名的人都是钱多得无处花的贵族子弟,他们猴急地捧上大把的银子,自然不是想在玄魔教混出个名堂,而是为了在每年一次狐不惑必然会出席的玄魔教庆典仪式上换来一席之地。

    狐不惑倒也没让他们失望,颇具守财奴本质的她,为了给自己屯个小金库,并不介意牺牲一点美色。

    继任第一年,玩了个天女散花。

    那一夜,惠风和畅,满园春色,狐不惑从九丈高塔上翩然而下,白纱翻飞,裙带当风,花散八方,让那些被花砸中的少年们一个个像呆子一样杵着,脖子仰成待宰的呆头鹅弧度,直到她踏云离去都没回过神来,美轮美奂的仙姿刻入了他们的心房深处,让他们宁愿三月不进烟花之地以免亵渎神颜——虽然他们当中并没有任何一个人看清狐不惑真正长什么模样。

    美,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美,是虚无缥缈不可捉摸的。

    继任第二年,玩了个嫦娥奔月。

    同样是九丈高台,这次搭建在太阴山巅,正中一轮硕大光灿的白玉盘,袅袅轻云环绕,美不胜收。胡不惑从太阴山麓轻松腾起,踩着青翠的竹林拾阶而上,香腮鬓云,婀娜多姿,怀中一只玉雪可爱的小白兔,从数千人的眼皮子底下,飞越九丈高台,直奔月亮而去,最终化作一个黑点消失于众人视野。

    这一次“奔月”,不但让人们见证了无声的美丽,也让武林诸人见识到了狐教主的绝顶轻功。

    这一年,盘龙城的糕点店老板可高兴疯了,还不到中秋时节,购买月饼的人几乎翻了三番,每天都能卖断货,尤其是许多面带闺怨之色的少年人,一买就是一大摞,还说什么要对月缅怀嫦娥仙子,如果她能有狐不惑一半姿色的话,不管月圆月缺,他们都愿意举杯对影一诉衷肠。

    直到那魔怔劲儿过了之后,贵族子弟们才后知后觉此番还是没有看清楚那“天下第一美人”究竟有多美。即便如此,他们还是没有一点被耍的觉悟,交钱仍旧交得非常积极,月中那嫦娥,确实美得不像话,光是那优美的身段,盼顾的神姿,就足能秒杀盘龙城所有青楼的头牌。

    今年刚好是继任第三年,离庆典仪式还有三个月,玄魔教已经将前三排座位炒出天价,狐不惑大笔一挥,下令再设十个雅座,并言明这十个雅座自己都会去敬一杯薄酒。于是,不止盘龙城,全天下的多金男子都疯了一般捧着金子、银票、珠宝进了拍卖会,一掷万金者比比皆是。

    狐不惑一边兴高采烈,不边捶胸顿足,若不是考虑要保持神秘感,她真恨不得每月都召开一次。

    “教主,金风细雨阁秦少阁主求见。”

    绯衣婢女见宿有便秘隐疾的狐大教主刚出好恭,通体舒畅,心情想必也不错,于是上前言笑晏晏汇报此事。

    “阿黛,你这次又拿了多少银子?”

    实名乌拉尔黛,被唤“阿黛”的绯衣婢女脸不红心不跳,伸出一根如羊脂白玉般莹润的手指。

    “不多不多,一千两而已。”

    “少了,下次至少刮他三千两!”

    “遵命,不过他这次来送《林公子起居录》,故未曾狮子大开口。”

    阿黛掩嘴而笑,斜着眼睛去瞟狐不惑的表情,想必会很精彩。

    果然,一听这个名字,狐不惑的脸上浮起了——与她庄严宝相非常不搭调的淫荡笑容。

    “乖乖,有我家林公子最新的讯息了,快宣快宣。”

    “大仙女,那个什么林有啥好的,等球球长大了,我保护你!”

    黑糯丸子——唐小球不乐意了,撅着个小嘴,拽着狐不惑的袖角不肯让她离座。

    “球球呀,你还小不懂,等你长大了,我一定给你找个俊俏的黑炭小子。”

    狐不惑安抚完自己这个爱吃醋的小跟班,目光灼灼地打开了一把比孔雀羽毛还要绚彩万分的玄铁扇,悠然自得、雍容万分地扇了起来。

    林春归,走着瞧,你终究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阿黛忍不住在心里鄙视了一番亲爱的教主大人,这十二月的隆冬天气,倒真适合扇风纳凉呢。

    “教主,我们要不换个地方再宣吧?这里过于——私密。”

    狐不惑心想极是,自己的恭房可是玄魔教三大禁地之一,可不能让外人知晓了去做文章,何况还是秦余恨那个嘴巴大的臭小子。

    “嗯,去前厅。”

    “好嘞,让秦公子去前厅候着。”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