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42章 端倪
    盗贼为什么操作难度很大?

    因为绕后刺杀是需要技术性,不是说所有盗贼都可以悄声无息地绕到敌人后面,轻易取其性命。

    在能够感知的情况下,背后刺杀对于盗贼的走位要求极高。若是平常的野区,盗贼可以借助四周的景物掩藏自身,通过蹲点来狩猎玩家。但pk台上,没有可以作为掩护他们的物体,往往很少有盗贼会随时处于隐匿状态。

    微生墨,只是例外。

    速度达到常人无法企及的水平下,让他近身脆皮基本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一旦对方手速跟不上意识,那么只能任其宰割。

    可是很明显,言岩这样的魔法师,应该说这样的玩家,与微生墨的水平基本是一致,于是所谓的职业优势便不存在了。

    他的一个提前预判,令很多玩家都为其震惊。

    但凡懂得盗贼隐匿技巧的玩家,看见微生墨被打出影子时,心中对于言岩这个人的评价,已经高出了至今他们所见的任何魔法师。

    “不在一个水平。”

    孔雀望着台面上,接二连三找出微生墨位置的言岩,不由得发出了感慨的声音。

    狸猫疑惑道:“微生墨还没有露出本事,怎么不是一个水平了?”

    孔雀摇摇头,他并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我们与他不在一个水平。”顿了顿,露出苦笑道:“突然觉得这人排名之下的所有魔法师,都是在玩过家家一样。”

    包括他,走位,意识,预判皆与这人不在一个层次。他已经在他们企及不了的层面,明明大家一个等级,装备差不了多少,果然还是技术上的差距拉开了档次。

    “就组长的速度,能够在他移动期间准确预判出来的玩家,这个游戏里,我目前所知道的玩家,只有这言岩一人。”

    执酒与谁本来想说北溪应该算上,但是认真想了想,北溪与微生墨没有在大家面前pk过,两人到底谁强谁弱,他们也不清楚。

    尽管北溪很厉害,可是他们也不能太绝对,因为微生墨同样也不差。

    至于久酒。

    跟微生墨也没有认真打过一次,他们不好断言。

    反正就魔法师来说,言岩是第一人。

    微生墨还是无法近身。

    这让观众席上的玩家们看得唏嘘不已。没想到,一个魔法师能把盗贼逼成这般模样。

    往日里这个职业被微生墨带得有些无所不能。在卡兰斯里,盗贼是除却机械师之外,被誉为第二技术流职业,也因机械时代的百人盗贼团,刮起过盗贼的热潮。

    玩家们提起盗贼,除了敬仰以外,也说不出贬义之词。因为这本就是技术流一派的代表。

    盗贼,等于脆皮克星。

    这样的想法之所以在各个玩家脑子里根深蒂固,也是由于站在这个pk台上的盗贼玩家,都实在太过优秀。

    现在出了魔法师克盗贼走位的一幕,反倒让玩家们惊叹不已,看来人们是已经忘记了这游戏本就事无绝对一说。

    北溪看着屏幕上微生墨影子不断浮现,微微抿了嘴唇。

    阿墨兴许也从来遇见过这般厉害的对手,一直以来都没有败过的他,对于自己的技术一向很有自信。

    甚至偶尔会很自大。

    但是他是一个理智的人。

    他能够很快调整自己的心态与情绪,然后给予反击。言泫的预判很准,但他还有速度上的优势。

    “这魔法师真是有够低调。”要不是这个竞技赛,要不是这人打入八强,他们这些人都还不知道格兰林有这么一个玩家,强到如此地步。

    “我第一次见,有人把魔法师这种职业打得如此有技术性。”绯七抱着双臂,对于场上那白袍魔法师,心中起了敬畏之心。

    镜子不禁疑惑道:“你是说八强之内的其他魔法师,就不行了?”

    “倒也不是,其他人有他们自己的厉害之处。但这言岩,比他们厉害。”

    “你们只看到他不断找出微生墨的位置觉得很厉害,而我们却是看到了他的操作意识,精准预判,还有技能衔接。等这场比赛结束,你可以去拿其他魔法师的比赛视频和他进行一个对比,你就会看出,这人与其他人完全不在一个水平。”

    镜子茫然。

    她的确看不出来,只是觉得能把微生墨打出来很厉害。他们受到上一局影响,对于微生墨的速度有了一个认知,而如今,这认知又被推翻,他们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厉害,只知道眼中的大神被压制了,就感到很不可思议。

    “不过微生墨应该还没有认真。”断刃灰熊开口道。“他这局打的很保守。”

    “应该是第一次遇上这种对手。”

    “什么对手?比他厉害的?”镜子不解道。

    绯七叹了一声,“是不是比他厉害我不知道,不过肯定不弱。这个微生墨在卡兰斯里难逢对手,到了现在五国竞技赛,一路跟玩着过来一样。反正,也没人知道他底。”

    比起罗生门,这人整个人都是很神秘的。要不是卡兰斯那边把他捧得跟神明一样,他们这些人也不可能在比赛未开始前,就知道有这么一个盗贼。

    原本还嗤之以鼻,如今比赛下来,提起最强盗贼,玩家第一个的想到的,必定是微生墨。

    场面上,言岩控微生墨走位控得很死,局面持续了半分钟,不知道他是故意不完全打中微生墨,还是因为微生墨速度太快直接被避开了。

    技能虽落,但都未命中微生墨,只是那瞬间因为微生墨之前在那处,技能落下后探知出来。

    实际上落下一刻,微生墨已经离开。

    玩家们后面也发现了,言岩打出的技能,并不是范围技,而都是单体技。

    如果说是范围技,通过范围的优势把盗贼找出来那也能说靠运气,可如果全程是单体技能,并且在对方隐匿,他又做不了弊无法透视的情况下还能精准预判,这个人大概已经超出很多玩家理解的范围。

    微生墨的确是头一次遇上这种对手。

    也难怪北溪对他很在意。

    几番被预测行为之后,微生墨也看出对方猜出了他的想法,想看看对方本事,所以十秒后的行动都是故意顺着他的预判来。

    事实上,他的情绪早已平复。

    是一个很厉害的高手,不比他弱。越是知道这一点,微生墨握着匕首的手也越用力。

    他很久没有动真格了。

    对方在试探他,他也在试探对方,两人心照不宣的玩着程度不一的捉迷藏游戏。就是想看看对方值不值认真。

    而现在,微生墨清楚了一点。

    匕首紧握,速度一提,转瞬落在其一侧,匕首悄然划过脖颈。

    这瞬间白色面具下,言岩双眸一敛,几乎是同时,技能轰出,微生墨步子交换影子互叠,言岩权杖一敲,匕首刺下却是落空,微生墨身影现了一秒,下一刻,言岩出现在场地东北角,身体才落,微生墨漆黑的身影在其后方。

    言岩技能正要释放,只见黑影一跃而起对着其直接一个!

    叮,技能被打断。

    这一幕发生的太过突然,很多玩家都没有反应过来。等微生墨发起攻击,言岩瞬间避开,盗贼再度追去时,观众席上不少玩家不由自主的站了起来。

    微生墨那身体化为一缕黑烟,下一秒出现在言岩跟前,匕首穿过权杖,眼看要抹过额头。

    这时,言岩脚下铺开紫色魔法阵,雷电交加,雷霆之力将言岩连同微生墨笼罩。两秒后,技能特效消失,玩家们仔细一瞧,那魔法阵之中除了言岩哪有微生墨的影子。

    “雷霆惩戒有附加的两秒麻痹,一旦近距离击中玩家,触发几率高达百分之八十。”孔雀道。

    可是场地上并没有微生墨的身影。

    也就是说,刚刚的技能并未击中微生墨。玩家们在场地上寻觅,突然一人大呼道:“在后面!”

    什么后面?

    自然是言岩的后面。

    看见自己魔法没有命中的言岩愣神的瞬间,宛若死神的手臂从其后伸出,匕首如镰刀一般,抹过其喉,干净利落没有一丝犹豫。

    血液沿着匕首滴答而落。

    叮,你处于流血状态,持续八秒。

    面具下言岩脸色变了变,微生墨用了什么技能躲开了他的?

    不,现在不是考虑这个的时候。

    叮,你陷入昏迷,持续三秒。

    言泫心一沉,对方看来动真格了。这速度果然快了不少。

    微生墨极快堆点,因为知道对方手速也是极快,因此在其剩余一秒的那瞬间,!

    叮,你被,持续四秒。

    言泫计算着自己血量,盗贼的控制技能其实不算多,微生墨不可能无限控制他,可是如果他的暴击率足够高,持续十秒控制他这点血量就得玩完。

    盗贼的控制技冷却时间是最快的,但是他们的技能控制cd会因为次数不断减少。

    盛世里盗贼打暴击伤害太过容易,暴击堆得很高的玩家,杀脆皮都是一套带走,也就是只需要两个控制技连控,十秒内必定收割一个脆皮,更厉害的是一刀一人。

    沉默下,言泫技能打不出。

    微生墨下一波如果还是打算继续控制他,那就得是用或者,后一个技能需要潜行,还得用副武器。微生墨应该不可能用。

    致盲几率或许比较大,但是对方也可以涂毒,用神经麻痹毒素让他无法行动。若让微生墨足十秒堆点,他便没有反击的余地!

    言泫算着秒数。

    微生墨匕首往他的双眸划来,言泫权杖顶端一闪,匕首落下,言岩下一秒化作稻草人落地。

    是!

    “嘶~还有一秒沉默才对??”

    “你觉得一秒是多久?”

    不过是呼吸间,而且实际上,控制技最后一秒内,有0.72秒是技能已经没有效果的。

    因为这常人无法正确把控时间,也不可能在这时间内做出反击,所以往往在他人看来控制技的秒数都是足的。

    “这…”

    前所未见。

    玩家们是都知道控制秒数都是假面板,可那留出的时间,谁人有那种速度反应?本来想着设置这种技能的人怕不是在搞笑,如今言岩这样秀手速和智商,他们一时间就清楚知道,那留出的秒数是给什么样的玩家机会了…

    “他也没有秒数器,怎么计算的秒数???”筱裳真的坐不住了。

    这人如何在pk赛场做到精准计算?难道他还附带一个计数器?

    这人实在超出了太多人想象。

    他一个稻草人避开微生墨的攻击之后,蓝值还有百分之二十。两人比赛已经过三分钟,质量上却是堪比他人的十分钟,看得人那叫一个激动不已。

    实在有太多东西可以学到。

    言岩蓝值已经不足以让他随心所欲的用技能,但是他也并未让众人失望。

    微生墨没有预料这人会避开,虽诧异但很快追击过去。言岩保持高度警戒,权杖在手中挥动。

    微生墨已经近身,这时言岩举起权杖,一个单体技能打出,准确轰出了微生墨,第二道紧接着落下。微生墨翻滚避开,半跪在地看着对方。

    其继续挥动权杖,仍旧是单体技,微生墨起身跑动起来,言岩连续攻击。

    单体技瞬发比范围技要快,而且不是很耗蓝值,冷却时间也快,虽然伤害稍低,可若是连续命中,也能造成不低的伤害。

    八道单体技,全部命中。

    面具下微生墨微微喘了口气,单体的速度很快,这人预判性太高,把他压的很死。

    想必,对方也是认真了吧。

    观众席上已经有玩家看出了端倪。

    “这个魔法师不会是言泫吧??”

    “不能吧,言泫现在不比赛了啊。他现在不是在盛世里搞这个游戏的策划。”

    “可是,只有言泫敢这么秀魔法师单体技了。”

    言泫的魔法师,是众人皆知的厉害。他可以把魔法师打成无限蓝值的移动魔法输出炮塔。

    这种厉害,主要是来源于其单体技的无缝衔接。

    虽然有很多人模仿言泫,但是从未有人超越。

    微生墨的速度众人是有目共睹的。

    能压制成这样,除了言泫还能有谁?

    他们想不到。网游之机械时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