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39章
    北溪入了神庙后再无踪影。

    此刻谁也不知道她在计划,忙碌着什么。玩家们的视线依旧被一场决定着盛世兴衰的pk赛吸引着去,虽然除却北溪和言泫他那边的人外,并没有其他人知道这场比赛的背后隐藏着什么,但北溪只知道,言泫若赢,明日这个名字必将让整个盛世玩家铭记。

    而当他得到了足够的关注,以曾经拥他为王的各路粉丝,怎会认不出他这个人。

    微生墨技术不差,他极具天赋,跟言泫pk,必定能将他逼得出现露出真本事。

    北溪也不愿意微生墨输。

    相反,很希望赢。

    昨日与言泫打完电话后,北溪也未联系微生墨,这场pk,北溪虽已站位,但她不会再多一言。

    这是言泫自己的选择。

    比赛还在倒计时,玩家们就已经迫不及待地欢呼了。这场比赛很有噱头,一方是被传得神乎其技的第一盗贼,另一方是一匹不知来路的黑马。

    这半路蹦出的马儿,已经赶超各国大神,今日要又赢了微生墨,明天盛世的新闻上,这人将会占据头条吧。

    盗贼对上魔法师,应该说极具优势。

    那言泫一身行头不差,白色的面具上几笔朱红勾勒着兽性,他身着白袍,腰间挂着红云,手握长约七尺的魔法权杖,权杖通体黝黑,鱼尾缠绕,顶端之处,蔚蓝的宝石散发着柔和而神秘的光辉。

    无人知晓此杖来历,只道特效磅礴之势震天,半晌秒数尽,特效散,微生墨乘着这波退去的海浪,眨眼便到了言岩的身后。

    匕首出袖,杀心随起,眼看就要刺下,魔法球上光晕散开,微生墨眼睑一沉,即刻撤离。

    才刚落点,攻击迎头而来,看得呼声四起。

    微生墨脚步一换,下一秒便已换了位置。视线落在自己刚刚所站,那一处蓝色水圈扩散,这人预判出了他的落点方向。

    如何预判?

    他隐匿身形下,对方连他都不知在什么位置。

    除非…

    目光凝在权杖宝石上,此时光晕逐渐扩散,微生墨感受到了一股力量环绕他周身,悄然无声之间将他禁锢了一般。

    微生墨微动,下一秒现于言泫跟前,言泫权杖直指,技能落,逼得微生墨不得不退。

    微生墨匕首入袖。

    “他那什么技能?”

    “魔法师一类技能,水魔法和冰霜系的对于盗贼的隐身感知是比较高的。”圆舞曲解释道。

    “火焰的灼烧也有可能把盗贼打出来,而且触发效果比其他的要高吧。”

    “恩。不过单体的技能一般打不中组长,水雾这技能,范围很大,刚刚近身组长已经暴露,现在几秒内都无法近身了。”

    魔法师对上盗贼,其实也不是所有盗贼都是脆皮克星,玩得极好的魔法师也很容易秒掉盗贼。

    不要忘记,盗贼这种职业也是一个脆皮。一旦近身魔法师,没有第一时间控制住,一般来说,局面就能瞬间颠倒。

    微生墨也不是凡人,刚刚情况可见他反应力十分逆天。

    “水雾会持续十秒,空气之中流动的魔法会将盗贼的隐匿状态破解。这个时间内,组长不能再隐身。”

    但是,不隐身也不代表微生墨没有法子近身。

    人影动,留下一排残影,微生墨落在言岩一侧,言岩看似没有反应,实则手上极快做出一个手势,一时间那左侧地面水波荡漾,下一秒水柱由下至上贯穿了微生墨。

    然此时匕从右侧一现,斩过言岩脖颈之处,言岩化为蔚蓝水柱倾泻在地,微生墨腰间掏出一把弓弩,那水晶弓弩“咻”地往某一方向而去,速度极快,就在要到其几米时,短弩分裂,形如几道光影,言岩抬起权杖,水盾铺开挡下所有攻击。

    不足两秒,有谁可以想象微生墨从七米开外眨眼便到言岩其后,抬脚一踢,盾裂匕出,直破脖颈,悄然抹喉。

    然,终是场海市蜃楼。

    “什么时候出的技能?”

    圆舞曲吃惊不已,浮世绘也带上凝重表情。

    孔雀只道一句,“手势瞬发,连魔法阵都省去了。”

    言岩是有在预判微生墨的行为,并且不光只是预判他的下一步,连之后的几步都在预判。

    微生墨空有速度,可却打不中言岩,那有什么意义?

    对方明知微生墨有鬼魅般的速度,也不可能不做任何准备。魔法师跟盗贼,pk场上,谁掉以轻心了,谁就失去了主导,绝无再夺回之说。

    微生墨视线落在言泫身上,两人都只露出一双眼睛,视线一对,战意皆起。

    这是对手!

    微生墨拿出了主匕,速度提高,此时隐匿无用,他以速度过去,对方若观察细微,必定也能察觉他的移动位置。

    且魔法师的技能范围极大,冰霜与水是能够探出盗贼的身影,并且限制他们行动,造成减速的。

    一旦被魔法师拉开大距离,盗贼近身很难,或许还能被魔法师放风筝到死。

    微生墨认为必须速战速决。

    主匕首紧握,微微提速已在言岩跟前,言岩技能即刻就落,微生墨早有预料,脚步交换身影一转,带出血红轨迹,言岩权杖往地面一敲,魔法阵从脚底蔓延,强大的气势以其为中心向四周震开。

    !

    :十九级技能,击退范围六码以内的所有敌人,命中后造成百分之三的法术伤害,并使目标陷入晕眩1.3秒。消耗hp340,冷却时间60秒。

    微生墨反应过来撤离之时,那瞬间正好卡在范围边缘,气流擦过胸膛没有带来一点影响,看得玩家们目瞪口呆。

    “厉害。”

    痞爷由衷地感慨了一声。玩家的速度极限,本身上其实并不是数值可以约束的。盛世这种真实的感官游戏,反应出来的都是玩家本身的一种能力。

    微生墨速度能到今日这种地步,并不只是来源于他的敏捷数值,以及各种道具加成,还有他身体素质的一个反应。

    为了达到这种速度,想必此人一定下了不少功夫,就刚刚的反应,可以说是本能了。

    他的避开,是在言岩的意料之外。

    这游戏里他所策划的关于盗贼速度加成上,并没有可以堆到如此程度的道具和装备。

    要么是靠本身与游戏的一体化,大幅度提高了肢体的协调能力,以其完全适应游戏本身,要么就是这人刚刚用了什么技能瞬间提高了速度。

    但言岩并没有看见技能的反馈。

    看着微生墨,言岩眼眸里带上了趣味。他们曾经有过一个设想,在这号称第二世界的游戏世界里,玩家从现实里通过设备连接进入这个虚拟的空间后,发生身体与意识上的完全融合时,是否可以进一步冲破数值面板的束缚,让玩家真正在这游戏里拥有自己的身体。

    因为当玩家们进入游戏世界后,他们身体能力,都是经由系统调动到最佳然后适应。

    不可能现实一个大胖子,进入游戏之中还是一个大胖子,连奔跑都做不到。

    所谓拥有自己的身体,就是有的玩家将系统调动的最佳值归零,以现实身体数据适应游戏,这个过程极其困难,也需要很大功夫,言泫他们曾经尝试过,但还是以失败告终。

    不可能有的人能举起一把十多斤的武器,还能达到如风般的奔跑速度,这样的人,大概真的只存在于二次元。

    但是他们做过设想。

    在游戏里适应本身,意识反馈后,玩家现实里身体也会产生变化,可以轻轻松松扛起一把刀奔跑,用不着数值面板约束,每个人都有极大发挥空间。

    言泫他们想过以后游戏完全融入生活,不再有繁琐的登录系统,不再有游戏头盔,或者难以携带的游戏舱。

    而是通过简单的智能系统,玩家一声指令,眼前一变,就能换个世界。

    在那游戏里,凭着本身力量就能扛着武器上阵杀敌,那才是真实感与代入感。

    只是现在仍旧有百分之九十九的玩家,依赖着系统的数值最优化。

    如果这种玩法以后能够大众化,想必游戏也能成为一种新型的健身方式。

    言岩他自己有意识,但没有体力。看着微生墨这身不正常的速度,原本分析数据时没有发现什么,如今正常交手了,才发现快的不像话。

    这人的身体和意识已经完全一体化,刚刚那躲避,按照面板数值分析出来的话,无论如何也躲不了。

    这本该是在言岩的绝对计算之中,因此他没有预判到微生墨避开了这个击退技能,手中原本蓄力的技能打了出去,结果被微生墨轻松躲开,一个,来到他跟前。

    技能在权杖顶端成型,然微生墨抬腿一踢。

    !

    打断施法,一秒。

    足矣。

    微生墨化为鬼魅,脚下步子不知换了多少,血色弥漫,匕首精光一闪,言岩后退,试图争取时间,可是微生墨攻击极快,匕首到了跟前。

    一秒到!

    匕首落一刻,一道魔法从天空落下笼罩了微生墨所在。

    轰!

    火焰冲击之力使其火花四溅,淹没了微生墨身影。

    水雾效果消失,待火焰散去,场地上微生墨血量去了百分之十,而言岩此刻立在中央,不知心中所想。

    其意识,已能攀顶最强王座。

    “多少魔法师在被盗贼近身一刻,能够想到退避争取时间,然后计算秒数打出一招盗贼也躲不了的技能。”

    “他明明可以用冰霜击退或者雷霆法术。”圆舞曲有点想不通。

    以言岩手速和意识,刚刚若是打出的是冰霜技,现在微生墨早已动弹不得。

    “盗贼有个暗影斗篷和绝地反扑,以老大的速度,只要他敢出控制技,就能反杀回去。”

    “那种情况对方或许也想不了太多。”孔雀道。

    被微生墨这种盗贼近身后匕首都到了眼前,那瞬间能想多少?能精确秒数不给微生墨避开机会打出攻击已经是极其厉害。

    这点,在场的众人试问谁能做出这种反应?

    “这人打的很有技术性。”

    很多魔法师pk都是一番技能随机轰炸,遇上会玩得盗贼基本就是无法。反正孔雀他们碰上微生墨这种,是真没有办法。

    身体跟不上意识,手速跟不上对方移速。

    “对微生墨的行为也都是针对性的预判。难以想象这人都是在算着技能秒数打。”龙里托着下巴眉头紧锁。

    他们格兰林何时有过这样的高手?

    他龙里号称格兰林第一魔导,如今这人出现倒是狠狠给了他一个警惕的耳光。

    倒不是认为自己名声被夺走而感到不悦,只是龙里混迹格兰林三年,未曾聪任何渠道听过这人得存在。

    两人交手一分钟未到,局势就变得很严峻。

    一向以速度压制脆皮的盗贼在一个魔法师手上,似乎讨不上什么好处。微生墨是否会输这点暂且不论,这短短十几秒,名为言岩的魔法师玩家就在盛世玩家面前大放了异彩。

    今日无论胜败,终将被铭记。

    “老大是个骗子!”狐狸咬着拇指指甲,眉心写满担忧。

    这样下去怕是所有的底都要露了。

    “微生墨这边都还没有认真起来,他自己倒是迫不及待彰显自己的技术。”老衲摇摇头。

    胖子吃着薯片,盯着屏幕好半天,旁边小飞道:“要不咱们现在动个手脚,把他攻击力调低一点?”

    狐狸看了看老衲,老衲挑眉。

    胖子回头赶紧摆手道:“使不得,使不得,没有比赛之前好说,现在一调他虚拟体的处问题,这样就麻烦了。”

    “那怎么办?我看他就没有打算输…”

    胖子放下薯片,用衣服擦着手,“没事,这不才刚开始么。”

    “什么才刚开始?”

    冷冷的声音从门处传来,胖子几人身体顿了顿,蓦地看去。

    木朗看着操控室里表情呆愣的几只,淡淡问道:“言泫呢?”

    “厕所!”

    “吃饭去了!”

    “睡觉去了!”

    “出去了!”

    四道声音不约而同响起。

    落后,一时静谧,气氛僵硬。

    木朗推着眼镜,看了看手里的表。

    “五分钟后,我要见到他。”网游之机械时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