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37章 猜疑
    黑暗纪年已经降临,老鬼这边北溪他们囚禁它也只是想套出一些消息,亦或者得到任务。可惜这魔物是个老滑头,智商极高,这鞋日子一直跟他们兜圈子。

    每作为一次消息交换,五里雾中就得抓捕魔物投食。现在老鬼最需要黑暗能源补充魂力,待有一日他能够不用依附他物只看实体化,那么就是他逃出北溪等人掌控之时。

    这一直投食,也套不出对他们太有利的消息,长久以往,老鬼必定翻身。好歹是一只统领,往后想来也会是个棘手的对象。

    北溪想了想,便道:“这老东西目前还不知道魔物的情况,你再试试交谈,若他还是绕弯子,那就直接继续封印。”

    五里雾中挑眉,“不交给祭祀毁灭么?”

    消灭黑暗魔物难道不正是祭祀处的责任。这魔物是统领,他们玩家封印终归不是最好的办法。

    难道北溪想留着这东西过年?

    当年大战,深渊之门被强行关闭,留存下来的魔物基本没有任何战力,还沦落到见光灰飞烟灭的地步。

    这老鬼依附着笛子就能一直保持灵魂不散,肯定不是一般统领,五里雾中认为还是交给npc,直接消灭,斩草除根。

    北溪却是摇摇头,果断否决了他的想法。“不能交。”

    “你还真的想留它过年啊?”

    北溪盯着他,五里雾中笑呵呵道:“现在他不说,以后若知道魔族打过来了,更不会说,而且还会想尽办法逃走。封印瓶有时间限制,我万一哪天忘记了,可就等于放虎归山了。”

    “你把它交给祭祀的那堆npc,会很危险。”北溪眉头一蹙。“我们是玩家,所以不受他蛊惑,没有那么轻易上当。但是那祭祀都是npc,也就是说,老鬼是可以令他们上当受骗的。你自己想想,到底什么风险比较大?”

    “老鬼这种级别的,只能交给教皇级别的净化。教皇若不在,也得大祭司。”

    五里雾中挑眉看北溪,“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否则也不可能那么反感把魔物交给祭祀殿堂的npc处理。

    北溪顿了一下,便道:“休伯特向我透露了祭祀殿私下不知在密谋着什么这个消息。”

    “什么时候?”

    “几个月前吧。”北溪估摸着时间,事实上,卡兰斯之所以成为第一个被魔物攻陷的国家,也是因为内部争斗,祭祀殿最先背叛了卡兰斯王国。

    皇家的斗争,是黑暗纪年中期时就会出现的一条关键主线,关系着卡兰斯是否可以渡过黑暗纪年。

    至于其他国家,也有着类似的主线,不过最终导致溃败的引火线都不同罢了。

    “他派遣我调查,不过我没时间接触,这个任务耽搁很久了。”

    五里雾中蹙眉,“我声望不比你低啊。”

    为什么休伯特没有透露这些消息给他。

    北溪淡定回答道:“你有pk称号么?”

    五里雾中一时说不出话。

    “我有冠军称号,还有骑士团的声望。你皇家声望比我高,可是论战斗本事,当然是信任我。要真的祭祀殿有异心,能打架的人才是首选。你说你能凑什么热闹?”

    这个游戏里完成任务,一般都得打个boss。五里雾中是谋士,pk之事他从不涉及。

    这种事情,肯定是对北溪先开口。

    五里雾中自然也信了。“说的也是…毕竟也是直属皇帝的骑士团挂名团长。”

    北溪一想起这件事又联想到了另一件事,就跟五里雾中问道:“教皇位置查出来了么?”

    五里雾中摇摇头,“不行。亲王那边不肯透露,牧师玩家也接不到任务。我觉得不是声望问题。”

    “或许是还没有到那个进程。”五里雾中说完,顿了顿也想起一件事情,跟北溪道:“最近帝都里关于机械师的抗议又起了。”

    北溪冷笑了声,不给予评价。

    “那群祭祀npc说科技违反自然定律,是侮辱神明的。因为教皇不在,休伯特那边派人镇压,才能顺利镇压了下去。若教皇出面,想必现在帝都那边,机械师出入都能受到普通npc的白眼。”

    神权,一直是威胁皇权的存在。

    机械师是科技与魔法混为一体的职业,有魔法也一定有科技。祭祀殿的一开始还觉得魔法也是违背神明意愿的。

    魔法之中的长生之术,是亵渎。

    可笑的是他们却觉得自己使用的光明魔法,才是对神的尊崇。

    机械师曾经在卡兰斯被当成异端,被大肆围剿,国王被逼下了禁令。如今这种声音又起,但国王也不是当年那个傀儡国王。

    “所以我才不想把老鬼交给他们。”北溪抿唇,“这个老狐狸估计能说动祭祀殿的人把我们当成叛徒。”

    五里雾中一想,还真的有可能。毕竟这魔物他们囚禁那么久,祭祀殿的npc肯定会怀疑他们两个的动机,现在这帮人这卡兰斯说话还是极其有分量的,要真的出了什么幺蛾子,休伯特那边也保不住他们。

    “如果你这边能查到教皇现在的位置,我们可以派人先刺杀。这样也能轻而易举摧毁祭祀殿,以后咱两个在这国家就完全可以横着走。”

    五里雾中敲着桌子,“我会继续让人去试试。对了,你知道莫天行下个月结婚的事情么?”

    北溪一头雾水。

    “那么快???”

    前几天才是订婚宴,下个月就要结婚了。这个莫天奇是多想绑住莫天行这人。

    “下个月20号,以莫家财力,明天办也能办出风光无限的婚礼吧。”

    “请柬已经到公司了。你去不去?”

    北溪现在很好奇曹映雪现在什么心情。摸着下巴,这个消息让她有些震惊,不过想想自己造成了蝴蝶效应,原本这个订婚宴本该不存在的。

    莫天行这人没有了她,果然做什么都不是顺风顺水。

    “去。”

    “多少贺礼?”五里雾中觉得这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既不想给莫家太多,又不能显得他们北氏小气。

    北溪认真想了几秒,“两百五十万。”

    五里雾中抽了抽嘴角,“这么明显?”

    “那就是一百三十八万。”

    “咱能不骂人?”

    北溪觉得这人难伺候,一摆手,“那你自己想。不行就送个大钟,要不然送尊佛像。用不着给他们莫家贴脸,上次宴会对我们也不是特别友好。”

    五里雾中觉得送出去之后,他们就得被轰出宴会。

    “要不,送一个送子观音?”

    五里雾中默默竖起中指,俗气!

    北溪留了个杀人的眼神踢门离开。要换以前,送个鬼。

    现在北溪是想着跟莫家还没有撕破脸,莫天奇那边他还得帮一把,要不然后面得被倒打一耙。

    离开拍卖行,北溪打开好友列表,在一堆好友里翻到了好友度为零的某个盗贼头像。

    悄悄话频道。

    你对私密道:活着么?

    回复了你:大富婆,货已出,五百万不讲价。

    你对私密道:来交易,坐标。

    贰西关掉频道,就喜欢北溪这样的干脆利落的人。

    两人约在不列城某一巷口里交易。

    北溪之前拜托他去偷材料,这个人离开格兰林之后,在卡兰斯也算混的风生水起,光靠他一人,把那其他几个兄弟都养的白白胖胖了。

    “你不是比赛么?”

    两人交易完后,贰西忍不住问了一句。

    北溪瞟他一眼道:“你没看比赛直播么?”

    “看了啊…”

    在北溪你怕不是个傻子的眼神里闭嘴,半晌道:“我的意思是,你后天终归也有比赛,今天回来,到时候能赶得上?”

    “你一个格兰林的玩家担心这些干什么?我又不是你格兰林的参赛选手。”

    贰西道:“其他人也不是啊。”

    “言岩呢。”

    这人的国籍上是格兰林,其实北溪心里清楚,这人到底是谁。

    贰西叉着腰道:“实话说,格兰林我呆那么久,从来没有听过这一号人物。虽然格兰林里,不加公会的低调高手很多,可是我自己接触的高手多…”

    因为高手装备都好,他习惯找大神玩家偷,越有挑战性越喜欢接触。贰西碰过那么多玩家,唯独不知有言岩此人。

    “这人半路才跳出来,感觉很可疑。你不觉得?”贰西眯眼看北溪。

    北溪没有顺口赞成,“难道还能作假?游戏里低调的大神很多,人家就是没兴趣争这个头衔,哪里可疑了?”

    贰西却道:“就算低调,以其技术必定能在一个圈子里有些名声。但我格兰林的那些朋友,表示从未听过这号高手。而且一个魔法师还戴面具。”

    “你们在格兰林还有朋友?盗贼团伙么?”

    贰西无言。

    这人关注点在哪儿?

    “你以前应该参加过专业比赛吧?”

    北溪盯着他,“怎么说?”

    贰西笑道:“我圈子里朋友说,想到了前几年东亚区冠军杯,得主就是一个叫北溪的妹子。我一想,立马就想到你。”

    “你是竞技圈的人?”北溪诧异,不否定不承认。

    “半个吧。我混的不怎么样…”

    北溪打量他一会儿,点点头。“看得出。”

    贰西无言。

    之后几秒又道:“既然是混过圈子的人,那你应该也知道世界冠军霸主,言泫吧?”

    “你想说什么?”

    “言岩,言泫。不觉得名字相近?”

    北溪哭笑不得,“就因为名字?”

    贰西默,“言泫pk用魔法师喜欢打近距和中距,不爱范围就爱单体技。把魔法师当近战打的第一人。我不知道是不是他,但总感觉这人刻意的用了不少范围,然而单体技却比范围技打得还精准,伤害还高。而且我听朋友说,以前言泫打时,用过一个小号就叫言岩,联系现在,他打比赛还戴面具,怎么都觉得是他本人。”

    “你朋友哪路的?”

    北溪不禁有些好奇,怎么知道言泫那么多事情。

    贰西摸着鼻子道:“知道前几年的吧?”

    “噢…”

    言泫呆的那个训练队。“我朋友也在里面,所以知道一些。不过呆到第二阶段就被刷出来,妖孽太多。”

    北溪挺赞同的,妖孽的确多。不过……

    “你干什么跟我讨论这些?”

    贰西语塞。

    “要真的是言泫,明天你男朋友不就危险了。”

    北溪耸耸肩,“输了没什么大不了。阿墨本来也不在意这些名声。”

    贰西挠着头,“我不是言泫的竞技粉,但也知道他一些pk习惯。如果明天他跟你男朋友打,认真起来,一定会暴露一些。现在退役下来的,都在给盛世做策划吧?”

    其中言泫就是领头人。

    北溪是担心过这个问题。

    贰西又道:“他这样算滥用职权,要真的被发现,就会被处理,公司公信力也得失。你们这竞技赛估计得失效。”

    毕竟言泫占了一个名额。

    重新打得可能性会比较高。

    “你就已经确认是言泫本人了?”

    贰西一笑,“是不是,明日就分晓。我想,开始猜疑的玩家也是有的。明日他若暴露,竞技赛也得中止。”

    “你如今游戏里混的风生水起,或许现在一个电话打去盛世,以你威望,盛世公司兴许会信上几分,倘若真的查出是他还能提前制止。”

    这个话说的让她很心动。

    盛世的衰退是从言泫带人离开开始的。

    贰西跟北溪提起这问题,主要是不想游戏受到影响,他钱都没有赚够,竞技赛完结后,后面的公会赛才是大头。

    要真的出了什么事情,这次竞技估计能被作废。

    北溪其实很想知道言泫是出于什么心理选择了参与这次比赛。因为不清楚,便有几分犹豫。

    “你的提议我会考虑,继续帮我去boss那里偷东西,价钱你们开。我这边有事先离开不列城。”

    “好吧,大金主。下个材料估计得两个月交货,那boss不好对付。”

    “十五天。”北溪盯着他,不能再多了。她等不了!

    贰西在心里权衡了一下。

    钱跟命?

    游戏里无限复活的好么!当然不能跟钱过意不去啊。

    “行。到时候我联系你!”网游之机械时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