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16章
    ,精彩小说免费!

    魔法师之间的战斗可以说是很快的,一旦局面向一边倾倒,几乎就是瞬息的事情。因为他们伤害都极高,且防御力不会堆得像战士一样高。

    宁缺这样肆无忌惮的出技能,的确是可以带去良辰微凉不少的血量。一波下来,蓝值只剩百分之二,而良辰微凉的血量则降至百分之五十,比宁缺还要少。

    之前还拍手叫好的玩家们现在脸色都变了变。

    良辰微凉见宁缺蓝值已经所剩无几,权杖在手,心想宁缺应该要补蓝了。然只看宁缺权杖轻轻往水面一点,波纹扩散,刹那间水球凝聚在良辰微凉身边,将之围绕。

    良辰微凉已无防御技。

    之前说过,魔法师防御技并不多。宁缺之前一波轰炸,倘若是其他玩家,早已被秒杀。

    只是良辰微凉通过使用防御技和走位避开了些许伤害才没有让这场比赛结束。如今没想到宁缺还要继续攻击,或许就是有所倚仗。

    良辰微凉微微移动,发现附近水球也跟着他移动,这招躲不了。是具有锁定型的,魔法阵已经在他周围铺开,良辰微凉放下权杖,宁缺见况微微扬眉,权杖一举,那些水球不断融合,将良辰微凉完全包裹起来,形成了束缚他的巨大水球。

    玩家们以为宁缺要补蓝了,但是没有想到宁缺抬起权杖,脚下魔法阵铺开,看情况是准备攻击?

    吟唱声起,只看宁缺一扬权杖,水流缠绕连接权杖,而另一端即是束缚着良辰微凉的水球。

    玩家们还在惊诧之中,宁缺用力握紧权杖,这一刻,他之前消耗出去的蓝值瞬间恢复到了百分之三十,与之相对,良辰微凉身上蓝值也丢了百分之三十。

    束缚还有两秒。

    这眨眼的时间,足以让宁缺用这吸收过来的蓝值给良辰微凉造成极大的伤害。

    魔法阵浮于半空,海浪翻腾,随之狠狠打下。

    宁缺撤去权杖,随后补蓝。

    海浪消失,宁缺抬起权杖漫不经心地扔了个基础的魔法攻击。良辰微凉已经恢复状态,也早就做好准备,在宁缺攻击落时,人已经避开。

    其头顶不足百分之三十的血量看得玩家们感慨不已。

    “这魔法师pk果然是瞬息间就能被颠覆局势。”

    良辰微凉大意了么?

    或许这之中是有这种成分,不过更多的是宁缺自身对技能的一个把控,不光是时间,还有耗蓝。

    这一波下来,将之前良辰微凉对他造成的伤害双倍返还了回去,可谓是极其精彩了。同时,玩家们也对魔法师的伤害有了更深的认识。

    庆幸的是,这职业没有像战士一样的防御,否则可就太逆天了。就算是北溪,要真的没有任何状态的承受魔法师一波攻击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一开始他们原以为屠城的会长将要压制宁缺,那开局就展露的高水平预判,是让不少玩家惊艳的。可是后面直接被宁缺双倍返还,对于这屠城会长的实力大家也摸不清了。

    伦格尔玩家开始安静观看比赛。

    旁边的人见况,不禁发笑。

    良辰微凉避开之后,宁缺加快攻击,对方血量已经不算多,这种时候就是要趁对方计划全乱,打得他毫无还手之力!

    宁缺紧紧相逼,良辰微凉一时陷入被动,玩家看良辰微凉似乎已经乱了节奏,不禁摇摇头。

    观众席上的玩家可以明显的看出玩家的状态,宁缺这边自然也能感受,嘴角上扬,一个火球,良辰微凉退了几米,这时宁缺下一道技能落,在地面炸裂,光束正好砸中了良辰微凉。

    魔法师的预判没有精准不精准一说,反正他们的技能范围大,只要让玩家走位,就能预判落脚点,之后估摸着范围打出一道技能,基本上都是可以命中对方的。

    良辰微凉被打中,回了一道技能,被宁缺躲开。

    他现在感觉完全没有了状态。

    一直在被宁缺追着打,玩家们觉得惨不忍睹。一上来露了那么一手,结果后面打成这样?

    亏得不少玩家还挺期待的。

    自然是看机械时代的人赢得太多了,想他们输得人也是不少的。

    两人对局不过两分钟不到,打到现在如果是你来我往的回合,二十回合都不到,就已经出现了血量低于百分之二十五的情况。

    该说宁缺太厉害,还是说良辰微凉太菜?

    现在良辰微凉看起来有些狼狈啊。

    “这不是他的实力。”狸猫却是表情凝重的开口。

    “什么意思?你是想说这人还有底牌?”

    就算有底牌,现在再不用马上就没有机会了。宁缺那样子就是准备在接下来一分钟解决战斗的。

    狸猫张嘴,“我不清楚。只是觉得良辰微凉表现出来的实力不是我所知道的那样。”

    “是宁缺变强了吧。”

    狸猫沉默,看着pk台。她或许从未看清过这个人,但是她知道,这个人绝对是最不择手段,也是最虚伪的人。

    他极会伪装。

    “良辰微凉能走到现在这地步不可能就靠他展现出来的这档次的技术。”挽扇道。

    其实她蛮赞同狸猫的话,再者不管怎么说,狸猫也不可能为自己的仇人说什么好听的话。说不定,其中真的有什么猫腻。

    “演戏么?”

    “不清楚,可是感觉状态真的不行,这打不出来就打不出来,应该演不了什么吧?节奏全乱了,宁缺又压得厉害。”

    执酒与谁靠着椅子,“我们在这里说,宁缺也不知道。没意义的。”

    现在主要还是宁缺自己能够发现些什么。压得太紧了,一旦对方反抗,想要咬住他的脖子简直轻而易举。

    这样过去了五个回合,良辰微凉该躲就躲,该避也避,打出技能落空,而宁缺越发进入状态。

    就一道技能砸落,范围刚好笼罩良辰微凉,造成一秒晕眩,这一秒足以让宁缺掌控这场比赛!

    技能随之又落,良辰微凉想避也避不开,因为是在范围之中,他才反应过来动用技能就被打断,随后命中。

    血量一再减少,宁缺技能没有间断,良辰微凉避了又闪,可是徒劳无功。已经完全处于劣势啊。

    “算了,没看头啊。”绯七摇摇头,高估良辰微凉了啊。

    的确是让不少玩家心中的期待落空了。

    这不是一场好比赛,这是一场笑话啊…

    玩家们已经失去了观看的兴趣。

    “这些人真坐不住。”零七嘴角一挑。

    这时,良辰微凉抬起权杖并没有攻击宁缺,而是选择为自己加上状态,一道,两道,三道…

    对于宁缺的攻击熟视无睹。

    当他最后一道辅助技能在身上萦绕,宁缺脚下没有任何征兆地出现了魔法阵,宁缺心中一凛,锁定型的魔法阵!?

    天空出现漩涡,那漩涡逐渐扩大,仿若想要将所有人吸入,那云层被渲染上彩色,不到三秒一道光柱“轰隆”倾泻,宁缺无法躲避,给自己一个护盾。

    光柱笼罩,其威力形成一股势向四周扩散,宛若强风刮过,观众席上的玩家们身体后仰。

    待pk上再无动静。

    这一刻,所有玩家都坐不住纷纷起身,脸上震惊之色几乎如一个模子般。

    主持人出现,宣布良辰微凉获得本场比赛,伦格尔玩家当先回神发出响亮的喝彩之声。

    良辰微凉收起权杖,绅士的对着屏幕鞠了个躬,随之走下pk台。

    宁缺脸上头一次出现了不可置信。

    他想不出,对方什么时候用了什么技能,而这个技能到底是什么?

    秒了他近半血?

    出了竞技场,传说组的人早已等待。

    “抱歉,输了。”宁缺对北溪道。

    北溪疑惑,“你用不着跟我们道歉,这是你个人的比赛,不是公会赛。”

    宁缺道:“有的人是把它看成是国家的较量。”伸个懒腰,宁缺继续道:“估计伦格尔的人要得意死了。”

    “那让他们得意去好了。”众人看棒棒糖。她撇过头,表没什么表情。“他们越开心越高兴,反而越向其他人表示,我们机械时代的地位。”

    越是把赢了宁缺当一回事,则越是告诉其他人,他们机械时代的厉害。另一面看,对公会根本没有什么影响。

    “你没必要跟大家道歉。知道自己技术还不行以后就多多练习,也是你平日里太自我中心,这次栽了跟头吧。”

    宁缺嘴角不禁上扬。

    执酒与谁道:“那什么,我好像有个任务忘记做了,先走了。”

    “诶,我也有。”

    “一起一起…”

    “好巧我也有,去哪儿任务?”

    圆舞曲哭笑不得的拽着红蛟走,“走吧,到处都有。”

    一堆人默契般的散去。

    独留两人。

    棒棒糖有些懊恼,她说了什么?

    宁缺走近她,棒棒糖立马瞪他,双手推着人。“你干嘛?不准过来,必须跟我保持一米,哦不对,两米距离!”

    宁缺笑道:“他们都去任务了,我们两人也没什么事情,一起做任务吧。”

    “谁要跟你一起任务??”

    “那约会去?”

    棒棒糖看着他,半天从口中挤出三个字,“想得美。”

    “为什么?”

    棒棒糖撇过头,“你要约会有的是女孩跟你。用不着拿我开玩笑。刚刚我的话也没有说错,你本来就…”

    话没有说完,就被宁缺一句话打断。“可是我只想跟你约会,我喜欢你,糖糖。”

    棒棒糖一时根本回不出话,面红耳赤。半晌,棒棒糖决定一句话都不说,转身背对,然后道:“我要去打道具碎片,你爱干什么就干什么去…”

    语落,便迈开步子一个劲儿的往前走。宁缺大步跟上,在她旁边低头询问道:“回答呢?”

    棒棒糖没有回话。

    宁缺一把拉住她面向自己,“回答呢?喜欢还是讨厌?”

    棒棒糖对上宁缺的眼睛,“我不知道。”

    宁缺抿唇,“讨厌我么?”

    棒棒糖撇开眼睛,没有犹豫道:“讨厌。”

    宁缺见她这般,无奈一叹,抬手想摸摸她的头,触及额边发丝一刻终究收回。

    “是我的错。”宁缺想,他的确有些自我中心了,也过于自信。

    “我跟你道歉。”

    棒棒糖抬眸看他,宁缺一笑,“那我先下线休息一下。你要任务的话还是叫上其他人,他们应该就在附近。”说完,退了几米。

    在棒棒糖疑惑目光之中说道:“我以后会保持不被你讨厌的距离。”

    棒棒糖说不出心中什么滋味。

    宁缺下线了,她不懂为什么自己本该高兴却觉得心中有气。

    下午,第二场比赛即将打响。

    但是传说组人数明显缺失。

    北溪下午不会上游戏,因为她现实有很重要的事情,微生墨也会跟着去。

    挽扇是这样跟大家解释。

    那么宁缺,兵王又是???

    “大概都有事情吧。”

    众人虽然疑惑,不过很快注意力放在赛场上。挽扇凑近林子大了有好鸟问道:“你不去啊?”

    林子大了有好鸟摇摇头,“不感兴趣,一般都是家里人去。”

    挽扇其实也不感兴趣,就是听说是莫家,毕竟那可是王者天下现实的地盘,鬼知道会不会对北北怎么样。

    林子大了有好鸟见她眉间带有担忧,捏着她的脸道:“放心,谁都不敢动的。”

    真有人要动北溪,无疑不是在自掘坟墓。

    挽扇拍开他的手。

    比赛开始了。

    下午这场,是跟打。

    北溪他们没在,这比赛看不了着实是可惜了。

    如今今天的名单一出来,明日玩家也就知道最后一场比赛是谁人了。

    机械时代的以及圣弗兰的。两人一个是盗贼,一个是刺客,可以说大同小异,有时候玩家们刺客和盗贼基本当成一个职业。不过在格兰林,盗贼就是盗贼,成不了什么气候。

    两人的比赛可谓是争议最大的。

    因为关于第一盗贼(刺客)的地位,玩家们都各执一词。

    现在虽然还是白犹与言岩比赛,可是已经有不少人在期待明日的对决。

    其中已经坐不住的人,便是地狱黑兔。

    比赛也不看,直接就下线不知道干什么去。

    “小五直接是输给过微生墨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