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98章 青四方VS北溪(三)
    北溪秀了一波走位,震住的不仅仅只是在场的几万玩家,还有整个盛世此时正在观看比赛的玩家们。

    他们知道这种全场技是有人可以避开,可是当有一天,一个玩家在他们眼前清清楚楚的呈现了这个过程,震撼已经不足以形容他们此时此刻的心情。

    当北溪一番轰炸,整个角斗场被爆炸余音包围,玩家们心脏也都跟颤了几下。

    直至青四方恢复状态,北溪的轰炸也没有停下,双枪模式早已开启,对着起身的青四方直接开炮。

    青四方脸色凝重的避开,可是怎么避也无济于事,他头上有着北溪的猎者标记。

    打上了标记就是已经到嘴的猎物,想跑?异想天开。

    光束弹绕了场地半圈才落在青四方身上,飘出了半数伤害。青四方身上由始至终都带着盾。

    北溪也不可能尽挑他没有盾的时候打技能,这样太拖节奏和时间。鬼知道青四方的身上又有多少盾技。如果精算冷却时间,有的人是可以做到无缝连接,整个pk赛上一直挂盾于身。

    圣弗兰的魔法师,打起来是很费劲的。这点北溪早就知晓。

    只不过他们大部分的盾技,唯一弱项就是不完全抵消伤害,只是吸收半数。所以并不是不能造成伤害,北溪这边就是要多浪费些蓝值和精力。

    猎者标记十秒。

    现在还有三秒,青四方原本想用个净化技能,可是看着不多的时间,怎么也没法打出。

    因为实在太浪费了。

    既然就三秒时间,用盾挡过去也不是什么大事。视线落在前方北溪身上,大炮已经架起,炮口聚集光芒,一秒不到向他轰击过来。

    青四方计算着时间,给自己上了一个盾。盾抵消了一半伤害,但还是飘起了上万暴击。

    北溪伤害太高。

    同为机械师,阿笑都不知道他师父是怎么把伤害堆那么高的。

    攻击出,模式换,青四方见北溪抬着摩伽打出一颗子弹,当下技能在权杖顶端凝聚,注意力高度集中,子弹轨迹清晰显现!

    就在这一秒,青四方技能缠身,那极快的子弹入,没有伤害,没有状态。

    北溪挑眉,骗了个。

    她这颗子弹是晕眩弹,不过她想,对面青四方估计以为她用了猎者标记。她是想过上标记,但也想到青四方能判断出来,与其浪费一个技能,不如浪费一颗子弹。

    现在免疫状态,北溪就不近身了。对方也有所防备,微微退后几米,拉开距离。

    青四方眯眼,抬起权杖,一边退后一边甩着距离。北溪轻松避开,她本来想退开卡在中距。

    因为太靠前,以青四方手速很容易限制她的走位。退后一些,有点距离,北溪就有更广的空间进行走位。

    显然,退后的青四方也想拉开距离,而且是想拉开长距。

    不要忘记,远距离下机械师双枪手完全打不中!以前还能打中,可以造成不高的伤害,现在改动,机械师双枪手已经不适合远距离点射,那是属于狙击手的战场。

    机械手套的出现,悄然改变了这职业的性质。

    几道技能相继落下,北溪又是前扑翻滚,又是侧扑的,看起来十分灵活。技能全部扑空,青四方望着正轻松跳起身的北溪,表情渐渐凝重。

    交过手后,才知有的传言是事实。

    北溪还没有秀她的空中走位,机械兽一个未出。现在虽开场才一分钟半,但的确伤到了青四方的自尊。

    对方灵活得像猴儿,可是到底是猴被人耍,还是人被猴耍,大家心里可都跟明镜儿一样。

    “这青四方要没有蓝了。”

    没有蓝值的任何职业,都是待宰杀的小绵羊,不足任何威胁。

    “不会像上局的龙里,整场都补不上蓝吧?”

    “不清楚…”

    红蛟说道:“我觉得这青四方蓝值不要钱一样。”

    “我也觉得。”圆舞曲讷讷道。

    “敢在这比赛里开场就甩个禁咒的玩家,他是第一个。”

    狸猫也说道:“一个禁咒三分之一的蓝,对方要不是有办法补蓝,要不然就是想打中北北,以此来获得机会。可惜……”

    可惜他没有想到北溪会超出他的预料,超出盛世所有玩家的预料,不仅完美躲过,还因此拿到机会。

    任何魔法师在释放禁咒时,不能动弹,也不能释放其他的技能。魔法师的禁咒也往往是这种全场的大范围技,基本上没有什么玩家能够躲开。

    北溪这个,纯属就已经不属于普通的范畴…哪怕是一些进了竞技排行榜千名,百名,甚至是已经到了十六强的各个玩家们,也没有信心说能够在那瞬间预判,秀一波走位。

    职业上其实没什么优势,每个职业都有不同打法。

    不是什么职业都得像北溪这样冲上去近战。

    如果同样是魔法师的情况下,魔法师的话根本用不着近身那么麻烦,只要躲过一波技能,从远距离甩一道技能去打断,对方的技能就会停止释放。

    再者,魔法师对魔法师,就是对轰,看谁控蓝厉害,看谁计算精准,看谁手速快上天。

    所以,可别说,这是职业上的优势。这是技术上的差距,任何职业都有避开,打断这种技能的方法。

    青四方技能没有打中过北溪。不是他预判不准,哪怕技能快要落在北溪身上,北溪也能一秒移开。

    她身上也没有什么状态,可就是能轻松避开。青四方那边也没什么办法,魔法师手速是有,可是技能落下速度不比机械师子弹速度。

    想要打中北溪就得限制走位,普通方法不行。因为对方还能跑到天空去……

    青四方也想过会遇上这种局面,所以他有自己的应付对策。

    蓝值还有百分之十,观众席看青四方蓝值到了这种程度的其他玩家们开始想,比赛估计这样就得结束吧。

    这青四方也是个好汉,上来没有几个回合就是一招大技能,可以说是这么多场比赛里的一股“清流”。别说他吃惊,他们这些观众席上的人,都没有想过北溪能够躲开。

    “哇,这蓝怕是这局比赛就这样输了吧。”

    圣弗兰的玩家们听见这种言论,微笑以待。怎么可能那么轻易结束?

    比赛才两分钟,就这么结束,可就没意思了。

    青四方又打出两道中级技能,一招,一招。北溪像是他打出一刻就知道是什么技能,技能还在半路,她就换个了位置,期间还打出几颗子弹,他的技能落空,也在预料之中。

    北溪的这种普通攻击拿青四方也没什么办法,蓝值不多,青四方给自己上了一盾,然后脚下打出一道技能。

    北溪一瞧,这技能都有?

    一个冲刺往青四方那边跑去,刚到跟前,拳头正要下,火焰爆燃,以青四方为中心向上卷席。

    北溪疾退,退至三米,手臂一甩,右手机械手套上的火焰熄灭,她头顶出现灼烧,也丢了一千血量。

    她速度还是差了些。

    “北北干什么?”

    “不清楚……”

    看见对方往自己脚下砸技能还冲上去?

    宁缺身体前倾,双手交握抵着下巴,望着pk台开口道:“,这是一个可打断的防御技。”

    “说是防御技,不如说是带有攻击性的护盾。”

    “反弹啊?”

    “可不是这样。”宁缺抿唇,“这技能使用后,火焰是自动攻击的,伤害根据回合叠加。麻烦的是,带有锁定效果。”

    “魔法师技能里,也就这个技能带有机械师猎者标记那样性质的状态了。”

    锁定,就是追踪。

    “对方也是有备而来,这个盾一打出,他既可以补蓝,也能牵制会长。”

    语落,就见pk台上青四方走出火焰漩涡,踏火而出,蓝值回满。那火焰体积渐渐缩小,缠绕在青四方权杖上。

    这个回合已经攻击了北溪。

    状态持续四个回合,还有三个回合,青四方有的是跟北溪打的了。

    北溪双枪在手中转了一圈。现在是初始型,梭伯特没有变成魔法枪,北溪握在手里,行动要方便一些。

    魔法阵自后面出现,机械兽踏出,庞大身躯与北溪形成鲜明的对比,其阴影落下,笼罩着北溪,使青四方看不清她的表情。

    技能在权杖上聚集,魔法阵在天空铺开,星芒闪烁。

    这时青四左手出现一本厚重的魔法书,他立在pk台上低吟。

    玩家们见的太多魔法师pk,青四方这一动作,所有人都清楚,又将是一个大招。

    “果然蓝值不要钱啊…”

    “他无视伤害状态的盾技多,想补蓝轻而易举。”

    天空落下星芒的剑,密密麻麻,如雨滴般落下,而这时地面的魔法阵之中涌出了海浪,向北溪打去。

    两个技能出,青四方蓝值瞬间只剩下百分之五。有时候,玩家们也会说,可以根据蓝值去看一个技能的厉害程度。

    北溪没法躲开。

    星芒之剑落下,北溪四周没有一处幸免,而她自己所在也是落下不少青蓝色的短剑,之后海浪淹没了她。

    青四方已经在补蓝。

    玩家们也在等待,等待技能效果消失之后,北溪是如何的状态。

    一秒,两秒,三秒,魔法师的技能特效终于消失,场地上再没有一滴海水,天空也恢复平静。

    而不平静的只是观看这场比赛的玩家们。

    北溪的血量,只丢了两万。

    青四方与北溪对视,那蓝眸里从未出现过惊慌与失措。这技能,她预料到了,并且机械兽也为她抵挡了所有能够抵挡的伤害。

    那瞬间,北溪又召唤出了另一只猩猩模样的机械兽,乾坤大挪移的伤害转移,使北溪在这两个禁咒下,只伤了两万血。

    如果没有机械兽,北溪大概会损伤近七万血量。青四方的伤害可不低,加上出了魔法书提高了伤害。

    这时火焰出,落在北溪身上,飘出两千伤害。

    “魔法师这职业厉害在,范围上。”狸猫道。

    其他人也不否认。

    刚刚那种情况,谁都躲不了。不管是谁,在技能全面覆盖下,想避开简直是妄想。

    他们从这回合里,也清楚了一件事。这青四方禁咒真是太多了!

    而且加上盾技,圣弗兰魔法师要比他们还要无脑得太多了。

    “不是我说哈,这职业是最受欢迎的职业也是有原因的。”红蛟说完,咳嗽了一声。

    果然,几个白眼纷纷过来。

    红蛟的意思就是这职业太无脑,技术性有些低。尽管这话不中听,可也的确是这样。

    很多人玩魔法师也是因为这职业操作上要比其他的职业简单。不过若是到了pk层面,想要打败其他同等级的职业,也是考验技术的。

    这一波,青四方还是赚了血量。而且他这阵仗,似乎还不打算停止这样的轰炸。

    魔法阵再铺开,一半场地都被占据,电光铺盖,“滋滋”作响。那权杖宝石也变了一个色儿,闪电与火焰缠绕,青四方这禁咒还真是多啊。

    “三十个技能,一半都是禁咒,就问北溪怕不怕。”痞爷哈哈大笑。

    旁边地狱黑兔道:“这种也只能对付普通玩家。真以为她拿四哥没有办法么?”

    风青天也道:“禁咒也有弊端。魔法师打法很单一,对付北溪这样的,除了轰炸,没有其他办法。”

    青四方怎么预判,也打不中北溪。北溪那边行动太灵活,加上又能预判他的技能落点,基本打不中。

    这种办法虽说无脑,可是也是要经过计算的,怎么也不能否认青四方厉害。

    照这样打下去,北溪那堪比战士的血量,也能在几个回合里打完。虽然这打法无耻了些,可禁咒这种技能,pk赛里也没被禁止,就是可以用的。

    而且要知道,使用一个禁咒,在没有战士保护下要承担的风险也是很大。

    “老四肯定有自己的想法,一直用这种方法也赢不了比赛。北溪可不简单,迟早又会像之前一样冲到他跟前来一个轰击。”

    地狱黑兔抿着嘴角,“哼,必输。”

    旁边痞爷吹胡子瞪眼的,“你个臭小子到底是哪个公会的?”

    黑兔撇开头,不给予理睬。

    风青天赶紧安抚要炸的痞爷,“得了得了,这北溪技术怎么样你也不是没有看到。老子要是她有这种技术,圣弗兰妹子还不得一个个往我怀里撞,哈哈哈哈。”

    痞爷:……

    他都交了什么兄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