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76章 白骨装甲
    第1076章 白骨装甲第(1/2)页

    天:

    的帝都是在树与山环绕的山谷之间。这次的竞技场地,设置在帝都的上空。五万玩家现场观赛,竞技场十分庞大。

    午时12点,竞技场向玩家们开放。五万玩家一一入场,坐在观众席上,比赛还未开始,玩家们已经进入热烈讨论。

    绯七是黑暗帝国的冠军,和佰织一样是黑暗巫师。这职业的吸血技能十分恶心,控制技能较多。卡兰斯的久酒是一名元素弓箭手,寒冰的射手伤害很高,冰冻的控制技能也多。久酒虽不是卡兰斯的冠军,可也是名遐迩的卡兰斯大神。

    之前如果不是新的资料片突然开启,他们两人的战斗应该是早已分出胜负的。

    十分钟后,参赛的两人相继入场,五万玩家齐齐高呼,震耳欲聋。绯七掏着耳朵,心想:这声音还没把心震住,估计耳朵先得震聋。看着对面的久酒,面不改色的入场,再一脸平静的坐下,随后便闭目养神,

    绯七坐在椅子上,张望四周。记得比赛还没有开始前,断刃他们就已经把位置告诉了他,在b区的第二十排,第十八号位置。

    他们是在千名内的玩家,因此座位可以自己选择。这是他们比赛后,官方给的权限。但凡竞技比赛,排行榜上在千名以内的玩家都可以自己选择座位进入场地看比赛。

    绯七抬头找到b区,而后一排接一排数去,很快就在人潮之中找到了断刃灰熊他们几人的位置。一眼扫去,却没有看见佰织的声身影。

    绯七不由得蹙眉,昨天回到队伍之后,佰织很快就下线,也不知道跟孔雀到底怎么样了。这么想着,环顾四周,轻轻一瞥,便是看见了与孔雀有说有笑的佰织。

    两人看起来十分亲昵,郎才女貌,若真的在一起还真的羡煞旁人。

    “哇,佰织小姐姐真的在追孔雀?”

    棒棒糖摇摇头,“不清楚。”这种事情,他们这些旁观者怎么能清楚,那只是孔雀口头上那样说,鬼知道到底是追求着,还是已经在一起了。

    执酒与谁看着前面的人,对挽扇说道:“浮世应该贼尴尬。”

    右边就坐着孔雀,结果后面佰织跑过来一起坐,现在局面是孔雀跟佰织不知在窃窃私语什么,旁边浮世绘像电灯泡一样,看两人这般,又时不时发出莫名笑声,估计心里很是郁闷。他想的就是,不男不女的人都有人追。

    挽扇看着,笑得眼泪都快出来了。

    “怪可怜的。”筱裳语气充满了同情。

    绯七收回视线。

    佰织跟孔雀那么要好了?这个念头浮过脑海,他也想不出来其他答案出来,索性摇了摇头,赶走这些杂念,也开始闭目养神起来。

    时间在吵闹声之中流逝。

    绯七睁开眼,这么喧闹的环境下,要让人平静下来还是很难的。但是对面的久酒,从十几分钟保持着那样的姿势再未动过。

    绯七揉着脖颈,心想久酒难道都不觉得肩膀和脖子酸么。他真的在这场面下做到了心如止水,不为这些嘈杂之声所困扰?

    最后五分钟,系统发起了提示。

    久酒放在腿上的手指微微一动,而后他缓缓睁开眼睛。当先映入眼帘的是对面那一身黑袍的绯七。久酒起身,踏上了漂浮板,几秒后这东西托着人上了竞技台。

    久酒走下,那边绯七也从漂浮仪器上跳下。两人站在指定的圈子之中,这时画面切换到他们身上。

    一刹那,整个盛世都沸腾了。

    “兔子,比赛要开始了!”

    柠萌回头喊了一声,怀表兔子给人上了甜点,抱着托盘着急回了一声。“马上好。”

    “诶诶,服务生,这边还没有上,我们也等着吃的看比赛啊。”

    “好的,马上。”

    不列城的机械时代之中。

    “阿芙,比赛要开始了。”

    远处传来冷兔的高喊。

    伊芙扔下花洒,朝着那边回喊了声,“我来了!”

    倒计时三分钟。

    观众的呼声越发高涨,等了那么久的比赛,终于来了。这八强,四强,冠亚军都未决出,竞技赛就被迫停止,不少玩家心里一直就惦记,如今竞技赛重开,一个个都激动得无以复加。

    最后一分钟。

    久酒抬手,巨大的雪花对着掌心旋转,久酒对着其一握,雪花碎裂,暴雪纷飞,待特效停止,久酒手中已握一柄晶莹剔透的长弓,漫天飞雪,世界寂静半晌。

    而这时,绯七脚下铺开魔法阵,他伸出手,掌心静静躺着鲜红水晶,手一翻转,水晶坠落,魔法阵在刹那间被血色覆盖,那流动的鲜血自他脚底缠绕攀爬,在他手中逐渐凝结成水晶,“咔嚓”一声,水晶尽碎,那一米六之长的长杖握在手中,他对着地面轻轻一敲。

    脚下魔法阵中流动的红色液体向四周炸开,如花般绽放,再瞬间凝结,而后消散。

    平日里玩家们都是隐藏了召唤武器的特效,但竞技赛的开场,系统会默认是开启特效,玩家们在拿出武器时便会出现这种酷炫的场景。

    传奇武器都有特效。

    佰织伸出手接住飘下的雪花,这雪花虽洁白无暇,可落在手心丝丝寒意直接入骨。

    “真是厉害。”

    孔雀道:“你觉得谁能赢?”

    佰织看着天空缓缓下落的雪花,回答道:“不清楚,这个不好说。我对绯七的实力很有信心,可若是对手是久酒…谁都有可能赢,谁都有可能输。”

    “反正两人实力都很强。若是实力相差悬殊,这种问题或许我能回答上你。”

    佰织对于绯七的实力很清楚,而久酒,看了他那么多场比赛下来,总得这人并没有尽过全力,实力隐藏很深,估计也就卡兰斯的玩家比较清楚他的实力了。

    所以她没法回答。

    这场比赛绝对没有谁可以预料到最后到底会是谁胜利。对方都是不容小觑的高手玩家。

    当武器拿在手上,时间已然只剩下十秒,最后的十秒倒计时在大屏幕上开始,而观众席上的玩家们也高喊着数字。

    当最后一声落下。

    “一!”

    场地上两人所站的圈子的光芒瞬间消失,这一刻,喧闹的观众席寂静了。并不是系统隔绝了玩家们的声音,而是当比赛被宣布开始的一刻,玩家们都屏住了呼吸,安静等待着两人的交手。

    光圈消失的一秒,久酒这边便当先攻击了。他是射程很远的弓箭手,魔法师的射程再远也不及射手,而射手则不及机械师的狙击手。

    在射程上,弓手占了优势。

    绯七见久酒拉弓,便动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