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58章 证据
    第1058章 证据第(1/2)页

    天:

    落下一句话,捂耳听风便拂袖而去。

    兔子老大跌坐在椅子上,心想这都是什么事儿啊。

    离开公会后,捂耳听风很快让人去联系了猎杀者。他们虽不是好友,不过游戏里想要联系上一个人也不是没有办法。

    夜夜笙箫这人看起来很有书生气,但却是一个老狐狸。猎杀者在他带领下,活得比他们这些大公会的玩家要自由,要快活。名声也有了,钱财也有了,还用不着为公会各种烦心事苦恼。

    当初他和兔子老大建立公会,到底是有何种初心呢?

    如今他也忘记了那份初衷。现在公会大了,初心变了,权也交出去了,这个公会,已不是当初承载他们梦想和热血的公会了。

    “哟,你还真的一个人来啊。”

    捂耳听风回神,视线聚焦落在前方形形色色的玩家身上。他们虽服装不一,缺各自散着一股不俗之气,从头到尾,一身装备皆是萦绕七彩光点。

    猎杀者之名,在格兰林的确响亮。

    “我说话一向算话。”

    视线落及人群里的青衣女人,捂耳听风触及她身上破损的裙子,这狼狈的模样应该还来不及打理吧。

    从事情发生,视频上传,兔子部落公会大门一闹,再到他来到这里,一切只是不过15分钟的事情。

    四周还有不少玩家趴在地上,被各式各样的道具束缚。一堆玩家头上冒着红光,杀戮模式下,杀人如果杀了三次以上,玩家们身上会冒着刺眼的红光,也会被标记一字。杀得多了,便是,然后是。

    这些人估计被杀了很多次。

    以至于一个个面无血色,而猎杀者头顶一个个都是字。

    “那么你是来给我们交代的?”小女子有礼了歪头打量捂耳听风,笑吟吟询问。

    捂耳听风看着青烟,“我想弄清楚事情真正的前因后果。”

    “这件事情很简单啊。”小女子有礼了摊手,跳下大树,走到捂耳听风三米处,踩着这群人的带头人。“有人买了他们追我朋友。”

    小女子有礼了笑嘻嘻道:“刚好今天我们要刷,在这里打着boss。就恰巧看见青烟被追杀。再加上这群人一上来就报耀世的名字,威胁我们。”小女子有礼了不禁踢了一脚,那人惨叫一声。“我虽然不喜公会做派,不过耀世的公会规定,我想格兰林玩家都清楚。”

    出门必定佩戴徽章。

    “那我想肯定有诈。”

    捂耳听风思索着。

    “被杀了四五次之后才开始说实话。你们公会的桐瞳,为什么买人杀我的青烟美人儿?”

    捂耳听风默了一秒,“但是这些人出现的时候,桐瞳有不在场的证明。佣兵交易,需要去佣兵公会。我想,如果是一个有脑子的人,去干这些事情,也不会傻到暴露自己长相和名字。这些玩家这样直接喊出桐瞳名字,我觉得很可疑。”

    捂耳听风这人虽固执,可是不傻。

    孔雀看着人,心想糯米团子猜的果然不错。

    乐栗勾唇,“噢?这么说你今天是来给那个什么桐瞳进行辩解的?”

    捂耳听风道:“我说了,我只是来弄清楚事情。这事关系两个公会名声,还有猎杀者,以及青烟。不弄清楚,我们僵着,最后得利的又是谁?”

    捂耳听风是认为这件事情有其他人在背后推波助澜。

    “我虽然不喜桐瞳为人,不过她的确有些脑子。”捂耳听风这时认真说道。“这事情必定有诈。”

    孔雀走出几步,捂着胳膊没什么表情的盯着捂耳听风,轻声道:“我少有仇家,除了跟你们兔子部落一些人有过摩擦外,几乎没有了。你是说,有人能预测到我会跟那个桐瞳发生争执,然后被你带着出北门么?”

    “你一走后才一分钟,就有人出现杀我。敌众我寡,原本想着拼个两败俱伤,幸好遇见了笙箫他们。”孔雀眼神之中透着忧伤的看着捂耳听风,“今日,唯独与那个女孩发生矛盾。是你带着我出城门。当时人群拥挤,想要获得我们具体坐标,只能用道具,而且还必须是你或者我的朋友。如果是陌生人使用,会成为通缉令。这点,你我都清楚。”

    格兰林与卡兰斯不同。他们的追踪坐标的道具,只分两种,朋友间的和敌人间的。后者使用,因为是陌生人,标记他人坐标就相当于通缉令,而这通缉令只有两个人能知道。

    一边能获得的是对方坐标,一边被标记的则是有权利查看对方信息。

    当时孔雀可是什么都没有说,是捂耳听风带着他一路跑出城。帝都有八个城门,离他们最近的两个,捂耳听风随便就出了一个。

    那四周都是兔子部落玩家的情况下,其他公会的人想要探查两人的踪迹也是挺难的。

    说到这份上,捂耳听风一时也陷入思考。他的确没想到这层上。可还是排除不了有其他人想借这机会挑拨关系的。

    人家也有可能一路跟着他们出来。当时两人出了城,呆了有四,五分钟左右。足够对方喊人过来。再等他离开后,行动。

    这也是说得通的。

    “我仇人只有兔子部落。”青烟说着握紧拳头,“是我不好。应该离你远远的,这样也不会发生这种事情。”惨笑了一声。“我跟兔子部落的人果然八字不合。”

    捂耳听风低声,“你没有错。是我的问题。青烟对不起,我没有保护好你。”

    “这些人已经说出了背后的主使者,可是一个个都来质疑他们说的话。是,他们说话的确没什么分量,可信度也不高,但我认为也用不着拿他们的装备和等级来开玩笑。”孔雀指着地上趴着的这群追杀者不冷不热的说道。

    “你大可问问他们。”

    捂耳听风看小女有礼了脚边的人,走过去沉声道:“说,是谁让你们过来挑拨两个公会的?”

    孔雀心中冷笑。

    那人颤着嘴唇抬头对捂耳听风道:“我们做这行的都不容易,也料到其中的危险性,一个不小心估计能惹到比雇主还牛的人。所以兄弟们也会留个心眼,要是失败了,也不可能只是咱背锅。”

    这话倒也没错。

    捂耳听风也留意到他说的“留个心眼”,于是追问道:“可有什么证据?”

    “有。但是哥们的这些损失必须有人来补偿。”那人咬牙。

    “这游戏里的可没有佣兵协议。”小女有礼了呵呵一笑。“惹上我们,自己垃圾还想我们给你补偿么?去找你雇主去。”

    那人也很憋屈。

    “我们可以直接去找兔子部落的人,不过你也得放了我们。”

    被道具控着,既不能下线也不能离开。让他们怎么去要赔偿?

    “放你们去找桐瞳要钱毁灭证据?”黑蔺哈哈一笑。

    觉得他们没脑子么。

    “你们既然想要那就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